正文 第163章 小念,我们结婚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她当时还回过短信,问他是惊喜还是失望。

    可这一秒,她已经问不出第二遍。

    她不提,他却提起来,“记得我给你发过的短信吗?”

    “嗯。”

    “我是在想,原来小念长这么好看。”慕千初微笑着说道,拉过她面前的盘子,拿起叉子和勺子将蛋皮一点点搅碎,“年少的时候

    ,我失明,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围着时笛转,我还以为……”

    “以为我长得很丑?”时小念问。

    “是啊。我记得我进手术房前还给自己打过心理预防针,不管小念多丑,我都不可以表现出来,都要娶她。”慕千初说道,继续

    搅着蛋皮。

    闻言,时小念忍不住笑出声来,“那年你才20岁,你从13岁进时家开始就一直这么说。”

    他总是一遍一遍说要娶她。

    “可我说的不是玩笑话。”

    慕千初说道,语气凝重,狭长的眼深深地看向她。

    “……”

    时小念的笑容僵在唇边,无法正视他的眼神。

    “小念,我们结婚吧。”慕千初忽然说道。

    闻言,时小念难以置信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从我失忆后,我们就错过了整整六年。”慕千初凝视着她,认真地说道,“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千初……”

    慕千初将搅碎的蛋包饭推到她面前,“你以前就喜欢这么吃,我没见过,不知道碎得和你是不是一样。”

    时小念低头,只见蛋皮已经被他全部弄碎,和饭、番茄酱混在一起,香味扑鼻。

    可她看着看着,发现蛋皮搅碎后的样子很像蛋炒饭。

    “不吃一下我给你搅碎的饭吗?”慕千初深深地凝视着她。

    “哦,好。”

    时小念拿着勺子拨了拨盘中的饭,忽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响起。

    一张透明纸包裹着一颗钻石戒指被米粒包围着。

    钻石被切割漂亮的雪花形状,晶莹剔透。

    “……”

    时小念呆住,震愕地看向眼前的男人。

    “我永远记得你在雪地里救起我的时刻。”

    “……”

    “六年的空白记忆我都想起来了,我想没什么比这更难。小念,我会用最短的时间全部弥补给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慕千

    初真诚地说道。

    他在向她求婚。

    突然而至的求婚。

    “……”

    时小念沉默了。

    她坐在那里,低着头,一动未动,很久,时小念慢慢抬起脸看向他,声音仍带着沙哑,“千初,对不起。”

    她不想伤他,但不得不伤。

    她不想对着慕千初撒谎。

    “……”慕千初盯着她,一张阴柔的脸上没有意外,仿佛已经知道她会是这样的答案。

    “千初,我不想骗你。”时小念顿了顿,紧抿住嘴唇,好久才低声说道,“我好像……喜欢上宫欧了。”

    我好像……喜欢上宫欧了。

    她在他面前一如既往地坦承,坦承得让他有些恨。

    慕千初注视着她,目光有些黯淡,“什么开始的?”

    时小念垂下眸,盯着盘中的蛋包饭道,“我不知道,好像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强到我已经无法忽视它。”

    “你确定那就是喜欢么,不是因为朝夕相处的习惯?”慕千初问道。

    “我不清楚。”

    时小念自己也无法确定,她的确和宫欧相处出来很多习惯,比如一早起来要做饭给他吃。

    今天,她起床的时候差点下意识又要问吃什么,然后才发现房间不是之前的房间了,床上也没有宫欧。

    她这才想到,她已经和宫欧决裂。

    “那对我呢,你是什么想法?”慕千初继续追问道,“六年里,在遇上宫欧之前,你一直想让我恢复记忆的不是吗?”

    盘中的饭在慢慢变凉。

    时小念有些愕然地看向慕千初,他一个不是个咄咄逼人的人,可他今天却一直在问她问题。

    见她不说话,慕千初问道,“很难回答吗?”

    “我那时候的确很想让你恢复记忆。”时小念说道,人很诚实,“也许是因为你进手术室前,和我开玩笑的那一句,如果你失忆,

    让我一定要帮你找回记忆。”

    那句话她一直记得很深刻。

    “……”

    “也许是因为当时的落差太大吧,你总是陪着我,突然有一天,不需要我陪了,还和时笛天天在一起,我就心里不平衡了。”

    “这难道不能解释成吃醋么?”慕千初问道。

    “或许吧。”时小念没有否认,“可这些年下来,我好像越来越累,可又不肯放弃,坚持一件事太久就会一直下去,没有理由的。

    ”

    “……”

    “有件事我从来没和你说过。”时小念抬眸看向他。

    慕千初修长的手握着银勺,蓦地道,“我突然不想知道了,吃饭吧。”

    “……”

    时小念抿唇,不再说话,拿起勺子。

    他不想听,那就不说了。

    “你说吧。”慕千初矛盾的声音忽然又传来,“我还是想知道。”

    时小念低着头,声音压得很低,淡淡地道,“其实从我告诉你我放弃你的那一刻,我虽然难过,但却觉得一下子轻松了,也不再

    对你们在一起有什么醋意。”

    “……”

    他明白她的意思。

    她放弃他,放松了自己。

    “这六年里发生过太多的事。也许我以前真的喜欢过你,但这些事压得我太重,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坚持了。”时小念低哑地说道

    。

    这六年里,她被他们所有人包括他嘲讽着,她众叛亲离,她弄到现在和养父母断绝关系。

    一切的一切。

    都积压在她的身上,她已经没有力气喜欢眼前这个男人。

    慕千初深深地看着她,苦涩地勾起唇,“就算我现在恢复记忆,可你没有失忆,这些事你就忘不掉,你没办法忘掉因为我承受过

    的种种压力,你没办法因为我恢复记忆就像以前一样对我那么好,对吗?”

    他分析得再对不过。

    “对不起。”

    时小念把头埋得更低。

    “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慕千初问。

    时小念埋着头,很久,她才缓缓抬起脸看向他,“因为你回来了,但我回不去了。”

    他恢复记忆,他不顾一切做回以前的慕千初,可她……却回不去了。

    你回来了,但我回不去了。

    低哑的声音有着歉疚和说不出的悲伤。

    至少,这一刻她眼中的水光是为了他。

    慕千初凝视着她,忽然转过头看向一旁,一双眼中也沁着水光,他极力地掩饰,却掩饰不掉。

    他恢复记忆不顾一切想要的女孩,告诉他,你回来了,但我回不去了。

    “六年,才六年,我就什么都错过了。”慕千初苦涩地道,“好了,不提,吃饭吧。”

    “……”

    时小念已经没有任何胃口,勉强用勺子盛起一口送进嘴里。

    餐厅外面,路边一部低调的商务车里,一个颀长的身影坐在后座,身上穿着灰色的衬衫,领口松着两颗扣子,英俊的脸上有着

    阴戾,一双黑眸嫉恨地望向餐厅里的两个人。

    时小念和慕千初坐在靠窗的位置,一直说着话。

    “哪来那么多话可说。”

    宫欧坐在车上,一把将手中的漫画砸在车座上。

    昨晚被他踩的漫画又被他自己捡起来了。

    封德坐在副驾驶座,望外餐厅里的两个人,问道,“少爷,现在就派人过去吗?”

    昨晚一晚,少爷就没阖过眼。

    他起来亲自制定一系列对付慕千初和时小念的办法。

    接下来,少爷不止亲自制定,还亲自现场监督,简单来说——就是亲自跟踪时小念。

    “急什么,要在最佳的时间去破坏!”

    宫欧冷冷地道。

    “可是这么远我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封德狐疑地道,怎么找最佳的时间。

    “你是不是蠢,这都看不懂!那男人在给时小念求婚,时小念不愿意,他就不停地说不停地说,时小念就是不愿意,死都不愿意

    民,说她不喜欢吃蛋包饭,她就喜欢吃蛋炒饭!”

    “……”

    “那男人就给把蛋包饭解体拿给她吃,说这就是蛋炒饭,时小念说她就喜欢吃宫欧做的蛋炒饭!”宫欧冷冷地说道,阴沉的脸表

    情微缓,“算她还识相,戴着我的戒指,没戴那男人给的戒指!”

    如果她今天敢戴那枚戒指,他把整个餐厅给烧了!

    “啊,是这样啊。”封德恍然大悟,有种终于看懂默片的即视感,“少爷,我怎么不记得您学过唇语,是自学的吗?”

    “没学过!”

    “……”

    没学过这读唇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封德暗暗抹了把汗。

    “其实我听不懂。”

    宫欧忽然道,语气一下子低下来,毫无刚才的自信,收回自己的视线,一双黑眸黯淡下来。

    他一句都听不懂。

    他不知道时小念和慕千初说了什么,也许,他们是在交流昨晚的床上感受,也许,他们是在讲他的坏话。

    他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女人就这么决绝地离开他。

    宫欧抬起眼,望着餐厅的方向,只见时小念开始吃饭,吃慕千初给她搅碎的蛋包饭。

    她怎么能吃其他男人推过来的食物!

    她怎么可以!

    宫欧的眼中透着浓浓的嫉妒,脸色逐渐沉下来,咬着牙一字一字道,“动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