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9章 湿身以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她扯了扯衣领,让领口开得更大,澎湃的丰盈在白衬衫间若隐若隐,连古板的A字裙顿时都变得性感无比。

    “Wow。”

    男人们惊呼,有人甚至冒了鼻血,全都围着李清研去推,李清研连声嚷道,“别别别,不要光推我啊,你们这群坏人……”

    吵。

    宫欧不耐烦地看着,转身便要走,想了想又回过身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拍摄照片。

    时小念还不能来,给她看些照片。

    蓝天、清澈的湖水、绿油油的芦苇、一望无际的庄稼地。

    “啊。”

    伴随着一个刺耳的尖叫声,有重物朝他的背上压过来,宫欧为了拍湖水几乎半只鞋都进了水里,被这样一推,他连站稳都来不及就掉进水里。

    跟着他一起落水的还有李清研。

    李清研贴着宫欧的胸膛从水里钻出来,本来盘起的长发一下子散了开来,湿嗒嗒地垂落在肩上,白色的衬衫被水一浸湿顿时紧紧地贴着她的皮肤上,映出文胸的轮廓,她浮在水面上,清澈的湖水流淌过她胸前的丰满,性感而诱人,令人血脉贲张。

    岸上又有男人喷鼻血了。

    “搞什么!”宫欧从水中浮起,用力地一掌拍向水面,愤怒地瞪向众人,“谁推的?”

    居然敢把他推下来。

    真当他N.E是游乐场了!

    “……”

    见宫欧发怒,岸上的一群人全都吓住了,站在那里半句话也不敢说。

    “都给我回去!”

    宫欧不悦地吼道,正要回岸边就听身旁传来扑腾的声响,一声尖叫锐利地刺破空气,“啊,我的脚,救命!”

    宫欧顺手一拉,将身边的李清研从水里搂进来,李清研满脸水渍,朝着他就贴过去,胸部紧紧贴着他的,抬起脸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

    宫欧的身形顿时僵住。

    李清研任由他搂着自己,挺了挺身体,清水从她的脸上淌下来,她双手搭在他的胸膛上,笑着说道,“总裁,现在可不是在上班,别这么放不开嘛,只是做游戏而已,别生气了。”

    “……”

    岸上传来一阵倒吸气的声响。

    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N.E的女神真是太天真太单纯了,居然敢这样和总裁说话,是为了他们不被责骂吗?好善良。

    “Dad,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稚嫩懵懂的声音忽然脆生生地在岸上响起。

    所有人闻声望去,包括宫欧,宫欧一转头,就见宫葵穿着可爱花纹的背带牛仔裤蹲在岸边,那一处没有芦苇,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宫葵蹲着,双手托着小脸懵懂地望着他们,两条编起的小辫子微微地往两边翘着,可爱极了,她伸出小手一抬,指了指李清研,“这个阿姨是谁啊?”

    然后,宫欧就见到了站在宫葵身后的宫曜,宫曜面无表情地看着那里,同样看着他们。

    再然后,宫欧就看到一部私家车停在岸上,车窗漆黑,反射着阳光刺进他的眼底,疼得厉害。

    靠。

    宫欧用力地又一掌拍向水面,这一刻,他只想骂句脏话。

    ……

    全息时代研究基地旁的公寓大楼顶层,里边腾出一个套房供给宫欧居住。

    时小念拖着行李箱朝房间走去,身上穿着宽松的衣服,一头长发下的脸冰冷如霜,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只剩下冷意。

    宫葵和宫曜、封德跟在她的身后,封德看着时小念的背影想说话又作罢。

    偏偏宫葵什么时候都懵懵懂懂的,这个时候又特别聪明精灵了,她蹦蹦跳跳地跟着时小念身后,给她补上一刀,“Mom,Dad是不是找漂亮阿姨啦?他做坏事了是不是?”

    “……”

    闻言,时小念感到身体被人狠狠地剁了几刀,要不要这么狠。

    “时小念!我保证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后面,宫欧浑身湿透地追上来。

    刚刚芦苇湖边,双胞胎回到车上,他要上车又被李清研攥了一把,私家车一开动,他把李清研一推便爬了上来,一路追着时小念的车跑。

    所有员工全都站在那里盯着。

    可她时小念居然就敢不停车。

    时小念走到房门口,伸手推了推门,没有推开,手臂被一只手从旁一把攥住,宫欧盯着她冷漠的脸道,“我只是被推下水的!我什么都没做!”

    “开门。”

    时小念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冷冷地道。

    “开开开!”宫欧拿出房卡一把丢到封德身上,一只手仍然握住时小念的手臂,“时小念,你不准生气!”

    呵。

    笑话,她生气还用得着他批不批准。

    封德上前打开了门,时小念拉着行李箱就要往里走,手臂被宫欧紧紧攥着,她试图甩开没有甩动。

    “时小念,你真生气了?”

    宫欧盯着她,漆黑的眼中掠过一抹紧张。

    又吃醋了?

    “放手。”时小念冷冷地道。

    “不放!”宫欧黑眸灼灼地凝视着她,“你先说你不生气了!我可以向你说明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的身上全是湿的,衬衫紧贴着身体,水珠汇在裤管边上滴落到地上。

    “我坐车很累了,我要休息!”

    时小念的声音越来越冷,向来温柔的脸上此刻就像凝结了一层霜,冰得化都化不开。

    “坐车很累?”

    宫欧的眉头一蹙,修长的手指一松。

    时小念见状立刻甩开他的手,拉着行李箱往里走去,宫欧跨开长腿紧跟着进去,宫葵和宫曜站在外面看着。

    “哇。”宫葵夸张地感叹一声,肉乎乎的小手捂住嘴,凑到宫曜身边小声地问道,“他们要吵架,我们帮谁?”

    “……”

    宫曜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我要帮Mom,Dad和别的阿姨玩亲亲,好坏哦。”宫葵一脸正义地说道。

    “……”

    宫曜拉着她的小手也往里走去。

    时小念拉着行李箱走进去,一过玄关便是一个大客厅,里边干净整洁,一看就没有人在这里住过。

    她在边上蹲下来,打开行李箱。

    宫欧隔着行李箱蹲下,单膝抵着地面,一双黑眸紧迫地盯着她,“时小念,是那群人要玩游戏,然后我在那边拍照就被人撞进湖里了,然后我那秘书就吻我,我全程不知情!”

    “啪。”

    时小念拿出一叠换洗的衣服扔到宫欧的怀里,冷冷地道,“去洗澡!”

    哪怕被水泡过,他现在身上也全是另一个女人的香水味。

    宫欧低眸看着手上的衣服,再看向行李箱,行李箱里装得都是她和他的衣服,而他的衣服明显占了大半。

    “我有带衣服,你怎么又带这么多?”

    宫欧的喉咙一紧,她自己就带这一点点的衣服?

    “……”

    时小念不理他,低下眸继续整理衣服,转眸看向两个自己拉小行李箱进来的孩子,冷冰冰地道,“自己选房间,自己把衣服放到衣柜里,不准让封爷爷帮忙!”

    “……”

    “……”

    两个人无辜地眨眨眼睛,宫葵努努嘴,靠到哥哥身旁,嗫呶着道,“完啦完啦,Mom凶我们啦,央求小鱼鱼啦!”

    “是殃及池鱼。”宫曜无奈地看一眼宫葵,低声道,“拉进房里,我给你放衣服。”

    “Holy最好啦!”

    宫葵嘻嘻一笑,拉着小行李箱一溜烟地跑走。

    宫欧蹲在那里,抓着换洗的衣服没有走,一直盯着时小念,见她忙碌着整理衣服,上前要去握她的手。

    时小念不等他握到便缩了回来。

    “时小念,你逃避我有用么?还是你觉得体力上你能比得过我?”宫欧沉声说道,态度不可一世。

    别说他只是想拉下她的手,他就是现在抱着她回房去做,她也反抗不了。

    “是啊,宫大总裁做什么我能比得过?”

    时小念冷冷地看向他,语气暗含着嘲讽。

    “时小念,你语带双关!”宫欧盯着她,“你真吃醋了?我宫欧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还为这种事吃醋?不准吃!”

    “……”

    她吃了他又能怎么样?

    体力上能控制她,精神上也能么?

    “听到没有!不许生气!不准吃醋!笑一个!”宫欧迫切地需要她的笑容。

    “还不去洗?”

    时小念冷冷地道,真不怕感冒么,她不想伺候完一个发烧又伺候另一个。

    “洗完你就不生气了?”

    宫欧还要谈条件。

    “随便你!”时小念偏过头,脸色更不好看了,封德站在一旁忍不住道,“少爷,你都湿成这样了还是先去沐浴吧,小念冷静一下说不定就想通了。”

    宫欧紧迫地盯着时小念,大约是觉得封德说的有理,便站起来往浴室走去,边走边道,“封德,马上给时小念多运点衣服过来!”

    这点衣服怎么够她穿的。

    “是,少爷。”

    封德低头。

    时小念蹲在行李箱前面,看着宫欧的背影,什么衣服都整理不下去,她把拿起来的衣服又砸回箱子里。

    她也不想吃醋,可从家里坐了大半天的车跑过来,一到就看到那样的画面,连义父和双胞胎都看到了。

    宫欧和那个女人浮在水里,宫欧搂着她,手就贴着那个女人的胸部一侧,那女的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