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9章 宫欧照顾时小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宫欧的嗓音低沉磁性,转身往外走去。

    走了两步,他不放心地回过头,只见时小念仍维持着那个姿势,脸上的表情依旧那样,好像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样。

    宫欧感觉自己从地下停车场抱了根木头回来。

    宫欧走到楼下客厅,只见几个心理医生坐在沙发上正热闹得讨论着,封德在一旁为他们端上各种饮料。

    宫欧冷眼看着他们。

    他们讨论得热烈。

    宫欧的脸上一点一点浮起怒气,半晌,他大步走过去,一把将封德餐盘上的饮料砸到地上。

    “砰——”

    杯子应声而碎。

    一地碎片。

    几个心理医生顿时被吓得全都战起来,战战兢兢地看着一脸怒意的宫欧。

    “我请你们回来不是聊天的!给我治疗方案!她几天能好!”

    宫欧低吼道,脸上布满阴沉,身上的气息躁怒无比。

    “宫先生。”其中一个站出来说道,“我们几个分析过了,时小姐会有这样的情绪波动很正常,面对如此惊滔骇浪的舆论压力,她

    不知所措,进而变得自我逃避,所以才会这样。”

    “我要治疗方案!”

    宫欧道。

    “就是家人的关心和陪伴、爱护。”那医生说道,“时小姐现在拒绝和外界交流,家人的陪伴尤其珍贵,要温柔细语地和她聊天,

    做一些让她心情放松的事,让她慢慢走出阴影。”

    “……”

    慢慢走出阴影。

    这么说,还不是一两天能治愈的。

    家人。

    她还哪来家人,就是她家人把脏水往她身上泼的!

    “宫先生,我能不能问时小姐刚刚是去哪了?”医生问道。

    宫欧阴沉地扫他一眼,冷冷地道,“她去卧室睡觉了。”

    几个心理医生相视一眼,微笑着道,“看来卧室对时小姐来说是比较有安全感的地方,那地方可以让时小姐多呆呆。”

    “安全感?”

    宫欧的目光一滞,他的卧室能让时小念有安全感?这怎么可能,对她来说,那不是魔鬼的卧室么。

    “是的,像这种案例,我们心理医生也不能帮上太多忙,因为她对我们也有戒心,只有靠家人,因为面对亲近的人,她的防心不

    会那么重。”医生继续说道。

    “……”

    亲近的人。

    她现在哪还有亲近的人。

    那女人就是蠢,一直留在他身边不就完了?现在还不是被全世界抛弃,那个慕千初呢?那男人现在来救她了么?没有!

    “对了。”医生想起一事又道,“最重要的一定要看紧时小姐,古往今来,有多少人受舆论迫害,而其中不忍舆论而寻求解脱的人

    比比皆是。”

    “你是说她会自杀?”

    宫欧的脸色瞬间一冷。

    医生被他那种阴鸷的目光吓到,气势较弱地回答道,“宫先生,我们不排除这种可能,所以最好她身边要有人一直陪……”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宫欧转身便跑,一路狂奔。

    他用尽力气地往前跑去,一直冲到卧室门口,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宫欧忽然慌了。

    第一次。

    他连扇门都不敢去推开。

    半晌,他抿着薄唇,一把推开门冲进去,站在钢琴旁往里望去,待望见床上的人有均匀呼吸时,一颗心才落定下来。

    他整个人像是吃下一颗定心丸,不再慌乱。

    宫欧走到床边,脱下鞋子躺到床上,一张英俊的脸靠向她贴着两处纱布的脸,他能感觉到她浅浅的呼吸。

    好像已经睡着了。

    “不是魔鬼吗?”宫欧低沉地问道,“为什么魔鬼的床会让你有安全感?”

    “……”

    时小念自然不会回答,继续睡着。

    宫欧抬起手,指尖抚过她柔软的脸,低声道,“看看你,离开我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

    “你说你有什么脸叫我魔鬼?魔鬼能让你过得安全无虞?”

    “……”

    时小念睡着。

    宫欧掀开被子躺下去,将时小念搂进自己的怀里。

    时小念仍是睡着,没有半分抗拒地任他搂着,她枕着他的手臂。

    他的脸一侧,她的额头贴到他的薄唇上,她的额头很凉。

    宫欧紧紧抱着她纤瘦的身体,慢慢阖上眼,长长的睫毛在眼下刷下一层浅浅的阴影。

    抱住她,闻着她身上淡若似无的香气,宫欧渐渐也睡过去。

    这是他们分开后,宫欧第一次睡得这么容易。

    和宫欧分开的第23天,时小念被宫欧捡回身边。

    翌日早晨,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趁时小念还睡着,宫欧起来冲了个澡。

    温热的水淌过他姓感的身躯,宫欧甩着短发上的水,眼中清明凌厉,血丝少了好几条。

    他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

    没想到时小念还有助眠的功效。

    宫欧邪气地勾唇,从淋浴间出来,长臂拿起一件浴袍穿上,推门走出去。

    一出浴室,宫欧就见时小念正站在大片落地窗前面,光着双脚踩在地板上,穿着一件长长的睡裙,两条腿在阳光下显得份外白

    皙。

    宫欧朝她走去,从后搂住她纤细的身体,下巴抵在她的肩上。

    他用力地呼吸,呼吸着她身上的香气。

    他喜欢她身上的味道。

    宫欧满足地闭上眼睛,继续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嗓音磁性,“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声音温柔得不像是出自他的薄唇间。

    没有听到回应,宫欧慢慢睁开眼,只见时小念被他搂着,并不抗拒,她就这么站着,一张脸上是空洞,双眼没有焦距地望着落

    地窗外,看不出她在看什么。

    过了一晚,她还是这样。

    宫欧有些失望地凝视着她的侧脸,松开手来,“走,去洗漱,然后吃早饭。”

    时小念站着没有动,仍是定定地望着外面,像是什么都听不到一样。

    宫欧是个没有耐心的人,他拧眉,“时小念!你就这么容易被击倒?不过就是些舆论,这些能拿你怎么样!在我宫欧身边,我看

    谁还敢说你半个字!”

    “……”

    时小念站得一动不动,不喜不怒。

    “你能不能跟我说句话!喊一嗓子也好啊!”宫欧厉声道。

    “……”

    时小念维持着那个站姿,看着窗外,一双眼中根本没有他的存在。

    “你——”

    宫欧又要说,忽然想起心理医生说的,要温柔细语,要让她感受关心和爱护。

    “Shit!今天起,你是我祖宗!”

    宫欧盯着她几乎是半死不活的麻木脸,低咒一声,耐着性子牵过她的手,逼着自己的的声音柔起来,“来,小念,我替你刷牙洗

    脸。”

    声音柔得他嫌自己恶心。

    时小念被他拉着往浴室走去,也不挣扎,任由他拉着。

    宫欧将她带进浴室,将牙刷挤上牙膏,水杯接水,然后像对待一个智障儿童似的,说道,“来,张开嘴巴,啊——”

    “……”

    时小念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没有理会他,但却伸出手拿走他手上的杯子和牙刷,然后开始刷牙。

    “还知道自理,没蠢得太过。”

    宫欧勾了勾唇,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黑眸深深地注视着她刷牙的样子。

    她是听得到他说话的。

    她只是在拒绝交流。

    “你放心,那些害你的人我会一个一个抓出来,让他们生不如死!”宫欧冷声给她承诺。

    闻言,时小念的手一颤,牙刷掉落在水池里。

    “不要了,再给买你新的。”宫欧拿起牙刷丢到一旁的垃圾筒里,修长的手顺着她乌黑的长发把玩着,“走,我们下去吃饭。”

    “……”

    时小念没有说话,沉默地洗漱完,被宫欧拉着离开。

    她被宫欧一直拉到厨房,庞大的厨房里人很多,女佣们在忙着摘菜、端盘,厨师们一个个烧菜烧得热火朝天。

    一个厨房里此刻少说也有30多个人。

    “你想吃什么菜?”

    宫欧牵着时小念走进去。

    时小念一下子缩回手,连连往后退,身体不由自主地缩起来,弓得像只虾子似的,毫无美感。

    宫欧回过头来,黑眸盯着她,“怎么了?”

    “……”

    时小念不说话,也不进去,就站在那里。

    “怎么了,你说话。”宫欧耐着性子问道。

    “……”

    时小念一言不发,像块木头似的。

    “……”

    宫欧原地踱了两步,脚狠狠地往地上一跺,将浑身的怒气强行压下去。

    封德从旁边经过,见状走上前来,轻声提醒宫欧,“少爷,时小姐可能不太适应人多的地方。”

    之前时小姐被上千的人围在商场里,那种恐惧和慌张恐怕没那么容易消除。

    封德的话提醒了宫欧,宫欧看着时小念,眸光微深。

    “少爷,要不把时小姐交给我吧?”

    封德说道。

    他清楚少爷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要少爷去开解一个心理障碍、和外界拒绝交流的人,恐怕比凌迟少爷都痛苦。

    宫欧阴冷地瞪他一眼,“我用的上你?”

    “……”

    封德沉默。

    “将帝国城堡的人暂时给我删减掉三分之二,不需要留那么多人碍眼。”宫欧冷冷地下达命令。

    “是,少爷。”

    封德点头。

    宫欧走向前,看着木偶一样的时小念,伸出手牵住她,将她拉近自己身边,一把抬起她的下巴。

    时小念目光没有焦距地盯着他的薄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