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99章 抛砖引玉 (第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以前二叔说过男人只喜欢两种女人,一种是什么姿势都会的,一种是什么姿势都不会的……

    我的眼前闪过无数模糊的残影,最后我的目光落在狐媚子身上,对我来说她就是什么姿势都会的那一种。

    她看到我之后立刻笑了,眼神一如既往的充满风情,这一刻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所有我所经历过的女人,她们都在我生命中留下痕迹,曾经的美好是无法泯灭的。曾经的爱恨也是无法消失的!

    俗话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错综复杂的感情谁又能说的清呢?

    “小枷锁,几天不见你的眼神很不对劲啊!”

    狐媚子凑到我身边点燃一支香烟。浓烈鲜红的唇彩就像夜里的火焰,不知不觉就会让人沉醉。

    “没有,我只是不习惯你穿裤子而已……”我无心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了!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偏偏让所有人都听到,所有人都在盯着我,瞬间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自己也知道越描越黑,可我真没有轻佻的意思。

    不过狐媚子却没说什么。眼中的妩媚和柔情更加浓郁,她看我的眼神完全就像大灰狼在看一只羔羊……

    等所有人嘻嘻哈哈平静过去之后,狐媚子凑到我耳边轻声问:“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吗?”

    我下意识的离开远一点,靠的太近总觉得耳朵有些发痒。

    “不,不知道。”我支支吾吾的回答,感觉脸上更烫了!

    “我喜欢你离我近一点!你身上有男人味……坚强、果敢而且很硬!”

    耳边的话让我全身一个激灵!一瞬间头皮都麻了!

    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面对狐媚子的轻笑,我才发现又被她给调戏了!

    突然二叔电话响了,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莫老三。

    我很自然联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想到被打个半死的麻五,心里不明有些紧张。

    二叔并没有回避的样子,反倒示意其他人继续搓麻将,稀里哗啦的声音让人一听就知道是麻将。

    “咋了三哥?”二叔把电话夹在耳朵旁边,一双手使劲的搓着麻将。

    “昨天晚上闹的不小啊!五爷那边的人你怎么也动呢?都找到我这里来了!”

    “卧槽,关我屁事啊。我只是路过而已。”二叔一句话把关系撇开的干干净净,可估计莫老三肯定不信。

    “噢?只是路过?现在五爷点名要见见你,这事恐怕……”

    “三哥不说谁知道。我这几天忙的不行,天天晚上都要熬夜的,等过去这几天再说吧。”

    二叔不声不响给莫老三埋下钩子,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可总不能是要把他钓近这场赌局来吧?

    “我也希望这事别牵连到兄弟,听说事情闹的不小。五爷那边放话要抓人的。”

    莫老三的语气耐人寻味,他已经认定就是二叔干的!不光是我,在场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在听着!

    “谁这么不开眼敢招惹五爷?估计是不懂事的家伙吧……哎哎碰了!”

    二叔一边打电话一边打麻将。我知道他是故意演戏给莫老三看,估计是要把他引到这场赌局上来。

    “也对,那先挂了吧,不打扰兄弟发财!”

    “行了三哥,回头有空我去看你啊!”

    莫老三很明显是话里有话,我也在心里确定一件事,曾五爷要出面了!

    这老家伙点名要见二叔,我早就知道这件事和二叔脱不了关系,听说以前他和麻五还有过结……

    果断电话所有人都是一脸好奇的样子。不过却没有人开口,我最先忍不住了。

    “二叔没事吧?咱们要不要换个地方啊?”

    “放心吧没事,雷声大动静小,做样子给外人看的。”二叔摆摆手一脸轻松的模样。

    “搞那么大还是做做样子?咱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啊!”我忍不住替二叔捏把冷汗。

    看在场其他人也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毕竟事情已经找到二叔这里来。

    “曾五爷手下那么多做事的人,最起码也要让面子上过得去。再说这种事可大可小,真正的社会没人想整天打打杀杀。”

    “噢,曾五爷也怕麻烦啊?”

    “俗话说人多是非多,每天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够让他操心,拖几天就过去了。”

    二叔解释一番我才放心下来,说实话我还真怕有人找到这里来,其他人也都松了口气。

    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真出点什么事也不好解决,倒是二叔的态度和轻松感染了所有人……

    “你小子不用担心。就算被人找上门也无所谓,大不了手提两把西瓜刀,砍他个三天三夜!”

    初哥面露狰狞。我忍不住一个哆嗦,这种事我可做不来!

    “江湖上的打打杀杀充满危险,我们这种人依靠的是头脑不是人多。更不是谁更狠谁更热血,只有在无声无息中做局下套子。”

    一整晚没说话的八面鬼冷不丁来了句,这话分明是说给我听的。也让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来来继续继续,小初你以后少跟我侄子吹嘘,不就两把破西瓜刀的事,让你念叨多少年了?”

    “现在给我两把西瓜刀,我一样能从北街砍到南街!”

    “好汉不提当年勇,赶紧的打牌。少扯那些没用的!”

    牌局继续进行,气氛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好像只要有二叔在的地方。就能让人心安!

    我想这就是他的个人魅力,才能让这么多老江湖依靠在他的身边。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二点钟,一帮人搓麻将玩的不亦乐乎,黑蛇要了一些宵夜过来。

    就在这时二叔电话响了,一看到电话他站起来走出去,很明显是要回避这个电话。

    没有多想我立刻跟出去,不出所料电话是黑虎打过来的,看样子他着急了!

    “咋了兄弟?”

    “今天晚上还是没人下注,这是怎么回事啊?”黑虎语气有些焦急,显然是有些心虚。

    “没什么,我约他们打牌呢,今晚你早点睡。”

    “原来是这样啊!”

    “信誉不用就放在那里。等需要的时候再说吧,我也怕他们把球打到其他代理手里。”

    二叔不声不响又是一个钩子,这个钩子我看明白了!他是故意让黑虎着急的!

    前几天黑虎输了五十万额度。估计他回本心切,在他背后还有一个更加着急的莫老三。

    估计他们现在都懵了,拿到额度之后却不用,什么时候碰见过这样的赌客?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太有钱根本看不上赌球这点盈利……

    “早点睡吧,我这边还坐庄呢,挂了啊!”不等黑虎说什么二叔挂断电话。

    “二叔厉害!这又是一个钩子,要把莫老三引到赌局上来?”

    “有这个打算,不过他会不会来不一定,走一步看一步吧!”二叔故意卖了个关子,也给我留下思考的空间。

    从小到大二叔一直都很古怪,什么事请从来都不明着告诉我,总是绕个圈子让我自己想明白。

    不管他做什么都有他的理由,当时看不明白之后就会明白。

    一群人在山东大厦一直玩到凌晨才散局,胖子这家伙手气好,赢了一大堆香烟。

    可他拿着香烟有些哭笑不得,估计很久都没有赢过香烟,二叔约所有人明天晚上继续。

    其实肯定是要给莫老三制造一个假象,所有人不赌球去赌钱,外人还是占不到便宜!

    现在所有人伪装出来的身份都经不住推敲,也许在这几天时间里莫老三会让人去调查,也许会让人去深入研究。

    时间越长对我们越不利,可我却不明白二叔的真正用意,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也许真正到我知道的那一刻,我才会被二叔的城府谋略所折服……

    散场的时候狐媚子主动上了我们这辆车,依靠在我身边装作没事人的样子,二叔看到了却什么都没说。

    估计所有人心里都清楚,今天晚上要炮声连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