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1章:特殊的新婚贺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他说他一见到莫娜会做出极其血腥的事,不适合她跟着。

    她也就没有强求,反正她还要练习种种礼仪,免得到婚礼这天失态。

    “没什么好跟的。”

    宫欧搂着她道,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胸口舒服了些,一天的燥意消散不少。

    “今天还是没找到?”

    时小念问道,要是找到了,宫欧的表情不会是这样。

    “嗯。”宫欧沉声道,言语间透着浓浓的厌恶,“这女人跟只老鼠一样能躲!”

    几天了,还没找到。

    “她会不会已经回兰开斯特家族了?”时小念看向宫欧问道。

    宫欧搂着她,手指转着她的头发,一旁的封德听到这里开口淡淡地道,“我们已经派人盯着兰开斯特家族那边,凭她一个受了重

    伤的人想要躲过我们的视线回到家族不是件容易的事。”

    闻言,时小念蹙起眉头,“也就是说莫娜没有选择回家族,她应该猜到你会盯着,那她会去哪里?”

    “不清楚。”

    宫欧冷声道,眉宇间有着几分戾气。

    时小念依偎在他身边,想了想道,“如果我是莫娜的话,计划败露,又看到你一心只想要杀了自己,当然选择躲得越深越好,先

    躲过一阵风头再说,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

    宫欧低眸看向她。

    时小念咬了咬唇,注视着他的眼睛道,“在莫娜看来,你极有可能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会疯。如果真等到你疯了,宫家乱成一团

    ,那她再回家族也不迟。”

    她想,莫娜如今就是抱着这样的主意。

    宫欧的眸光泛深,莫娜现在不想别的,只想着躲?

    “必须在我们结婚之前把莫娜抓出来!”宫欧黑眸睨向时小念,一个字一个字道,“我绝不会带着耻辱和你结婚!”

    莫娜象征了他四年的耻辱,他必须解决掉。

    “可英国这么大,找人不是这么好找的。”

    时小念道,还必须在婚礼前找到,那就更难了。

    “那就逼她出来!”宫欧沉声道,从沙发上站起来转眸看向封德,“你去给我在网上散播一个消息,就说兰开斯特的大小姐平素最

    为钟爱**Party之类,说手上有实质性的证据,我要这个消息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不行。”时小念坐在沙发上立刻说道,“宫欧,你别忘了她手上也有这四年的影像资料。”

    他和莫娜现在算是相互胁持,一旦那些影像曝出来,宫欧受到的舆论冲击比四年前更大。

    “那就一拍两散!”宫欧冷冷地道,“她想存活,绝无可能!”

    他绝不会让莫娜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多活一天,他都难受!

    时小念看着宫欧阴冷的目光,他是恨痛了莫娜,可她担心他能不能承受一拍两散带来的后果。

    “二少爷,席小姐。”

    一个女佣走进来,朝他们低了低头。

    “什么事?”

    封德站出来问道。

    女佣抬头看向时小念,“席小姐,外面收到一份您的包裹,按规矩,我们已经拆开检查过,是您的朋友给您送的新婚贺礼,要拿

    进来吗?”

    “我的朋友?”

    时小念有些愕然地问道,她有什么朋友会寄贺礼寄到宫家这边来?

    “是的,落款上写着Y先生。”

    女佣一五一十地答道。

    “是他?”时小念从沙发上站起来,转眸看向宫欧,宫欧的脸色顿时更不好看了,漆黑的眸子幽幽地盯着她,那嫉妒的火光都快

    冲出眼珠子了。

    时小念干笑,“那个,你要介意的话,我把礼物转送给夏雨好了,反正也就是香水、丝巾那些。”

    “他还送过你香水、丝巾?”宫欧把她一把拉到面前,低眸瞪着她,“你和他的关系发展得很亲密,嗯?”

    时小念无辜极了,正想要解释,一旁的女佣说道,“不是那些,都是加了密的储存盘,有很多个,好像都是视频,现正在解锁密

    码。”

    “视频?”

    时小念愕然地看过去。

    宫欧站在那里,听到这话,黑眸凛冽,嗓音冷冷地道,“不用解密了,拿进来。”

    “是,二少爷。”

    不一会,一群保镖提着好几个大箱子走进来,一个箱子里放的全是储存盘,另外几个箱子里放的全是各种电脑,有笔记本,也

    有平板电脑,甚至还有两台电视机。

    还有保镖正继续往里搬。

    女佣拿出一封拆开过的信件递给时小念。

    时小念伸手接过,打开信,从里边抽出一张烫金的卡片,上面是一排小楷的字迹,一手字写得十分好看。

    【席小姐:

    抱歉无法出席你的婚礼,贺礼献上,希望你会喜欢,祝美满幸福。

    Y先生。】

    时小念疑惑地看向那些电脑和储存盘,为什么送她这些当新婚贺礼?这个Y先生未免也太奇怪了。

    宫欧在她身旁蹲下来,拿起一个储存盘放在手里看着,英俊的轮廓绷着,一双黑眸深邃,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时小念低眸看向宫欧。

    只见宫欧蹲在那里翻了翻储存盘,目光越来越深,薄唇抿着。

    “二少爷,不需要解密吗?”

    女佣站在旁边问道。

    “不用。”宫欧冷冷地道,把储存盘放回去。

    “宫欧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吗?”时小念不解地看向宫欧,他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不如我打电话给Y先生问问清楚。”

    “不用!”

    宫欧很快地否决。

    “……”

    时小念怔怔地看向他,宫欧嗓音冷冽地发话,“烧落叶的炉子还在不在烧?”

    “最近落叶很多,一直在烧。”

    女佣答道。

    “通通搬过去。”

    宫欧拍拍手从地上站起来,时小念不明所已地看着他,为什么又要搬到烧落叶的炉子那边?

    他在想什么?

    正狐疑着,一旁接了个电话的封德走过来,朝宫欧道,“少爷,刚收到消息,兰开斯特家族专属于莫娜的保险柜被盗,包括她平

    日用的一切电子产品。”

    莫娜的保险柜被盗?

    时小念愣了下,忽然明白过来,双眸看向宫欧,“所以这些东西是……”

    是莫娜这四年拍的东西。

    Y先生把这些全找了回来,那可是一个大家族,Y先生是怎么做到把东西拿出来的?

    “他是怎么办到的?”

    宫欧问出时小念心中的疑惑,嗓音异常冷冽,透着一抹不同寻常。

    “听说是自己人下的手,所以才这么容易成功。”封德这会也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不禁道,“Y先生能如此容易得手,要么他早就

    安排人手扎在兰开斯特家族,要么他和兰开斯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要知道少爷也在想办法进入兰开斯特家族拿回这些影像资料,但莫娜一失踪,兰开斯特家族几乎没有外人能进入。

    这个Y先生的能力真是神通广大。

    “他和兰开斯特没关系。”

    宫欧冷冷地道,抬起腿往前走。

    “……”

    时小念站在那里怔怔地望着宫欧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宫欧的语气里听不到一丝开心。

    这些影像资料到手,莫娜连最后能要挟他们的东西都没了,不该开心么?

    为什么宫欧会是这样的反应。

    远离古堡的一处炉子在夜色下烧得很旺,红色的火舌吞噬着落叶,烧得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

    两排保镖站在火炉两边,每人面前都放着一个大箱子,里边是储存盘、是电脑。

    时小念和宫欧站在炉子前面,火光映红他们的脸,她看向宫欧,“不用再检查下么?”

    这些视频真的看都不用看么?

    “既然他说是,那就是了。”

    宫欧冷冷地道,黑眸中映出火跳跃的样子,脸部轮廓绷紧。

    时小念狐疑地看向宫欧,他这话有点奇怪,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烧!”

    宫欧一声令下,保镖立刻抱起手中的箱子,将所有的储存盘全部扔了进去,储存盘如雪花片般砸进烧红的火炉之中。

    粗暴而又直接的方式。

    宫欧拉着时小念离去。

    保镖们也退到安全距离。

    炉中的火烧得越来越旺盛,时小念低下头,宫欧将她的手握得特别紧。

    “把消息散播出去。”

    宫欧嗓音冷冽地道。

    “是。”封德走在一旁点头应是,“还是散播我们手上有实据消息?”

    “不。”宫欧目光阴沉地望向前面,“直接把视频给我传出去,我要全世界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随着这一声,只听后面传来“砰”的爆炸声,声响剧烈,地都震了震。

    时小念还没惊到就被宫欧牢牢地搂进怀中抱住。

    他将她紧紧地护在怀中,一手按在她的头上。

    片刻后,时小念转头望去,只见火炉的方向已经是火光冲天,几乎烧红整个黑夜,有难闻的气味隐隐地飘来。

    时小念静静地望着,都烧了。

    随着火舌的吞噬与起舞,关于宫欧这卑微的四年被彻底埋葬在火光之中。

    属于宫欧的这四年,终于结束了。

    他终于可以放下。

    “一切都结束了。”时小念看向宫欧说道,宫欧搂着她的肩膀,一双黑眸望向远处漫天的火光,脸色幽冷,低沉的声音从喉咙深

    处发出,“是结束了,我们回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