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0章 风平浪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哥,我们担心你。”

    时小念说道。

    “担心假车祸变真车祸。”宫欧语气讽刺地道,转动方向盘将车子开上正路。

    闻言,宫彧的眼神黯了黯,好像他的意图想法他们都猜得到。

    他望了一眼窗外的雨,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没事他会一回到家就跑来这里,时小念跟着望向窗外的雨,雨打在花束上,有花瓣落在地上,在雨中恣意悲伤。

    车子往回开。

    三个人一路安静无语。

    时小念看着外面的阴雨,宫彧低哑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我好久没来这里了。”

    听到这话,时小念的眼中掠过一抹悲伤,道,“哥,都过去了。”

    “……”

    宫彧沉默。

    时小念咬了咬唇,又道,“哥,我走之前去和洛医生道别,他要去旅行了。”

    “……”宫彧的脸色一沉,道,“能不能别提他?”

    他的语气有些生硬。

    时小念只好闭上了嘴,沉默地坐在车上,宫欧的手越过控制档位握住她的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掌心温暖极了。

    她冲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很久,宫彧恢复正常,道,“事情后来发展成如何?兰开斯特家族应该又扑了个空吧。”

    几次三番都要不到宫欧的命,他若是兰开斯特那群人这一刻也焦躁得能掀桌。

    “和兰开斯特的恩怨迟早得一次性解决!”

    这样的对峙没完没了,还当他宫欧怕了。

    “在外面看来,兰开斯特失女,若我们宫家再强势反抗必然会留下负面的影响,再说兰开斯特在贵族中还是有强的影响力,所以我和母亲都不想把局面弄得太难过,能冷处理就冷处理。” 宫彧说道,“能过上多年,人们都淡忘了,再找个合适的时机和他们清清总账。”

    多次暗杀的这笔账不可能不算。

    “……”

    宫欧冷着脸继续开车,雨中他开车开得很缓慢,没有急近。

    “你们接下来要去哪一站度蜜月?我这些年去过很多地方,要不要给你们介绍一下?” 宫彧如平常一般和他们闲聊着。

    “不用了。”

    宫欧直接拒绝。

    “为什么?”

    “我们要去的地方只能我们来定,不需要第三者插手!”宫欧很在乎只有两个人的蜜月,这是谁都破坏不了的。

    “……”

    宫彧不禁耸了耸肩,他还变成第三者了。

    宫欧开车着回到宫家,车轮压过厚厚的落叶,发出声响,庞大的宫家被烟雨笼罩着,宛若仙境。

    车子停在大门前。

    佣人撑着伞迅速走出来,替他们拉开车门。

    “你坐着别动!”

    宫欧睨了时小念一眼,从车上下来,从佣人手中抢过雨柜走到时小念的身旁,护着她从车里下来,替她撑伞,两人往里边走去。

    “小念。”

    宫彧叫住了时小念。

    时小念和宫欧转过头,宫彧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半晌,他道,“算了,没什么,昨天晚上都没睡好,我去休息一会,你们也休息吧。”

    说完,宫彧便径自往里走去,头也不回。

    时小念看着宫彧的背影,不禁说道,“宫欧,你说的对,他是走不出来的。”

    “不用理他。”

    宫欧搂着时小念往里走去,时小念深呼吸着,低声说道,“感情这种事不能强求,但洛医生一定被伤得很深吧,被我们欺骗,被我们利用,还没被我们误会,结果我说出他的秘密,哥又逃也似地离开,不作停留。”

    一颗心再怎么坚硬如石,都被削得很疼很疼。

    “叫你别管那么多。”

    宫欧冷冷地道。

    “现在洛医生又一个人去旅行,估计都玩不开心了,想想真对不起他。”时小念有些难过地说道。

    和洛烈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说立刻把这个人甩在他们的脑袋之外是不可能的。

    “旅行?”

    宫欧的眸中掠过一抹冷冽。

    “是啊,他说他要去旅行了,短时间内都不会回来。”时小念说道,“他一定是想好好散散心。”

    “……”

    宫欧的眼睛微微眯起,搂着她往前,什么都没有说,由着她感慨。

    ……

    晚上,月亮初上,宫家内外一片祥和,灯光亮了满屋,映在水晶上折射出无数的流光。

    小教室里,宫曜和宫葵正在上最后一课,宫葵对学习没什么兴趣正连连打哈欠,宫曜小脸冷酷地坐在那里,听老师讲课,然后在宫葵还没打哈欠之前就捂上她的小嘴巴,让她打不出来。

    宫葵一脸的郁闷。

    时小念站在窗外望着两个孩子,嘴唇勾起一抹笑容,手上拿着一本画本,握着一支笔在上面轻绘着两个孩子的面容。

    “Mom!”

    无心上课的宫葵很快发现了时小念,激动地叫出声来,时小念连忙冲她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她好好听课。

    宫葵包着嘴乖乖地坐下来,宫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见到时小念的一瞬间小脸上也带了一抹喜色,但他很快地收敛下来,一脸老成地站起来,优雅而绅士朝她低了低头。

    时小念笑笑,朝他们做了个坐下的手势。

    两个孩子都坐下来继续上课,时小念继续画自己的画,灯光下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宫欧的。

    时小念没有回头,继续画画。

    一阵香味跟着飘了过来,实物久久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

    “椰奶?”

    时小念没忍住还是回过头,果然见宫欧手中捧着一杯椰奶,宫欧把椰奶递给她,姿态高高在上,“怀个孕还让你练出狗鼻子了。”

    这也能闻得出来。

    时小念怪嗔地瞪他一眼,“什么叫狗鼻子,我只是最近变得喜欢喝椰奶了而已。”

    之前在洛宅,她不是在喝中药就是在喝姜汤,弄得她嘴里永远是苦苦的,当然碰到甜的就完全沦陷了。

    “哦!”

    宫欧哦了一声,拿出手机在备忘录上输入文字,口味变化椰奶,搞定。

    “你在记什么?”

    时小念疑惑地看向他,要探过头来靠近他,宫欧立刻把屏幕给按黑了,低眸看向她,“喝你的椰奶。”

    “……”

    时小念无语地看着他,宫欧将她一把搂进怀里,低眸盯着她,嗓音低沉,“走,回房,早点睡觉,明天去注册!”

    哦,对,他们还没有注册。

    时小念喝了一口椰奶,“我怎么觉得我们注个册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呢?”

    “闭嘴!”

    宫欧瞪她一眼,她这是在诅咒他们自己么,还八十一难,要不要等到他八十岁再注册?

    “哦。”

    时小念默默地喝椰奶,唇边多了一抹奶渍,在灯光下显出几分俏皮,宫欧盯着她,眸光一动,低下头就吻住她的唇,牢牢地含住,舌尖一卷,舔掉她唇边的奶渍。

    “唔。”

    时小念吃惊地睁大眼,宫欧舔掉奶渍后还不够,霸道地开始压着她的唇深吻下去,时小念无意识地往后倒了倒。

    宫欧伸手抵在她的腰后,将她拢近自己,将这个吻演绎得更加深入。

    时小念躲不开,只好顺从着他的吻,给予他最温柔的回应,唇被他含住,炙热的气息像电流一般流淌过她的全身,让她无法抗拒。

    灯光下的走廊又长又安静,时小念一只手握着杯子,一只手慢慢攀上宫欧的脖子,忘我地投入进这个缠绵绯恻的吻中。

    “啊呜。”

    一个小小的童真声音忽然响起。

    时小念身体一僵,和宫欧同时低下头,只见宫葵蹲在地上,双手托着圆嘟嘟的小姐,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他们。

    她的身后,宫曜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双黑瞳也盯着他们,眼睛都不泛一下。

    “……”

    时小念顿时大窘,脸热得几乎烧起来,“你们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好久了呀。”宫葵真诚地回答道,忽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Dad,Mom,你们好厉害哦,可以亲嘴亲那么久。”

    “……”

    时小念感觉自己的脸都没了,窘到不行,人靠到宫欧的身上。

    “谁允许你们偷看的?”

    宫欧冷冷地问道,黑眸阴沉。

    宫葵见到宫欧这样的眼色有些吓到,宫曜从她身后站出来,小脸冷酷地看向宫欧,说话有条有理,“我们不是偷看,我们只是在回房间的路上看到了。”

    “对呀对呀,我们出来就看了。”宫葵立刻当应声虫,猛点着头从地上站起来,仰着头又认真地看着时小念,充满好奇。

    时小念好想挖条地缝钻进去。

    “你又看什么?”

    宫欧问道。

    “Mom的嘴巴肿啦,Dad你是不是咬她了啊?你们吵架啦?你们这样是不对的!老师说,爸爸要爱妈妈!”

    宫葵正义感十足地说道。

    时小念瞬间感觉已经找不到自己的脸了,丢一地。

    宫欧伸出手,大掌盖到宫葵的小脑袋上,强行将她的脑袋给转了过去,冷冷地道,“转身!回房!睡觉!”

    宫葵被扭了过去,弱弱地道,“那我可以吃颗糖再睡觉吗?”

    “不可以!”

    “……”

    “有意见?”

    “小葵没有意见。”

    “那走!”

    “哦。”

    宫葵垂头丧气地往前走去,不敢回头,也不敢和宫欧抗争,这一抗争,爸爸把她的嘴巴也咬肿了怎么办,这可不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