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61章 局中有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站在八面鬼的身后一侧,这个位置对他来说影响很大,因为这是看局人站的地方,甚至可以看到他的一些手法。

    原本我想拒绝,可是看到他眼神中包含了一些特殊的意思,再看看这场赌局上的形势,难道他是想找个人来帮忙做局?

    想了想我同意加入赌局,只是并没有要赢钱的意思,只要能帮他一点就好,算是还点情分吧。

    散局一般不限制赌客加入,牛牛也不限制玩的人数多少,在我坐下的一瞬间被人踩了一下,低头一看是八面鬼。

    我擦!难道我被他给认出来了?可他是怎么做到的?

    还没等我想明白心里的疑惑,面前已经发过来了牌,我看了一眼之后丢在桌子上,准备等待一次发牌的机会。

    可突然他的手动了,我感觉牌片面位置好像有了变化,再拿起面前的牌面点数已经发生了变化,他竟然这么心急就和我打二鬼抬轿?

    可是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这张桌子上的其他三个人包括黑框眼镜在内,好像都是一伙的……

    因为黑框眼镜每次输钱都会输给旁边的两个人,从来都不会输给八面鬼,刚才我忽律了这个很重要的细节。

    按道理来说不八面鬼这种高手不应该选择这种赌局的,更不会踩了别人下的钩子,可一把牌过后我就明白了,这真的是一个早就做好的局。

    看似是互不相干的赌客凑在一起的散局,可实际上是被人精心策划过的,黑框眼镜和旁边两个家伙都是一伙的,他们的目标就只有八面鬼。

    可八面鬼怎么会踩了钩子进了局?我能看出来他没道理看不出来的啊!

    我知道有一种方法可以引人上钩,就是看准某个目标之后设局把人引过来,基本上都是利用人的贪婪心理,可八面鬼怎么就踩了钩子,难道他是故意的?

    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不过一想到这个可能我心里一个哆嗦,不得不说艺高人胆大,八面鬼还真没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假设他明知道这个赌局是被人设计好的,可他还要装作水鱼来和他们玩,始终保持着不输不赢的样子,这是千中有千,局中有局啊!

    这伙设局的家伙肯定想不到他们下钩子钓上来的不是水鱼,而是一个深藏不漏的老千,更想不到中途我的加入会和他一伙的,感觉就像一头撞进这个赌局中一样。

    不过越是这样他们就越不会怀疑,因为世界上伪装最完美的配合就是没有任何伪装的配合,事先我都不知道他们能知道吗?

    此刻我是从心里佩服八面鬼,他一个人就敢来拆这几个人做的局,很显然只有黑框眼镜是个老千,其他两个人都是在旁边配合的角色,应该没有什么真本事。

    可现在由于我的加入牌局变得不一样了,八面鬼完全可以和我配合来达到换牌的目的,二鬼抬轿不需要出千换牌更不需要藏牌,只用我们两个人之手中的牌凑出一副大牌就足够了!

    可是现在我身上只有一万多的筹码,刚开始就输光了怎么办?

    心里刚刚产生这个顾虑我就赢了一把大的,八面鬼好像能够知道我内心的想法一样,始终都在给我做牌,我转眼就是连赢三把!

    手里的筹码将近一万,这种赢钱速度让我有些适应不了,以前没有玩过这么大的赌局,心理不发慌是假的。

    面对这场局中局我也变得谨慎起来,此刻心里甚至还有一些兴奋,因为我清楚知道面前的赌客是老千,我第一次在牌局上和老千交手,这种感觉有说不出的紧张和兴奋!

    在这种被提前安排好的赌局上面对几个陌生的老千,对我来说就像一次挑战,挑战这个局中局!

    如果不是身边有八面鬼在,那我肯定会远离这种赌局,可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让我不知不觉进入到这样一个局中。

    看似我和八面鬼不占任何优势,可实际上彼此配合产生的心杀伤力一点也不弱。

    八面鬼玩牌的时候始终都不怎么开口,最多的动作是静静的抽着苏烟,他很喜欢抽这个牌子的香烟,我拿出了南京放在桌子上,面对眼前的老千必须先让自己冷静下来。

    每次轮到我发牌的时候,我只是随便洗洗牌就发出去,不会有任何动作和出千。

    因为面对的人是老千肯定能够看出一些端倪,就连经验十足的老赌棍都能发现的事情,这些小老千不会看不出来的。

    八面鬼不停的给我做牌,我在飞速的赢钱,但是在牌局上做二鬼抬轿我还真的是心里没底。

    我不敢给八面鬼做牌,虽然他几次都故意让我看到了手中的牌面,可我还是不敢迈出这一步。

    这一次不同于我面对二叔,因为我知道自己不管怎么样二叔都不会伤害我的,可是这些人不一样,他们都是丧心病狂的家伙,一旦发现出千没有理由会放过我的。

    在这场赌局上哪怕一点点的失误都会让我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出千换牌风险很高,说不定还会被当场抓住剁掉双手,那这一辈子就算是彻底废了……

    很快牌局显现出了劣势,那就是八面鬼总是给我做牌的劣势。

    戴黑框眼镜的家伙好像也在做牌,不过他左右两边都是自己人也方便一些,反倒是我这边总不能一直都赢下去。

    有些时候做出的牌面也赢不了,这是二鬼抬轿中最大的弊端,拿不到好牌凑不出大牌也没办法,八面鬼也不着急像是在等着我进入状态一样。

    我不知道他只是怎么发现我的,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知不知道我是熊三明,可总觉得他已经认出我来而且很信任我。

    在普通牌局上总不能不认识一个人就帮忙做牌,我给他看牌的时候就已经无形中表明了立场,可该不会被八面鬼当成木鱼了吧?

    在赌场中木鱼的意思就是水鱼的一种,只不过木鱼刚开始会赢点钱,老千没有牌搭子帮忙的时候就会随便找人当做木鱼,通过木鱼的手来赢钱,然后再单独对木鱼下手。

    如果木鱼赢钱之后突然不玩了,那一切做的功夫就都白费了,还让木鱼赢了钱离开,这种情况是木鱼游走。

    可是只要在木鱼不离开的情况下,老千是随时都可以杀掉木鱼手里的筹码,我怎么觉得他是把我当成木鱼了啊?天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认出我的样子。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因为不出几把八面鬼就会赢我一次,每次赢到的筹码不多但也是在赢,像是在无形中的转移筹码一样。

    我自己也搞不清现在到底是个钱箱子还是牌搭子,更不知道被他当做木鱼还是伙伴……

    算算手里的筹码已经超过了三万,除去本钱还赚两万多,我悄悄把一万筹码放进口袋里,这些本钱不能动,剩下的都输给他也无所谓。

    不管他把我当成什么样的角色来使用,我都会陪他完成这场和老千的对局,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成长和锻炼,也是一种提高经验的办法。

    可是我能帮忙的很有限,我不敢用二鬼抬轿帮他换牌,他给我看牌的次数越来越多,我的心里也越来越复杂。

    我很想帮他的,可是却真的不敢,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可牌桌上出现了一把大筹码,这把的堵住超过了一万,八面鬼再次把牌面朝我这边闪了一下,我看到他的牌面不算大,再看看我自己手里的牌……如简直是神了。

    因为我手里的牌能够和他手里的牌配上,如果这一次我能帮忙打二鬼抬轿他赢的希望很大!

    马上就要开牌可我心里越来越紧张,手里不停的出汗,我想帮他可是却做不到,如果这一把输了损失可不小,到底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