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8章:宫欧,去见Y先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但是,如果你心里有一点在意的话就和他说清楚吧。”Y先生道,“两个人之间一旦有了介蒂不说清楚,是会像雪球一样越滚

    越大的。”

    “我不怪他,为什么非要提起来呢?”

    时小念不解地问道。

    就不能让这件事悄无声息地过去么?

    “你被刺扎过么?”男人坐在她的对面,伸出自己的手,手指修长干净,“一根刺扎进你的身体里,它不会痛到要你的命,但它时

    刻存在着,在你平静的生活里有意无意地刺你一下,痛不欲生。”

    他说话的语速很缓慢,字正腔圆的,仿佛在为她开一台讲座一般。

    时小念静静地看着他,桌上的杯子里冒着热气。

    “先生,你是在开解我吗?”

    时小念注视着他问道,他好像是特地把这件事提出来,让她去解决。

    闻言,他份外平静地道,“我只是被刺扎过。”

    “……”

    时小念看着他,Y先生也拥有属于他的故事吧。

    她没有多问,思索着,然后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好好想想该怎么做。”

    “你明白就最好了。”男人颌首。

    两人又随意地聊了一些,时小念起身告别,看向身形高大的男人道,“先生,如果你有空的话,就来参加我和宫欧的婚礼吧,请

    柬我会补上。”

    男人站在她的身旁,语气淡然,“抱歉,我过两天就离开这里了,恐怕无法参加你们的婚礼,但贺礼我一定会收下。”

    “不用不用。”

    时小念忙道,他没什么时间参加,她怎么能收贺礼。

    和Y先生告别后,时小念走出画廊,外面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她的脸上很是舒服。

    她低眸,摊开自己的手掌。

    扎进身体里的刺,不拔出来就会永远存在。

    可她不忍去拔该怎么办?

    “回魂!”

    一个冷厉的声音传来,那嗓音时小念再熟悉不过。

    时小念错愕地抬起脸,只见路旁停着几台车,宫欧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靠在车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目光幽幽的,薄唇抿着

    ,温暖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脸照得格外英俊。

    “宫欧?”时小念有些惊喜地朝他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你不希望我看到你和其他男人幽会是不是?”

    宫欧冷声说道,黑眸中透着浓烈的嫉妒。

    “乱吃醋的宫欧也回来了。”时小念竖起一根手指指向他,笑着故意说道,“我就是出来见其他男人的,你能怎么样?”

    宫欧的脸色一沉。

    “咬死你!”

    宫欧薄唇一张就咬住她的指尖,时小念顿时浑身一麻,差点跳起来,脸刹那间红得不像话。

    下一秒,时小念就被宫欧按在车上,宫欧低头就吻住她的嘴唇,略带惩罚性质地咬着,吻着,厮磨着。

    一个吻被演绎得无比狂热。

    查尔斯和封德都站在旁边,见状不约而同地转过方向,假装看街上的风景。

    时小念被吻得呼吸都摒住了,双眼迷离地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宫欧低眸瞪着她,嗓音阴郁,“把你的话给我收回去!”

    他的呼吸加重。

    见状,时小念便明白宫欧是真的动怒了,她凝视着他漆黑的眸子,认真地问道,“宫欧,你真觉得我会背叛你吗?”

    怎么可能呢。

    她爱的只有他一个,他到现在还不相信她的忠诚么?

    “那你出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宫欧怀疑地问道,将她按在车上,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嗓音低沉而磁性,“我一回去就找你

    ,结果你不在!”

    说到最近,这话听着都显得有几分委屈了。

    “我以为你会忙到很晚。”

    时小念道,凭着宫欧对莫娜的仇恨,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罢休的。

    “我再忙你也必须给我交待清楚你的行程!你还不给我打电话!”宫欧道,占有欲强得令人发指。

    “可你之前都不让我打扰你啊。”

    时小念无辜地说道,她一时之间还没从那个冷漠型宫欧的模式中走出来。

    听到这个话,宫欧的眉头一蹙,低下头又咬上她的唇,恶狠狠地道,“不准再提之前!”

    那是他的耻辱!

    他一直认为莫娜对他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洗脑,认为自己控制得很好,结果原来连整个治病过程都是一个大洗脑的骗局。

    “不提不提。”时小念顺从地说道,视线越过宫欧看向画廊,她立刻道,“走,我带你去见见Y先生,本来今天就想你陪我出来见

    的。”

    结果他要忙莫娜的事,她也就没再提了。

    “我为什么要见他?”

    宫欧沉着声线说道,被她带着往里走。

    “你刚还把人家当成假想情敌。”时小念笑着道,忽然想到一事,她有些奇怪地看向宫欧,“奇怪,以你的性格,知道我在这里,

    还有可能在私会男人,你就早就冲进来了,怎么在外面等着?”

    宫欧目光不豫地睨她一眼,“我刚到!”

    “好吧。”时小念看着他郁沉的脸色,“笑一个,宫欧,笑一个,别绷着脸。”

    “笑不出来。”

    宫欧冷哼一声,把脸偏到一旁。

    “我把以后的行程都告诉你。”

    “为什么你的行程不是和我同步?”

    “是是是,宫大总裁说什么是什么,那就同步吧。”

    “这还差不多!”

    宫欧这才满意地睨她一眼,那眼神犹如施恩一般。

    “……”

    小气。

    爱吃醋。

    可见之前他装得那么成熟稳重忍得有多辛苦,有多煎熬,忍得都快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绞断了吧?

    想到这里,时小念都不知道该是好笑还是心疼了。

    她挽着宫欧的臂弯走进去,门打开的一刹那,宫欧的脸色沉下来,黑眸锐利地看着四周。

    画廊幽深而安静。

    “先生?先生?”

    时小念扬声喊道,并没有人应她。

    时小念松开宫欧的手臂往里走去,在一张桌子前停下来,只见桌上的咖啡还没收走,时小念疑惑地往里走去。

    最里边是一个小厨房,流理台上的糕点摆放着,门打开着。

    时小念走到门口往外望去,外面一片空旷,她有些狐疑地抿了抿唇,带上门走回去。

    宫欧站在画廊里看着墙上的画,脸上的神色讳莫如深。

    “Y先生好像已经走了。”时小念看了一眼桌上的咖啡杯,“真奇怪,门也没关好,咖啡也没收,本来还想让你们见一面的。”

    走得好像很急似的。

    “我为什么一定要见他?”

    宫欧冷冷地道。

    “他帮了我很多忙,我感觉得出来,他是个很好的人,所以才想让你们见见。”时小念说道,然后收拾起桌上的咖啡。

    “放下!”宫欧的黑眸睨向她,“你还要帮他做事?”

    “顺便而已。”

    “放下!”

    “……”

    时小念只好将手上的咖啡杯子又给放回去,竖起双手,跟个犯人投降一般,“放下了。”

    “走了。”

    宫欧说道,上前拉过她的手就往外走去,离开这家画廊。

    两人从画廊离开,时小念回头望了一眼画廊,Y先生说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不知道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

    ……

    回到宫家,时小念才知道宫欧并没有抓到莫娜,莫娜还是跑了。

    她不知道宫欧会出什么招数对付莫娜,她只知道,宫欧一定不会善罢干休。

    夜晚,时小念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小心翼翼地不碰到自己受伤的手,穿上浴袍从浴室走出去。

    “宫欧,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时小念系着腰间的腰带问道。

    房间里一片安静。

    下一秒,她就被人直接推倒在床上,宫欧欺身而下,脱下身上的大衣就去吻她的唇,密密麻麻的吻降落下来,吻得时小念一阵

    凌乱。

    “唔。”

    时小念被宫欧突如其来的热情弄懵,倒在他的身下下意识地伸手去推他的胸膛,“宫欧,别。”

    “别什么?”宫欧低眸瞪着她,不满她的抗拒,“我都四年没碰你了,你还躲哪里去?”

    时小念窘,一头的湿长发水珠往下掉着,“才不是,明明你一回来就……”

    接下去的话时小念说不出口。

    明明一回来就滚床单了,他好意思说没碰过她。

    “那次我可是克制着。”宫欧深深地凝视着她,张开薄唇在她的嘴上轻咬,呼吸变沉,“如果不是我克制着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地

    放过你?”

    他的嗓音喑哑性感。

    “可是……”

    “你还要拒绝我?”宫欧直勾勾地盯着她,“现在莫娜我还没抓到,我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

    “那种怒火也可以用这种方式发泄?”时小念傻了。

    “我说可以就可以!”

    “……”

    时小念好想翻个白眼给他,她伸手推开他要坐起来又被宫欧一把推了回去,宫欧的眉头几乎拧成结,“还想拒绝我?谁说以后要

    乖乖听话的?”

    她和那个Y先生见两次面就忽视他了?

    “我没想拒绝,那你也总要让我把头发给吹干了吧。”时小念躺在床上无奈地说道,“我头发都把被子打湿了。”

    “……”

    宫欧这才发现她身下的被子是湿的,他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她的手还包着纱布,他伸手握住,拧着眉道,“我应该进去给你洗

    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