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0章 就叫南瓜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时小念无语了,默默地看着他。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我是个讨好你!”

    弥补他刚才口口声声要双胞胎的话,那话可能会伤人。

    “你这是讨好吗?”

    时小念哭笑不得地问道,怎么宫欧的情商总是忽高忽低呢,做起浪漫的事来常常撞得她三魂飞七魄,可说这话就……

    他和她结合,她生个大南瓜?这违反基因遗传都违反到天际了吧。

    “不是么?”

    宫欧一本正经地反问。

    “你说是就是吧。”时小念无奈地说道,挽着宫欧的手臂往前走。

    忽然,一部私家车从不远处启动朝他们开过来,时小念错愕地望过去,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宫欧往后一拉,他挡在她的面前。

    私家车停在他们面前。

    宫欧的脸色冷得很是难看,伸手松了一颗领口的扣子,黑眸阴冷地盯着车子,车子推开门来,一个半熟不熟的人从里边下来。

    李清研。

    李清研从车上下来,化着恰好适宜的淡妆,白衬衫黑窄裙,还是那一套秘书的打扮,站在他们面前,恭敬地朝宫欧低了低头,“总裁,总裁夫人。”

    时小念看着她将S曲线穿得性感无比,心下不禁冷笑一声。

    被辞退了还穿这样的打扮,就是为了要和她对比么?对比她这个孕妇身材不够好是么?

    “你差点撞倒我们!”

    宫欧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说出口的。

    “我是无心的,对不起。”李清研满脸歉意地说道,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宫欧,说道,“总裁,我知道优化还没有做出来,这是我连夜做出来的一份方案,希望您能过目。”

    宫欧冷漠地看着她。

    李清研期待地看着他,伸手将手中的文件递出去,被一只纤细的手截住。

    时小念抓着那份方案,站在李清研面前,目光冷淡地看向她,李清研明白时小念的为难,立刻说道,“总裁夫人,我找总裁谈的是公事,你不会连这个容忍不了吧?”

    “把嘴巴放干净点!”

    宫欧狠狠地瞪过去。

    时小念不怒反笑,低眸看向自己身上的白衬衫,微笑着说道,“李小姐,我现在是宫欧的临时秘书,我想我有这个资格替总裁审查一下这文件有没有问题。”

    “你懂么?”

    李清研脱口问出来,带着一丝嘲弄。

    时小念笑得更深了,扬起手中的方案,“我懂不懂另谈,但N.E已经辞退了你,你却还能做出一份方案,我有理由怀疑你在离职时心怀报复,盗走了N.E的相关机密。”

    “我并不是要害总裁。”

    李清研反驳道。

    “这就与我无关了。”时小念说道,转眸看向宫欧,伸出手,“手机借我。”

    宫欧从时小念开始迎战的一刹那开始便没再参与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看着时小念牙尖嘴俐地对付情敌,他心里莫名地痛快。

    他看着她,没有把手机递给她,只明知故问地道,“拨什么电话?”

    “110。”

    时小念报出来。

    李清研就站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宫欧真得拨出这三个数字,等待通话,“你们……”

    李清研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最后有些气急败坏地回到车上,开车离去。

    时小念连忙拿下宫欧的手,笑着道,“好了啦,我也不是非要整她,只要她不来缠着你就行。”

    被辞退了居然还拿什么方案到宫欧面前。

    “这么心软?”宫欧听到这话颇有些不满,“我这么不值得你计较?”

    “你很想看到我和其她女人为争你争得头破血流吗?”

    “我想看你为了我,把其她女人打得头破血流。”宫欧说道,嗓音低沉磁性。

    “……”

    他这种心态是病,得治。

    时小念想想还是没有说出口,低头看向手中的方案,然后递给他,说道,“你看看,她的方案能不能用?”

    “你居然要我看能不能用,能用的话如何?”

    宫欧没想到时小念不是选择把这堆方案撕碎。

    “不是都说她很有才华嘛,现在全息时代的优化方案又迟迟落定不下来,不如看看咯。”时小念说道,她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嫉妒心理而耽误他的公事。

    这些年,宫欧如果没有为她耽误,应该要比现在发展得还要好吧,至少不会惹上兰开斯特这个仇家。

    “我问你,能用的话该怎么做?”

    宫欧盯着她。

    “那就把她请回来继续任职呗。”时小念说完,宫欧的脸色就青了,她连忙道,“我还没说完呢,请她回来,但外派国外,永远都不准她和你有接触,不准她有机会勾引你!”

    闻言,宫欧的脸色这才稍霁,伸手用力地捏了捏她的下巴,从她的手中接过方案,分开一半直接撕开。

    很快,一本方案被撕得比进了绞纸机还干净。

    “宫欧……”时小念怔怔地看着他,“你不看一眼吗?”

    她知道他为了方案的事有多急,任何有可能行得通的策略都应该看一看不是吗?

    “不看!”

    宫欧将纸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筒里,拉着她走向车子,“走了!”

    时小念观察着他的神色,眉目没有一丝后悔,他看向她,眼中是最极限的宠溺。

    都说两个人相恋的时间长了,所有的热情与心跳都会慢慢变成比风还淡的东西。

    可他一眼看过来,时小念就感觉自己的心口呼啸起狂风。

    “接下来去哪,女秘书?”

    宫欧把她按进车子里,自己则坐上驾驶座,启动车子开车往前。

    “你有特别想做的事情吗?”

    时小念问道,想做点能让他开心的事情。

    “办公室潜规则。”

    宫欧回答得一点犹豫都没有。

    “……”时小念无语地看着他,然后干笑了两声,从一旁的包里拿出得到的B超照,笑着说道,“你看,小宝宝马上就会成形了,这里应该就是小手了吧?你看,是不是?”

    宫欧是个泼冷水高手,“你不觉得长得很像南瓜么?”

    他刚在电脑屏幕上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像南瓜。

    “能放过南瓜吗?”

    时小念欲哭无泪,他怎么还惦记着南瓜。

    宫欧开着车,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帅气地滑动,嗓音性感,“时小念。”

    “嗯?”

    时小念专心致志地看着B超照。

    “以后孩子生出来不论男女,就叫南瓜。”宫欧说道。

    “……”

    时小念一头黑线,宫南瓜?能不提南瓜吗?她咬了咬唇,幽幽地道,“我们还是聊一下接下来去哪里吧。”

    放过南瓜。

    放过宝宝。

    “哦。”

    宫欧应了一声。

    时小念把手中的B超照放进包里,不知道是不是宫欧的声音有种奇异的洗脑魔力,她看这B超照越看越像个南瓜。

    呃,这是不是说明宫欧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其实已经盯着B超画面无数遍了?

    想到这里,时小念忍不住笑起来。

    宫欧开着车,从一部私家车旁稳稳地开过,远去,卷起一阵尘烟,路边,私家车安静地停在那里。

    李清研坐在驾驶座上,望着远去的车子,一双手用力地握住方向盘,握得手指指骨泛白。

    “学长,就算你和你太太的感情比城墙还坚固,我也不会放弃的!”

    她自言自语。

    阳光落在车窗玻璃上,落进她的眼睛里,那里是一片通红。

    她已是泪流满面。

    ……

    宫欧本以为时小念会带她去乡下那些优美的风景区走走散心,却没想到时小念会把他带到一个农妇家里。

    二楼的小楼房,里边堆着很多下田工具,装璜装得一塌糊涂,家具摆得乱七八糟。

    宫欧和时小念刚一到,大婶拿起电话操着大嗓门就喊来一帮闺蜜大婶,明明很大的空间顿时挤得不行。

    “宫先生你坐呀,你坐你坐,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

    宫欧是被几双粗糙的手按在了沙发上,沙发上的皮都已经裂开了,惨不忍睹,他刚想站起来又被按下去,刚要站起来又被按下去。

    衬衫上留下了几个手掌印。

    宫欧真的想骂人,他坐在那里,在人群中搜索着时小念的身影,只见一道门里,时小念跟着一个大婶站在灶台前。

    “小念,你真得想学做饼啊?哎哟,你这种富贵太太怎么能做这种事呢,你们家不是应该有厨子保姆的吗?”大婶的声音嘹亮得自带外放功能。

    宫欧冷冷地看过去。

    做饼?

    她要学做饼。

    时小念笑着说道,“我觉得那个饼真得很好吃,我先生应该会喜欢,所以我学着做一下。”

    “哦哟,还真是恩爱呢,来来,阿姨不下田了,教你做。”

    大婶很热心地搬出面粉袋子。

    “谢谢阿姨。”

    时小念感激地道,然后不放心往客厅的方向望去,只见宫欧完全被大婶们淹没了,大婶们一开始还有些拘谨, 其中一个小心翼翼地问道,“宫先生,我儿子说你是什么最有钱的人,是不是真的啊?”

    “过誉了。”

    宫欧的脸几乎是僵的,明白时小念喜欢这群女人,也就按捺着没有发作。

    “那你的钱那么多,平时都是怎么放的啊?这堆起来是不是我们一个乡都铺不下啊?”某个大婶很好奇地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