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2章:宫欧发酒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少爷……”

    佣人站在一旁错愕地看向宫欧,这么个喝法不会出事么?

    宫欧将一瓶酒一饮而尽,火烧的痛苦漫延,痛得他舒服。

    舒服。

    他喜欢这种直观的身体疼痛,而不是胸口那种隐隐作动的刺痛,那种痛让他恨不得杀人。

    “继续开!”

    宫欧喝完一瓶,冲着佣人冷厉地吼道。

    “是。少爷。”

    佣人连忙又开一瓶酒。

    宫欧拿起来往嘴里灌去,酒渍沿着他的唇角淌下来,滑过脖子,滑进领口里,性感得致命。

    “宫先生。”

    谢琳琳从房间里追出来,见宫欧只是在那里喝酒,不是去了别处,心下一喜,连忙迎过去,“原来你是要出来喝酒啊,回房我陪

    你喝好不好?”

    她还是要争取。

    她就不信自己比不上时小念那个女人。

    “滚……”

    宫欧又要推开她,视线投在她的脸上,眼前突然一片虚影,他定睛看去,居然看到时小念在对着他笑,笑得那么清澈漂亮。

    呵。

    酒果然是好东西。

    想见的人终于见到了。

    见宫欧没有推开,谢琳琳立刻将凹凸有致的身体靠在他的怀里……

    卧室里。

    时小念站在落地窗前,落地窗的窗帘全部拉开,外面的夜色尽收眼底。

    远处是一片黑漆漆的森林,再近是一条路,路直通外面,可她跑不出去。

    “主人,已经晚上12点,该休息了。”

    Mr宫站在她的身后绅士地提醒她。

    “已经是12点了么?”

    时小念喃喃地重复着,12点,宫欧不会回来,他真的在谢琳琳那个女人那里过夜。

    恐怕他还理直气壮的吧。

    在他的思维里,她已经被几个男人侮辱了,所以他再睡几个女人又有什么关系,很公平。

    时小念站在那里望着外面的夜色,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

    没想到宝宝的到来不是让她和宫欧的关系变得更加甜蜜,而是关系直线下降,局面完全逆转。

    她想起宫夫人临走前的话。

    “你认为宫欧还会再要你吗?男人都是有劣性的,自己怎么花天酒地都觉得正常,自己的女人却一定要干干净净,就算是受害被

    侮辱,他们心里也过不了这关,尤其是上流社会的男人。就算他现在要你,等过一阵,他还是会抛弃你。”

    一语成谶。

    宫欧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当初,她和宫欧认识,是他以为她和他有关系;如今,他们的感情陡然生变,也是他以为她和其他男人有关系。

    如此富有戏剧性。

    “Mr宫。”时小念站在落地窗前问道。

    “是,我在,主人有什么吩咐?”Mr宫问道。

    “真的已经12点了吗?”她不死心地问道。

    Mr宫点了点银色的脑袋,“是的,主人,已经12点。”

    宫欧不会再回来了。

    此刻,他在谢琳琳的床上翻云覆雨。

    “12点,灰姑娘的魔法消失了,我和宫欧也结束了。”时小念的脸上露出一抹再苦涩不过的笑容,一双眼睛中淌下晶莹的泪来。

    “主人,你还好么?”

    “……”

    时小念沉默,伸手抚上冰冷的落地窗望着外面那条长长的路,那条通往外面的路面。

    和宫欧在一起后,这是她第一次生起离开的念头。

    “砰砰砰!”

    一阵暴力的砸门声传来。

    时小念被惊了一下,Mr宫自动将这高分贝声音反应成危险靠近,第一时间将高大的银色身躯挡在时小念面前。

    时小念转过头,就听到砸门声不停止,狂轰乱炸地传来。

    “时小念!你给我开门!开门!听到没有?”

    宫欧的吼声从外面传来。

    是他。

    时小念的目光滞了滞,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谢琳琳的床上么?怎么会过来。

    “Mr宫,你去开下门。”

    时小念说道,伸手抹去眼泪。

    这个时候来干什么?半夜也要吵上一架才开心么?

    “好的,主人。”

    Mr宫往前走去,一双黑眸扫瞄着门的位置,走上前打开门。

    门一开,一个颀长的身影顺势倒了进来,重重地摔在地上,摔地的声音响亮。

    时小念愣了下,连忙走过去。

    只见宫欧浑身酒气地倒在地上,一只手搭在一旁,手背上一片鲜红的血迹,一双眼半睁着,睫毛长得遮挡住视线,薄唇微张,

    嘴里喃喃着她的名字,“时小念,时小念……”

    时小念看到他手上的血就要走上前扶他,想了想,她停住自己的动作。

    她这个时候不能自作多情。

    说不定他只是来赶她出房间的。

    她想着,站在一旁冷冷地低睨着他,“宫欧,你走错房间了吧?还是你要我让出房间,给你和谢琳琳腾地方?好,我现在就走,

    不碍你的眼。”

    说着,时小念越过他的身体就往外走去。

    谁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和谢琳琳那个过了,她没那么大方。

    “不要走……”

    宫欧倒在地上出声,声音低哑,没有一点攻击性,伸手想去抓她,视线却不清楚,手晃了两下都没有抓住她。

    时小念还是毅然离去。

    “不要走,时小念,你不要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宫欧倒在那里,喃喃地出声,说话有些缓慢,一直重复地说着让她别走。

    “我走了不是正中你下怀么,你想睡多少女人都可以。”

    时小念冷漠地说道。

    “我就想睡你。”宫欧低低地开口,声音醉意十足,像个孩子似的,手还在空中乱划着想抓她。

    “……”

    睡他个鬼。

    时小念听得无语。

    “你不要走,时小念,我想你想得快疯了,我一天没见你。”

    宫欧说话有些颠倒,喃喃地说道,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高大的身形晃来晃去,他用力地甩头,想看清前面的地面,眼前却只

    剩一片幻影。

    眼看着他又要倒下,时小念连忙上前扶住他,完全是条件反射下的行为。

    一扶住他,时小念就闻到一股喷涌而来的酒气,酒气疯狂地沾染着她的全身,恨不得将她吞没。

    她不禁蹙眉,“你究竟喝了多少?”

    刚刚在楼下碰到他的时候,这酒气还没有这么浓烈,他刚刚又喝了?

    他怎么不把自己泡在酒罐里喝死算了!

    “时小念,你没良心,你太没良心,你都不想我……”

    宫欧完全不听她说了什么话,语无伦次地说着道,整个人倒在她的身上,把所有重量都压给她。

    时小念的膝盖一弯差点倒下,连忙喊道,“Mr宫,帮我把他扶到床上去。”

    “好的,主人。”

    Mr宫走过来帮忙,有了机器人的帮忙,时小念轻松不少。

    她和Mr宫一左一右扶着宫欧往前,将宫欧扶到床边,松手,宫欧重重地倒在床上,双眼一直维持着半睁的状态,直直地看着前

    面,每一声呼吸都喷薄出浓烈的酒气。

    “你还好吗?”

    时小念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声音冷漠地问道。

    她不让自己心软,他和谢琳琳拥在一起yin声浪语的画她还深刻地记在脑子里。

    “不好,我想你了,我好想你。”

    宫欧低声说道,一向磁性的声音此刻竟透着几分孩子气的哀怨、委屈。

    像小孩子没得到家长的糖果。

    “……”

    一进门说多少句想她了。

    时小念看着他那样子,心口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你和谢琳琳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都没做。”宫欧侧躺在床上面向她的方向,极力否认,一双眼睛没有焦距,透着迷蒙。

    “什么都没做?你吻她了吧?”

    时小念冷冷地说道。

    “吻她?吻了么?”

    宫欧重复着她说的话,自己也不确定了。

    “你……”

    时小念气结,吻没吻都不记得了,他耍她呢?

    “吻了么?我吻她了么?我吻她了么?”

    宫欧不断地重复着,眉头拧起,思考着这个问题,朦胧的视线里猛然出现谢琳琳和她那张烈焰红唇,忽然就觉得胃里一阵反复

    ,他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低下头就朝地上狂吐,“呕——”

    呕出来全是酒。

    “……”

    时小念无语地看着宫欧,被那味道弄得也是一阵反呕,她快步走向浴室,拿起一条毛巾用冷水沾湿。

    真是的。

    他花天酒地爽了,为什么要她来伺候他!

    她不是他的女佣,凭什么!

    时小念气不打一处来,很想将毛巾就这么扔了,但她的腿却比脑中意识更快一步往外走去,手上紧紧握住湿毛巾。

    一走出去,时小念就见宫欧坐在床上,双手握住Mr宫的手,一双薄唇微掀——

    “时小念,我没吻她,我只想吻你,我看到其她女人的嘴只想吐。”

    “……”

    时小念听得差点摔倒。

    他这是醉得有多厉害,居然把Mr宫认成是她,她和Mr宫的身形也不是一个级别的。

    Mr宫站在那里任由宫欧握着手,也没推开,就站在那里,只听宫欧继续说道,“时小念你是不是没良心,一天了,一整天我不

    去见你,你也不来见我。”

    “……”吵架当然要各自冷静一段时间。

    “我饿一天你也不管我,我饿得胃疼,你不管我。”

    “……”他不是喝酒吃水果吃蛋糕吃得很开心么,还会饿么。

    “时小念,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为什么每次都要是我追着你跑,每次都是……能不能有一次你追着我跑?”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