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1章:这婚我不结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你知不知道我这四年是怎么过的?你跟我说过去?”宫欧吼道,“我的病从来没治好过,我不过是被莫娜当成狗一样耍了四年

    ,整整四年!”

    “宫欧,你别这样。”

    “我以为我已经是个正常人了,原来根本没有!”宫欧伸手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歇斯底里地吼道,“我还是偏执狂,不,不止如此

    ,我现在还是被人耍了四年的偏执狂!我就是个神经病,被人玩弄了都不知道的神经病!”

    “不,不是。”

    一时之间,时小念找不到任何的语言来劝慰宫欧。

    如沃克医生所说。

    他接受不了。

    他一向自视甚高,怎么接受得了自己被一个女人耍了四年。

    莫娜说他这样的情况,就像被满气的气球被压到底,要么不爆,要么爆,变成一个彻底的疯子。

    “呵。”宫欧看着她,像是想什么好笑的笑出声来,“时小念,你看看,我有多白痴!你选了一个全天下最白痴的男人!”

    “不是这样的。”时小念一直摇头。

    “你走吧。”宫欧推开她,“像我这种人,我连活着都不配,你走。”

    “我不走。”

    “我让你走啊!”宫欧吼得声嘶力竭,从沙发上站起来,低眸恨恨地瞪着她,“你还要看我多久的笑话?看我无知到被一个女人骗

    了四年是不是很有意思?你最近变得这么黏我,就是想让我恢复是吧?”

    他全明白了。

    “……”

    时小念站起来,双眼呆呆地看着他。

    宫欧整个人显得格外焦躁,手指用力地抓了抓头发,一脚狠狠地跺下去,语气变得格外怪异,“一个女人耍我四年,一个女人为

    了拉我一把,拼命地讨好我,明明不愿意做什么贵族少奶奶还要呆上一个月,忍受别人的冷嘲热讽。这算什么?我宫欧已经无

    能到这种地步了吗?”

    被女人耍。

    被自己女人隐忍暗中扶持。

    那他算什么?他根本就不算是个男人。

    “你觉得我是在看你的笑话?”时小念问道,然后笑了,眼泪跟着流下,“宫欧,你是在否定你自己,还是在否定我?”

    “你走!”宫欧狠狠地甩开手边的东西,双眼死死地瞪着她,情绪波动得厉害。

    “我不走。”

    “我让你走啊!”宫欧冲着她吼道,像是疯了一般,“没婚礼了!没什么贵族少奶奶了!这婚我不结了!你给我走!”

    他不配。

    他什么都不配,他就是个无知的傻子,被人玩弄在掌心还自鸣得意。

    一阵风吹过来,长发划过时小念的脸,迷住她的眼睛,她看着宫欧,“宫欧,你每次都要在婚礼之前甩我吗?我的心不是石头做

    的。”

    上次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

    闻言,宫欧站在那里没了声音,他看向她,眼中稍稍恢复一丝理智,他往后退去,自嘲地冷笑一声,“时小念,我配不上你,懂

    么?”

    “……”

    “我连活着都不配!我根本照顾不好你!我什么都做不到!”宫欧看着她,“跟着我,除了丧失自由和痛苦,你什么都不会有。”

    “我还有你啊。”时小念很自然地接道,泪水含在眼眶中,“只要有你,我什么没了都可以的,我都不在意的。”

    “哪怕我是个白痴,无药可救的神经病?”宫欧嘲弄地道,“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时小念,你走吧,我请你走!走啊!”

    说到最后,他再一次吼出来。

    走。

    别再这里看着他这个无能的样子,他花了四年成就了自己的一场笑话,而她,比他更早知道,她就这么默默地陪着他,他这种

    男人不死还有什么用?

    时小念站在那里,双眼悲伤地看着他。

    忽然有一阵声响传来,时小念还没反应过来,宫欧已经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下去,时小念连忙追上去。

    “你给我回来!回来!”

    宫欧的怒吼声传来。

    时小念冲过去,只见莫娜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锁链,已经坐在救生艇上,这是艘豪华高科技游艇,连救生艇上的设备都很高

    级。

    莫娜半边脑袋几乎全是鲜血,她用尽全力吃力地穿着救生衣,人在海风中摇摇欲坠。

    见宫欧他们冲过来,她连忙去弄救生艇上的电动装置,但怎么弄都开不出去,急得半死。

    “兰开斯特,我告诉你,你活不下去!”

    宫欧吼着,一手按住扶手栏杆就要跳下去。

    “宫欧,小心!”

    时小念害怕地冲向前。

    莫娜拼了命地在救生艇上乱弄一气,就在宫欧要跳下来的一刻,游艇忽然一震,改变了航行线路。

    时小念正在走路,被这么一晃,整个人摔到一旁,脑袋狠狠地撞在栏杆上,痛得她当场意识迷糊了。

    “……”

    宫欧站在那里,修长的手用力地握住栏杆,听到声响转眸睨向时小念,而后又瞪向莫娜,身体的火燃烧得几乎将她吞没,“我杀

    了你!”

    说如此吼着,他的手却垂了下来。

    时小念倒在那里,视线中一片迷离,呆呆地望着前面,什么都看不清楚。

    她见到了宫欧的模糊轮廓,看不真切。

    宫欧,小心。

    她的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额角像是有什么液体淌下来。

    下一秒,她整个人被腾空抱起。

    海风中,时小念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宫欧面色阴沉的脸,他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抱着她离

    开。

    “莫娜呢?”

    时小念声音极小地问道。

    “跑了。”

    宫欧朝海面上望去一眼,莫娜的救生艇与他们的游艇背向而驰,越行越远。

    “……”

    时小念靠在他的怀里听着,耳朵里有着几秒的耳鸣。

    所以,他为了她放弃去追莫娜。

    时小念被宫欧抱进一间卧室,宫欧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拿出白色的毛巾按住她的额角,将她额头上的血擦去,又去找医药箱。

    时小念脸色苍白地坐在床上,人有些晕晕乎乎的,她看着宫欧忙碌的身影,说道,“我没事,你把手包扎一下吧。”

    “……”

    宫欧丝毫不理她,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找出医药箱给她的伤口简单做了下消毒,贴上纱布,嗓音低沉地问道,“痛得怎么样?”

    “不痛了。”

    时小念伸手按了按头上的纱布。

    她一抬起手,手腕上的纱布便落进他的视线,宫欧看着,呼吸有片刻的凝滞,脸色愈发地沉下去,他人站起来就往外走。

    “你去哪?”

    时小念连忙问道。

    “去驾驶室,把游艇往回开。”

    宫欧的嗓音阴沉。

    开回去?

    时小念掀开被子下床,一下地头晕得厉害,她眨了眨眼,努力地稳住自己,然后往外走去,四下望着,走进驾驶室。

    “奇怪,Y先生怎么也不见了。”时小念疑惑地问道。

    好像从宫欧出现的那一刻开始,Y先生就很快离开了,她刚刚看了一眼,也没见到。

    “……”

    宫欧没有出声,站在那里研究着这游艇上的高科技,重新设置路线。

    时小念站在那里看着宫欧,他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她拿出纱布按住他的手,宫欧将她的手拨开,拿过纱布在自己手上随便缠

    了两圈。

    两个人沉默地站在驾驶室里。

    他继续研究着游艇的几条路线。

    时小念慢慢走到宫欧的身后站定,然后伸出手圈住他的腰。

    宫欧的身形一震,站在那里,伸手去拉开她的手,时小念紧紧地抱住,宫欧用劲一拉。

    “我头疼,我就靠靠。”

    时小念小声地说道。

    “……”

    宫欧的手垂落下来,任由她圈着自己。

    时小念从后圈住他的腰,把脸靠在他的背上,低声道,“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和你结婚。我说过,除了你,

    我谁也不要。”

    “别再说这样的话了。”宫欧沉声道,“回去一切交给我,你带双胞胎回S市也好,回意大利,都随你。”

    她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都行,他给她铺路。

    时小念靠在他的背上,闻言,手一下子抓紧他的衣服,眼睛湿润,“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又要抛弃我?”

    “……”

    宫欧的身体僵硬。

    “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以为我们能有个家的时候,你要放弃我呢?”时小念问道,声音哽咽。

    他们马上要结婚了不是吗?

    “我配不上你。”

    宫欧站在那里,黑眸直视着前方,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时小念你给我听着,你需要一个男人可以担起你的一辈子,他可以照顾

    你不受任何伤害,他不会给你莫名其妙的病情变化,他更不会愚蠢到什么都要你来迁就他!”

    “你不是吗?”

    时小念问。

    “我只是一个自以为天下无敌的白痴,到最后,我什么都没有办到。”宫欧冷嘲地低笑一声,“我除了伤害你还给过你什么?”

    “很多。”时小念道,“快乐、幸福、回忆,还有双胞胎。”

    “……”

    宫欧垂下眼,伸手再一次拉开她的手,时小念的手抓得有多紧,宫欧就拉得有多大力,硬生生地将她的手挣开,拉开一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