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18章 迷雾重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一想到戴晴我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可深知她对我的痛恨,或者说对我们的痛恨!

    我能理解她的恨意,但不代表我就老老实实在这里等死!不管重九娘对眼色的女人是谁,对我来说绝对没好处!

    “卧槽!咱们快走!”

    二话不说我转头就走,我知道金爷一直都和湖北猫白有联系,虽然关系闹僵但二叔说过,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如果重九娘是故意拖延时间让戴飞的人来抓我,那现在我肯定要危险!

    突然有人挡住我的去路,一看竟然是重九娘,她根本就没去休息区。

    “你有事要离开吗?我只耽误你一分钟……”她平静的看着我,可我却不会信任她,现在的阻拦更像是一种拖延时间!

    “今天没空下次吧。”说完我头也不回的离开,面前的红木大门隔绝开了外边的世界,我不知道开门的一瞬间会碰到什么人。

    重九娘追上几步脸色焦急的问:“我只问一个问题,你在这里见到过云姐吗?”

    一句话让我有些忍不住发笑,摆摆手示意没见过立刻离开,我深吸一口气准备拉开红木大门,可突然想起黑蛇对我说的话。

    她说让我不要离开这里,外边有什么?她离开之后为什么一直都没回来?

    我拿出手机立刻给黑蛇打电话,想问问她在哪里,可重九娘再次凑过来。

    “你真的没见过云姐吗?你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不要再问我了!我没见过,她在哪里我怎么知道?你给她打电话啊!”

    我头也不回的说了句,可说完心里咯噔一下!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上海龙天的人,难道他们都是来找人的?

    “好吧,我不打扰你了。”重九娘说完就要走,可我却有了一个惊人的想法!

    “等一下!你不是和千心云一起来的吗?你来多久了?她的电话打不通吗?”

    “我来了五天可一直联系不上,但我知道云姐就在长乐门,只是不知道在哪里。”

    她的一番话让我彻底懵了!难道消失的不只是二叔一个人?千心云也不见了?这是一次巧合还是一个陷阱?

    一时间我陷入了沉思,电话中黑蛇的声音把我思绪拉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已经接通了。

    “蛇姐,你现在方便回来一下吗?”

    “我在四号vip包房,你先不要过来,这里有你不想见到的人。”

    说完电话就挂了,我心里反倒更加疑惑,谁是我不想见到的人?湖北戴飞的人?

    一时间我脑子彻底乱了,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所有老千凑起来并不在长乐门看局?

    如果真正有一场大局的话,肯定要安排在一个秘密的地方,牌局上出现老千才会请人来帮忙做事,可一场赌局总不能赌这么多天吧?

    按道理来说帮忙看局抓千的高手,抓不到肯定就要打道回府,总不能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吧?

    现在唯一能让我确认的就是上海龙天的人,如果能找到那个青年问一下,总不能齐胖子也消失了吧?

    “大兵,咱们现在这里别出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明白!”

    我和大兵来到休息区找到一张没人的沙发坐下,心里总有个疑惑,过来帮忙看局的老千到底去哪了?

    从我去长春开始到现在差不多过了半个月时间,我不知道二叔是什么时候来的,但估计日子肯定不会太短。

    难道这次暗花找高手看局是个幌子?难不成是湖北戴飞报复的手段?想把二叔他们找出来?

    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要在长乐门做一个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的赌局,那天王老子来了也抓不到老千。

    只要暗花开出的价格足够吸引人,肯定会不停吸引老千过来,到时候戴飞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不得不说这是个好办法!

    等等,虽然这个办法可以说的过去,但真正实施起来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如果这是湖北戴飞联合长乐门的一种手段,那牵扯到的老千也不免太多了……能够有实力过来看局的都是顶尖老千,都是各个赌场里的心头肉。

    一个骗局能骗过一个老千,可能骗过江湖上这么多的老千吗?湖北戴飞有这个实力吗?毕竟开暗花的是长乐门,这种砸招牌的事他们能干吗?

    换一个思路,长乐门本身就是赌场生意,最痛恨的人肯定是老千,会不会借开暗花找人抓千的机会,把所有老千骗过来记住他们的样子?

    想想也的确有这个可能,但没有一个确切的可能,唯一能知道的是二叔失踪了,地点就在这个长乐门!

    “大兵,如果你痛恨一个人,你在什么时候才会找这个人帮忙?”我冷不丁问了句,想从大兵身上找找头绪。

    “不好说,我可能永远不会找痛恨的人帮忙,因为明知道不会帮我的。”

    “假如你给一份足够多的金钱利益,让你痛恨的人无法抵御这个诱惑呢?”我试探性的说着,故意换种说法把他套进来。

    “这个……如果我足够的钱,干嘛还要找痛恨的人帮忙呢?”大兵摊摊手无所谓的看着我,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只有自己去想这个事情,如果能再次碰到龙天的人就好了,不管以前的过结最起码能先问问,借此机会也要讨回曾经的旧账!

    我可从没忘记过在上海挨的巴掌,那个时候在人家地盘上我不敢怎么样,可现在不一样了!

    “大兵,有个人以前打我,你能不能帮我揍他一顿?”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只因为我曾经答应只让他护我周全。

    “当然!你想揍谁?”他爽快的答应下来,甚至都没有问我曾经的原因和经过。

    “真的假的?这么仗义啊?”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了句,心说他别再是开玩笑,关键时候掉链子可就完了!

    “那必须的,因为我们是结拜过的兄弟!”

    一听这话我心里特别不是个滋味,大兵这人心肠不坏还颇有些正义感,如果哪天让他知道拉拢的那些是手段,估计一切都得完蛋……

    可现在木已成舟无法改变,只能以后再找机会加深感情……仔细想想现在让他帮忙动手并不是明智之举啊!

    “嘿嘿,我随便开玩笑的,我知道兵哥你仗义,回头请你去潇洒!”

    “真的?咱们再去看看大型歌舞表演?洗浴中心那必须得常去啊!”

    “哈哈,没问题!”我爽快的答应下来,没想到他还真对洗浴中心上瘾了!

    其实现在我心里很紧张,故作轻松拉关系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保障,现在我能依靠的只有大兵。

    在这里我可能真会碰上湖北戴飞的人,也可能会碰上金爷赌船上的人,甚至可能会碰到沈阳的人。

    但不管在这里碰到哪一种人,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好处,回望自己的曾经,好像走到哪里得罪到哪里,就没有一个地方关系融洽。

    也许这就是做老千的苦衷,本身老千和赌场就是天生的对立面,除了为赌场做事之外根本没有第二种相处关系的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二叔这些年有这么多仇家,可越是这样我越不会退缩,更知道肩膀上的胆子有多重……

    突然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猝不及防下我一个激灵!紧接着丢给我一个纸团,我回头却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这个人有些熟悉但看不出是谁,大兵立刻警惕起来,我慢慢的打开了纸团上边只有一句话。

    “一个人来卫生间,你的老朋友。”

    卧槽!一看这话我忍不住想骂人,这么明显的调虎离山?真当我是傻子啊?

    可这个人会不会是二叔?或者是二叔身边的人?想想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眼看着丢纸团的人走进了休息区旁边的卫生间,我心里有些没底,看了一眼身边的大兵,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如果这个扔纸团的人想对我不利,有大兵在身边肯定能帮忙,如果真是一个老朋友,说不定能解开我心里的疑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