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4章:你不能清醒一点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没有宫欧强行霸道地拿日志,查尔斯不可能把日志拿出来。

    这种都是属于宫家的密要,竟被时小念随便翻着看。

    时小念看着她脸上的恼怒,明白了一些事情,说道,“其实母亲根本没有你自己说的那样认为爱情不重要,对吗?你只是身在这

    个环境太久太久,已经被父亲同化、洗脑。”

    重要的只是名望,只是宫家的未来,可当初她会嫁进宫家,却是仅仅因为宫爵这个人。

    什么时候变了,恐怕罗琪自己也不知道吧。

    “你……”

    罗琪气恼地扬起手要打她,手停在半空没有挥下去。

    时小念站在那里没有动。

    “你给我离开这里,别在我丈夫面前胡说八道。”罗琪指向外面说道,“别吵我丈夫休息,出去,立刻给我出去!”

    休息。

    宫爵是真的休息了,再也不可能醒过来。

    “母亲,你真的不会怨恨吗?”时小念没有走,继续说道,双眸看着罗琪脸上的愤怒,“如果我是你,我没办法不怨,爱一个人爱

    了几十年,爱得不顾一切,爱得唯他是从,连儿子们都忽略了。可到最后还是没有得到一点点的回应,还要替他继续守着他重

    视的宫家。”

    罗琪站在那里听着时小念的一字一句,扬起的手有些颤抖,看着她的眼中甚至带着惊悚,“出去,我要你出去!”

    “在您的心中,儿子们真的比宫家重要吗?如果把儿子们都逼到极限,宫家的存在还有意义吗?”时小念不管不顾地继续说道,

    目光认真,“大哥当年是诈死逃脱,这中间的理由我相信母亲不是不懂,可您还是自欺欺人地相信大哥是真的自愿承担起宫家。

    ”

    闻言,罗琪的神色掠过一抹逃避,她转过头,呼吸有些颤栗,下巴的弧线在一点点收紧,“你说过了没有?”

    “母亲,儿子们在才有宫家,父亲当年就把两个儿子逼得一个诈死一个远走,宫家只剩下他独力支撑,这证明他的想法是错误的

    ,既然是错误,为什么还要继承?”

    时小念站在棺材边上说道。

    “啪!”

    罗琪终于还是忍不了,一巴掌狠狠地甩到时小念的脸上,愤怒地盯着她,“席小念,你只是个晚辈,当着我丈夫的面你在胡言乱

    语什么?”

    “母亲,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宫欧最近相处得不怎么好,是因为你把宫彧拉回来了吧?宫欧为人是偏执冷血,他对你是言听计从,但我

    相信他心里还是我们这些家人。”罗琪看着她威胁道,“如果你再在这大言不惭,我病卧床上,告知宫欧是你刺激的我,那时候

    你和宫欧的关系会更加恶化。”

    “……”

    时小念被打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她看向罗琪,目光平静,并没有被吓到。

    原来罗琪什么都知道,甚至还知道宫彧是被她拉回来,知道她和宫欧最近关系不好,那宫彧不是真心继承,宫欧想要争位置也

    都知道了?

    什么都知道却不肯为两个儿子着想么?

    罗琪的情绪比较她激动很多,“还不走?”

    “您不会的。”时小念淡淡地道,“我说了,母亲是个心狠不足、柔软有余的女人,也许那一种心狠都是嫁给父亲以后才学到的吧

    ,你以前根本不是现在这样的人,对吗?”

    一次又一次,罗琪对她使劲手段,可总是还留着致命的一手。

    可能是因为她贵族的清高,也可能是因为她原来就不是喜欢搬弄手段的人。

    听到这一句话,罗琪的眼神飘得比刚才更加厉害,立刻转过身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出去。”

    见状,时小念便明白自己猜对了,不禁蹙起眉,“母亲,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这么强迫自己做一些并不喜欢的事,为了父亲吗?就

    为一个从来没爱过自己的男人?”

    难道儿子不比一个错误的遗愿更值得珍惜?

    “我让你别说了!”

    罗琪有些激动地朝她喊道,双眼瞪向她,眼中蒙上一层水光,“谁说我丈夫从来没爱过我?他只是家业还未成而已,他说过的,

    等宫家一切尘埃落定就会和我四处去旅行,他想过后半生陪我的,只是他患病了,是上帝不给我们时间。”

    罗琪激动地想向时小念证明着什么。

    “……”

    时小念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她,原来罗琪是个如此喜欢自欺欺人的人。

    但凡真的喜欢一个人,怎么会一点时间都挤不出来陪她,怎么会在自己生病的时候要她拼命破坏自己儿子的恋爱,又怎么会在

    自己去世时还要她用替身支撑宫家。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爱一个人的表现。

    罗琪居然还认为是上帝不给他们时间,就算上帝给足够的时间,宫爵也不可能把这些时间花在罗琪身上,她不懂么?

    时小念看向罗琪,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罗琪却拒绝再从她嘴里听到任何东西,用力地把她推出去,“你给我走!马上走!”

    时小念抓住她的手,同情地看着她,“母亲,你不能清醒一点吗?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才最重要。”

    “我让你闭嘴!”罗琪狠狠地推开她,“走!走啊!”

    “……”

    时小念看着她这样子,柳眉蹙起,不知道说什么罗琪才能听进去,只能转身离开。

    她明白了。

    罗琪不是觉得爱情不重要,她是把爱情看得比什么都重,重于了一切,所以可以为一个遗愿做到如此地步。

    时小念走了两步,有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来,想了想,她还是回过头走到隔断门旁,微微探出一点头,往里望去。

    只见罗琪站在棺材前,拿着干净的布轻轻地拭着棺面玻璃,一边擦拭一边道,“席小念还小,说话口不择言,打扰你了吧?”

    “……”

    时小念静静地站在门旁看着她,原来真的会有人把遗体当成活人来这么对待,在罗琪的眼中,好像宫爵一直只是在沉睡一样。

    “我知道她是胡说的,你怎么可能不爱我呢,要是不爱,相识那一天你不会和我聊那么久,聊你的抱负,聊你的未来;要是不爱

    ,怎么婚后从来不看你和其她女人有什么来往,你的生命中只有我一个,不是吗?”

    罗琪说道。

    见罗琪只是在对着尸体自言自语,时小念转身准备离开,忽然罗琪往后退了一步,双眼悲伤地瞪向棺材,“够了,够了,你别再

    骗我。”

    “……”

    时小念被吓一跳,错愕地看着她。

    冷幽幽的光线里,罗琪突然在棺材前上演这么一幕实在有些骇人。

    “席小念说的对,我就是在自欺欺人,几十年了,我想找一点你在意过我的证据找得那么辛苦。”罗琪的眼泪淌下脸颊,人在棺

    材前跪下来,无力地靠着棺木,“你口口声声说会和我一起出去旅行,可你第一次开口说这话时就知道自己患病了吧。”

    “……”

    “你突然会说那些话,就是想我死心塌地地帮你守着宫家,你明知道我爱你入骨,你太知道怎么操控我。”罗琪哭着说道,声音

    哽咽到极点。

    “……”

    时小念呆住,在那里偷听着,挪不动自己的脚。

    原来宫爵比她以为的还要……渣。

    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男人吗?他不出轨,他有抱负,但他心里也只有抱负和野心,生前苛责自己的儿子,死后还要操控自己的妻

    子、儿子继续为自己的遗愿付出一切。

    “你放心,这个家我还是会帮你守的,我会让宫彧继承家业,你嫌宫彧资质平淡,没事,宫欧从来都敬仰他哥哥,有宫彧在,宫

    欧就是想不帮忙都难,有他们兄弟一起为宫家效力,你应该心满意足了吧?”罗琪哽咽着道。

    “……”

    “你要的我都替你做到了,那我的呢?”罗琪问道,人软弱地靠着棺材,痛苦地问道,“我在你心里的比重到底有多少?”

    “……”

    屋子里一片静默,有烛光在摇曳。

    一段时间的静默后,罗琪流着泪笑了,“你看,每次我问到这里,你都沉默,你是那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为什么回答这样简

    单的问题那么迟疑?”

    时小念站在那里有些听不下去,很想冲去拉走罗琪,但又想起查尔斯说过曾经罗琪这样被他撞破过,罗琪便难堪地昏了过去。

    她只好作罢。

    罗琪忽然又从地上站起来,将棺盖上的花枝一点一点分开,拼凑成一个美丽的形状,流着泪道,“你不回答没关系,等宫彧在家

    里一切上手之后,我就去找你,到时你就逃无可逃了。”

    “……”

    闻言,时小念站在那里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惊愕地睁大眼。

    罗琪原来心里是这样的想法。

    她转身一步步离开,从书架后面走出去,抬眸望着这个庞大的书房,看着那些层层叠叠的书,仿佛看到无尽的压抑与悲伤。

    时小念站在那里望着,如果宫爵真的有灵魂在这里,那她真想问一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整个宫家没有一处不是悲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