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2章:把酒喝了,暖暖身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原来,他还没彻底把她抛在脑后。

    真是难得,四年不见,居然都会这种手段了。

    “宫先生还在等您一起共进晚餐。”司机微笑着说道。

    “晚餐?他到现在还没用过晚餐?”时小念愕然。

    “是的。”

    司机点头。

    时小念蹙眉,上前坐上车,眉头蹙得紧紧的。

    这个男人真是的,自己的身体都不能管管好,这都半夜了还没吃晚餐,还要不要命了。

    一路上,时小念问了司机很多个问题,都是关于宫欧的,但司机一直含糊其词,要么就直接说不清楚不知道。

    她什么重要的信息都没能问出来。

    司机将车开到一家酒店前。

    酒店?

    时小念推开车门下车,司机将一张房卡递给她。

    “谢谢。”

    时小念拿着房卡走进酒店,偌大的酒店里除了前台就是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

    她一进去,沿路由保镖带领,为她开电梯,按电梯,一路护送到某个紧闭的房门前。

    摆的谱真够大的。

    时小念拿出房卡开门,刻意被调暗的光线勾染着丝丝暧昧的味道,地面干净整洁,她走进去关上门。

    这是一个总统套房。

    进去便是会客厅,空无一人。

    “宫欧?”

    时小念扬声喊道,没有人应她,她往里走去,推开一扇门,那是一间餐厅。

    光线依然微黄泛暗。

    餐桌上铺着厚厚的桌布,上面摆放着烛台,螺形蜡烛亮着一点火光,西装的餐具与盘子摆得一丝不苟。

    时小念往餐桌前走去,看着上面的烛台、盘中的牛排,这里的标签无一不是在告诉她,他回来了。

    她忽然想到莫娜的那个短信。

    莫娜说得对,这个消息由莫娜嘴中说出来,她的确没那么舒服。

    但不管如何他回来了,不是么?

    宫欧的玫瑰还是送到她这里来了不是么?

    “来了?”

    性感磁性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时小念的身体不由得一震,这声音她太久没有听到了。

    她转过身,宫欧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捧着一叠文件,身上穿着简练的衬衫,领带系得沉稳,视线从文件上收回投向她,黑眸深

    邃没有底,如同吞噬一切的黑洞。

    “……”

    时小念定定地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四年了。

    她明明准备很多的话和他聊,可这一刻,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别傻站着,坐下吃饭。”宫欧看了她一眼说道,伸手将文件合上放在一旁,朝她走来。

    时小念看着他的样子,他好像瘦了,又好像没瘦。

    四年了,有件事她不得不承认,他的影像在她记忆里变得有那么一些模糊。

    应该是瘦了吧。

    他们分隔四年,他怎么可能不瘦呢。

    “别动!”

    时小念终于出声。

    “……”

    宫欧定住了脚步,黑眸中有着一丝疑惑。

    时小念朝他跑过去,不顾一切地投进他的怀中,伸出双手牢牢地抱住,将脸贴在他的心口,倾听着那里最真实的心跳。

    宫欧被她扑得一脚往后退了一步,低眸看着怀中的女人,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一见面就投怀送抱?四年不见,时小念你学会撩

    拨男人了。”

    “……”

    时小念仰头看向他,眉头微蹙。

    “夸你呢。”宫欧低笑,将她的手从自己腰上拉开,牵着她走到餐桌前,伸手替她拉开椅子。

    时小念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的动作。

    “怎么了?”

    宫欧问道。

    “这好像你第一次对我这么绅士。”时小念说道。

    居然脱胎换骨了,以前除了命令她就是指挥她,她倒要看看他这个道貌岸然的假面目能维持多久。

    “那我把椅子再放回去?”宫欧挑了挑眉,伸手将椅子推回。

    “不要。”

    时小念连忙拦住他的手,坐了上去。

    见状,宫欧唇角的笑容加深,拿起一旁的红酒酒瓶,往她的杯中倒上一杯酒,然后坐到她的对面,优雅地举起杯子,“敬我们的

    重逢。”

    “敬重逢。”

    时小念端起酒杯,轻轻品了一口,就想张嘴问他话,宫欧坐在对面盯着她道,“你穿这么厚的外套?”

    时小念低眸看向自己身上厚厚的天蓝色羽绒服,目光微黯。

    从那一年绝食多日开始,她的身体就变得特别怕冷,别人穿单衣她就要穿外套,别人穿外套,她就要穿上羽绒服了。

    “我把空调温度打高一点,你把外套脱了,吃饭也不自在。”

    宫欧站起来,拿起摇控调整空调的温度。

    “呃,好。”

    时小念想了想应道,伸手拉下拉链将羽绒服脱下来,放到椅背上。

    宫欧调好摇控,一回头就见时小念里边还穿着毛衣,看厚度还不止一件,不禁道,“你有那么怕冷么?”

    时小念讪讪一笑,“对啊,我现在变得很怕冷。”

    “是么?”

    宫欧走过去自然地握住她的手。

    时小念的心神一颤。

    “怎么手冷得跟冰一样。”宫欧皱着眉道,将酒杯推到她面前,“把酒喝了,暖暖身子。”

    “好。”

    时小念端起酒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宫欧坐回她的对面,拿起刀叉开始切牛排。

    “你这四年去了哪里?受苦了吗?是不是莫娜掳走你的?”时小念问道。

    宫欧抬眸,视线隔着烛光落在她的脸上,嗓音低沉,“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这个,我今天一直在忙,晚餐都没有吃。”

    闻言,时小念有些不悦,“你老是这样虐待自己的胃,再忙也要三餐按时。”

    “知道了。”

    宫欧勾唇,低头将一块牛排放进薄唇间。

    时小念没再问他什么,不想扰了他用餐。

    烛光晚餐过后,时小念收拾碗盘进厨房,水龙头的水哗啦啦地往下淌,她转着手中的白色盘子在水下冲着,一双眼睛明亮,睫

    毛染着一抹光。

    “你洗这个做什么,酒店会让人处理。”

    宫欧走进来说道。

    “就几个盘子而已,洗掉就好。”

    时小念说道。

    一双温热的手臂突然从后搂上她的腰。

    宫欧从后抱住了她,胸膛紧紧贴着她。

    “砰。”

    时小念的身体一僵,盘子从手中掉落下去,摔在水池里,只听轻脆的一声响,盘子一分为二。

    宫欧笑了一声,低下头靠近她的脸,鼻子刮过她的耳朵,呼吸喷薄上她的侧脸,“让你不要洗,这盘子可是国家一级大师的作品

    ,一个价值十万。”

    “什么?”

    时小念愣了下,他拿大师的作品当上桌的餐具用?

    “说,怎么赔我?”

    宫欧问道,声音性感,薄唇微张,往她的耳朵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时小念哪抵住这个,整个人顿时软了,在他怀里瘫转地差点倒下,宫欧转过她的身体,黑眸深深地盯着她。

    她的睫毛颤动着,抬眸看向他。

    两人靠得极近,近得她能数清他的睫毛有多少根。

    时小念能感觉到的自己的呼吸变得怪异起来,忽急忽短。

    “宫欧,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

    时小念说道,声音有些走调。

    宫欧盯着她笑得暧昧,“我还没对你怎样,你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像在呻吟一样?”

    “……”

    时小念闭紧了嘴巴。

    宫欧低下头就吻住她的唇,时小念的身体软得更加厉害,如果不是他的手臂铁一般地撑着,她早已倒在地上。

    他封住她的嘴唇,霸道地占据着她唇上的清甜。

    四年没接过的吻是什么感受,是冰雪中爆燃出来的炙热火焰,让人心甘情愿被烧死。

    时小念的呼吸颤抖,几秒后,她伸手攀上他的肩膀,主动打开唇,邀请他的火舌进入,勾缠相吻,吻得狂热。

    宫欧双手紧紧搂着她,两人边吻边沿着流理台的边转着。

    时小念整个人都晕了,离开流理台,她就被宫欧推向门边,宫欧欺身而上,在她的唇上嘶咬吮吻,疯狂得不顾一切,他抓起她

    的毛衣往上脱。

    一脱完,他的唇立刻凑过去,继续吻她,索夺着她的味道。

    他拨着她的毛衣又脱下去一件扔到地上,低眸一看,还有针织衫。

    “你要不要穿这么多,是在防着我,嗯?”

    宫欧的眉头拧得紧紧的。

    “不是。”时小念有些窘。

    “不是什么?”

    “我没防你。”她怎么可能防他呢。

    “不是防我,那就是欢迎我了?”宫欧的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

    “我也不是那个……唔。”

    宫欧张唇再一次含住她的唇,边吻边推她往外走去,火热的大掌在她身上游移,呼吸越来越粗重,薄唇轻咬着她的下巴,将她

    封了四年的火苗彻底烧燃。

    怎么到的卧室时小念不知道。

    怎么倒在床上的她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一肚子的问题没问出来就跟着宫欧上床了,她只知道这个酒店房间的灯光颜色就像黄昏的霞光一样,摇曳晃动起

    来如海水一般。

    宫欧伏在她的身上,一次又一次。

    无止无休。

    她痛得叫出声来的时候,宫欧吻住了她的嘴唇,封住她的声音。

    一夜缠绵。

    时小念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有暖意的,因为他在,她将五指埋入他的短发间,摸到了汗水。

    ……

    激烈的运动过后,宫欧很快便陷入睡眠,时小念趴在他的身旁,一双黑白分明的眼打量着他。

    宫欧的脸,宫欧的眉毛,宫欧的睫毛,宫欧的眼睛。

    四年不见,他的眉目之间好像比以前成熟了许多。

    想问的问题一个都没问到。

    倒累得她腰酸背痛的。

    时小念拉了拉他的手臂,转动着身子枕在他的臂弯里,宫欧很自然地将她往怀里搂了搂。

    这样一个无意识的小动作让时小念莫名地心底一暖。

    她闭上眼睛往他怀里靠了靠,柔软的唇勾起一抹笑容,她想,她以后再也不会失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