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124章 以身犯险 (圣诞节快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仿佛看到我在盯着他,老头的目光盯在我的身上,四目相对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

    在被眼前这位老者看着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改变心里的想法,甚至改变心里对他的称谓!

    不知为何我心里肃然起敬,就连一点不尊敬的想法也没有。或者说是不敢有……

    我从没见过眼神如此锐利的老者,心里更有前所未有的心惊!只是被看一眼就觉得心凉,甚至不由自主去检查脸上的人皮面具。

    突然二叔揽住我的肩膀,打断的一瞬间让我心里平静下来,短短几秒钟让我仿佛经历几个世纪一般漫长!

    “走走,去玩牌了!”二叔轻松的说着,可我感觉他的语气一点也不轻松。

    二叔带我在一张玩二十一点的桌子坐下,中间有个年轻的发牌荷官,掏出筹码准备先看两把再下注。

    身后隐约听到很多人打招呼,所有人的称呼都是干爹……这一刻我确信刚才的老者就是曾五爷!

    只不过我没想到曾五爷竟然是这样一个老江湖,与我印象中偷鸡摸狗的人完全不同,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如果不是二叔说过曾五爷的一些事情,我还以为刚才的老者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他根本不和普通人在一个层次上,不管从气场还是从威仪,举手投足之间都能让人感觉出不一样。

    此刻我仿佛还能感觉到背后的目光,真的难以想象,二叔曾经在这样的人手下做事……

    更难以想象的是,二叔曾经如何从这样的人手中逃过一劫?被看一眼就有种看穿的感觉,二叔是如何隐藏自己的?

    不知为何这一刻我心里特别有感触,每一个功成名就的人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心酸过往。

    二叔能有今天的城府和江湖经验,究竟要在曾五爷手下经历多少痛苦的煎熬?那肯定是一段如履薄冰的过往……

    “小子,你最好放松一点!那个老混蛋在看你。”二叔压低声音说道,我立刻变得更加紧张。

    “我,我该怎么办?”我不由自主的紧张,这种紧张甚至让我感觉到呼吸不畅。

    “消除心里的敌意,任何心怀敌意的想法都逃不过那老家伙的眼睛。他的眼睛很毒。”

    二叔说的很轻松,他握紧我的手也给了我内心力量。

    “嗯。”我深吸一口气把心里所有想法赶走,有二叔在身边我心里有了底气。

    今天二叔重回故地。我绝对不能给他掉链子!我要是先出了什么问题,那个姓曾的铁定能看出端倪!

    俗话说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我感觉有几个人站在了我的背后,我甚至能在空气中闻到一股雪茄的味道。

    我知道身后站着的就是曾五爷,只有他刚才进门手里拿着雪茄,我本能的想回头去看……

    但是二叔聚精会神的在看牌局。手指不停的拨弄着筹码,我看到了他的手势是不要回头!

    我学着二叔的样子把玩手里的筹码,悄悄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变得冷静。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一定要平常心!

    不管他的眼睛再怎么毒辣,但他也没见过我,只要我不露怯他拿我没办法!

    时间缓缓流逝,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手心里已经全是冷汗。

    突然听到一声干咳。像是故意提醒也像是故意提示,但我还是没有回头只是装作故意看着牌局的样子。

    也许背后的人是故意想让我回头,这里有这么多人可他偏偏站在我们的身后,难道是发现什么不对劲了吗?

    如果这个养生会所内的赌局只对内部人开放,那我们的出现肯定很引人注意。

    换句话说来玩的都是熟客,一旦有生面孔出现肯定会被人留意,赌场从来都不傻……

    紧接着感觉身后的人离开了,那股紧绷的压力也随之消失,一瞬间我忍不住松了口气。

    “给我一副牌。”

    就在这时二叔开始下注。他把筹码放在赌桌上示意要牌,我也跟着拿出筹码示意要牌。

    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突然冷静下来,只要一坐在牌桌上我就感觉从容。整个人的感觉变得全然不同!

    也许只有在赌局上我才能找到感觉,对于手法的绝对自信,这是没由来的一种自信感!

    这个长长的牌桌上坐了将近十个人。其中还有两个长相不错的美女,胸口低V长裙很性感。

    所有人都在拨弄着手里的筹码,每次要牌就把筹码放在前边的下注区。牌局安静的有些出奇!

    荷官通过判断桌子上的筹码来下注,每次发牌的时候动作都很快,扑克贴着牌面准确滑到每个人的面前,要比勺子发牌快很多。

    牌桌上玩的是二十一点,发牌荷官就是庄家,所有人都是闲家。但感觉玩法稍微有些不一样。

    荷官给所有闲家发出两张牌,两张牌一明一暗,让人可以清楚看到手里的一张底牌,但荷官的两张牌却都是暗牌。

    以前听人说过,赌局上规则的不同一定就有猫腻,而且规则一定是对庄家更有利!

    走遍天下赌场从没有规则对赌客有利的地方。庄家本身占有概率优势还有规则上的帮助,可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来试试自己的运气。

    一般来说概率占优势的赌场都很正规,不需要靠荷官从中搞什么猫腻,真正让人靠运气去玩牌。

    我拿到手里两张牌是十一点,二叔是十四点,我们两个都可以继续要牌。

    代表庄家的荷官打开暗牌。可在这一瞬间我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一瞬间牌完全被他手心阻挡!

    按道理来说荷官打开牌的时候是不能离开桌面的,甚至很多地方都是发明牌出来。为的就是保证牌面的公正。

    而且荷官的胳膊手腕还有一个轻微甩动的感觉,这是袖箭最起码的功夫,要把藏在袖口里的牌替换出来。

    当荷官完成整个动作的时候。掀开牌的速度也很快速,几乎是一晃就出现了点数,这又是个不对劲的地方!

    越快越容易出猫腻,一切都在人正常视线中才算正常,遮挡和快速都是作弊的前兆,不能说一定作弊但作弊一定会出现这些前兆!

    我越发感觉这个荷官手里不干净。他开牌的时候动作有些多余,但刚才观看前两把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这个动作。

    当两张暗牌打开是十八点,庄家已经不能补牌。可所有人补牌都要超过十八点,我下意识看了一眼二叔。

    我能看出来的地方他没道理看不出,甚至他以前可能就做过这里的荷官,不作弊的话那五年报恩时间岂不成了笑话?

    二叔并没有着急要补牌,他拖着下巴眼神飘忽不定,我能看出他的心思并不在赌牌上。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二叔就不对劲,他的眼神总是出神,好像总是在回忆曾经……

    我挥手示意要补牌,十一点补牌是安全的,很多时候甚至要补两张牌。

    拿到这张牌我贴着牌桌看了一眼,是一张梅花J,手里瞬间变成了二十一点。

    这把牌我基本上赢定了,可其他人补牌很多超过了二十一点,直接扣牌弃牌。

    荷官的眼神看向二叔,我在桌子下暗暗踩了他一下,他这才回过神来摆手要牌。

    补到的是一张3,他继续示意补牌,可我总觉得他心不在焉。

    二叔的眼神和状态一点都不像赌博时应该有的状态,可在这个到处都是监控的地方,会不会露出破绽的?

    说实话我替二叔暗暗捏一把冷汗,如果在这里被人识破,那下场可想而知……

    牌局不温不火的进行,二叔时不时会玩两把,时不时会停下来盯着牌局看。

    突然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二叔眼睛红了!

    他的眼睛不带一丝疯狂的神色,反而是饱含了温柔,我赶紧在桌子下边踩他一下提醒。

    他回过神摆了摆手,站起来准备离开这张赌桌,我也跟着站起来。

    可刚站起来就看到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有人在看着我们,其中一个满脸乌黑的家伙好奇的打量着我们。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个家伙就是二叔进门时候说的老黑?该不会这么巧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