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1章 局中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宫欧拍拍她,拉着她一起站起来,他离开书桌走向一旁的桌几,拿起玻璃水壶倒水,黑眸盯着下降的水流,一字一字从唇间说出,“局中局。”

    “……”

    局中局?

    时小念一脸茫然地望向他。

    “哥曾经亲耳听到乔治要毁灭一切。”宫欧将水壶搁到一旁,端着水杯朝她走来。

    时小念站在书桌旁边,很自然地道,“那是要毁掉和他内斗的那帮人不是吗?他已经没有资格和你斗了。”

    自从知道鬼影、飞刀事件都是内斗那帮人搞出来的,大家都以为乔治曾经说的那番话是冲着他们的,这是很明显的,不是吗?

    “时小念,你是画漫画的,想象力不是一向很丰富?”宫欧冲她挑了挑眉,靠着书桌边缘站定,将水杯递给她。

    “……”时小念不明所已地看着他。

    “那你告诉我,乔治要毁掉内斗那帮人,为什么要对着莫娜的墓碑说?”

    “……”

    像被一道电击打过身体,时小念的眼睛猛地睁大,呆呆地看着宫欧。

    是啊,如果乔治要毁灭的是内斗的那帮人,为什么要对着莫娜的墓说话呢?没有理由的,能和莫娜扯上关系的就只有……宫欧和她。

    想到这里,时小念不禁打了个寒颤。

    宫欧将水杯放到她的手里,手指触碰到温暖的水杯,时小念才发觉自己的双手已经变得冰凉,她忙端起水杯猛喝了一口,把自己呛到,连连咳嗽。

    “慢一点。”宫欧蹙眉拍向她的背,“喝这么急干什么。”

    时小念哪顾得上被呛到,一手抓住宫欧的袖子便急切地问道,“是不是周年祭一开始就是乔治的局?他从来没有放弃过为女儿复仇的念头,哪怕自己已经斗到一败涂地。”

    宫欧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内斗不止才向你屈服,不会乱来,经过鬼影、飞刀事件又将他自己的嫌疑彻底撇清,周年祭的遗照从莫娜变成我的,即使我死在当场也只会出现两种说法。”时小念说道,“第一,不知道的人会认为是莫娜灵魂复仇;第二,你会认为是内斗那帮人做的。不管如何都移祸不到他身上,他既复了仇又全身而退。”

    乔治是准备在周年祭最后一天杀了她祭奠自己的女儿。

    “这里是兰开斯特家族,乔治病得再重,再老眼昏花也不可能到现在才知道鬼影事件的真相。”宫欧淡淡地颌首,认同她的说法,“除非他一直在冷眼旁观着,他需要和他内斗的那群人替他的复仇铺路,如果能引到我为你报仇,他连内斗的忧虑都完全解决了。”

    时小念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宫欧眼中的冷意,只觉得背上一阵阵发凉,喃喃地道,“乔治这一阵以来向我们不断示弱示好……”

    “恐怕签下百年合作计划的时候,那老头子已经想到今天这一步了。”宫欧冷笑一声打断她的话,“他所有的示弱示好就是为了明天的周年祭最后一场做准备。”

    “砰。”

    时小念身体一沉,坐到椅子上,十指牢牢地握住杯子,双眼定定地看着前方,“你把自己关这么久,就是在想这些。”

    居然能想到这么深。

    “关于你的事,我没办法不想。”宫欧靠在桌边,低眸深深地凝视着她,“你害怕了?”

    “我明天就要死了?”

    时小念抬眸看向他,呐呐地出口,接着又苦笑一声,“把舞台布置得那么诡异,他是不是准备让我死也死得诡异一些,好看起来像是灵魂寻仇?”

    闻言,宫欧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笑了起来,笑得一双眼睛跟着发亮,他从她手中抽出水杯放到一旁,人慢慢向她弯下来,英俊的脸庞直逼到她的眼前,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掀起薄唇,“时小念!”

    “嗯?”

    “明天,是乔治的死期!”

    宫欧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每个字都加了重音,听得人心惊肉跳。

    时小念坐在那里,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好久,她才在宫欧坚定的目光下点了点头,“嗯,我不怕。”

    “明天听我安排。”

    宫欧揉了揉她的脑袋。

    “好。”时小念再一次乖巧地点头,“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只是……不要连累到宫家,更不要累及到你自己。”

    在这个庄园周年祭上狙杀乔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放心,我自有布署。”

    宫欧按着她的头说道,声音比方才温柔了许多,给她浓浓的安全感。

    ……

    这一晚,格外漫长。

    时小念站在阳台上望着外面的夜景没有一点睡意,风吹着雾气拂过脸庞,凉意渗进骨子里。

    明天,会是特别难熬的一天。

    她咬了咬唇,双手慢慢抱上自己的臂膀,又一次,因为她宫欧费尽心力,都后半夜了,宫欧还没有回房休息,还在布署。

    “小念。”

    慈祥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时小念转过身,只见一头银发的封德朝她走来,封德看着她摇了摇头,“少爷猜得没有错,你果然没有睡觉。”

    “别告诉他。”时小念连忙说道,“别让他于为我担心,明天就是周年祭最后一天了,我真的睡不着。”

    就算让她躺在床上又怎么样,她也只会睁着一双眼睛看着灯而已。

    封德无奈地看着她,然后将手上的小物搁到阳台上,“这是少爷让我给你的。”

    时小念低眸,就见阳台上放着一只玻璃纸鹤,轻风一吹,纸鹤轻轻扇动翅膀仿佛要飞腾起来,她连忙伸手抓住,生怕纸鹤真的飞了。

    她仔细看着手掌心里小小的玻璃纸鹤,不禁道,“他折这个的手艺倒是越来越好了。”

    “少爷让我告诉你,不要想太多,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封德说道。

    “我总是给他惹麻烦。”

    时小念低声道,眼里蒙上一层愧疚。

    “这麻烦怎么算是你惹的呢?莫娜的死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乔治非要算到你的头上你又能如何?”封德说道,“好在少爷已经全部看清,这回乔治是自找死路了。”

    可明天的那一仗并不好打,除非一点意外都没有。

    她既觉得这个夜晚漫长,又希望这个日出慢点到来。

    手机震动的声音忽然响起,时小念看封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一直凝重的脸忽然笑了,眼里含着浓浓的笑意。

    难得听到封德笑成这样,时小念不禁问道,“义父?”

    “抱歉,我有些失态了。”封德立刻绅士地表达歉意,脸上的笑容却是掩饰都掩饰不住,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

    时小念实在好奇,“看到什么了这么高兴?”

    “是瑶瑶,她给我发那种特别夸张的逗趣表情,真像个小孩子,还说明天有个惊喜要给我呢。”

    瑶瑶,苏瑶瑶,封德以为的亲生女儿。

    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自从封德的初恋去世以后,封德再没有真正快乐过,连笑容都是那么勉强,也只有苏瑶瑶能给封德带来快乐。

    看到封德这么高兴,时小念也为他开心,“好久没见到她了,下次要一起聚聚。”

    封德已经听不下时小念的话了,完全沉浸在女儿给自己的消息中不能自拔,自言自语地道,“会是什么惊喜呢?我都没有惊喜给她。”

    “……”

    蓦地,封德抬眸看向时小念,一脸郑重地道,“小念,你看,明天会是美好的一天,所以你不要多想了。”

    因为收到苏瑶瑶的信息,封德就认定明天会是美好的一天。

    时小念点了点头,身上的手机忽然也跟着震动起来,她拿出一看,心情不由得沉了沉,是席珏(比特)打来的。

    她想了想接起电话,席珏少年独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时小念,你还没睡吧?”

    “你总算知道给我电话了啊。”

    时小念轻声说道,自从席珏离开后很少给她消息,他在努力地过自己的全新生活。

    “我有话想和你说。”席珏的语气再认真不过。

    “……”

    时小念不禁绷直了身体,夜晚的空气很凉很凉,她一只手紧紧捏着玻璃纸鹤。

    席珏在电话那边顿了顿,而后说道,“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时小念是我席珏唯一的姐姐,除你之外,我再无亲人。”

    除你之外,我再无亲人。

    时小念呆住,握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眼眶莫名地泛酸。

    “你听着,我只要你平平安安,我只是席珏,只是时小念的弟弟席珏。”席珏像在和她做什么保证一样。

    时小念的眼睛更酸了,她抬起脸眨了眨眼睛,有些苦涩地道,“宫欧找你了对吧?”

    “嗯。”

    席珏没有隐瞒她。

    时小念苦涩地笑了,“谢谢你,席珏。”

    “你要平安知道么?”席珏重复着说道,他不在意任何人的生死,只在意时小念的。

    挂上席珏的电话,时小念的眼睛已经红得不像话,宫欧这个傻瓜,狙杀一个要杀她的人还要各方面顾虑她的心情,折玻璃纸鹤给她、让封德陪她、怕她碍着席珏会难受,还要先和席珏沟通来安慰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