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章 你说谁下三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是,少爷。”封德坐在副驾驶拿出手机,打电话,“可以进去了,记得砸完给老板支票。”

    宫欧望着餐厅的方向,一只手慢慢捏紧拳头。

    餐厅里。

    时小念不知道面对慕千初还该说些什么,好像一出口就是伤他的。

    她低头吃着饭。

    忽然,慕千初放下勺子,不死心地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

    时小念看向他。

    “如果没有宫欧的出现,就算你累了,你还会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慕千初固执地问到底。

    他今天的每一个问题都在打击自己。

    可他还是忍不住继续问。

    他想知道,他到底是输给时间,还是输给宫欧。

    “我……”

    时小念迟疑地看着他,还没回答,忽然就听到一阵喧哗声传来。

    她偏过头,望慕千初身后望去,只见一群穿得和古惑仔似的年轻人从外面耀武扬威地走进来,个个手里拎着钢管。

    为首一个染黄头发的年轻人用钢管敲向墙面,“都给我呆好了,老子今天要砸店!一个都别想跑!”

    “……”

    店内一片哗然,正在吃早餐的客人们全都吓呆地望着他们。

    老板是个有啤酒肚的大叔,闻言,跑出来赔着笑容看向那年轻人,“小哥,这好好的为什么要砸店,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得罪各位

    ?”

    那年轻人往所有餐桌望了一眼,目光最后定到时小念这桌上,格外大声地喊道,“有人交待,看到吃蛋包饭的男人就打!兄弟们

    ,上!”

    说着,那一群小混混全部冲进来,将门重重地一关,然后拿着钢管乱砸一气。

    小小的餐厅内顿时一片狼籍。

    “千初!”

    时小念立刻站起来,拉过慕千初的手站到一旁,身体不由自主地挡到她面前。

    “没事。”

    慕千初低眸看一眼被她紧抓着的手,唇角的弧度微深,他拉回她,“看来你对我的习惯也有啊。不过,我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你处

    处保护的盲人了。”

    说着,慕千初将时小念拉到自己身后,顶着钢管乱舞的战场走到为首的年轻人面前。

    “干嘛?”

    那人嚣张地看向他,仰着脖子。

    “既然是有人交待你们,你说对方出了多少钱,我双倍给你,停止这种无聊的行为。”慕千初冷漠地说道,从西服口袋中掏出钱

    包,拿出一张无上限的黑卡。

    时小念看向那小混混,耳朵上戴着耳机。

    耳机?

    听从指令?

    时小念忽然想到什么,立刻往回拉慕千初,沙哑地出声,“他是宫欧的人。”

    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不管他们做什么,对方也不放过他们。

    话落,那小混混果然举着钢管朝他们劈过来,毫不留情。

    慕千初迅速将时小念往墙上一推,用身体护住她,钢管狠狠地砸在他的背上。

    “呃。”

    慕千初吃痛地低吟一声,身体往她身上撞去,他连忙伸出双手按在墙上,不让自己过重撞到她。

    “千初——”

    时小念震惊地看向他。

    慕千初站在她面前,硬生生地承受了几闷棍,一张阴柔的脸上惨白,呼吸沉重,咬着牙道,“没事,不用担心。”

    时小念激动地挣扎,想要退出他的保护圈。

    “别动,乖。”

    慕千初低沉地道,他现在可以去和那帮人拼一下,但餐厅这么小,他不护着她,她肯定会被误伤。

    他抬起一只手捂上她的眼睛。

    失去视觉的时小念只能听到耳边传来哐哐铛铛的声响,还有人在砸玻璃,她听到艾伦焦急的喊声。

    然后像是有两帮人打了起来。

    慕千初将她护在怀中,她什么事都没有。

    很快,她听到声音消失。

    脚步声慢慢远去。

    慕千初的手在她面前慢慢滑落,时小念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她担忧地看着他,“千初……”

    “我没事。”

    慕千初勉强地露出笑容,转过头望向一旁。

    只见很多客人都抱着头缩在角落里,店内一片狼籍,最后一个小混混丢了一张支票给老板,老板满脸呆滞地打开支票,然后就

    瞪圆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看来真是宫欧下的手,他这是把我们当蚂蚁一样在戏弄,不踩死就看着我们挣扎。”

    慕千初正过视线,说话吃力地看向时小念。

    时小念却不是在看他,而是一脸凝重地望向餐厅外面的马路。

    “怎么了?”

    慕千初问道。

    艾伦和保镖们冲过来,急匆匆地冲到慕千初面前,扶住他,“慕总你没事吧?”

    “我没事。”

    慕千初说道,一双狭长的眼仍看着时小念,只见她还是望着餐厅外面,“你在看什么?”

    “我出去一下。”

    时小念说着往外走去。

    慕千初想拉她,没拉住,身体往前倾,差点倒下,艾伦连忙扶住,他痛苦地皱眉,一手按到自己的肩上。

    “你还好吗?”时小念连忙退回来。

    “你要去哪?”慕千初虚弱而吃力地道,双眼近乎惶恐地看着她,“别再去求宫欧好不好?”

    他阴柔的脸苍白,表情痛苦,强撑着虚弱的身体站在那里。

    时小念呆呆地看着他。

    他怕她去求宫欧。

    “我只是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时小念说道,转头看向艾伦,道,“快扶慕千初上车,先去医院,留辆车给我,我就来。”

    “小念……”

    “你放心吧,我不是去求他。”时小念冲慕千初微微一笑,让艾伦扶着他先离开。

    “好。”

    听到她不是要去求宫欧,慕千初的神情微缓。

    看着他们的车逐渐选去,时小念站在马路边上,向慕千初挥手,然后转过头,双眸望着路边的那一排车,视落在一部商务车上

    。

    她的眸光深了深,然后朝着那辆车大步走去,站停在车门外,目光冷冷地看向里边。

    商务车的玻璃一片漆黑,看不到里边。

    时小念瞪着那车窗,双瞳死死地瞪着,一张清秀的脸上冷冷的。

    一秒;

    两秒;

    三秒。

    车窗被慢慢放下。

    宫欧英俊的侧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果然。

    她猜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感觉到宫欧一直在盯着她。

    宫欧坐在那里,一身尊贵无比,下巴微仰,姿态高高在上,深邃的轮廓显得冷峻阴沉。

    他慢慢转过头来,一双漆黑的眸子不屑地看向她,薄唇勾起一抹不可一世的弧度,“怎么,这么快就受不了了?这可是你自己选

    择的路。”

    他就说,她会来求他的,见过鬼还不怕黑么。

    他就不信她胆子有多大,敢继续和他作对下去。

    “……”

    时小念沉默地看着他。

    “这才只是开始。如果你想回来……”

    “就让我戴着狗项圈像条母狗一样跪趴在你面前,跪舔你的一切,是吗?”时小念顺着他的话说下来,本来清柔的声音此刻变得

    冷漠。

    “……”

    宫欧的话被她打断,脸色一沉,嗓音冷厉地道,“对,狗项圈准备好了么?这一次,我把你绑在家里,我看你还能往哪个男人怀

    里跑!”

    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她,她就给他摆出这样一张脸?

    时小念看着他这副自以为是的尊容,垂在身侧的手不禁握拢,她怎么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

    “宫欧,你不觉得你很无聊么?”

    时小念冷冷地开口。

    “你说什么?”

    宫欧的身体僵值,黑眸死死地瞪向她。

    “飞车党、书架、花盆、飞刀、钢管……你的招数一定要这么下三滥吗?”时小念讽刺地问道,“这证明什么,证明你有钱?证明

    你能折磨我们?”

    她的每个字都在嘲笑着他。

    被自己重视的女人嘲笑,这不是什么好的体会。

    宫欧的轮廓绷紧,呼吸猛地变得重起来,眼底掠过一抹难堪,他的薄唇紧抿,半晌瞪着她嘲弄的神情道,“时小念,你说谁下三

    滥?”

    “你从来都不觉得你自己有错是吗?你做每件事都是对的,是吗?”时小念收敛起讽刺,冷冷地道。

    “我错在哪里?”

    他一个字一个字问道。

    他没错,他什么时候错过。

    “好,我来说。”时小念看着他阴冷的脸庞说道,“三年前的邮轮之事你根本没有查彻底,就将我看护住,非法禁锢我,几次了,

    我差点被你害死,你有和我道过一次歉吗?”

    “……”

    宫欧的脸色沉下去。

    “我和慕千初断绝联系,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可你带给我的是什么,是背着我恶整慕千初,换句话说,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的

    清白。”时小念说道,“这样的你,凭什么说对我有多好?”

    “……”

    宫欧坐在那里,脸色份外阴郁。

    “我提你的哥哥是我不对,可是是你虚伪在先,仅仅因为我提了一句你哥哥,你就要像牵狗一样把我牵回去,然后一天之内这么

    折磨我们。”时小念沙哑的声音说得很用力,“宫欧,难道这些事你真的一点错都没有?”

    她说完,静站在那里。

    风吹过街头,带着温热,她站在那里,可爱丸子头下的脸是冷的。

    “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一次性说出来好了。”宫欧怒极反笑,唇角的弧度越来越深,“我看你憋得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