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2章 谁是内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时小念和慕千初到餐厅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坐在餐桌前等吃了,见他们过来纷纷跳下椅子向他们问好。

    “功课都做完了?”

    慕千初伸手摸了摸,拉开一张椅子,让宫葵坐下,宫葵看看他的眼睛,甜甜地道,“慕叔叔你坐,我有礼物送给你。”

    时小念有些意外地拉着宫曜在一旁坐下。

    “哦?”

    慕千初也有些惊讶。

    “Holy说这里的人都听你的话,你是保护我们的人,你肯定很辛苦,我就做了这个给你。”宫葵声音甜极了。

    话落,时小念不禁看向宫曜,宫曜坐在她的身旁,一张五官分明漂亮的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眸子很黑很深,像极了宫欧。

    他很聪明地观察了这里的形势,连谁是主事的人他都知道,这份心思也不知道对他是好还是坏。

    宫葵双手递出一个黄色的枕头套,有些献拙的害羞,“慕叔叔,我画了小F,老师把我的画做成了枕套,送给你,就是我画得有点丑。”

    那枕头套上真画着一只白色的小狗,吐着舌头,笔法幼稚却是很可爱。

    慕千初接过来,认真地在上面摸了摸,笑得温和,“小葵画得一定很好看,你妈妈小时候也喜欢画画。”

    “慕叔叔你喜欢就好了。”

    见慕千初欣然接受,宫葵开心地朝时小念跑去,在她身旁坐下来,笑逐颜开的。

    “你怎么知道我Mom小时候喜欢画画?”宫曜突然开口,注意的点和旁人不同。

    闻言,慕千初愣了下,一时间没有开口,时小念便道,“我和慕叔叔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原来你们从小就是好朋友啊,像我们这么小的时候吗?”宫葵天真地问道。

    厨师将水果羹一一端上来,时小念笑笑没有说什么,将水果羹分给两个孩子,再递了一杯推开慕千初面前。

    不需要更多的语言,慕千初身体探向前,一双有些细微伤痕的手在桌面上探摸着,摸到杯子,拿起勺子舀了一口放进嘴里,微笑着道,“很好喝。”

    “你只要甜的就会觉得好喝了。”时小念笑着说道,慕千初从小就是这个样子,特别怕苦,嗜甜。

    “说得我好像一点品味都没有一样。”慕千初反驳道,却没有一点恼怒的样子。

    “我可没这么说。”

    时小念低头吃着杯中的水果羹,厨师果然做得很好,水果凉凉的,这个季节吃进肚子里最是舒服,连肚子里的宝宝都动了好几下,不知道是不是也喜欢得很。

    宫曜吃着自己的那份,看看时小念,又看看慕千初,一双黑色的眸子转着,突然问道,“Dad什么时候来接我们?”

    这话让时小念噎了下,顿时没了吃东西的心情。

    他们这边面临着危险却只能按兵不动,宫欧在英国那边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来接她们……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宫欧能回来接他们么?而他们真的能等到宫欧来接的那一天么?她真的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时小念低眸迟疑的一刹,宫曜看着她,突然站起来,将还没吃完的水果羹搁到桌上,道,“你和我说过,Dad一定会来接我们的,我想Dad了。我先去学习,告辞。”

    他像个小绅士一样冲他们低了低头然后转身离开。

    时小念震惊地睁大眼睛,来不及叫他,宫葵那边也忙跟着宫曜跑开,像个小跟屁虫似的。

    时小念坐在那里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她有些诧异地看向慕千初,“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他想宫欧。”

    她一直以为宫曜对宫欧的感情很敏感,既想亲近又质疑着,没想到在这里时间久了居然还能让他改变。

    这算是意料之外的好事吗?

    “傻瓜。”慕千初听她这么说不禁摇头笑了一声,“你怎么还不明白,他是替他爸爸盯着我呢。”

    “……”

    时小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慕千初话里的意思,不禁失笑地按住额头,有些尴尬,“Holy真是……”

    难道他会觉得她和慕千初之间有什么吗?

    “这小家伙想得可真多,不过看得出来,他对宫欧是有感情的。”慕千初完全不介意地道。

    时小念点头,“这点我也蛮意外的,要是宫欧知道Holy在背后这么护他,一定开心疯了。”

    一想到宫欧那得意满满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笑。

    慕千初坐在那里,听着她均匀的呼吸,伸手将水果羹搁到桌上,“你看,你现在会笑了。”

    时小念摸向自己扬起的唇角,发自内心地道,“那要多谢你。”

    她必须承认,她封闭了自己这么久,慕千初的一番话对她启发很多。

    “我知道你还没有真正走出来,我也知道你更希望是宫欧发现你的异样,是他开导你。”慕千初淡笑着说道。

    “他已经很忙了,而且身处危险。”时小念说道。

    “所以我相信这一劫过去,你就能真正走出来,你一定会积极面对人生的。”慕千初说道。

    这一劫,又说到这个事情。

    时小念咬了咬唇,看向慕千初的双眼认真地道,“千初你不觉得奇怪吗?究竟会是谁发现宫欧消失的呢?”

    “这不很正常么?如果有人刻意盯着,就会发现宫欧不在。”慕千初不明白时小念为什么要在这个上面计较,难道还能抓出内奸么?

    “宫欧都是晚上出现,那必然是回自己的卧室以后才出来的,而且以Mr宫的身份,一个机器人从卧室出来行走不可能引起那么大注意的。”时小念说道,“而且就算有人注意到机器人,可机器人里边是宫欧,他没理由不发现。”

    宫欧是那么警觉的一个人,有人跟着他绝对会发现的。

    “不可能是跟着宫欧发现的,那样内奸就会发现暗门了,不会来用炮声试探我们。”慕千初说道,“可能是有人故意去敲卧室门,发现宫欧不在,所以才起了疑心。”

    听到这里,时小念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她看向慕千初,“你不知道,宫欧的卧室是不准任何人进入的,连敲门都不可能,这是宫家的规矩,除了……”

    “除了什么?”

    慕千初问道。

    “除了我和义父,就是宫欧的管家封德。”时小念说道,这一点在宫家没人敢打破的,就算是封德也不敢无事去敲卧室的门,更何况其他人,经过都被命令绕远一点走,不准吵着。

    说完,她的心咯噔了一下。

    闻言,慕千初的脸色变了,“难道会是……”

    “不可能。”时小念一下子从餐桌前站了起来,“义父是不可能背叛宫欧的,绝不可能!”

    “可是你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排除了,那剩下的再不可能也会是……合理的。”慕千初实在不想泼时小念的冷水,但这是她自己推敲出来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时小念的脸色有些发白,“再说义父肯定是跟着宫欧去英国了……”

    “那不一定,宫欧不放心你,肯定会让心腹留在这里。”慕千初打断她的话,“如果封管家是内奸的话,那事情就复杂了,他迟早能找到这里。”

    管家的身份太方便他行事了,今天找不到这里,明天也能找到这里。

    “义父是不会背叛我们的,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危险,他是能拿命来保护我的。”时小念有些激动地说道,她绝对不会去怀疑封德的忠诚。

    “小念,你别激动。”

    “而且义父想要背叛宫欧早就可以背叛了,哪还用等到现在。”时小念怎么都不肯相信,她可真是的,怎么越分析越不对。

    “有时候背叛不一定是自主的,也许是被迫。”慕千初说道,这种招数他见过很多了。

    被迫?

    时小念呆住,难道是义父的那个女儿……被兰开斯特抓去威胁,让他不得不就范?

    不会吧。

    一定不会的。

    “小念,你发现的这个事情很重要,万一封管家是内奸,我们就不能坐以待毙了,得想办法求生。”慕千初站起来说道,转身离去去想办法。

    “……”

    时小念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餐桌,不可能的,不会的,义父不会是内奸的,义父对宫欧忠诚,对她比对亲女儿还好,他不会害他们的。

    可眼前的一切又怎么解释呢?

    不是义父又是谁能整天盯着宫欧,却又不引起任何怀疑?

    难道义父真是暗中被兰开斯特逼紧了?可她现在不能联系宫欧,否则一切就简单了。

    时小念整个人都乱了,她一个人走向走廊的尽头,站在杂物房的房门前,一双眼情绪复杂地看着房门。

    她推开房门走进去,站在了暗门前面,洁白的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义父是不会糊涂的,就算他女儿被抓了,他可以求助宫欧,宫欧不会不帮的……

    义父,不会是你的对不对?

    时小念走向暗门,伸手就想去推,很想过去找封德问个清楚,可手一碰到,她神志清醒地退了回来。

    不可以,她这个时候出现在帝国城堡只会是自投罗网,宫欧都不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