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3章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好。”

    宫葵连忙眼上宫欧。

    时小念穿过树林朝着宫葵指的方向跑去,不知道为什么,她越跑手指越发凉,心口隐隐地绞着。

    怎么会这个样子。

    她以为宫曜能和兰小琪好好地相处,就能把心结给解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时小念跑出去好远,终于望见宫曜小小的身影,他正沿着路往前跑去,踩踏了许多的花。

    他还好好的。

    “Holy!”

    时小念喊出他的名字,宫曜的背影一僵,停了几秒,然后跑得更快了,像头小野兽一般拼命地往前冲。

    时小念按了按肚子,气喘吁吁停住脚步,“Holy你等等妈妈。”

    宫曜根本不听。

    时小念咬了咬唇,然后不顾一切地追上去。

    宫欧这时开着跑车追上来,看着时小念气喘的模样眉头拧得更紧了,脚下狠狠一踩,油门被踩动,跑车如飞奔驰出去。

    一阵刺眼的声音过去,跑车以一个帅气的姿势横在宫曜的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宫欧坐在车上,转过脸黑眸冷冽地睨向宫曜,嗓音幽冷,“你耳朵听不到么?时小念在叫你!”

    他不喜欢任何人违背时小念,无视时小念。

    “……”

    宫曜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小手攥得紧紧的,一张脸上还未褪去愤怒的红,双眼死死地瞪着地面。

    “Holy,你没事吧?”时小念追过去,顾不得疲累便拉过宫曜的手。

    他的手攥得特别紧,一片冰凉。

    怎么这么冷。

    时小念怔了下,把宫曜拉着转过身来,在他面前蹲下身来,担忧地看着他,“是不是那个小姐姐又冤枉你了?是妈妈不好,妈妈以为她已经认识到错误了,以为你们能玩到一块。”

    宫曜是不是又难受了。

    “……”

    宫曜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双眼固执地瞪着地面,不去看时小念。

    “Holy你别这样,我很担心你,你觉得委屈、难受都跟我讲好不好?”时小念握住她冰凉的小手,很是担忧。

    “……”

    宫曜一言不发。

    “今天这个事情是妈妈的错,你别难受了好不好,我们回去一起做蛋糕?”她记得她带着他们制作蛋糕的时候,宫曜是很开心的,还会露出一丝丝笑容。

    宫曜冷着小脸,没有一点表情,固执地将自己的小手抽了回来。

    一点一点抽回。

    时小念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只冰凉的小手从她的手中离开,她怔怔地看向宫曜,看着他近乎透恨的眼神,不禁问道,“Holy,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和我说好不好?爸爸和妈妈会永远在你身边的。”

    他不要全憋在心里,可以和她聊聊的。

    “骗人。”

    宫曜忽然说话了,声音冷得不像一个孩子。

    车上的宫欧闻言坐直了身体,黑眸望着他们,时小念蹲在那里,阳光落在她白皙的脸上,将那一抹惊讶照得格外明显。

    “Holy?”

    时小念是第一次听到宫曜用这种语气说话。

    “才不是永远!”宫曜慢慢抬起眼看向时小念,视线接触上的一刹,时小念的心口开始抽疼。

    为什么这种怨恨,像是冲着她来的?

    是她看错了么?

    “你是不是讨厌妈妈?”时小念是这么想的,也这么说了出来,她实在无法忽视宫曜的眼神。

    那眼神凉得她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发寒发疼。

    “那你喜欢我么?”

    宫曜问道。

    时小念蹲在他面前,唇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当然,我喜欢你,Holy,你是我最爱的儿子,你是爸爸妈妈最美好的生命延续……”

    “那你为什么要抛弃我?”

    宫曜冷冷地打断她的话。

    宫欧坐在车内,没有下来,黑眸泛起一抹冷光。

    时小念蹲在那里,“你在说什么?”

    “我一出生就被送在英国养了!小葵才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只接小葵过去养,根本不要我!”宫曜越说越激动,一双黑瞳死死地瞪着时小念,一步步往后退。

    他不想说的。

    他觉得时小念给他的够了,他以为够了,可兰小琪一说,他又难受了,他是被抛弃的,他是被抛弃的。

    时小念是不是真的希望他去死?

    到这一刻,时小念才终于明白过来宫曜是在介意什么。

    又要提起那一段么?

    那段最刻骨铭心的伤。

    时小念看着宫曜,眼睛泛起了红,“Holy,那个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是故意要把你抛下的。”

    她比谁都想把他带在身边,可那个时候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那你又和奶奶拿我做过什么交易?”

    宫曜又问道,放在两侧的小手死死地握着拳头。

    “……”

    宫欧的眼中泛起一抹厉色。

    时小念闻言吃惊地看向宫曜,难以相信,“你怎么会知道?”

    那段过往连宫欧都不算清楚,他这么小的孩子是从哪里听来的。

    闻言,宫曜更失望了,继续往后退去,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袖口,所有的花都开败了,都枯萎了。

    没有一朵盛开。

    时小念看着他这个样子,心口绞疼得厉害,她动了动嘴唇,想解释些什么,却发现再多的话都是在为自己做过的事去洗白而已。

    到最后,她只能说出一句,“对不起,Holy。”

    眼眶,一下子湿了。

    时小念愧疚地低下头,对不起,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做过的坏事一定会被揭穿,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

    “……”

    宫曜的眼中带着浓烈的恨意,恨恨地瞪着她,他想到奶奶说的那些话,女佣们的那些话,想到时小念私藏他给的糖,想到时小念在他被绑架的时候想要自杀救他……

    很凌乱。

    很难受。

    宫曜站在那里,风中飘来花香,他却觉得自己快窒息了,他是不是要死了?像兰小琪说的那样,他真的该去死。

    “你为什么不要我?”

    宫曜冲着她大声地呐喊出来,一双大大的眼睛瞬间也红了,“你为什么要放弃我?你为什么要小葵不要我?你为什么拿我做交易?”

    “……”

    “你只喜欢小葵!你不喜欢我!你不要我!你为什么不要我?”

    宫曜反反复复地问道。

    为什么不要他呢,他很好,老师都说他聪明,奶奶都说他将来要继承宫家,他这么聪明、这么安份为什么不要他。

    为什么要和他疏远?

    他做得不够好?

    时小念悲伤地看着他,眼睛里蒙着一丝水光,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她知道这一幕迟早会来临,从她拿Holy来换和宫家与宫欧之间的和平时,她就知道这天会来临的。

    没有一个妈妈会拿自己的儿子做交易。

    而她做了。

    既然做了,她就知道有些事是忏悔也无法弥补的。

    时小念任由泪水淌下来,声音有些哽咽,“我爱你,Holy,那个时候,如果我能把你带在身边,我一定会拼尽力气把你留在身边的。可我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宫曜,对不起,妈妈不好,妈妈从来都做不好。

    宫曜站在那里看着时小念,小手握着拳头,不长的手指甲已经死死地按进掌心里,按进肉里,按得疼痛无比。

    她道歉了。

    她真的抛弃过他,她真的拿他做过交易。

    她不喜欢他,没有妈妈会放弃自己的儿子,她不喜欢他。

    “我讨厌你!时小念!”

    宫曜连名带姓地叫出了时小念的名字。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时小念痛苦地低下头,眼泪不断地流下来,除了重复一句对不起她什么都做不到,而这一句对不起对一个受到伤害的孩子来说,没有任何的重量可言。

    “我不要原谅你!”

    宫曜痛恨地看着时小念,眼睛也红得厉害,几乎就要掉下泪来,他转身要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

    他抬起头,宫欧就站在他的面前,一双黑眸冷冽地看着他。

    下一秒,宫欧伸出手按在宫曜的头顶,缓缓俯下身来,一字一字地开口,“宫曜,你必须原谅!”

    这是命令。

    不是商量。

    宫曜站在那里,双眼通红地对上宫欧的眼神,没有妥协,满是固执,“为什么?”

    为什么他必须原谅。

    他被抛弃,他也有权利选择不原谅。

    宫欧俯身站在他面前,手掌心按着他的头顶,将他的头转过,逼迫他看向时小念,她低头蹲在那里,身体抽动着,她在哭泣。

    她很瘦,瘦得像是会被风吹倒似的。

    “因为,她是时小念!”宫欧不可一世的声音在宫曜的头顶上方炸开,他继续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懂了么?”

    因为她是他都舍不得欺负的时小念,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他的父母不可以,他的儿女同样不可以!

    “……”

    宫曜不懂,他不想懂,他就是被放弃的,被交易的,要懂什么?

    “过去,原谅她!”

    宫欧冷冷地命令,没人比他更知道此刻的时小念需要的不是谁为她说一句话,而是一句原谅。

    来自于宫曜的原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