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7章 洛医生喜欢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宫欧还是你的丈夫,但你愿意相信我,他不愿意。”

    洛烈冷冷地说道。

    听到这个话,时小念莫名地有些难过,替洛烈简单处理着一下伤口,“可是,那个时候是凌晨一点,你为什么穿成这样呢?”

    没人会穿成这样睡觉的。

    “我不是要穿成这样,而是……”洛烈说到这里顿了顿,没再说下去。

    “而是什么?”

    时小念疑惑,宫彧见到洛烈这一身整整齐齐的打扮自然更加疑惑了,就这么认定洛烈是出卖他们的人。

    洛烈坐在那里沉默了很久,才道,“而是我没有睡。”

    时小念听着,整个人震了震,错愕地看着他,猛然明白过来,“是因为白天你们吵架了,所以……”

    所以洛烈是一整晚没有睡,而不是穿成那样准备逃跑。

    “呵。”洛烈冷笑一声,有着自嘲,“说是朋友,其实我在他眼里,根本是陌生人还不如的吧。”

    一出事,宫彧就怪他,一出事,宫彧就怀疑他。

    什么都是他的错,什么都是他的罪。

    “洛医生,哥他……”

    时小念想说些什么,洛烈打断她的话,“不用说了,没关系,这锅我背了,不过现在胁持我也没有任何的用。”

    对,杀手还在外面。

    时小念蹙眉,“到底是谁给兰开斯特家族报的信?”

    “我的佣人和保镖一夜之间都不见了,自然是他们中间有人通风报信了,或许是全部都通风报信了。”洛烈冷笑一声,“要知道报你们的信,赏金多得很。”

    原来如此。

    时小念咬唇,看向洛烈手上的绳子,道,“我帮你解开吧。”

    “你别动!”

    洛烈的眼神骤然一冷。

    “怎么了?”时小念的手缩了回去。

    “是他给我绑的,用不着任何人来替我解。”洛烈冷冷地说道,眼中带着一抹固执。

    这是真的完全气上了。

    洛烈一而再、再而三被宫彧误会,换谁都会难受的。

    “洛医生,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时小念只能这么说。

    “宫太太,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不用调停。”洛烈冷冷地说道,语气倔得像个孩子,半晌,他的目光稍稍缓和一些,“宫太太,你让宫先生做下准备,我的下人出卖了我,兰开斯特是不会原谅我的,更不可能被要胁到。所以,他们肯定做好准备就会攻进来,不会管我的死活。”

    “好,我现在就去。”

    时小念惊了惊,站起来就要走,就听到外面有“砰砰”的枪响传来,枪响的瞬间,宫欧飞快地跑了回来,拉着她就往后走。

    “他们动手了,你们先进去避一避,我把他推出去!”

    宫彧说道,把洛烈从沙发上一把拎起来,将他膝盖上的绳子给解开,拉着他离开。

    见状时小念忙到,“哥,你别这样,你误会洛医生了,他没有通风报信。”

    “他和你说了什么,你信他?”

    宫彧说道,推着洛烈往外走。

    “哥,你这样推他出去只会害死他。”外面传来枪声,时小念不假思索地挡到宫彧的面前,阻止他离开。

    “宫欧,管好你女人!”宫彧看向时小念,“小念,我知道你心软,但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

    “哥!”

    时小念皱眉,还要说什么已经被洛烈打断,他站在那里,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轻蔑地笑了笑。

    “你笑什么?”

    宫欧站在一旁,黑眸注视着洛烈,眼中带着一丝探究。

    “宫大少爷睿智无双,我敬佩不已,走吧。”洛烈嗓音清冷地说道,也不用宫彧来推自行就往大门走去,从时小念身旁擦肩而过时,他压低了声音,“我房间的书桌下面有个地下室,你信我,就带他们去那里躲一下。”

    一两个小时很快能熬过去。

    时小念呆呆地看着他。

    宫彧跟在洛烈的身后,跟着他走到紧闭的大门前,宫彧的手搁到大门上,现在只要把门打开一些,把洛烈推出去。

    他们就能和那些杀手周旋一下了。

    洛烈站在那里,毫不反抗,低眸看着宫彧的手慢慢探向大门把手,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弧度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时小念站在那里,眼看宫彧就要打开大门,她忍不住喊出来,“哥,你现在开门只会害洛医生被外面的杀手射杀!”

    话落一落,宫彧的动作僵了一秒,冷冷地道,“我说了,你别信他的。”

    洛烈向来性情古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都不奇怪。

    说着,宫彧的手握住了门把手,宫欧要拉时小念离开,时小念焦急起来,“就算他是骗我的,那万一呢,万一你开门洛医生就被害死了呢?”

    杀手是没有人性的。

    闻言,宫彧不禁看向洛烈,洛烈脸上的笑容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他转眸又看向宫欧和时小念。

    这是他的弟弟、弟媳,还有他未出生的侄子亦或是侄女,是宫家的未来,他们绝对不能有事。

    洛烈现在是他们能拖延时间的唯一一张王牌。

    不能不用。

    宫彧想着,眼中掠过一抹寒意,伸手就去开门,时小念焦急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洛医生喜欢你!他怎么可能去害你!”

    洛烈的身形僵住了。

    宫彧的身形也僵住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诡异非常,大厅里的气氛安静如死,外面有断断续续的枪声响起,这个夜晚显得格外漫长。

    “你说什么?”

    宫彧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向时小念。

    时小念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现下见洛烈的脸惨白一片,顿时有些气恼自己多嘴,她道,“我的意思是,洛医生把你当成那么好的朋友,怎么可能会害你……我们。”

    “……”

    宫欧冷着脸站在时小念的身旁,对这种事丝毫不感兴趣。

    宫彧僵硬地站在门口,一双眼无法相信地看向洛烈,洛烈的脸白得跟雪一样,没有一点血色,眼中带着倨傲。

    他的手从门把手上滑落下来,人一连倒退了三步。

    洛烈站在那里,余光中看阒宫彧连退三步,眼中一片灰败,毫无生气。

    事情解决了。

    可时小念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痛恨自己的多嘴,她无力地靠到宫欧的身上,自责极了。

    ……

    宫彧没有再把洛烈推出去。

    他们在洛烈的地下室里躲过一劫,听着外面的杀手来来回回的搜索,动静闹得很大,但没有人察觉到这个洛宅还有一个地下室。

    宫家的人来得很快,一个小时就到了,擒住杀手控制了整个洛宅。

    时小念、宫欧等四人呆在地下室里,地下室的光不算亮,弱弱地照着每一个人。

    时小念被宫欧抱在怀里,对面两个墙角处分别站着洛烈和宫彧,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脸色复杂。

    “不是你的问题!”

    宫欧盯着时小念,一眼看穿她在自责些什么。

    时小念依偎进他的怀里,什么话都没有说,地下室里的气氛凝固到一个极点,洛烈的脸色很不好看,像是一个病人。

    而宫彧则是低垂着眼,沉默地站着,脸上几乎没有表情。

    “砰砰砰。”

    头顶上方传来敲击的声音。

    “少爷,小念,是我们,可以出来了。”

    是封德的声音。

    援兵已经到了,这一夜的危险已经翻篇过去,可是……

    时小念不由得看向洛烈和宫彧两个人,他们之间要怎么翻篇。

    “走吧。”

    宫欧搂着时小念站起来,踩着石梯往上走去,将暗格打开,封德带着一堆保镖站在那里。

    封德一身管家装扮,一头雪白的短发下气色还不错,胸前挂着一块古董怀表,伸手拉时小念上来。

    见他们安然无恙,封德松了口气,“你们没事就好。”

    “让您担心了,义父。”

    时小念上前拥了拥封德,宽慰着他。

    “快去休息一下吧。”封德说道,一转眸,愣住,“这是……”

    时小念闻声看过去,只见宫彧和洛烈前后从地下室里上来,洛烈的双手还被反绑在身后,没有人替他解开。

    “快帮洛医生解开绳子。”

    时小念连忙说道,现在已经真相大白,没什么可怀疑的了,如果洛烈出卖了他们,杀手们肯定能找到地下室屠杀他们。

    “好。”

    封德立刻走向洛烈,洛烈苍白的脸上带着冷意,他直接退到一旁,冷冷地道,“不用了。”

    这个结,他不让任何人解。

    封德愣在那里,不明所已,气氛有些诡异。

    时小念不禁看向宫彧,宫彧沉着脸而站,一双眼里的情绪让人解读不出来,很久,宫彧朝着洛烈走过去,站在他面前,一字一字道,“我的错,我来,你不就等着这样么?”

    时小念分明看到洛烈的睫毛颤动得厉害。

    宫彧走到洛烈的身后,低头为他把绳子给解了开来,洛烈的手腕上是深深的绳印。

    整个过程中,洛烈几乎连呼吸都停住了一样,只剩下睫毛在颤动。

    时小念看得很不好受。

    “啪。”

    绳子掉落在地。

    洛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嘴唇动了动,迟疑了许久,他慢慢转过头看向宫彧,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宫彧已经掉头离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