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0章:宫欧出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莫娜你这是个疯子!”

    时小念尖叫起来,用尽全力往莫娜那边冲,被身后的Y先生牢牢地拉住,她痛不欲生地低下身子,眼泪疯狂地涌下,声音颤抖

    ,“疯子,变态。”

    她就是个变态。

    怎么会有人残忍至此,四年,整整四年啊,以治病的名义凌辱宫欧整整四年。

    看到她这个样子,莫娜红着眼睛笑了,说道,“本来我准备多耍宫欧几年的,可没想到一个偏执狂能那么快就训练出他的克制力

    ,而且他的自我约束力太强,越来越惊人,他慢慢变得什么都不惧,就没什么好玩的了。”

    “……”

    时小念痛苦地听着,泪流满面。

    “我当时也快大婚了,于是决定放掉宫欧。”莫娜说道,笑容妩媚,“席小念,你知道我最后是怎么测试宫欧病愈么?”

    “……”

    时小念愤怒地瞪着她。

    “你们不是感情好么?他不是爱你爱得死去活来么,忠贞不二么?”莫娜嘲弄地笑了一声,“在这四年里,我给他看无数个案例,

    给他进行无数次的洗脑,我告诉他,七情六欲人之所常,正常人根本没有专情二字。”

    在那样长期封闭的环境里,宫欧信了。

    “……”

    “所以,我最后的测试是,给宫欧找了七个女人,陪他在房间里过了一个星期。”莫娜看着时小念,一字一字说道,“席小念,你

    们的爱情早就不干净了。”

    “砰。”

    时小念跪到地上,痛苦得身体颤抖,眼泪疯狂流下,手还被Y先生抓着。

    “杀了我,我可以告诉你,很快全世界都看到宫欧这四年过得有多荒诞不堪,他就再一次被我毁得彻彻底底,所有人都会嘲笑咒

    骂你们。”莫娜冷笑着道,“以他那种高傲的性格,他很快……”

    “很快怎样?”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间响起。

    客舱里一片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时小念闻言,惊呆地转过眸看向门口,只见宫欧站在门口,一袭离开英国时穿的那件大衣,脖子上戴着一条灰色的毛巾,英俊

    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一双漆黑的眸冷漠地直视向床上的莫娜。

    宫欧?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在国内么。

    他全听到了?

    “宫欧……”

    见到突然到来的宫欧,莫娜坐在床上,一张美丽的脸死白一片,眼中全是惊惧,拼命地挣扎起来,手却被锁着无法挣扎。

    宫欧像是没有看到时小念一样,径自朝着莫娜走去。

    “不要,不要。”

    莫娜害怕惶恐地直摇头,脸上冒出虚汗,拼命地想要逃,手腕被铁链一次次磨破皮,“不,不要。”

    宫欧朝她走过去,直接走到床前,低眸阴冷地看向着她,俊庞上看不出喜怒,薄唇微张,一字一字问出口,“我的病从来没有治

    好过,这四年,你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小丑在耍,嗯?”

    “不、不是。”

    莫娜直摇头,害怕地看着他,“宫欧,我刚才都是乱说的,啊!”

    莫娜惨叫起来,宫欧猛地抓住她的一头金色长发,俯下身慢慢逼近她的脸,眸子森冷,嗓音阴郁得如魔鬼一般,“我问你,你是

    不是耍了我四年?”

    莫娜被抓得头仰起来,头皮痛得她呼吸都在颤抖,“宫欧,我错了。”

    “砰!”

    宫欧按着她的头就往床头砸去,将她的脑袋用力地按在上面,黑眸阴冷地盯着她,低吼出来,“说啊!让我看看你的胆量!”

    “宫欧,你听我说,我一定把那些影像资料全还给你。”莫娜身体战栗得厉害,恐惧地看着他,“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

    那就真的了。

    四年。

    原来他真的被人耍了整整四年,原来,真的有人敢这么对他。

    “很好,呵。”

    宫欧忽然低笑一声,充满嘲讽,他伸手拿下脖子上的围巾,解下一圈又一圈。

    他的动作缓慢。

    他站在那里,犹如幽灵。

    莫娜害怕地直颤抖,死命挣扎,急到硬生生地将自己一根手指弄骨折了才挣脱开一条手臂,正要挣脱开另一只手时,宫欧便将

    围巾缠住了她的脖子。

    “宫欧!”

    时小念震惊地从地上站起来,唤他的名字。

    不知什么时候,Y先生已经从这艘游艇上离开了。

    宫欧像是听不到时小念的声音似的,将围巾缠住莫娜的脖子,往后一攥,嗓音幽冷如鬼魅,“把我宫欧当狗一样戏耍是不是很有

    意思,嗯?”

    “不,唔。”

    莫娜用骨折的手去拉扯颈间的围巾,围巾被宫欧越收越紧,她说不出话来,脸一点点胀起来,眼睛瞠大,眼珠子几乎突出来。

    “宫欧……”

    时小念冲到宫欧身旁,眼前的宫欧一脸幽冷,轮廓冷竣,周身散发着寒气,让人不敢靠近。

    她呆呆地看着莫娜痛苦地拉着围巾,眼睛翻出白眼,就像几乎死去的一刹,宫欧忽然松了手。

    莫娜得以呼吸,拼命地呼吸新鲜空气,还来不及多吸两口,宫欧又一把往后拉紧围巾,一双眼睛阴郁地盯着莫娜痛苦不堪的脸

    ,一字一字道,“说,看我被你耍了四年,你有多兴奋?”

    “唔……”

    莫娜痛苦地仰着脖子,手指一下一下扯着围巾,怎么都扯不下去,像是任人宰杀的鱼。

    “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你也敢做出这样的事?”

    “胆子真大,让我做了你四年的狗。”

    “你敢做出这样的事,这相应的后果也该你来承受。”

    “戏耍别人好玩么?我来陪你继续玩!”

    宫欧故意玩弄她一般,并不急于杀了她,而是又在她几乎死去的一刹那松了围巾,在她来不及感慨活过来的一刹那又拉紧围巾

    。

    他像个地狱鬼魅,眸子里全是死亡的寒光,他掌控着莫娜的生死存亡,一次次将她带到死亡边缘又给拉回来,如此折磨着她。

    时小念在旁边看着这一幕,布着泪痕的脸上苍白极了,“宫欧你别这样,她真的撑不住了。”

    莫娜手里的那些影像资料必须弄回来,莫娜现在还不能死。

    闻言,宫欧低眸看了时小念一眼。

    那种眼神时小念从未见过,她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心直蹿她全身,她呆呆地看着宫欧,“你还好吗?你别吓我。”

    宫欧阴冷地看着她,将自己的围巾从莫娜脖子上松下来,莫娜一只手还被锁着,像块破布一样软绵绵地倒在那里,呼吸已经乱

    了节奏,脸部表情不断地抽搐着,再看不出来一个美女的样子。

    莫娜还没缓过神来,整个人就被宫欧拎起来。

    “砰!”

    宫欧抓住她的头发就将她往床头再一次狠狠地撞去,眼神阴狠。

    “……”

    莫娜已经连尖叫都叫不出声来,额头一角一股鲜红的血注就这么淌了下来,她看向宫欧,颤抖着道,“你的四年可都在我手里。

    ”

    “砰!”

    宫欧没有丝毫感情地拿她的脑袋往床头上撞,然后拎着她往地上狠狠一扔,莫娜整个人摔在地上,鲜血湿了金色长发,整个人

    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一只手被锁链吊着,任由虐打。

    “卟。”

    莫娜身体磕在床的一解角,仰起头,一口鲜血喷在宫欧的裤子上。

    宫欧眼中的戾气顿时更重,抬起腿就要朝莫娜踹过去,时小念连忙上前抱住他的手臂,双眼哀求地看向宫欧,“不要,宫欧,再

    等等。”

    她知道他心里难受、愤怒,可那也要等到那些东西被收回来。

    “等什么?”宫欧盯着她,歇斯底里地吼道,“等把那些我像狗一样的视频拿回来么?”

    他的语气中夹了多少痛苦,她听得出来。

    “你别这样,宫欧。”时小念抱住他的手臂,“这些都过去了。”

    宫欧抬起腿往莫娜身上踹了一脚,莫娜又吐一口血,他的脸上仍没有一点满意的神色,眸子阴郁到了极致。

    “宫欧你别这个样子,我很害怕。”时小念看着宫欧低声说道,声音带着一抹哽咽。

    宫欧低眸瞪着她,呼吸不顺。

    下一秒,宫欧将她的手狠狠甩开,转身就往外走。

    时小念连忙跟上他,外面的海风吹散雾气刮过游艇,时小念抓着护手扶栏追上宫欧,“宫欧,你等等我。”

    “砰!”

    宫欧站上甲板,将上面的东西乱砸一气,全部砸进海里。

    游艇正在海上航行,时小念就看着一个抱枕被砸飞进海,被风吹着一路飘在海面上,越来越远。

    海风吹得时小念的一头长发有些凌乱,她看着宫欧将甲板上砸得一片凌乱,心口疼得无以覆加。

    他的手划过碎片,撕开长长的一道口子。

    宫欧在沙发上坐下来,双手按头,手上的鲜血汩汩而出,全部淌下来。

    见状,时小念连忙走过去,拿起一旁的纸巾按住他手上的伤口,焦急地道,“你按下伤口,我去找医药箱。”

    “……”

    宫欧将纸巾一把甩开丢掉。

    时小念在他面前蹲下来,双眼通红地看着他,“宫欧,我知道这个事情很难接受,但这一切都过去了。”

    “过去?”宫欧低眸瞪着她,低吼出来,“怎么过去?”

    “……”

    时小念仰着脸呆呆地看着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