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6章:我们找个医生看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时小念看得出,除了第一天知道她怀孕后宫欧闹得比较激烈,之后他都是在压抑着自己……

    看到宫欧这样,时小念的心里并不好受,委屈和心疼交织,情绪复杂。

    这天,在N.E超大的总裁办公室里,宫欧把一个批准女员工请孕假的高层骂走。

    时小念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这座城市的美景,就听宫欧狠狠地将一本书砸到地上,“真不知道养这群废物干嘛!孕假孕假,不生

    孩子活不了了?要生孩子还进公司干嘛?”

    “……”

    时小念站在那里,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肩上,有些无奈地看向宫欧。

    请孕假是很正常的好么。

    是他太钻牛角尖而已。

    宫欧坐在办公桌前用力地敲下座机的电话,冲着那一端的秘书室吼道,“通知人事部,以后准备怀孕的女人一个都不准请!”

    说完,宫欧不等对方回应就用力地挂了电话,整个人情绪透着狂躁。

    不请准备怀孕的女人?他这是歧视吧。

    时小念站在落地窗前,垂在身侧的手攥紧身上的裙子,想了想,她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到宫欧的办公桌前,认真地说道,“宫欧

    ,我们找个医生看看吧。”

    闻言,宫欧震怒的脸上一下子露出紧张的神情,迅速从办公桌前站起来,“怎么了,不舒服?”

    他就知道,这个孩子来的没什么好处!

    折腾他又折腾时小念。

    “我没事。”时小念站在那里,伸手指了指他,“我是指你,宫欧,我们试着接受一下治疗,看看偏执型人格障碍能不能治好,好

    不好?”

    宫欧的脸色沉了下来,黑眸阴沉地注视着她。

    时小念知道他是不悦,声音放柔,“宫欧,易怒伤身,如果能治好,起码你以后会生活得平静一些。”

    这样,他就不用为一点点的小事而情绪绷到极点。

    宫欧阴鸷地盯着她,猛地转过身走向落地窗,望着外面,伸手扯了扯深蓝色领带,忽然开口,“时小念,你是不是忍我很久了?

    ”

    “……”

    时小念安静地走到他面前,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

    宫欧低下头,黑眸阴沉地凝视着她。

    时小念抓着他的袖子说道,“是,我忍你很久了。”

    “……”

    宫欧的脸色一下子黑得比锅底还难看。

    时小念冲他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宫欧,我知道你介意这个孩子的存在,不管我怎么说你都只信自己的,可为了我你又拼命压

    抑自己的情绪。我看你这样压抑的样子太辛苦。”

    “我没有压抑!”

    宫欧冷声说道。

    “宫欧,你有特别平静的时候吗?”时小念问道。

    在普通人来说是一点小情绪,在他那里却像是用放大镜放大了无数倍,让他震怒狂躁。

    “有!”

    宫欧瞪着她道。

    “有?”他居然有平静的时候?

    “看着你的时候!”宫欧字字用力地说出口,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瞳中映出她的脸。

    “……”

    时小念愣住,心莫名地跳漏一拍,原来,他看着她的时候会平静。

    不过,现在这种平静也被这个孩子的到来给打破了。

    “我没什么好治的,我现在就很好!”宫欧说道,转身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端起旁边的一杯水就一饮而尽。

    时小念走向他,在他身旁坐下,黑白分明的眼深深地凝视着他,“宫欧,不管你是什么模样我都喜欢你。”

    “咳——”

    闻言,宫欧正喝着水突然被呛到,狼狈极了,他恶狠狠地瞪她一眼。

    没事突然告什么白!

    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时小念抽起纸巾给他擦了擦嘴上的水渍,双眸清澈干净,“可是我希望你能更开心一点,就算治不好吧,能控制住一点自己的情

    绪也好,这样你就不会那么累了。”

    看到他控制不住脾气乱骂乱吼,她都觉得他,她不知道偏执狂的感受,但她想,一定比她这个看客更不好受吧。

    “我不累!”

    宫欧冷冷地道。

    “那就当为了宝宝吧。”时小念伸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我发誓,这个孩子是你的。将来你总要为孩子竖立一个好榜样吧,天

    天让他看到你砸东西骂人,你说孩子多可怜。”

    “我管他!不准提孩子!”

    宫欧不屑一顾地说道,拿起水杯又喝水。

    时小念见怎么说都没用,决定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说道,“那你就当是为了我吧,如果你能把偏执型人格障碍治好,我会更爱

    你的!”

    “噗——咳咳。”

    宫欧一口水喷出去,又被呛到了,他瞪时小念一眼,“你告白能不能挑挑时候?”

    别总挑他喝水的时候。

    “……”

    时小念讷闷地看着他,这算告白么,原来他受不了这个啊。

    时小念见状立刻黏着他,“好不好,好不好?去看一下心理医生又没什么,你还为我请过心理医生呢是不是,好不好,好不好…

    …我会更爱你更爱你,特别爱你……”

    “……”

    宫欧重重地放下水杯,双眸瞪着她,“那我去见了怎么说?有什么好处?”

    有什么特别爱他的好处?

    时小念眼中一喜,他这么说就是同意去见了?

    “太好了,那我为你准备一桌大餐如何?”时小念问道。

    “把你也摆上桌的话勉强考虑一下。”

    “……”

    时小念黑线,所以在他眼中,他除了是动物还是食物对么,她可真多功能。

    她暗暗腹诽着,但嘴上没说什么。

    能把宫欧劝动去看一下医生就不容易了,一切等看过医生以后再说吧,她是真的希望,宫欧的病能治好,让很好地控制住自己

    的情绪,也能不再一昧钻牛角尖。

    这个世界上的心理医生大多都不靠谱。

    而研究偏执狂这一块的心理医生更是少之又少,因为大多数的偏执症患者都不会选择治疗,他们从心底就认为自己也是正常人

    。

    三天,时小念和封德花了三天时间翻阅大量文件,终于请到一支国际心理医学组织,简称是PPD研究所。

    这个研究所里包含了十几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他们不研究别的,只研究偏执症这一块。

    获得过世界上不少顶级奖项,几个发达国家都为其发过资金用于研究。

    封德将这个研究所请到国内。

    天气晴朗,阳光穿过千姿百态的林海照耀在帝国城堡上,帝国城堡巍峨宏大,坐落于森林中凭添几分神秘感。

    佣人们进进出出忙碌着。

    “呕——”

    洗手间里传来一声呕吐的声响。

    宫欧站在洗手间门口,伸手去扯锢紧的领带,眉头拧紧,薄唇紧抿出一丝不悦,不时往洗手间里看去。

    时小念站在洗手间,嗽了嗽口,将该吐的吐了,眉头痛苦地蹙起。

    她开始孕吐反应,一闻到油烟味就想吐。

    嗽完口,时小念从洗手间走出就见宫欧站在门口,愣了下,“你怎么站在这里?”

    “废话!你都吐成那样了我站哪里?”宫欧不悦地抿唇,黑眸瞪着她,修长的手抚上她的脸细细探究,“是不是很难受?”

    女人生个孩子怎么这么麻烦!

    她吐得全身发凉,他温热的手指触碰上来给她带上一抹舒服。

    “没有,都说就前三个月胃口会差一点,会吐得厉害一些,过后就没事了。”时小念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出门。”

    今天约了时间去看心理医生。

    那个PPD研究所已经到达S市,被封德安排住在本市最豪华的红汇私人会所。

    “你真的没事?”宫欧盯着她,“我看要看医生的人是你!”

    “我真的没事,走吧。”

    时小念挽住他的胳膊往外走去。

    外面喷泉池旁已经停着几部世界顶级豪华的轿车,封德为他们拉开车门。

    两人坐到车上,轿车往前缓缓行驶。

    时小念坐在车上,虽然刚刚吐过一回,但她的脸上却带着笑容。

    不管怎么说,宫欧肯愿意去见心理医生就是个好的进展。

    这半个多月来,宫欧虽然还是黏着她缠着她,该怎么宠还是怎么宠,可他只是担心她而已……

    本来幻想中两个人一起去挑宝宝用品的场景她连提都不敢提。

    她连孕妇的书都不能在他前面看,一看他整个情绪就不对了。

    希望看过医生后这一切都会好起来。

    时小念暗暗想着,她很希望以后他们一家三口能开开心心地过着,没有大吵大闹,平平淡淡、细水长流就好。

    时小念转眸看向身旁的宫欧,忽然发现他整个人都僵硬地坐着,一向坐姿慵懒不失优雅的他此刻像个木头人似的。

    他也不搂她不抱她,双手握拳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张英俊的脸线条绷紧,黑眸直直地瞪着前面,性感的薄唇抿得很紧。

    “宫欧你紧张啊?”时小念错愕地看向他。

    “没有!”

    宫欧立刻否认,喉结上下滚动了下。

    “原来你怕看医生啊。”时小念毫不留情地拆穿他,然后像哄小孩子似的说道,“你放心,这次是心理医生,不会打针吃药的。乖

    哈。”

    “谁说的!”宫欧转眸狠狠地瞪她一眼,“我什么时候怕看医生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