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5章 杀手来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太安静了,整个洛宅都太安静了。”宫欧冷漠地说道,环住她的手紧了紧。

    “安静?”时小念莫名地听了一会儿,没觉得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平时不都这样么?”

    大半夜的都睡了当然安静,怎么可能有别的声音。

    “不对,平时不是这样!”

    宫欧冷冷地说道。

    “平时不这样么?”时小念打了个呵欠,还是困意十足,柔柔地说道,“是不是因为洛医生和哥今天吵架了,大家都不敢出大声,所以显得格外平静?”

    她不觉有什么不同啊。

    宫欧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手表打开夜光,看向时间,嗓音冷冽地道,“每天晚上这个时间外面都会有一艘船经过,今天没有。”

    太安静了。

    安静得连外面的水声都几乎听不到。

    时小念看向时间,是凌晨1点,正是睡眠最深的时候,她满脸疑问地看向黑暗中的宫欧,“你每晚这个时间都不睡吗?”

    还能听到船经过的声音。

    “是你一听到船的声音就转来转去,睡得不安稳,把你耳朵堵住就没事了。”宫欧低沉地道,“但今晚,那船没有经过。”

    听到这里,时小念的心口震了震,居然是她的原因。

    “你每晚都这个时间帮我堵耳朵?”时小念很是震动,她竟然都不知道他半夜一直是醒着的,只是为了让她睡得安稳一些。

    “嗯。”

    宫欧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又走到窗口,窗帘被他拉开一点缝隙,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英俊得令人着迷。

    他的脸上满是警惕。

    “宫欧,你是不是想多了,可能那船只是今天不经过而已。”时小念说道。

    “不可能!我去查过了,本来是要用钱砸给船家,让他们晚上不经过这里。”宫欧冷冷地说道。

    “然后呢?”

    “然后对方是在这里做接游客游湖的一对夫妻,他们住得很远,每晚都是哄了孩子睡着以后再撑船过来等天亮。”宫欧站在窗边说道,将窗帘放了下来。

    “他们不要你的钱?”

    时小念问道。

    “对!说什么不能不劳而获,让孩子看不起他们,靠,穷还志长!”宫欧冷哼一声,时小念有些紧张地问道,“那你没拿他们怎么样吧。”

    宫欧转眸瞪她一眼,“废话!让你知道还不找我拼命!”

    她这人心软他又不是不知道,他能逆着她么?

    闻言,时小念不禁松了口气,他现在越来越会为她着想。

    “那就好,宫欧,你别多想了,可能那对夫妻太累了,想好好的休息一晚。”

    他是不是太敏感了。

    仅仅是因为一艘船不经过就想这么多。

    “你不觉得今晚的水声都特别少么?”宫欧站在那里,嗓音低沉。

    闻言,时小念认真地侧耳倾听,越听下去,她眼中的睡意就消失得越多,到最后,她整个人都清醒了。

    水声是真的很少。

    她记得这里附近有一个风车,水从上面转过淌进湖里,因为从早到晚都有潺潺的水声在响,那声音不扰人,小小的,柔柔的,令人感觉舒服,因此时小念很喜欢那声音。

    可现在,那声音一点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么安静?”

    时小念看向宫欧,莫名地有些紧张起来,船也没经过,水声也没了,这太不寻常。

    宫欧走到床边,伸手按到她的肩上,冷静地道,“先不用紧张,把Mr宫叫起来。”

    “好,它在隔壁充电。”

    时小念在自己的手环上按了一个按扭,然后床上下来,宫欧在黑暗中拿起一件外套给她披上。

    这时,Mr宫从外面推门进来,朝向他们,“主人,宫先生。”

    “Mr宫,你在这里保护时小念,我出去看看!”

    宫欧冷声吩咐,抬起腿就要出去,时小念连忙拉住他的手,担忧地说道,“我陪你一起去。”

    她现在也觉得整个洛宅变得很不对劲了。

    “你就留在这里,把门反锁,除了我,谁叫都别开门。”

    宫欧拿下她的手,毅然朝着外面走去。

    时小念连忙要跟上去却被Mr宫拦住,Mr宫将房门反锁住,时小念只能呆在卧室里,她在黑暗中呆得有些焦急。

    宫欧这样一个人出去没事吧?

    时小念咬唇,Mr宫感受到她内心的忐忑,安慰道,“主人,宫先生一定会没事的。”

    “嗯。”

    时小念点了点头,还是紧张不已。

    宫欧一个人走出房门,一走出去只见外面一片漆黑,连走廊里都没留一盏小灯,听到楼下有一点细微的脚步声传来,鬼祟得厉害。

    有人进了洛宅。

    小偷?

    不可能,小偷做不到把水声都静止。

    恐怕事情比他想像得还要糟糕。

    宫欧的眸中顿时一片阴冷,继续往前走去,走到宫彧的房间前,直接推门进去,房门没有锁。

    宫彧也是个浅眠的人,听到声音立刻坐起来,“谁?”

    “是我!”宫欧冷冷地道,“马上起来,有人闯进来了。”

    “什么人?”

    宫彧飞快地从床上站起来,伸手就要去开灯,被宫欧挡掉手,宫欧站在他面前,嗓音冷冽而睿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兰开斯特派出的杀手,要我们命来了。”

    兰开斯特从来没有放弃过要杀他。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宫彧皱眉,猛然反应过来,“是洛烈,我跟他吵了架,他就把兰开斯特的人招过来了,他疯了么!”

    这么多天,他们从来没有以权压人,更没有带什么保镖进来,结果洛烈把兰开斯特惹来了。

    他背叛他们!

    宫彧站在那里几乎想骂脏话。

    “现在不是议论这个的时候,他们显然是准备过来搞暗杀,我们要反击。”宫欧冷冷地道,“他们打不上来,时小念就没事!”

    时小念没事,是最重要的事。

    “那容易,我去把洛烈抓了,拿他当人质!”

    宫彧说道,没有和宫欧多说,便轻手轻脚往外面走去。

    两人分道扬镳。

    宫彧朝着洛烈的房间走去。

    宫欧朝着楼梯的方向走过去,一路小心翼翼,还没走到楼梯前,一个黑影就从盆栽旁冲了出来,朝着他扑过来。

    “砰。”

    一声枪响在寂静的洛宅里响起。

    房子都在跟着震动。

    呆在卧室里的时小念正坐在床上,忽然听到这一声剧烈的枪响,整个人顿时从床上弹跳起来,惊呆地望向房门,不顾一切地跑过去。

    怎么会有枪声呢。

    宫欧会不会有事?

    他黑暗中她的脸已经是惨白一片,没有半点血色。

    “主人,宫先生让你留下。”

    Mr宫用自己魁梧坚硬的身躯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担心宫欧出事,你让我出去。”时小念试图推开Mr宫,但没有任何的用,Mr宫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主人,宫先生让你留在这里。”

    “你既然叫我主人,为什么不是优先听我的话?”

    时小念说道,心里急切得厉害,牙齿死死地咬着唇,她真的很担心宫欧。

    “因为我要保护主人的安全。” Mr宫说道。

    “……”

    “主人觉得现在出去能保护到宫先生吗?还是添乱?” Mr宫问道,时小念僵硬地站在那里。

    是啊,她出去能做什么,她只能给宫欧添乱而已。

    “可我真的很担心宫欧,我想看他有没有事。”

    怎么他一出去就有枪声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一无所知。

    时小念有些痛苦地按向自己的头,每次都是宫欧替她挡住一切,没有一次是她为他遮风挡雨,这种感觉真的太讨厌了。

    “砰。”

    外面又传来一声枪响,那声音响得让人心惊肉跳。

    时小念苍白着脸站在那里,盯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呼吸越来越急促,“宫欧不能出事的,宫欧不能出事的。”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打架的声音。

    除了这些再没有别的声音,没有宫欧的声音,也没有人中枪的痛叫,什么声音都没有,这让时小念更加慌张。

    她担心是宫欧中了枪,他不要她担心所以哼都不哼一声。

    “Mr宫,你能不能出去看看?拜托。”

    时小念求救地看向Mr宫,话音刚落,房门就被重重地拍了两下,时小念惊恐地睁大眼,Mr宫立刻用自己的身躯挡在她的面前。

    “时小念,是我,开门。”

    宫欧低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

    时小念立刻从Mr宫身后冲过去,不假思索地打开门,宫欧喘着气站在门口,外面的灯已经被打开了。

    时小念紧张地看向他,“宫欧你没事吧?”

    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只见他的手背上有一道深红的血迹,她的呼吸顿时一滞,宫欧抬了抬手,呼吸有些疲累的沉重,“没事,只是擦伤而已。”

    “没有别的伤?”

    时小念的脸白得同纸一样。

    “没有。”

    “你别骗我。”千万不要骗她。

    “真的没有,要不要给你脱衣服检查?”宫欧看她脸白成这样便说道,伸手就开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

    时小念不顾一切地投进他的怀里,牢牢地抱住她,一颗心还在剧烈地跳动着,“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我以为那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