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1章 分析出原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原来他在耍我。”时小念明白过来,自嘲地笑了一声,“原来我自暴自弃一样让你们受累。”

    一个医生给她维生素当镇定药,一个盲人拼了命地记住断墙迷宫。

    “这不叫受累,这叫有人愿意关心你,像小葵会问我妈妈是不是不开心,是不是因为她考得不好;像Holy他会问洛医生,是不是怀孕让你特别辛苦,所以你心情不好。”慕千初说道。

    时小念有些怔然,原来两个孩子在私下这么关心她,原来小葵的成绩变好是为了她而努力的。

    小傻瓜,两个小傻瓜。

    “我怕我承受不起大家的关心。”时小念还是想要逃避的。

    “我不想再听这些话了,我只想问你,愿不愿意再振作一次,就这一次。”慕千初站在她面前说道,脸上的微笑令人如沐春风。

    时小念站在那里,抬眸看向他头上的那些漆料,然后道,“我还能说不吗?反正我现在自暴自弃都在连累人了,我还怕什么,反正你说不会让任何人消失在我身边的。”

    说出这句话,时小念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她也说不上为什么。

    也许是她太久没有不计后果地豁出去一次吧。

    闻言,慕千初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道,“走吧,我还得去洗个头,这个味道真的不好闻。”

    “嗯。”

    时小念微笑着点头,和他往回走去,慕千初的手擦过她的手,她明显感觉到他的手一僵,然后缩了回去。

    他失明,她可以光明正大地看他,他低着眸,神情有些微妙,手一直摩挲着不小心碰到她的地方。

    时小念突然想到刚刚那个沉默的拥抱,轻轻地叹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

    对于时小念终于愿意放下那些阴影,肯留下宝宝的作法,洛烈表示很震惊,他怎么都没想到时小念的病不是自己治好的,也不是宫欧治好的,而是慕千初治好了。

    虽然说离治好还不确切,但时小念肯走出来就离得不远了。

    客厅里,慕千初将所有人都遣散出去,只留下时小念和洛烈两个人。

    时小念一个人坐在单人沙发上,慕千初坐在另一边,将一杯刚冲好的奶茶递到她面前,开口说道,“现在我们面临的是一个问题,如果炮声是一个讯号,我们需不需要有所动作,还是继续呆在这里。”

    时小念接过奶茶,看向洛烈,洛烈正低头擦着自己的眼镜,嘴上道,“宫先生走了,远水解不了近火,我们只能靠自己,任何决定都关乎大家的生死存亡。”

    现在所有人都是栓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小念,你怎么看?”

    慕千初靠着沙发背而坐,一张阴柔的脸上有些疲惫。

    “其实想解决问题,还是有必要查一下怎么回事。”时小念淡淡地道,“如果说炮声真的是兰开斯特想让我们自乱阵脚,那他们为什么能知道我们在这一块,却又不知道我们在哪个具体位置呢?”

    她的话落,客厅里一片沉默,洛烈擦眼镜的动作僵住,道,“问的好,我也想知道,这里不是宫先生千方百计选择的地方吗?照理是万无一失的,怎么会被人知晓。”

    “这个我也想不通,其实在这里呆了这么久,我们不可能露出任何的破绽。”慕千初顿了顿,而后面向时小念,“唯一就是宫欧的出现,他忍不住要来见你。”

    “……”

    时小念抿唇,低下眼去。

    宫欧不可能留下破绽给别人看到的。

    “这也不可能,宫先生一直以Mr宫的身份穿梭于两边,就算宫先生身边有内奸,谁会去怀疑一个机器人的动向?这说不通。”洛烈说出时小念的想法。

    这世界上没有人会刻意盯着一部机器的。

    “除去这一点就更加解释不通了,只能说明炮声只是个意外,与兰开斯特完全无关。”慕千初说道。

    这样一说就又绕回原点了,等于什么办法都没有想,等于他们就要在这里听天由命。

    时小念捧着手中的奶茶,想了想,她将奶茶搁到茶几上,站起来走向一旁的书架。

    洛烈戴上眼镜疑惑地看向她。

    “怎么了,小念?”

    慕千初双眼没有光泽地看着前方,出声问道。

    时小念在收架翻找着,从里面找出一份地图走回茶几前,摊了开来,看向面前的两个男人道,“我们在S市。”

    听到这话,洛烈和慕千初两个人的脸上都没有多少的意外,自从知道宫欧能穿梭于两边之后,虽然不知道具体位置也知道是在S市,否则宫欧来不及照应两边。

    “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兰开斯特潜伏的内奸发现宫欧会突然失踪不见一段时间,于是料定他肯定是来了我们这边。”时小念几乎是跪在茶几前说道,“宫欧一消失就是消失一夜,能让他消失一夜的路程很广,所以兰开斯特摸不清我们的具体位置。”

    听到时小念肯投入这件事中,慕千初很是欣慰,点头道,“很有可能。”

    “一夜的来回如果按车程算起码是在这个范围内。”时小念在地图划了一个大圈,她也是粗略估算一下。

    洛烈靠近时小念在她身边蹲下来,明白了她的意思,“宫先生一般都是晚上才会来我们这个地方,也就是说应该回家以后才能来,他就是在家中消失的。”

    慕千初坐在那里想了想道,“如果是我,确定范围以后就会地毯式搜索,但S市毕竟不是兰开斯特的地方,所以他们只能让我们自乱阵脚,一旦我们有所行动他们就第一时间掌握,好把你和孩子都抓住。”

    洛烈看着地图上的大圈说道,“可这个范围也太大了,他们花的代价同样大。”

    “洛医生,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慕千初忽然问道。

    “那还用说么,既然范围是一个圈,那就从中间诈起往四周扩散,这是最算无遗漏的办法。”洛烈说着说着眼睛突然变深,一把拉过地图,看着地图圆圈中心的位置,凝重地道,“我们听到的炮声只有一下,而且不算远,也就是说……我们就是帝国城堡的附近。”

    时小念沉默,这个她也刚刚才想明白。

    “Mygod!”洛烈摊手,难以置信,“藏人都是越远越好,宫先生居然就把我们藏在帝国城堡附近,城堡必然是兰开斯特的监视重地,他就不怕我们随时被发现?”

    他怎么都没想到,原来所谓的避难之地就在帝国城堡旁边,这个事实惊到了他。

    没有人这么避难的。

    “中国有句话,叫灯下黑。”慕千初说道,宫欧每次的布局都是完全出人意料,他们想不到,兰开斯特也不会想到。

    “……”

    时小念怔怔地看着S市的地图,原来,她离宫欧一直都是那么近。

    “怪不得兰开斯特等宫欧离开才下手,宫欧不在,放个炮可以用正常军事掩盖过去,只有我们在避难地的人才会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才会慌张,才会有人想逃。”洛烈站了起来,“只要有一个人异常出现在帝国城堡周围,我们的底就全被揭了。”

    想了想,洛烈又道,“不对啊,只要兰开斯特航空巡查,也能发现我们这里的建筑不对劲吧?”

    “这里是帝国城堡的范围,宫欧是不可能让别人在自己的上空领域巡查的,别说直升机,恐怕连只鸟都不会让飞过去。”慕千初说道,所以宫欧才会把避难地选择在自己的身边。

    “那城堡里的人不会发现么?宫先生究竟是怎么布置的?”

    “这个答案只有等我们出去的时候才知道了。”慕千初说道,身体往前倾去,语气轻松了不少,“既然我们已经猜测到这么多,看来还是按兵不动、加强防守为妙,耗兰开斯特的力量查个无用功也好。”

    “那我们什么都不用做?”

    洛烈疑惑地问道。

    “就算做也不是在现在,再看看吧,我们现在联系不到外界,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时小念说道,“防守也要更加重才行。”

    “也只能这样了,行了,问题解决,我可以回房睡个安心觉了。”洛烈轻松地说道。

    “怎么你一直不安心么?”

    时小念问道。

    “宫太太,呆在这里出不去的地方谁能安心啊,你看你都……”洛烈看着她又收住了话,“算了算了,不说不说。”

    时小念跪在茶几前面,看了一眼慕千初,苦笑一声,“放心吧,就算我精神崩溃,也要留着看大家安安全全地离开这里再崩溃。”

    “胡说什么。”

    洛烈瞪了她一眼,然后离开。

    慕千初坐在沙发上,看向时小念的方向,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见到你这样真好。”

    “大家一定会安全离开这里的,对吗?”

    时小念问道,从茶几前站起来要走。

    “当然。”慕千初颌首,听到她离开的脚步声立刻道,“我让厨房炖了水果羹,你要尝尝吗?”

    时小念回头,慕千初脸上有着明显的期待,她淡淡道,“好,一起去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