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356章 无妄之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被人带到六楼,经过楼梯口看守没有任何询问,我早就料到这一切是大小姐的安排,没想到她的心肠如此狠辣。

    只能说昨天是我太天真,以为自己挨顿揍就能扯平过去,却忘记人家是冰冷无情的大小姐,一句话我就沦为砧板鱼肉。

    不知道这件事猫白是否知情,但就算猫白来了也得向着人家,毕竟这年头胳膊肘子往里拐,护犊子护亲的常有可护外人的不常有!

    走廊尽头的房间是上次两伙人对赌的地方,进门我看到了阿晋,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三十多岁一脸风情,怎么看都觉得像个妖精。

    见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我心头一跳,黑色紧身皮裤勾勒出身材线条,看上去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脚上一双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越发诱惑。

    我知道这样的女人一般都很危险,也许她就是场子里迎来送往的那个角色,但一切都是我猜测的。

    “阿晋哥。”我点头打过招呼,心里出奇的平静,因为我自知现在只能靠自己。

    “妈的!这小子贱骨头,一会我可得好好收拾他!”伏虎大汉捏的手骨啪啪响,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是我看不起他,他就是个典型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如果不是现在我人在屋檐下,真在外边拉开架势试试,我保准能整死他!

    “知道今天为什么找你过来吗?”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笑了笑说:“我以为是白爷找我过来喝茶的。”

    一句话所有人脸色一变,不是我装比而是现在必须要硬气,今天如果真的在劫难逃那我也要想办法,我拥有的只有千术。

    “你和白爷很熟吗?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女人语气缓和许多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甚至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从刚才我进门开始,除了她之外就没人拿正眼看过我,在别人眼中我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但在这个社会上看人不能只看年龄和外表,谁都不知道一个人隐藏到什么程度。

    阿晋站起身清了清嗓子慢吞吞的说:“你真是好大的口气,今天找你来是教你如何做人,也是送你离开。”

    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特么的!果然是要撕破脸了!

    “阿晋哥你开玩笑呢吧?我可是白爷请回来的人,你说送走就送走?真以为我是混假的?”我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了,尤其是女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知道她肯定不知道其中缘由,肯定也想不明白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猫白压根就没有请过我,可我猜她不可能知道猫白所有事情。

    气氛一时间变得安静,我负手而立满脸傲气,做戏做全套今天这个比我装定了!哪怕碰到猫白我也会继续装下去!

    不是我喜欢装比而是今天这个形势严峻根本没得选择,有说话的机会还可能逃过一劫,没有说话的机会今天就得被打死了!

    老话说开出去的贼船回不来,现在他们让我下船分明是想淹死我,我心里明白这一点所以绝对不能离开!

    “你说你是白爷请回来的?何以见得?”女人满脸疑惑的看着我,也只有他是白爷身边的人,也只有他才知道事情真假。

    我一看阿晋也有些犹豫,适时的插嘴说:“白爷可是送过随身的阴阳牌给我,你真以为我们的关系如此简单吗?你们今天想送我离开恐怕没有那个资格,问过白爷没有?”

    我一句话让气氛陷入死一样的沉寂,看他们这个样子就知道肯定没有告诉猫白,估计就是大小姐出的主意要把我弄走,可现在说什么我也不能走,中途下船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

    就算离开这里也是自己找个机会离开,绝对不是被他们给丢下船!

    “小子,你说话可要当心,拿白爷开玩笑的话……”阿晋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显然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你看白爷会不会骂你个狗血喷头!你就这么帮忙做事的?非得揭开我的身份你才罢休?”我一句话让他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知道阿晋是猫白身边贴身的人,可同样看似风光之后也有更多的忌惮,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他只是帮忙做事而已,忌惮的事情要比常人更多!

    我赌的是他不敢替猫白做主,更不敢对猫白请回来的人动手!

    原本一场针对我的局胎死腹中,谁也想不到我会这么强势,更想不到我会是猫白请回来的人。

    气氛显得很尴尬,所有人疑惑的看着我,好像要从我身上看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故意端着架子他们能看出个卵子?

    “阿晋哥,我觉得应该让其他人都离开,咱们三个好好聊聊。”我故意朝着旁边伏虎大汉看了一眼,很明显是在避讳他们。

    但我没有让女人离开,因为我能看出来今天她是说了算的人,在这家赌场里绝对拥有一席之地。

    从进门之后我就发现她坐在沙发左边,阿晋坐在右边,一般来说左边是贵宾,右手边是次宾,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但我想这些社会人应该非常讲究这个!

    阿晋想了想挥挥手让人都离开,女人没有离开反而充满兴致的看着我,我大大方方的在旁边坐下来,摸出一支香烟点燃猛吸几口。

    说实话刚才我也吓得不轻,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除了装比强作镇定之外没有其他好办法。

    “给我一个白爷请你回来的理由。”阿晋不傻,他也怀疑我是在故意骗他。

    “因为我是一个老千,这个理由足够吗?”我笑眯眯的看着他,猫白拉拢老千为他做事于情于理,开门做赌场生意的没有把财神往外送的道理。

    对赌场来说,老千是可恨的同样也是摇钱树,所处的角度不同利益也不同,只要能蒙混过去今天怎么都好说。

    “你是一个老千?我从没见过你这样年轻的老千。”旁边女人立刻笑了显然是不相信的样子,我笑眯眯的抽着烟没说话,心说以貌取人是大忌!

    二叔无数次叮嘱过,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以貌取人,否则吃亏的永远是自己!

    “如果你是一个老千,那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女人收起脸上的笑意变得很正经,我觉得她很不简单!

    真正有本事的人从不会以貌取人,就连猫白对我都是客客气气,这就是做人的差距!

    人家给面子我也不能不懂事,轻松的笑着说:“我刚刚才来几天不太懂这里的规矩,今天是对我考验的第三天。”

    我不声不响解释刚来不认识人,也让他们知道我是接受老千考验的人,如果不是猫白授意我能接受三天一百万的考验吗?

    可我想想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大小姐应该是知道我接受考验的事情,难道她会把帮忙做事的老千推出门外?还是其中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

    “怪不得我没见过你,原来是新来的朋友,认识一下我是公蕊,大家给面子叫一声蕊姐。”女人朝我伸出手,我立刻礼貌的握手。

    “蕊姐好,叫我枷锁。”

    气氛瞬间缓和许多,但是阿晋看我的眼神还是很疑惑,他肯定不相信我是猫白请回来的人,相比来说蕊姐则要聪明许多。

    第一次见面先搞好关系,最起码能面子上过的去,我是个老千皆大欢喜,我不是她也没有什么损失,更不会改变我原有的下场。

    “你等一会。”阿晋站起身准备离开,我心里暗暗在打鼓,不知道他是不是去找猫白或者去找大小姐。

    “不用阿晋哥麻烦,其实我的身份很敏感,敢不敢和我赌一场?”

    事已至此不疯不成魔,我已经没有了退路,不只是为了自己也为了拖油瓶,更为了自己不受无妄之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