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7章 宫欧,你长大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时小念慢慢抬起头看向他,强忍着情绪,不让眼眶湿润。

    宫欧的脸色变了变,道,“别听她们胡说八道,又不在现场,你去问封德他们,他们在现场!”

    可封德他们不会告诉她当时的情况有多紧急,不会告诉她宫欧当时花了多少的力气,受了多少的煎熬。

    宫欧不会让他们说的。

    时小念看着他手中的蛋炒饭,努力将鼻尖的那一抹酸涩忽视掉。

    “来!”宫欧一手端着蛋炒饭,一手拉过她往外走去。

    宫欧将她带到偏僻的小花园里,这里安静极了,唯一喧嚣的是花香,香气层层叠叠,萦绕着他们,让时小念的食欲都好了一些。

    两个人坐在白色的小圆桌前,宫欧目光灼灼地盯着时小念,时小念一勺一勺将蛋炒饭放进嘴里,一直没有出声,平静得反常。

    “你别听她们胡说。”

    宫欧再度开口。

    “……”

    时小念无声地点点头,继续吃饭。

    这样的安静让宫欧觉得折磨,他站起来将椅子反过来坐了一会,又将椅子正过去,如此反复了几回还是觉得这椅子坐得不舒服。

    “什么破椅子,坐得一点都不舒服,设计者是吃错什么药了!”宫欧烦燥地开口。

    时小念低头坐在那里,纤细的手指将勺子按在盘子上,低低地开口,“很难熬吧?”

    她的声音还有些沙,带着无尽的心疼。

    宫欧正准备把椅子拆了,闻言他愣了一秒,“都要你别强行说话了!”

    “……”

    时小念看着他。

    宫欧黑眸直直地盯向时小念,见她有追问到底的架势,很快地道,“没有,你也看到了,这件事我解决得多漂亮,兰开斯特家族完全垮了,你们没有一个人出事!”

    听到这话,时小念苦涩地笑了一声,注视着面前的蛋炒饭道,“宫欧你知道吗,这几天我还在想,为什么这次你能表现得这么平静,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以前你一听到我出事都会方寸大乱。”

    话说得多了,嗓子有些疼。

    “……”

    “我在想是不是你的偏执型人格障碍已经完全好了,那是好事啊,可一想到你那么冷静理智地来救我,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不知道哪里有个角落就开始不平衡,这种不平衡让我觉得罪恶,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想。”时小念愧疚地道。

    话落,她的手被宫欧一把抓住。

    时小念转过头,宫欧灼灼地盯着她,眉头紧蹙,语气紧张,“我不是不紧张你,我看到你被折磨的视频我差点疯了,我想用自己换你平安,哪怕掉进乔治的陷阱,只要你能死在我后面都是好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离开我!”

    他接受不了。

    “……”

    时小念抿紧唇,极力忍着难过。

    宫欧紧紧抓着她的手腕,“可后来我又怕,我怕我不在了,你一个人要怎么坚持下来?时小念你也知道你,你离了我一定不能活的,可母亲和孩子们在,你一定不会轻生,那你多痛苦?”

    只怪他魅力太大。

    时小念被逗笑,笑容份外苦涩,她看着面前英俊的脸庞,心口格外难受。

    “所以我想想,要么我把大家救下来一起活,要么,我让你们都走我前面,我最后一个。”宫欧凝视着她说道。

    我最后一个。

    这话说得轻描淡写,时小念却听得惊心动魄。

    他承受了所有的煎熬去救他们,也做好准备将自己最亲的人一个一个送走,自己走的时候就没人为他挂心了,她时小念也不用再难熬。

    所以他能那么冷静、理智,甚至能比智能电脑都更快地破解炸弹程序,能“不在乎”当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她……

    时小念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嘴唇动了动,“宫欧,你长大了,我却还没有。”

    她还在想那些有的没的。

    她都没想过她能再睁开眼看到亲人,看到宫欧,是宫欧经历了什么样的一番折磨才换来的。

    “什么叫我长大了,时小念,你男人都多大年轻了用长大这个词?你画的漫画居然卖得动真是奇迹。”宫欧一脸嫌弃地瞪着她。

    能不能用“成熟”来形容,蠢女人。

    时小念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反握住他的,一字一字道,“宫欧,一切都过去了。”

    简单一句,满是安抚的语气。

    “……”

    宫欧脸上的表情凝固住。

    自从绑架事件发生以后,每个人都沉浸在大难不死的氛围中,每个人都在劫后的心理生理疗伤中,每个人都感激他,连宫曜那个面无表情的小子都对他敬仰不少。

    只是,没有人问问他被这场浩劫折磨了多少,因为他没有被绑,他不是受害者,他是营救者,他不需要安慰。

    时小念,给了他安慰。

    她总是知道他的软肋是什么。

    宫欧看着她,蓦地将她一把抱进怀里,脸埋进她的颈窝里,像躲进了安全的港湾。

    时小念任何他抱着自己,伸出手拍拍他的背,像安抚孩子一般,“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宫欧,不会再有了。”

    “嗯。”

    宫欧将她抱得更紧。

    多日来的所有情绪在这一刻得到释放,只是因为时小念的一句话。

    花的香气包围住他们, 宫欧靠着时小念,好像到这一刻,他一直悬着的心才是真真正正地放下来,落到最安稳的地方。

    许久。

    久到盘中剩下的蛋炒饭都凉掉了。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宫欧抱住时小念问道,脸在她温暖的颈窝里转了转。

    他喜欢听她的声音,哪怕沙了哑了。

    时小念放开他,一双眼黑白分明地看着他,“我想去见见乔治。”

    “完了?”

    宫欧一脸我是不是听错了的表情。

    “什么完了?”

    时小念惑然。

    “喂,时小念,你知不知道我那天做了多少事?我安排那么多人当伊妮德的替身,我用技术制造分身,比特不在我还要化装成一个少年的样子,伊妮德找不到还得用全息技术,又是在白天光影制作得有多难知道吗?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看到你伤痕累累的时候我多想乔治直接给毙了!”

    宫欧瞪着她愤怒地吼道,“可是不行!因为母亲她们还没有被救出来,你一晕,我连抱着你都不行,因为我要去拆炸弹!你知不知道那个炸弹有多难拆?知不知道我当时流了多少汗?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紧张?是,我是没受什么外伤,但你们的命全捏在我一个人手里!”

    时小念被他一通吼得耳鸣,傻眼地看着他,“这些话你不是本来不准备让我知道的么?”

    结果现在自己又说一堆,说得比女佣还罗嗦。

    “可是你现在已经知道了!”宫欧很是愤怒,“你知道了居然只有这么点话,还要看乔治!你懂不懂关心你男人!时小念,你还爱不爱我?”

    这就上升到爱不爱的高度了?

    她以为是他不想在这上面多谈呢……

    时小念被吼得身体往后仰去,眨了眨眼,认真地道,“我觉得我还是说多了,得收回一点。”

    “你还收回?”

    靠!

    她哪里说得多了!知道这么多事以后她应该难过地哭泣,然后他来安抚!这才是正常程序!

    “是啊。”时小念用力地点点头,“至少得收回那一句‘宫欧,你长大了’。”

    这句绝对得收回。

    “时小念!”

    “在。”

    “端着你的蛋炒饭给我走!”

    “……为什么?”

    “你再不走我就把你掐死!”该死的女人。

    “……”

    时小念果断地站起来,端起蛋炒饭转身就走。

    宫欧坐在椅子上脸色更难看了,青筋直跳,一双手紧紧握住拳,“时小念,你敢走试试!”

    “……”

    好矛盾的男人。

    时小念无奈地放下蛋炒饭,转身看向快要爆炸的男人,淡淡一笑,上前弯下腰抱住他,一手抚上他的头,“乖,不生气了。”

    “我不是你儿子!”

    少来这套。

    宫欧冷冷地哼出一声,怒气消散了很多。

    “嗯,宝贝女儿,不生气了哈。”时小念耐心地哄着。

    “……”宫欧的脸青了,一字一字咬牙,“时小念!你信不信我……”

    “我在,宫欧,我在的。”她打断他的话,如是说道。

    “……”

    宫欧的狠话突然就放不出来了,他僵硬地坐在椅子上,任由她抱着,再没有发火。

    她说她在。

    她在就好,很好很好。

    ……

    又是半个月过去,时小念才被安排去见乔治,那是一个高级精神病院,乔治住在特护病房。

    时小念从车上下来,抬头望向眼前的白色建筑,阳光落在柱子上。

    “精神病有什么好看的!”

    宫欧从车的另一边下来,心情十分不爽。

    乔治这种他不杀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这辈子他都不想再见到,可偏偏时小念坚持要来看一眼。

    “我就是想来看看。”时小念冲他微微一笑,“伊妮德呢,找到她了吗?”

    也不知道乔治把伊妮德藏在哪里。

    “找到了。”封德站在一旁关上车门说道,“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在一个隐蔽的地下通道找到,乔治也算是把她藏得够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