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15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 (第四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环顾整个小型赌场,两张长方形的赌桌中间一张圆形赌桌,现在只有一张桌子上有人在玩,看起来兴致也不高。

    我突然明白黑蛇为什么先让我赢点赌本,恐怕真正的大赌局要在晚上才开始,现在才中午两点钟,我有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来做事。

    时间充足对我来说是好事,想进入大赌局必须要有百万以上的赌本。进门之前肯定会验资,二叔十有**会出现在大赌局上!

    我看了看旁边的大兵,他正好能做我的钱箱子,想在这个赌局上搞钱必须要小心,说不定就有隐藏的看局高手混迹其中。

    以前二叔常说凡事急功近利往往事得其反,稳一点总是没错的!

    “大兵,咱们先到旁边看一会,听我安排。”

    “OK!一切都听你的!”大兵显得很兴奋,估计第一次来到这种高档的赌场。

    现在他和其他赌徒没有任何两样,兴奋中带着激动,幻想着能在这里赢大钱,但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大兵,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来这里吗?”我故意问了句。

    “知道,找你二叔啊!”

    “那你知道黑蛇为什么让我赌钱吗?”我平静的看着他,必须要改变他现在的内心想法。

    “赌钱还有为什么啊?肯定是为了钱呗!”他茫然的看着我,好像我是一个白痴一样。

    “不是这么简单。一会你就知道了。”我故意卖了个关子,让他知道今天并不是来为了赌钱。

    我和大兵在这个小型赌场里溜达起来,红色地毯踩着很有质感,赌台用的是拉丝板装饰,整个装修都以金色为主,给人一种富丽堂皇的感觉。

    从进入长乐门开始,所有见到的一切都给人一种新鲜感,赌台上的绿色桌布看起来干净整洁,我用手指摸了一下赌台上的桌布。

    其实赌场赌台很能反应一个赌场的情况,如果摸一下手上会沾灰,那立刻就要掉下几个档次,有钱人更多玩的是档次感和优越感。

    中间圆桌上有四个人在玩牌,旁边站着几个人在看,专门有荷官负责发牌,看了一下牌靴我立刻笑了!

    不同于百家乐或者二十一点的牌靴,炸金花只会用一副扑克来玩,牌靴中的牌都是没拆封的,旁边放着洗牌机。

    很明显荷官发牌只会按照顺序发死牌,也就是不会洗牌就发牌,洗牌全部都交给洗牌机完成。这样做的目的无疑是避免荷官作弊。

    可现实中的牌局谁也不讲究这个,荷官正在唰唰的洗牌,牌靴和洗牌机全都成了摆设,甚至荷官洗牌之后把牌交到赌客手里。

    “你笑什么?”大兵不明所以的问了句。我连忙摆手示意没事,赶紧收起脸上的笑容。

    简单来说这种牌局非常容易出千,但同样发牌的荷官应该不是软脚虾,现在还不清楚这里的局靠什么盈利,我想抽水局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站在赌桌旁边开始观看,炸金花玩的就是一个气氛,每个人轮流坐庄发牌,荷官洗牌机和牌靴无疑成了摆设。这种散局几乎和棋牌室里的散局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荷官反倒更像是一个看局的明灯,因为他不参与牌局,我心里忍不住有些激动,可反过来想想。真有这么好的事吗?

    我能看出来的端倪别人没道理看不出来,赌场更不会给老千留下这么明显的漏洞,其中哪里不对劲?

    看了一会我看出了门道,这个赌局看似漏洞百出。可真正的高手是荷官,他是负责看场的明灯。

    在一张桌子上配一个看局高手,注意力只盯在这一张桌子上,无形中会给老千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很容易就会被抓千。

    如果同时多人一起上局做事,也会有被人抓千的可能,因为牌局时时刻刻都在荷官的注视之下,内行看内行,门清啊!

    我就知道赌场不会这么白痴,相比楼下大厅那些赌局来说,这里的防备只会更加严格!

    “咱们要不要试试手气啊?”大兵迫不及待的问了句,我耸了耸肩没说话。

    说实话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赌局,荷官不发牌就是一个明灯,还不知道周围有多少明灯和暗灯,谁也不能保证这张桌子上不会有暗灯在偷偷做事。

    真正靠抽水盈利的赌场没有几个,多多少少都会让场子里的高手上局做事。搞点钱为赌场增加收入。

    要不然赌场花钱聘来的暗灯高手,不都成了吃干饭的?真正的老千做事才有几次?

    曾经在武汉猫白的地下赌场,暗灯组的人经常会加入赌局做事,而且人数还不少。我做过暗灯深知这一点!

    可想要赢钱就必须上牌桌赌钱,现在看来能依靠的只有洗牌手法,可在人家高手面前用手法洗牌,非常容易被看穿……

    不过我同样知道赌场里的一些规律。赌场暗灯一般都是晚上出来做事,白天这个时候基本都在呼呼大睡,不到下午一般不会起床……

    想到这一点我心里有了准备,看似留给我的时间很充足,可实际上很紧迫,必须要避开赌场里的暗灯。

    “大兵,你先看我玩两把试试手气,一会听我安排。”我压低声音说了句,准备先试试水。

    “没问题!”大兵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在他看来我一定能赢钱,只是他不懂里边的危险。

    在一把牌结束后我加入了赌局,我刻意坐在桌子边缘。处于荷官的身体一侧。

    其实圆桌看似哪个位置都一样,可正面面对荷官的位置总是容易被注意,我刻意伪装成怯场的样子,此刻年龄就是我最好的伪装。

    荷官简单给我说了一下规则,底钱三千,下注最少一千,我点点头表示没问题,手里只拿了两个筹码。

    荷官看了一眼我手里的筹码没说什么,在他看来我这种就是捡漏的家伙,赢一把立刻就跑,我也有意伪装成这种人。

    一连几把牌都没有任何起色,我故意做出着急上火的样子。等轮到我发牌的时候,我胡乱洗了几下立刻发出去,没有用任何手法。

    不是我不想用手法,只是荷官一直都在盯着,这种感觉给我很大的压力,感觉就像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出千一样。

    不过这把牌运气还算不错,自己给自己发到了同花,还是没有出千的情况下,但我不敢赌太多。

    因为老千从来不靠运气赌钱,真正到了赌运气的时候,都是别无其他选择的时候。

    我静静的看着其他人的反应,在跟了两手牌之后选择开牌。一把牌赢到了一万多筹码,我立刻喜滋滋饿收起来。

    所有表情都被荷官看在眼里,在他眼里我看到了不屑,我知道他肯定不屑于我这种小打小闹的玩法。

    不过给荷官下钩子是第一步。必须要给他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现在我的年龄就是我最大的优势。

    可就在这时有人加入了赌局,我只是看他一眼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甚至看起来有些眼熟。

    三十多岁一脸正派的样子,穿正统的皮鞋衬衫,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可我在他身上能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感觉。

    确切的说,我能在他身上看到老千的感觉!

    一上桌荷官轻易的笑了笑,但他的眼神刻意回避新加入的中年人,尤其是发牌的时候也不看他。

    我心说坏了!这么快就碰到了暗灯做事,而且他就坐在我的身边,这个赌局恐怕要黄啊!

    “等一下,我也要加入。”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我瞬间一个激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