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3章 别再陪我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哦,电动南瓜马车,灰姑娘里的巫婆都没这么先进。

    “上吧。”

    宫欧忽然朝她俯下身,非常优雅地做了个请的姿势,这个动作被他做出来无比高贵,时小念着实被慑到七魂六魄。

    她呆了几秒,才伸手搭上他的手,踩上南瓜车坐上去,座椅上居然还放了一些南瓜,童话感十足。

    宫欧坐上车开车往前走去,时小念有些诧异地发现明明个小区,可一路上道路却被布置得跟森似之路一般,满地的绿色,两边密密麻麻的树木挡住了所有的视线。

    她的眼中除了绿色还是绿色。

    时小念摘下一片叶子才发现树叶是假的,她不禁转看向开车的宫欧,“你做这些干什么呀?究竟要带我去哪里?”

    他为了玩会不会花的精力太多?

    昨天是学校的清场和那些摊贩,把所有那个年代有卖的东西都照搬而来,今天又给她补回11份礼物,还弄了一条森林之路,让她已经完全忘记原来的路是什么样了。

    “到了你就知……”

    宫欧开车继续往前。

    时小念看着他的脸,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一路上,她还看到不少虚假的森林动物以各种形态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有的躲在树后顽皮地偷看着他们;

    有的站在树上受控制朝他们扔着小果子;

    还有小猴子抓着树枝在空中荡来荡去。

    虽然全是假的,却充满了童话的气息,时小念渐渐被眼前的画面吸引了,开始抱着宫欧的手臂说这说那,“快看,那里有三只小松鼠耶。”

    “那只鸟好漂亮,居然还在叫,你是用了多少的电动动物啊。”

    “做这些东西一定很耗时间吧?”

    她喋喋不休地说着。

    “又不要自己做。”宫欧满不在乎地道。

    又是这句话。

    是不用他动手做,可全是他的想法,每一桩每一件都是他的想法,这会耗去多少的精力她不清楚。

    南瓜车行了好长的一段路,有阳光从密集的树叶间透下一点光,然后,他们的车被挡住了。

    只见前面的路被一排长长的灌木丛封住,马车通过不了。

    时小念疑惑地看向宫欧,宫欧一双黑眸盯着她,时小念眨了眨眼睛,“我去?”

    “嗯。”

    宫欧颌首。

    “……”

    时小念不懂宫欧又安排了什么,按着他的手从车上走下去,就看到一只小白兔趴在灌木丛前。

    是假的?

    时小念往前走去,忽然那只小白兔跳动起来往灌木丛里钻,是真兔子?时小念有些意外地跟着往前,伸出手拨开灌木挤出去。

    那只兔子蹦蹦跳跳地一路往前,活泼极了。

    这让她想到了童话故事里的情节。

    时小念跟着小白兔往前走去,从灌木丛中走出来了也没有在意,直到一大片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嫌刺眼地抬起手遮额头往前望去。

    然后,她便被眼前的画面震憾到了。

    一面面破落陈旧的墙错落地竖在那里,墙上有些斑驳的痕迹她再熟悉不过,是她以前画过的。

    “……”

    时小念惊呆地睁大眼睛从一面面墙前走过,真的全是她以前从家里偷偷跑出来,不开心时乱画的那些墙。

    宫欧从后面慢慢走上前来,嗓音低沉得性感,“除非是已经毁掉的,从小到大你画过的墙都在这里了。”

    都在这里了。

    都在这里了。

    这怎么可能。

    时小念呆呆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得不说你以前的画真得好丑,知道要造访多少人家才弄清楚你画了多少画么?”宫欧走到她的身旁站定,说出的字眼全是嫌弃,声音却是宠溺的。

    “……”

    时小念一动不动地站着,一只兔子趴在她的脚边慵懒地眯着眼睛。

    没有注意到时小念的不对劲,宫欧继续说道,“以后在帝国城堡的后面圈一块地专门安置这些墙,做一个迷宫,再安一些墙让你不开心的时候画画,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

    时小念的睫毛颤抖起来。

    “要是宫曜和宫葵喜欢画画,就可以把迷宫做得越来越大,算是家里的一道风景。你说怎么样?”宫欧说着转眸看向时小念,笑容凝在他的唇边。

    时小念站在那里,已是泪流满面。

    “时小念你哭什么?”

    宫欧紧张地握住她的手臂。

    时小念抬起眼看向他,一张白皙的脸上全是泪痕,她淡粉的嘴唇颤抖得不能自已,“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为什么?”

    为什么花心思做这些,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

    “你敢说我做得无聊?”

    宫欧不悦地瞪她。

    “够了!”时小念哽咽着一把推开他的手,双眼通红地看向他,情绪几乎崩溃,“又是回归校园,又是11份礼物,现在连我从小到大画过的墙都搬出来了,你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在这些上面?谁都知道兰开斯特毁你的心了,谁都知道局势紧张了,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够了,真的够了。

    他这几天对她的用心她快承受不起了,她不敢想象这些浪漫的背后是多少的艰难,她不敢想象这些心思是花了他多少个夜晚不眠不休计划的。

    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准备对付兰开斯特,可他却在想这些。

    “我为什么不能做这些?”宫欧一把将她拉到自己面前,双手按在她的肩上,看着她低吼出来,“时小念你给我听清楚,我就愿意为你做这些事!什么事都比不起我给你制造惊喜重要!”

    时小念站在那里拼命地摇头,抗拒得厉害,“不要对我这么好,不要这个时候对我这么好。”

    真的不要,她害怕,她太害怕了。

    她完全不知道他接下来想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的路会走到哪一步。

    “时小念你别给我这个样子!”宫欧盯着她霸道地说道,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来,“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把兰开斯特当成魔鬼,那就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好怕的?就是比命长,他都比不过我!”

    又是这种话。

    她听得够多了,她真得想释怀,真得不想去想,可是她不想有用吗?

    时小念站在他面前,抬眸凝视着他,充满了悲哀和认命,一滴泪无法控制地从眼眶里落下来,“你想安置我吧?”

    “……”

    宫欧的身影僵住。

    “所以你要拼命地给我制造浪漫,制造惊喜,制造回忆,你想让我开心,可我多的是慌张。”时小念的眼睛里蒙着水光,“你想怎么安置我?把我交给谁?千初?哥?还是义父?谁是你能信任的人?”

    “你在胡说什么。”

    宫欧的脸色沉下来,眼中一抹痛楚一闪而逝。

    闻言,时小念自嘲地低笑起来,泪水挤出眼眶,声音都变得哑了,“我知道,我在大事上只能是你的累赘,这个时候把我安置起来是最好的办法,不然我被兰开斯特控制你就会束手束脚了。”

    “时小念,你从来都不是我的累赘!”

    宫欧动怒了。

    两人的周围是一面面斜着的墙,上面的画风稚嫩而放肆。

    “你听我说完。”时小念打断他的话,一双眼深深地看着他染着怒意的双眼,强忍住泪意,“我明白我这个时候说什么与你并肩共战显得特别可笑,毕竟我什么都不懂,我明白,宫欧,我真的明白,所以我会遵从你所有的安排。”

    “你到底想说什么?”

    宫欧瞪着她问道,有些咬牙切齿地问道。

    “别再陪我了。”

    时小念看着他说道,终于说出自己这几天想说不敢说出口的话。

    她怕她再不说,宫欧会越来越疯狂,今天是搬出她所有画过的墙,明天呢,他又要挖空心思想什么来讨她的欢心?

    兰开斯特越逼越紧,他真的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

    宫欧沉默了,捏着她下巴的手松了开来,垂落下来,就这么站在她的面前。

    “别再陪我了,该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安排吧,你该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别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时小念看着他说道,想挤出一丝笑容却怎么都挤不出来,胸口痛到窒息,找不到呼吸的节奏。

    他现在做这些无非是想在怕安置她的时候,她会闹,她会不开心,所以他抓紧时间让她多点快乐。

    真的不用了。

    她不要他把时间都用在她的身上,她一个累赘没有那么重要。

    “……”

    宫欧站在她的面前,黑眸盯着她脸上的泪痕,一言不发。

    过久的沉默让空气里的味道都变了。

    时小念看着他,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她伸手抹了抹眼睛,用自认为理智的声音说道,“宫欧,我们好好的,你只要告诉我,我该什么时候离开你,我该什么时候躲起来不成为你的包袱,我会听话的。”

    “……”

    宫欧还是沉默。

    “我是你最大的弱点,兰开斯特对付你这么久都没有拿我下过手,说明我是他们很重要的一步棋,他们不会轻易碰我。”时小念闭了闭眼睛,继续说道,“所以,我先藏起来是最好的办法。”

    这个道理,她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