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2章:你真的疯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时小念托着自己受伤的右手,抬眸看向他,眼睛通红,“说到底,你就是不能接受自己被莫娜耍了四年,你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所以你想逃避对吗?”

    “别说了!”

    宫欧咬牙,身侧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头。

    他不能忍受从她的嘴里听出这样的话来。

    “你能说我为什么不能说?”

    时小念道,一步步往后退,“宫欧,你就是不敢面对我吧,你以为你花了四年的煎熬治病,你趾高气昂地回归,你以为自己已经

    变成一个正常人了,于是要我应该这样,要我应该那样,现在你发现你全错了。”

    “……”

    宫欧站在那里,眼睛死死地瞪着前面,脸色差到极致,牙关紧紧咬住。

    时小念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脸,眼眶红得厉害,然后继续说道,“你那高高在上的自尊受到了打击,就用我们的婚姻、我们的未来

    当成陪葬的代价,你凭什么?”

    “砰!”

    宫欧一掌甩下旁边的东西,双眼瞪向她,“时小念你够了!”

    被凶了。

    时小念看着他近乎狰狞的目光,眼泪流淌下来,她点点头,“是够了,其实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把莫娜引来的,是我非要你治

    病不可,你会变成今天这样都是我的错。你不是被莫娜耍了四年,是被我耍了!”

    真正害他的人是她。

    “我没说是你的错!”

    宫欧低吼道,黑眸瞪向她,“时小念,我们走到头了,就是这样!我永远都变不成真正适合你的那个男人!”

    这个女人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是什么意思?

    “适不适和连我自己都是花了这么多年才明白,你又凭什么替我作主?”

    “我就替你做主了!”

    宫欧转过身去,拳头捏得青筋暴出。

    看着他这样,时小念不禁苦笑出声,他又一次霸道了,霸道得让她无言以对。

    “走!给我走!带着双胞胎有多远给我走多远!”

    宫欧低吼出来,狠狠地踹向一旁的墙,声音歇斯底里,然后整个人蹲下来,修长的手指扶额,呼吸格外沉重。

    看着他这样,时小念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只能静默地注视着他。

    他蹲在那里,像个脆弱的孩子。

    她想上前拥抱他,但她也知道,结局一定是被狠狠地推开。

    忽然,宫欧像是看到了什么,猛地站起来,从柜子上面拿出一件东西,一手扬开,是副地图。

    宫欧将地图直接摊开在桌面上,低眸盯着地图,拿出一支笔迅速在地图做起记号。

    时小念不明所已地看着他。

    宫欧的脸色凝重,黑眸深得可怕,死死地盯着地图,仿佛地图上有他的仇人一般。

    下一秒,宫欧拿出手机检查着信号,拨打电话出去,“封德,你马上回宫家,找齐帮手,莫娜跑了,今天之内必须给我抓住!我

    给你报几个她有可能在3个小时内到的地址,你立刻去给我守着!”

    “……”

    时小念站在一旁,这才明白宫欧是要抓莫娜。

    不知道封德在那边说了什么,宫欧的眼神变得格外凛冽,吼了出来,“不管闹出多大的动静都要给我抓住!兰开斯特?我不在乎

    什么兰开斯特!”

    “……”

    “我不要死的,给我抓活的,抓回来以后不用等我,先把她的十根手指给我一根一根拔下来!”宫欧的每个字都透着刻骨的恨意

    ,“我要她用最痛苦的方式死去!”

    他要莫娜临死前说的话一定是后悔活过!

    “……”

    时小念听得身体打了一阵寒颤,呆呆地看着他脸上的仇恨。

    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也不在乎莫娜手里的那些影像资料,他一心就是想要折磨死莫娜,这样的宫欧让时小念更加害怕,因为他

    什么都不顾了。

    心中只剩下恨。

    接着,宫欧会和兰开斯特家族斗到不死不休。

    就算大仇得报那又怎么样,他呢?他一样被毁了,他撑不住的,就像四年前一样,他习惯了高高在上,根本承受不了跌下来的

    痛苦。

    “砰!”

    宫欧挂上电话便将手机一把砸了,检查回程路线,不停地加快速度。

    时小念看着他,低声地问道,“你是要和莫娜同归于尽么?”

    这是他的想法吧。

    她想,也许这个气球已经爆了,他接受不了这一切,他疯狂地想要报复。

    “与你无关!”

    宫欧低声吼道,继续加快速度。

    时小念看着他眼睛里透出来的疯狂,感到恐惧,不行,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不顾一切地把自己给毁了。

    不可以。

    她不允许。

    这么想着,时小念冲过去,伸手就按一个类似停止键的按钮,宫欧将她狠狠一推,“时小念你干什么?”

    时小念被推得往后一步,手痛得厉害,她看着他,“我不会让你这样发疯下去,我不让你回去!”

    直到他理智下来。

    “滚!”

    宫欧歇斯底里地吼道,又去按键,时小念见状立刻冲过去,来不及研究那些东西,她的手在上面乱按一气。

    她的想法很简单,如果阻止不了宫欧,她宁愿与他一齐葬身大海。

    “时小念你发什么疯!”

    宫欧不悦地吼道,反手狠狠地甩开她。

    “啊。”

    时小念被推得跌坐在地,手下意识地去撑地面,手腕处传来剧痛,痛得她叫出声来,脸上的汗珠一下子冒出来。

    “时小念!”

    宫欧站在那里,脱口而出她的名字,黑眸中涌出一抹恐惧,双手垂在身侧,不失所措。

    时小念抬眸看向他。

    宫欧回避她的眼神,又是一脚踹在旁边的柜子上,低沉地吼道,“我让你走,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跟着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一次次缠上来,结果呢,每次除了被他伤害,她还落了什么好处。

    她是不是笨?

    她不是喜欢自由么,他现在还她自由了还要怎么样!

    时小念坐在地上,托着自己的右手,手腕处传来的疼痛让她的唇角都忍不住抽搐。

    她看着宫欧,眼睛红得厉害,问道,“宫欧,我再问你一次,婚不结了?”

    “不结了!”

    “我们的家不要了?”

    “我不要了!”

    他什么都不要了,反正他也要不起,到头来他也不过是做了一场小丑而已。

    “你一定要不顾一切折磨死莫娜是不是?”时小念继续问道。

    “是,我不管她手中有什么牌,这女人我就是要她受尽痛苦死去!我绝不会让她活得超过三天!”

    宫欧咬着牙吼道,他不可能放过莫娜这女人,绝不!

    时小念点点头,神情平静下来,“好,我明白了。”

    她从地上站起来,双眼哀伤地看着宫欧,人往后退去,声音涩苦,“宫欧,你可以不要我,但我不能不要你,所以,我来等你。

    ”

    说着,时小念毅然地往外走去。

    “……”

    宫欧站在那里又一脚踹向柜子,五指埋入发间,他又一次把她伤了。

    四年了。

    原来他一点变化都没有,甚至更糟,他把她抛弃了四年!

    “为什么!”

    宫欧大声地吼出来,将驾驶室里砸得一片狼籍,目光狰狞。

    为什么。

    为什么他和时小念会变成今天这样,为什么他宫欧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为什么!

    她还不肯退缩,还说什么不能不要他。

    等下。

    她说,她等他。

    等什么?

    宫欧站在那里,眼睛猛地瞠大,似明白什么连忙往外跑去,整个人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冲出去,冲上甲板。

    一股海风吹袭过来。

    宫欧走上去,就见时小念坐在船头的栏杆上,双腿垂在外侧,双手按在栏杆上,一头长发在风中飘着。

    游艇还在行驶着,海面是一望无际的深蓝。

    “……”

    宫欧的脸上顿时布满惊恐。

    他不顾一切地冲过去,伸手便将时小念拦腰抱住,一把将她抱回来往地上一扔,呼吸颤抖得厉害,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她,“时

    小念你他妈疯了?”

    她想寻死?

    吼完的下一秒,宫欧双膝一弯,跪在她的身旁,伸出手再一次将她牢牢抱住,他的身体和他的声音一样在颤抖。

    “你他妈疯了,真的疯了。”

    宫欧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低声呢喃着,一遍遍重复着她疯了。

    时小念坐在地上,整个人被他抱入怀中,听着他慌张的声音,泪水一下子淌下来,低声道,“你不是不要我了么?”

    “我没让你去死!”

    宫欧吼道,手上越发用力地抱住她。

    她真的听不懂人话。

    是啊,他没让她去死,可和叫她去死又有什么差别。

    时小念靠在他的胸膛上,海风吹得冷冽,他的怀抱却温暖极了,她道,“宫欧,其实四年前我就该死了。”

    “你胡说什么!”

    她没病没痛的死什么死。

    “真的。”时小念说道,双眼一片哀伤,“那个时候,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席家的家业我也没有本事保住,我以为你也死了,我

    根本就不想活下去。”

    “……”

    宫欧死死地抱住她,一双黑瞳中还有着后怕。

    “后来我才知道你可能没死。”时小念低声道,“所以我就苟延残喘地活下去,一直到现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