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3章:母亲和父亲的往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时小念不想听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正要切断监听,就听慕千初说道,“时笛,你真的是变得一点自我都没有了,为什么小念

    能变得越来越坚强,你却变得越来越懦弱。”

    “我只是爱你,千初,我不想和你分开。”时笛哭着说道。

    “我爱的是小念。”慕千初不假思索地说道,“我想念的时光都是我们的小时候,那里不包括你。”

    时小念坐在床边,眼神黯了黯。

    时笛弱弱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里,“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再嫉妒的,你不让我动姐姐,我不会再害她了。还和之前一样,你

    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好不好?只要能在你身边。”

    “……”

    时小念听不下去,将电脑关掉,伸手端起杯子想喝咖啡,想想又放回去,恶心得厉害。

    她站起来离开房间,推开徐冰心的房门,“母亲,收拾好了吧?”

    她一进去,就见徐冰心站在床边,床上放着一个盒子,盒子里叠着一件白色婚纱,徐冰心的手在上面抚摸着,脸上留恋万千,

    眼睛里蒙着水光。

    见她进来,徐冰心转过身去,偷偷拭泪,然后笑着看向时小念,“收拾的时候发现我和你父亲结婚时穿的婚纱了,我马上好。”

    “婚纱很美。”时小念微笑着说道,“那你收拾,我去看看私人飞机检查得怎么样。”

    飞机要经过检查后才能飞行。

    时小念转身欲走,徐冰心叫住她,“小念。”

    “嗯?”

    时小念回头。

    “你头发看起来有些脏,我给你洗个头吧。”徐冰心走上前来,伸手摸了摸她的一头长发说道。

    “是吗?”时小念摸摸头,“我去洗一下好了。”

    “我给你洗吧,我还从来没给你洗过头呢。”

    徐冰心道。

    “……”

    亲自给她洗头?

    时小念有些疑惑地看着徐冰心,而后点了点头。

    主屋前的大树下,阳光从树叶间落下来,碎光一地。

    时小念躺在洗头椅上,换了一身简便利落装束的徐冰心走出来,将她的一头长发往后拨。

    时小念仰着头,正好看到徐冰心身上穿着一件有些泛黄的女式衬衫,很年轻的款式,衬得徐冰心的脸也有那么一点青春的味道

    。

    “母亲怎么穿起衬衫了?”

    时小念问道。

    “刚刚收拾看到的,这是我第一次和你父亲见面时候穿的,好看吗?”徐冰心弯腰注视着她,眼睛里充满疼爱,将她的长发放入

    温水中。

    “好看。”时小念说道,“是这一身把父亲迷倒了吗?”

    徐冰心笑,声线柔和,“那个时候,家里的狗把我的书咬进了狗屋里,我就爬进狗屋里拿书,弄得灰头土脸的,等我出来一抬头

    就看到一个陌生的青年站在那里,他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我,像看到了什么怪物。”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回忆。

    时小念躺在那里享受着徐冰心为她洗发,可以想象到那样的画面有多浪漫,“那是父亲?”

    “嗯。”徐冰心将洗发液涂上她乌黑如缎的头发,“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我父亲为我选择的婚配对象,而他当时有很多的选择。结婚

    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选择我,毕竟我的行为称不上一个名门淑女。”

    “他是怎么说的?”

    阳光落在时小念的脸上,暖暖的,她安静地聆听着父母的爱情。

    “他说,连恶狗狗屋都敢爬的女人一定很勇敢,配得上他。”徐冰心回忆着当年的事情,笑着说道,“我就和他说,你猜错了,我

    不勇敢。”

    “……”

    时小念仰躺在那里,一双眼睛注视着徐冰心。

    当时父亲是那样的出身背景,自然需要一个勇敢的女人。

    “然后他又说,哦。”徐冰心的笑容加深,“他就是这样一个话不多的男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句哦算什么意思,是认命还是

    失望?”

    “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们都足以相配。”

    时小念说道。

    闻言,徐冰心愣了下,低眸看着时小念,有些诧异。

    “母亲,你信不信,父亲当时一定是这么想的。”时小念说道。

    怎么可能是认命或失望呢。

    父亲有多爱母亲她看得出来。

    “……”徐冰心满手泡沫怔怔地看着她,然后笑着说道,“应该吧。”

    徐冰心显得很是开心。

    时小念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心里也舒服一些,徐冰心继续替她洗着头发,“现在想想,如果当时你没被卖掉的话,我们家得多多

    少的快乐,结果我们母女缘份这么短。”

    “没关系啊,只要我们还在一起,缘份就会被拉长。”

    时小念说道。

    “小念,你真是特别好的女孩。你父亲说你其实很聪明,你看得出来我们一开始都只是将你当成席钰的替代品,可你一句怨言都

    没有。”徐冰心说道,“你生着病也会每天问侯我们,任由我在你脸上寻找席钰的影子。”

    “……”

    时小念安静地听着。

    “你和席钰的性格是截然不同的,我渐渐就发现了。”徐冰心捧着她的长发,疼爱地说道,“我们小念是个让人心疼的好女孩,她

    应该得到特别好特别好的。”

    “母亲,你这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时小念笑着说道。

    印象中,她第一次和徐冰心聊这么多。

    “小念,就算一开始母亲拿你当席钰的影子,后来也没有了。”徐冰心低眸凝视着她,“母亲爱你,只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母亲想

    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你。”

    感性的母亲。

    时小念躺在那里,徐冰心的脸在她视线里是倒着的,于是她看到了一张微笑的脸。

    “你就是最好的,把你给我吧。”

    时小念说道。

    “……”

    徐冰心深深地盯着她,没有说话,继续为她洗头。

    接下来,徐冰心又和时小念聊了很多很多,聊和席继韬的往事,聊席钰小时候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

    时小念闭上眼睛,感受那么纤细的手指穿过她的长发,轻轻地按摩着她的头皮。

    “等我会自己洗头洗澡的时候,养母就再没为我洗过头了,那时候我很羡慕时笛,她到十八岁养母还在为她洗头。”时小念闭着

    眼睛说道,“我那时候心里酸溜溜地想,多大了还要别人帮忙洗头,娇生惯养。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有母亲帮忙洗头的感觉真

    的好好。”

    在她头发上的手停下按摩的动作,只停了一秒又按起来。

    为她洗完头,徐冰心说累了,回去躺一会,等私人飞机准备好要起飞的时候再叫她。

    时小念一个人坐在树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不知道为什么,徐冰心仅仅是给她洗了个头,她就觉得心里轻快很多,不管事情发生得再多,有个人真心真意地陪伴在你身边

    ,就会充满元气。

    为了母亲,为了宫欧,为了双胞胎,她会振作,她会一个人挑起所有的重担。

    “今天你心情好像不错?”

    慕千初从远处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来,抬眸温柔地凝视着她。

    “嗯,还可以吧。”

    时小念淡淡地道。

    “是因为要离开这里了,要离开我了,所以这么高兴?”慕千初有些苦涩地问道。

    “不是。”时小念摇头,“我要去找宫欧。”

    “宫欧要是一日不回来,你就找他一日么?”

    慕千初问道。

    时小念点头,理所当然地道,“嗯,我会一直找下去,不管天涯海角。”

    “是么?”慕千初的眸光微黯,伸手想去拿她的毛巾,“我帮你擦。”

    “不用了。”

    时小念摇头,说着站起来,甩了甩头,说道,“我看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我去叫母亲下来,准备上飞机。”

    她转身正欲离开,就见两个女佣从主屋里走出来,手里拎着垃圾筒,走过他们身旁,其中一个踉跄了下人往前栽去。

    慕千初和时小念同时扶住她。

    “对不起,慕少爷,大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女佣连连道歉,蹲下来就捡地上的垃圾。

    女佣捡起药瓶的时候,时小念明显听到里边传出一点声响。

    女佣收拾完要走,时小念心生疑窦,叫住她,“等下。”

    “是,大小姐。”

    女佣转过身看向她。

    时小念走过去,把手伸进垃圾筒里,慕千初攥住她的手臂,不解地看着她,“你干什么?”

    “我看看。”

    时小念推开他的手,从垃圾筒里拿出那个药瓶,拧开,往手里一倒。

    满满一把的药。

    时小念震惊地睁大眼。

    慕千初也是一脸愕然,抢过她手中的瓶子,看着上面的标签,“这不是抗抑郁的药么?你们办事也太不小心了,怎么把夫人的药

    给扔了?”

    “不是我们扔的。我去拿垃圾筒的时候就在里边了。”

    女佣忙低头道歉。

    不是女佣不小心扔的?

    时小念忽然想到这几天她每次去叫母亲吃药,母亲都喝着水说已经吃过了。

    她低头清算了一下药的数量,整整一瓶的量。

    母亲连一颗抗抑郁的药都没有吃过?那以母亲对父亲的深厚感情,是怎么做到那么快微笑,还反过来宽慰她,和她谈笑风生的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