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9章:婚前解开心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四年没在一起,他都忘了该怎么照顾她。

    “只是手上有一点点小伤而已。”

    时小念道。

    “去沙发上坐着,我给你吹头发。”宫欧说让她自己去,手上却将她一把打横抱起,将她放到沙发上,拿了条毯子给她盖着,“盖

    盖好,别着凉。”

    重拾四年未曾有过的关心,时小念的心口很暖,她笑得极其温顺,“嗯。”

    她坐在一张绿色的复古风沙发上,身上裹着毯子,宫欧站在她身后给她吹头发,修长的五指埋入她的发间,不停地问烫不烫,

    烫不烫。

    “不烫。”

    时小念道,用毯子裹紧自己,享受着重新回来的温馨,手指不自觉地去摸手上的戒指。

    她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

    扎进身体里的刺不应该任由它无限生长。

    时小念抿住唇,该说吗?还是就让她自己慢慢地把这件事给遗忘。

    宫欧替她吹着头发,将她头上掉下来的长发一根一根搁到沙发的扶手上,见状时小念不禁问道,“这是做什么?”

    “存放起来。”

    宫欧回答。

    “为什么存放头发?”时小念不解地仰起头,宫欧手中的吹风机对到她的脸上,一股热风袭来,时小念立刻往后缩去。

    宫欧站在她身后,俯下身,低下英俊的脸庞,黑眸发直地盯着她,薄唇微启,一字一字道,“因为,我不准备再弄丢任何一样珍

    贵的东西。”

    时小念的心跳得有些猛烈,“珍贵的东西?”

    “关于你的,全是珍贵的,哪怕一根头发丝我都不想弄丢!”宫欧的语气有些霸道,他的眸子深得厉害。

    “……”

    时小念微微发热,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到宫欧的情话。

    宫欧低眸盯着她表情的微妙变化,薄唇勾起一抹弧度,道,“我发现,我还是喜欢把你捧在手掌心上,活得比较痛快。”

    这四年,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

    “……”

    他的话特别直白,时小念面上浅浅一笑,心中却掀着惊滔骇浪。

    吹完头发,宫欧真的将她掉下来的几根头发存放进一个盒子里,时小念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宫欧的身影若有所思。

    最终,她决定把刺拔出来,而不是让它一直存在着隐隐作痛。

    “宫欧,我有话和你讲。”

    时小念说道。

    “你说。”

    宫欧关上手中的盒子。

    “昨天在游艇上,莫娜说她曾经让七个女人陪着你……”

    “砰。”

    时小念的话还没有说完,宫欧手中的盒子掉落在地上,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低着眼,手指握成拳。

    时小念坐在那里看着他,嘴唇不由得抿上,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显然,这根刺不禁扎在她的身体里,也扎在宫欧的身体里。

    “宫欧,我想说……”

    “我去冲澡。”

    宫欧嗓音粗哑地打断她的话,不容分说地走向浴室,把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时小念一下子瘫软地靠在沙发上,闭上双眼。

    是不是不该提呢。

    还是让它直接过去比较好吧。

    宫欧这一次冲澡冲了足足一个小时还没出来,时小念站在浴室门外,贝齿咬着唇,想了一会,她还是伸出手推开门。

    门没有上锁,轻而易举地被推开。

    浴室里的灯亮着,宫欧一个人坐在洗手台上,光着一双脚,脚尖抵在地面,还是穿着刚才的衣服,没有一点冲过澡的样子,一

    头短发有些微的凌乱。

    上次是浴缸,这次是洗手台,怎么他每次在浴室里的造型都这么别出心裁。

    时小念看向他,“宫欧,我……”

    “你不许说话!”

    宫欧坐在洗手台上,黑眸直视向她,强势地打断她的话。

    “……”

    时小念站在门口安静地看着他。

    “是你自己说要和我结婚,对不对?”宫欧看着她,嗓音磁性,语气重得霸道。

    “对。”

    时小念点头,她还主动向他求婚呢。

    “是你说全世界都不要,就要我,对不对?”宫欧再次气势汹汹地问道。

    “对。”

    时小念又点头。

    “是你说那些事全是过去,对不对?”宫欧问道。

    “嗯。”时小念再一次点头,安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再提这个事情?”宫欧从洗手台上跳下来,站在她面前,黑眸瞪着她,有着浓烈的不满,“你想干什么?跟我

    分手?跟我吵架?”

    “我没有。”

    “是,我是蠢到相信了莫娜的话,我是笨,我无药可救,病没治好还被耍得像个白痴一样!你以为我好受?我明明心里只有你,

    却拼了命地去和那群女人**!”宫欧站在那里,整个人变得特别暴躁,“现在想起来我都恨不得杀了自己!”

    “……”

    时小念呆呆地看着他,想说话,宫欧又大声地道,“时小念,你不准再提!你提一次我只会觉得我蠢到该去死!”

    他伸手想摔东西,手抬起来半晌又垂了下去。

    闻言,时小念连忙道,“好好好,我不提了,你别这么激动。”

    就让这件事慢慢地过去,慢慢淡忘在他们两个人的记忆里。

    “你现在已经提了!”

    宫欧瞪着她道。

    “我提是因为我想说……”

    “你提不提你都难受是不是?你以后看我都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了!”宫欧自嘲地冷笑一声,“以后你看着我,就会想,看,这个男

    人不仅蠢还不干净!我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他!”

    “我没有这个意思。”

    时小念发觉自己根本插不上话。

    “你出去!我要冲澡!”

    说着,宫欧转身走向淋浴间,直接拉下玻璃门,打开花洒,哗哗的水声在浴室里响起。

    淋浴间的玻璃门是磨砂的,看不真切,只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蹲了下来。

    这男人真是的,连衣服都没脱洗什么澡。

    情绪还那么激动,搞得好像她和几个男人共度一室了一样。

    时小念想了想,朝着淋浴间走去,在玻璃门外蹲下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听着里边的水声,柔声说道,“宫欧,我今天提出

    来不是我想要怎么样,我只是不想让这个介蒂默默地生长在我的身体里。”

    “……”

    回应她的只有水声。

    “我不怪你,宫欧,真的。”时小念说道,“这个事我不可能一点都不在意,可我愿意把它当成一根刺,当着你的面我把它拔出来

    ,以后这根刺就不在了。”

    “……”

    玻璃门紧紧关着。

    “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时小念的声音越来越轻,“如果你是有意出轨,那我连话都不会多说转身就走,可你并不是啊,你是为

    了我才受这四年的苦,我都知道的。”

    说着说着,时小念的眼睛酸涩起来。

    “……”

    玻璃门那一边只剩水声。

    “宫欧,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时小念抬起手敲了两下玻璃门,“我们之间就像订婚那晚你摔碎的盘子,支离破碎又黏合起来,是

    有裂痕,但我们还是在一起的,对吗?”

    “……”

    “其实这件事应该是你来哄哄我的,怎么变成我哄你了?”

    时小念的声音很低,低得像是自言自语。

    话落,淋浴间的门被推开。

    宫欧蹲在那里,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水打湿,一张轮廓深邃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黑眸深深地盯着她,嗓音低沉喑哑,一字一

    字从喉咙里发出,“你还是会难受。”

    他看着她,眼神像个孩子对大人的试探。

    “……”

    时小念怔怔地看向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一点都不难受怎么可能呢。

    “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我自己的气。”

    宫欧说道,目光幽黯,伸手又要拉上玻璃门。

    时小念连忙伸手卡进去,手腕被挤在两扇门中间,她还来不及感觉痛,宫欧就飞快地把玻璃门推开,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她

    ,“时小念,你干什么?”

    手不要了?

    “宫欧。”时小念深深地注视着他,“这根刺我们一起拔掉好不好,一起将它忘掉。”

    “你忘不掉。”

    宫欧盯着她道,一语道破真相。

    闻言,时小念的目光黯下去,是啊,两个人之间比爱情更重要的就是忠诚,怎么可能轻易忘掉。

    可是不忘掉还能怎么样呢,要她放弃他?她更做不到。

    她努了努嘴,低声道,“我会努力的。”

    宫欧蹲在淋浴间里边,黑眸盯着她,拳头用力地握紧,半晌,他低声道,“时小念要什么,我就能给什么,但我倒退不了时间。

    ”

    “……”

    时小念蹲在外面,眼中没有一点光彩,双手用力地抱紧自己。

    她也倒退时间,倒退回宫欧没有受苦的时候。

    “把你那根刺给我吧。”宫欧看着她忽然说道,眼神郑重,下了一个决定,拳头握得手背上全是青筋。

    “什么?”

    时小念不解地看向他。

    水花砸在他的身上溅出来,溅进她的眼睛里。

    “让封德也给你找七个男人……”宫欧咬牙切齿地说道,想想又不肯,反口道,“不行,一个男人好了。”

    听到这话,时小念本来悲伤的心情顿时转换成无尽的愤怒,人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震怒地瞪着宫欧,“宫欧你是不是脑子真坏

    了?你要我和其他男人上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