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93章 尔虞我诈的世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王瘸子抬起头看着我,穿白衬衣的外地人也看着我,这一瞬间气氛仿佛都要凝固了!

    我做梦也想不到,穿白衬衣的家伙会在王瘸子这里!他们面前摆着茶具,看起来像是认识的样子!

    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冷汗唰唰往外流,山西人看我的眼神无比锐利,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我觉得全身发凉!

    王瘸子白了我一眼,满脸不高兴的问:“怎么了?什么事慌慌张张的,以后进门之前要敲门!”

    我能听出他话里的不高兴,可现在让我说啥?穿白衬衣的小矮子笑眯眯的看着我,冲着我微微点头示意。

    完了,他认出我来了!

    表面看起来他很客气的样子,可眼神却出卖了他,我能在他眼中看到杀气!

    “那个,那个……”支支吾吾半天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头上不停的冒冷汗,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

    王瘸子好奇的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的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场子里出事了?”

    我点了点头又立刻摇了摇头,整个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况,最大的失误就是冒冒失失闯进来,刚才我应该去找梅姐的……

    穿白衬衣的小矮子喝了口茶,笑眯眯的说:“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想要着急赶回去呢?”

    这话无形中给了我台阶下,可也让我听出这话里的威胁,他想让我离开这里,如果我再不走,那就真的要有麻烦了……

    “是,是的,我家里出了急事,我要请假回去……”越说越小声,低着头就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不知道王瘸子会怎么想,但我知道自己接下来必须要闭嘴。

    “去找梅姐,以后这种事不用来找我。”王瘸子挥挥手满脸不高兴,我点点头立刻离开。

    一出办公室门口我长长松了口气,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感觉就像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手心里全是汗!

    等等!难道王瘸子和这些山西人是一伙的?

    看刚才的样子,他们互相是认识的,而且上次他们针对的是龙哥的麻将馆,该不会是王瘸子一手安排的吧?

    以前二叔说过不少离奇事儿,我也明白江湖人心险恶,人为了利益什么事儿都能干的出来,亲兄弟反目成仇,甚至还有儿子为钱杀亲老子的!

    带着沉重的心情去找梅姐请假,说实话我心里挺害怕的,害怕那伙外地人会找我麻烦,我虽然不会去给龙哥报信,可难免他们不会这样想。

    梅姐正在棋牌室门口忙着招呼,晚上十二点客人正多的时候,一听到我要请假,梅姐立刻问:“怎么回事?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我想了想也没敢说是因为那些山西人,只说肚子疼,可是梅姐压根不相信,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我的脸色不对劲,立刻把我拉到旁边没人的角落。

    梅姐很关心的看着我,语重心长的问:“到底怎么回事,二楼最近怎么总是请假,是不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除了称病请假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的理由,而且刚才穿白衬衣的家伙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清楚,我要再不走,可真就有麻烦了。

    “三明,有什么事就告诉梅姐,不管是谁欺负你还是碰到其他什么困难,姐一定帮你保密的。”梅姐的眼神很真诚,可是我思考再三决定还是把这个事憋在心里。

    虽然今天第一天去二楼ktv上班,请假有些不太好,但相比保全自己来说不算什么。

    “真没什么事,只是肚子不舒服。”

    “那好吧,我给你一天假,但明天一定要过来。”梅姐语气缓和,说的我心里热乎乎的。

    其实我很想去棋牌室看看,看看那伙山西人有没有玩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一时半会就是想不明白。

    好奇心驱使下,我快步来到棋牌室门口看了一眼,发现烟鬼等人并没有玩牌,而是在到处溜达,或者说他们正在寻找可以下手的目标。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往常棋牌室里的几个老油子都在,他们也没有玩,尤其是那个戴黑框眼镜的胖子,抽着烟低头玩手机,我知道他是棋牌室里的灯。

    以前听二叔说过,不管在大场子还是小场子,只要关系到赌博的场子里边都会有灯,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帮忙看场的人,分为明灯和暗灯。

    明灯是明面上的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身份,明灯负责在场子里巡视,观察有没有人出老千作弊,一般明灯起到震慑的作用,带黑框眼镜的胖子就是明灯。

    暗灯和明灯正好相反,同样为场子做事,但是没有人知道谁是暗灯,也没人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出现,暗灯也是负责防止有人出千作弊,关键时候还会亲自参加赌局。

    暗灯的隐秘性比较强一些,可能是旁边的看客,可能是服务员,可能是正在对赌的人,一切皆有可能,无形中给想出千作弊的人很大心理压力。

    也许这里某个老油子中的其中一个就是暗灯,每天混迹在赌场牌局却很少玩牌的人,或者一直玩的不算大,除了王瘸子之外没有人知道暗灯的身份。

    以前听二叔说,一个场子灯的实力如何,就能间接决定这个场子的利益如何,如果有人赢钱很多而明灯看不出来问题,那么就由暗灯出面赢回来一点,把损失降低一些。

    如果明灯暗灯都搞不定的麻烦,就只能出面去请高手来看局,一般小场子请不起高手坐镇,只有在碰到棘手麻烦的时候,才会花钱请高手过来帮忙抓千。

    虽然二叔自己从没说过,但我知道他肯定是暗灯,最起码以前在龙哥棋牌室里,二叔很受人尊敬,明灯就是那个引人入局的小瘦子,每天溜达却从不玩牌。

    从我来到王瘸子的棋牌室之后,只知道有一个明灯,而且每天看起来都无所事事的样子,从没见他抓过谁出老千作弊,不知道是场子真的干净,还是他压根看不出来……

    几个山西人在棋牌室里不停的转悠,一群老油子的眼神时不时会瞟一眼,感觉注意力都在这几个外地人身上,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

    真心不知道王瘸子是不是有了准备,或者说是我多心了,现在请假就必须赶快离开,不然会给自己找麻烦……

    我忘不了刚才穿白衬衣小矮子的眼神,锐利有神,仿佛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他一定会特别留心的!

    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娱乐场已经十二点多,如果不是那伙外地人突然出现,再坚持几个小时我就可以下班了,不知道请假会不会扣钱……

    大半夜的一个人在大街上溜达,想让十七姐出来,可是估计现在她已经睡觉,除了网吧之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可是现在没有一点想开撸的想法,脑子里乱哄哄的,总是忘不了那伙山西人,忘不了他们曾经在龙哥麻将馆里的一切。

    我没敢回宿舍,直接打车去学校后边的小公园宾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害怕的时候本能就想往学校附近跑,哪怕现在我已经脱离了校园生活。

    也许只有在学校附近我才能放松心情,才能没心没肺的生活,不用担心江湖尔虞我诈的危险,也许是我内心一直都在向往平静的生活。

    以前从没有感觉平静的生活如此可贵,只想去体验社会上的精彩,可真正体会到之后,才发现一切都不是想象中的精彩……

    此刻我感觉学校就像一座围城,围城里的人想出去,外边的人想进来,也许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来到小公园已经快凌晨一点,吧台妹子无精打采的给我拿了房卡,我拿着房卡直奔电梯。

    现在我只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可就在电梯关闭的瞬间,我隐约看到小公园门口进来几个人,他们都穿着衬衣!

    没等我看清楚电梯门就彻底关闭,我没有看到他们的脸,但我莫名感觉到了一股危险,整个头皮瞬间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