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6章:谁替她解了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所有人看向宫欧,宫欧端正坐好,将酒杯放回桌上,黑眸睨了时小念一眼。

    时小念坐在那里,手指有些用力地握住手拿包。

    他终于看不过去,要替她解围了么?

    “……”

    听到宫欧的话,莫娜的笑容有些僵,这种公众场合他也要这么偏私,把她置于哪里?

    莫娜来不及说什么,话筒被宫欧拿了过去。

    宫欧一手握住话筒,耳朵上的钻石耳钉魅惑,一双眼睛直直地看向时小念。

    时小念脸上的微笑不再那么虚假。

    幸好,有他替她解围。

    他还没有为了刺激她而泯灭人性。

    “请时小姐弹一首钢琴曲,《时时念念》。”宫欧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在墙上的一排排管子里传出来,那声音实在性感。

    “……”

    时小念的笑容瞬间凝滞了。

    钢琴,他明知道她不会弹钢琴。

    不是解围。

    他抢了莫娜的话筒居然不是替她解围,而是也跟着看她笑话。

    “我看你是误会了,我让你走,是让你去签合约,不是放你自由。”

    她想到宫欧对她说的话。

    是了,他带着莫娜参加这种慈善晚宴就是为了刺激她,要她吃醋,现在又是羞辱,他是要通过种折磨的方式让她妥协,让她回

    到他的身旁。

    莫娜是个对心理学研究极深的人,时小念的一个微表情她就猜到七八分。

    时小念不擅钢琴?

    平民就是平民,活到二十多岁还是这个不会那个不会的,过得浑浑噩噩。

    “……”

    宫欧坐在那里,脸庞英俊,双眼深深地注视着时小念,眸子深邃,薄唇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笑容落在时小念眼里刺目极了。

    做不成恋人就一定要她好看么,还笑得这么开心。

    宫欧的笑并非是落井下石,他虽然要时小念吃醋,但不会看她丢人,他也知道莫娜的意图,所以他是真的在解围。

    而他,也是真的觉得时小念弹钢琴好听。

    尤其在他的卧室里弹,更好听。

    他好久没听,突然想听了。

    服务生端着托盘走到时小念的身旁,时小念的眸光流转,伸手拿起话筒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莫娜小姐,我接着还有事,不能

    耽搁,这一千万,我捐了。”

    她不想啃老,但这回不得不啃一次。

    她把所有得到的版权费加一起,还差一点,平时席家除了买衣服买车给她,还给她不菲的零花钱,她都放在卡上没有动过,加

    起来能凑足一千万。

    反正这些版权费都是宫欧暗中助她的,不算她的真本事,她帮他捐掉做善事。

    但有钱人的世界永远超过一般人的想象,莫娜坐在那里笑着说道,“是做善事,时小姐就不能稍微耽误一些时间吗,我知道了,

    时小姐是嫌我捐得少,这样吧,只要时小姐肯弹首曲子,我和宫欧捐出六千万。”

    全场一片哗然。

    然后就是雷鸣般的掌声。

    一首钢琴曲换六千万,大家当然要鼓掌了。

    “……”

    时小念看向坐在那里的两个人,脸上笑着,眼中一抹冷意一闪而逝。

    用钱砸她。

    她当然是砸不过的。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全场所有人忽然开始边鼓掌边喊,“时小姐!时小姐!时小姐!”

    她不上去都不行了。

    徐冰心看向时小念,一张温婉的脸上有着笑容,她不知道时小念并不会弹钢琴,还等着时小念大放异彩。

    小念和席钰那么像,必然也是各方面很优秀的。

    “时小姐!时小姐!时小姐!”

    大家继续呼唤。

    时小念从椅子上慢慢站起来,双眼掠过斜对面的两个人,莫娜正靠近宫欧说着什么,一副情侣蜜聊的模样,宫欧心不在焉地听

    着,一双眼不时看向时小念。

    在众人的呼唤声中,时小念转身往舞台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

    服务生跟随着小心整理她的裙摆。

    雷鸣般的掌声响在她的耳朵里。

    时小念感觉自己的听觉和视觉都虚幻了,她的视线里,只有舞台上的那一架白色钢琴是清晰的。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走向一个属于她的笑话。

    这个笑话是宫欧和莫娜联合起来赐予她的。

    时小念慢慢走向台阶,走到钢琴前,全场的灯光暗下来,只剩下舞台上钢琴处的灯光。

    掌声渐渐稀落下来。

    时小念在钢琴前面坐下来,全场一片寂静无声,她伸出双手放在黑白琴键前。

    一个钢琴的音降临。

    懂的宾客已经听出不对劲。

    时小念弹奏着,一开始她还假装一下,把十指都放在钢琴上,但越是这样,越让她的琴声显得紊乱。

    即便是在舞台上,她也能听到下面的稀嘘声和讶异声。

    她索性放弃了这些花拳绣腿,就用两根食指在黑白琴键上弹奏,这是宫欧教她弹的,握着她的手一下一下地按下去,弹奏出一

    首甜蜜、轻快的钢琴曲。

    莫娜远远地望着,较暗的光线下,听着那毫无技巧的琴声,她的唇角勾勒出一抹轻蔑的钢琴声。

    原来真的这么差。

    就这点能耐还真敢上台,她都替时小念尴尬。

    全场一片寂静无声,更显得时小念的钢琴乐声单薄,这首曲子的曲谱简单,才能让她勉强用两根手指就弹得出来,即使越来越

    流畅,可其中的差强人意是谁都听得出来的。

    真是尴尬的一场表演。

    每位宾客都是如此想着,除了宫欧。

    宫欧坐在那里欣赏着那钢琴音乐,一双黑眸中露出几分得意,这是他教出来的。

    弹得越来越好了。

    宫欧望着舞台上,明亮的灯光下,时小念坐在白色钢琴前,像一位公主般,礼服上的钻石闪闪发亮,像细细的流星坠落,又像

    是下一场清雨,美得摄魂,柔得化成水一直淌进他的胸口。

    “真好听。”

    宫欧低沉地道。

    “……”

    莫娜正得意地喝着红酒,闻言呛了一口,有些狼狈。

    周边的宾客听到宫欧这一声,都私下面面相觑,听宫欧这一次也不是虚假的恭维,他也不需要恭维任何人。

    宫欧是什么人,贵族之身,顶级上层的人,他说好的自然是好的。

    难道,是他们听不出时小姐钢琴声中的精妙之处?

    这首曲子莫非就是要有这么纯朴干净的方式去弹奏,不需要卖弄技巧,就如同璞玉一般,要懂的人才能欣赏?

    那他们要是说不好,不是显得没有一点音乐造诣?

    “是不错,如今要听到这种干净的琴声很难得,多数都是被技巧掩盖过了。”

    “说的是。”

    宾客们低声地交头接耳,一传十,十传百。

    以至于一群人就在那里狂点头,仿佛听到了什么绝世妙音一般

    莫娜看着周围那一张张脸,再看看宫欧眼中的痴意,一口红酒差点喷出来。

    有他这样的么,时小念做什么好,什么都是完美的,真是有病。

    没有达到自己要的目的,还凭白损失了六千万,莫娜实在开心不起来,端起酒杯仰起头猛喝了一口。

    头疼。

    心,更疼。

    尤其是在看到宫欧望向时小念那样的眼神后,莫娜觉得时小念不是笑话,她才是笑话。

    时小念坐在钢琴前,不知道底下发生什么事,只顾破罐子破摔地弹着。

    弹首曲子能帮贫困地区的孩子资助到六千万,值了,笑话就笑话吧,只是难为母亲跟着她一起丢脸。

    曲子弹奏最后一小段,忽然场上响起一阵小提琴的声音,配合着她的节奏。

    “……”

    时小念有些错愕地抬起头,音乐声中,有低沉的脚步声慢慢传来。

    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进入她的视线。

    身形修长的年轻男人从光线幽暗的舞台深处慢慢朝她走过来,肩膀上抵着一把小提琴,正优雅地拉着弦,他穿着一袭浅灰色的

    西装礼服,衬衫洁白干净。

    是慕千初。

    慕千初一边拉着小提琴一边走到她的钢琴前站定,明显经过打理的短发帅气,脸庞俊美,五官偏着一分阴柔美,嘴唇勾起一抹

    弧度,双眼深深地凝视着她,含着温柔的笑意。

    他站在那里,温润如玉,贵气如画。

    时小念震惊地看向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慕千初向她笑得更深,眼神朝她示意,时小念才记起好好弹琴。

    舞台下方的宴席中,宫欧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双眼睛阴郁地望向舞台的位置,双目瞠大,脸色铁青,身侧的手握紧成拳,

    周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寒意。

    慕千初。

    他没死?

    宫欧站在那里,牙关倏地咬紧,双眼死死地瞪着舞台上的男人,眼神越来越阴沉,呼吸越来越沉重,恨不得冲上去杀人。

    慕千初、时小念。

    她竟然还能继续淡定演出,这么说,她和慕千初早就重逢了。

    呵。

    时小念,你真是好的很。

    “宫欧?”

    莫娜站在一旁,拉了拉他的袖子,忽然发现他的拳头握得很紧,以至于他的整条手臂都**的。

    一曲完毕。

    最后一小节有小提琴的添色,算得上还有那么一些专业。

    全场响起一阵海浪般的掌声。

    慕千初将小提琴交给一旁的工作人员,双眼温柔地看着时小念,向她伸出一只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