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9章 你到底是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时小念眼前的视线逐渐迷离起来,好像连睫毛上都沾着水珠,意识也跟着开始迷糊。

    不可以。

    她要保护它,她不可能让任何人拆掉它,她要守护它的秘密,一定要……

    时小念的意识游离,抱着Mr宫的双手有滑落的迹象,她的头一点一点往下点着,人逐渐吃不消了。

    慕千初站在那里,看不到发生的一切,但时小念的倔强击溃了他。

    从以前到现在,他好像永远都倔不过她,他在她的字典里越来越远,是他欠的,他怨不了任何人,也没有资格去嫉妒任何人。

    慕千初没有去管脸上的汗水,嘴唇抿得泛白,好久,他松开唇,妥协地道,“不拆……”

    话音未落,那边便传来骚动。

    在众目睽睽之下,Mr宫忽然动了,一把将热到不堪的时小念给横抱起来,迈开双腿就往别墅里走去。

    所有人都呆住了。

    “怎么回事?”

    慕千初问道。

    “动、动、动、动了!”有保镖惊恐地叫出声来,“没电的机器人突然又动了!”

    没电的机器人突然动了?

    宫欧到底是怎么设计机器人的,这样就不怕出事么?

    蓦地,慕千初想起时小念这连日来的异常,想到时小念对Mr宫的完全信赖与亲密,隐约中忽然明白了什么。

    难道,他又晚了一步?

    连说句妥协的话都赶不到一个“机器人”的前面?

    想到这里,慕千初转身跌跌撞撞地往别墅里跑去。

    ……

    时小念被Mr宫一路抱进房间里,她靠在它的怀里一言不发,安静地任由它抱着自己走,没有一丝反抗。

    进了房间,Mr宫将她抱到床上坐下来。

    卧室里的气温比外面低了不少,时小念按住自己晕晕乎乎的头,汗水从脸上滑落。

    热得太难受了。

    不一会儿,Mr宫拿着一把打湿的毛巾从浴室走出来递给她,时小念有些怔愣地抬眸看向它,接了过来,声音很低,“谢谢。”

    “……”

    Mr宫沉默地站在她面前。

    “你也很热吧,电应该还没充完,要不你先去充电,不用管我了。”时小念拿着湿毛巾擦着脸说道,被热昏的神志渐渐回复过来。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人从外用力地推了开来。

    走进来的是洛烈和慕千初,慕千初站在那里,身上的衬衫几乎完全被汗水打湿,一双眼睛没有任何光亮地看着前方,垂在身侧的手握紧成拳,一字一字问道,“你到底是谁?”

    时小念坐在床边,握着毛巾的手一颤,呆呆地望向慕千初。

    “……”洛烈一脸茫然地看向慕千初,“慕先生你在说什么?”

    “你到底是谁?”

    慕千初咬着牙又问了一遍。

    时小念将湿毛巾搁到自己的额头上,湿凉的感觉让她清醒了一些,她开口如同寻常地道,“Mr宫,你去充电吧,不用呆在这里。”

    Mr宫没有动。

    “充电,他还需要充电吗?可以自主没电,又可以自主发电,N.E的技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慕千初愤怒地说出来。

    时小念抿紧了唇。

    “对啊,这是怎么做到的?Mr宫的技术要比其它机器人成熟那么多?”洛烈也是刚刚知道慕千初要拆了机器人,机器人没电又突然生出电的事情,这事也太诡异了。

    技术真这么成熟?

    备用电源自主发电?还能这样?

    “Mr宫,你还不走?”

    时小念只是催促Mr宫离开。

    她的急切让洛烈都看出了端倪,“宫太太你这么急着叫机器人离开?”

    “砰。”

    慕千初更是将房门给关上了。

    随着这一声关门声,房内的温度顿时骤降到冰点,空气都像是窒住了一样。

    一秒一秒过去,没有一个人出声。

    也没有人出去。

    所有人就这么僵持着。

    时小念纤细的手指握紧着湿毛巾,再一次想开口,一个声音在卧室里突兀地响起,“够了!”

    不是电子音。

    很磁性的嗓音,那音质是时小念再熟悉不过的,可这一刻听到,她的手却忍不住颤抖起来,难以自控。

    “啪。”

    湿毛巾从她的手中掉落,重重地落在地上。

    “……”

    洛烈震惊地睁大眼,难以置信地望向Mr宫,只见它慢慢抬起手在自己的脖子处按了几下,又处理了好一会儿,然后整个头就像是一个头盔被拆卸下来。

    藏在头盔下面是一只大汗淋漓的脸,黑色的短发完全湿透,一张脸削瘦非常,折损了几分原本的英俊,一双黑眸深邃而冷漠地望向前面。

    不是宫欧又是谁。

    他竟然藏身在机器人的躯壳下面,这是干什么?玩换装游戏?

    “宫先生?”洛烈呆呆地叫出声来,完全被惊住了。

    听到这句话,慕千初的脸上也是一片苍白,往后退了两步,整个人靠到墙上,透着浓浓的无力,“宫先生是不相信我?”

    既然不相信他能保护时小念,为什么又求他留下来。

    宫欧没有回答,径自拆卸着身上的装备,将沉重的盔甲一一拆下。

    洛烈这才发现原来机器人里边几乎全是空的,没有任何所谓的内置设备,连电源都没有,足够容纳一个成年人藏身。

    怪不得一开始就说Mr宫被进行改装了,一些功能没了,就是怕被拆穿这个Mr宫已经不是之前的Mr宫了。

    那他们每天晚上见到的Mr宫……都是宫欧?

    “这到底怎么回事?”洛烈走过去,不敢相信地问道,“宫先生,您要来看宫太太大可以光明正大地来,为什么……”

    闻言,宫欧抬眸冷冷地看向他,“是我能保证我身边没有一个奸细,还是你能保证?”

    在这种时候,机器人到处走比他的身份到处走便利多了,至少没人会过份关注一个机器的去向。

    “就因为这个你要这么大费周章?这一身得多重啊,你怎么穿得行动自如的?”

    洛烈受到极大的震动,转眸看向时小念,只见她坐在床边低着脸,看不清表情,他猜不到她在想什么,但他知道一定不是震惊。

    她早就知道了?

    “说够了没有,说够就出去!”宫欧冷冷地下了逐客令,身上的衣裤都有着大片汗渍。

    他现在没有心情搭理这些人。

    洛烈从震惊中走不出来,听到这话愣了两秒,然后才点头,“哦,那你们聊,你们聊。”

    他一肚子的疑问没人可以解答。

    洛烈离开,顺手搭了一把慕千初,慕千初却站在那里没有动,就这么直直地站着,洛烈有些疑惑地看向他,“慕先生?”

    他不走?

    “怎么?还要留下来听我们夫妻说话?”宫欧冷漠地道,一双黑眸犀利地看向两个男人。

    “当然是给你们留空间了。”

    洛烈立刻道,强行拉着慕千初离开,慕千初有些跌撞地往前走,一张脸上苍白,是完完全全的失落。

    两个男人离开,卧室里只剩下宫欧和时小念两个人。

    有多久没有这样坦承相见了?

    算起来应该是她要去希尔部落前的前一天,他抱着她抱了一整天,自那以后,他们两个人从来没有这样面对面过。

    想来,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很远很远了,远得已经让人觉得足够陌生。

    时小念低着头坐在床边,始终没有抬起脸,视线中,宫欧笔直的双腿转了方向面向她。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一只炙热的手抬起。

    比火更加炎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这一刻,时小念宁愿自己去大太阳下面晒着,她低着眼,不敢与他对视。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比起洛烈、慕千初的那堆疑问,他更在意时小念的平静。

    宫欧到这一刻才明白,时小念早就知道他藏身在机器人的体内,她扑上来抱着他不放,不是因为她爱Mr宫,是因为知道他在里边。

    时小念被迫地抬着脸,眼睛一直是下闭的,她沉默,下巴被他恶意地捏了捏。

    她动了动唇,低声缓缓说道,“那天早上,我摸到你的血……是热的。”

    那个时候,他说他身上的血是慕千初的,可到了第二天清早,她去摸,那血居然还带着一丝丝的温热。

    那一晚上,他的伤势很重,重到他无法完全支撑一个机器人,只能坐到地上休息。

    “原来如此。”磁性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不是Mr宫了,为什么不说?”

    明明知道他不是机器人,为什么还陪着他演,还要闹出谈恋爱那样的一出?

    “我……”

    我不敢忤逆你的任何决定。

    这句话被时小念含在唇边说不出来,他的任何决定都是对的,可她的任何决定都会给身边人带来伤害。

    所以,她不敢,她不敢忤逆任何人,尤其是他。

    “为什么不抬起头来看着我?我有这么可怕么?”

    宫欧站在她的面前,手指捏住她的下巴问道。

    明明是他没有脸来见她,可不敢直视的那个人却变成了她。

    听到他的声音,时小念的睫毛无法控制地颤栗着,嘴唇艰难地动着,“我、我累了,我想休息。”

    “那你至少看我一眼再睡!”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霸道、强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