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41章 不得已的苦衷 (第五更为专业3DQQ69687加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二叔的性格,他绝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人,可他从来不会鲁莽,

    要是别人说朱如意强大那我还不信,可二叔说的话我不能不信,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在正经事上骗过我,此时此刻他也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冷静,

    我突然明白二叔为什么要转移话题挑起报仇的事,然后又给所有人泼一盆冷水,其实他是想让所有人吃个亏算了……

    我明白二叔是想隐忍一次,那我必须要配合他一下,不管他做什么我这个当侄子的都得支持,

    “二叔啊,你说这个人这么厉害,但枪打出头鸟,难道就没人办他,”我故意问了句,好给二叔接下来说话的机会,

    如果二叔一味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肯定会让在座其他人心里不痛快,更会让人认为他胆小怕事……

    “三明你傻啊,你见过有谁敢办人大表代的,你以为是纹龙画虎的社会人啊,那早让人弄死扔臭水沟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全都无语了,估计根本想不到朱如意会有如此背景,从他们每个人的脸上我能看出,他们并不了解朱如意,

    一听这话我反而有种错觉,难道姓朱的这家伙设局坑老千,难道他就是摆明了搞事情,有恃无恐,或者说是哪个老千搞了他,他是故意报复所有老千的,

    他可是有长乐门的赌场生意,被老千搞也在情理之中,他反过来搞老千虽然也在情理之中,但却不太理智……

    表面上来看他得罪的不过是所有做赌场生意的人,得罪的都是些老千,在明面上还真没人能干他……不过暗地里可就说不准了啊,

    “东哥,你说这事咱们就这么算了,我不服啊,”雨哥第一个表态,气氛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仇恨的气息开始在空气中蔓延……

    “我也不服,这笔账必须要讨回来,”初哥也跟着表态,

    一旁的黑蛇面色冰冷,她的遭遇肯定让她咽不下这口气,不只是长乐门,恐怕苏州老虎城那伙人也要报复,

    “我也觉得咽不下这口气,特么的大过年被人折腾成这样,八面鬼什么意见,”风哥也表态咽不下这口气,所有人都在看着八面鬼,

    “这事我听东子的,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八面鬼很聪明,一脚就把皮球踢给二叔,里外都不得罪人,

    我心里有些着急,现在二叔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啊,这个时候违背所有人的意思肯定不是明智之举,必须要想办法转移话题……

    等等,有了,刚才所有人都表态但唯独黑蛇没表态,说明她是完全听二叔的,虽然她比任何人都想去报仇,

    “二叔,长乐门这笔账肯定要算,但我有一个提议,咱们先去干老虎城那帮混蛋,替蛇姐报仇,”

    此话一出所有人一愣,黑蛇立刻转头看着我,二叔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精光,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咱们和长乐门的账早晚都要算,一帮老爷们受点委屈不算什么,可不能让女人受了委屈,你们什么意见,”

    二叔平静的看着所有人,但他的眼神已经开始喷火,这一次所有人出奇的意见统一,

    先干老虎城的人,再回头来找长乐门算账,但凡是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会有相同的选择,自己吃点苦受点罪无所谓,但绝对不能让女人遭罪,

    黑蛇的仇一定要报,我可以想象二叔他们会展开疯狂的报复,绝对不会留情的报复,

    看情况改变我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此刻我很能理解二叔,很多时候他也很无奈,可是却没办法说什么,

    因为他是所有人的中心支柱,是所有人的大脑,他要考虑的不只是自己的爱恨情仇,更多的是所有人的安危……论这一点,我自愧不如,

    黑蛇走过来平静的看着我,我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摸了摸我的脑袋轻声说:“我欠你一次,”

    我仿佛想到在地牢中见到她的样子,其实换做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会忍不住,我也只是遵从自己的内心而已……

    突然外边传来一阵爆炸声,仔细一听是鞭炮声,再看现在已经是凌晨六点,不知不觉时间过的这么快,

    鞭炮声预示着大年初一的到来,这个年过的很不太平,可好在一切都过去了,新的一年开始了,

    我知道是二叔有意开玩笑转移话题,转移所有人没办法回家过年的情绪,现在所有的愤怒都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就是去干老虎城的王八蛋,

    “今天是大年初一,现在所有人去休息,等着养好精神我们去送上一份大礼,给他们带上第一句问候,但我希望这也是他们受到的最后一声问候,”

    二叔一字一句说的无比坚定,气氛瞬间被激发出来,一群人杀气腾腾的各自找地方休息,只是我很担心他们的身体行不行,

    如果能多休息几天应该会更好,但我知道他们等不了太长时间,要不然也不会一个个着急去找长乐门报仇,可面对强大的对手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和计划,

    我突然明白了二叔的用意,他并没有隐忍的意思,这一次他仍旧会去报仇,只不过他需要时间,

    先去干老虎城的人显然要容易很多,也要安全很多,毕竟这是在河南,借助这个事情二叔也能有时间计划如何报复长乐门,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二叔想要报复的心,可他和别人不一样,他不会凭着脑门一热就带人去报仇,就算要去报仇也会计划周全,这才是我所认识的二叔,

    “三明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不过来了,让他俩在这里陪着吧,”

    “不用,让大兵一起过去帮忙,他没问题的,”我慢慢从口袋里拿出手枪,这是二叔送给我防身的,可现在我根本用不上,

    “兵哥?烦你了,你知道他们的身体情况,这里有苏玉戎就行了,你去了我放心,”

    我热忱的看着大兵,插满血袋和点滴的手看起来那么脆弱,我给了他一个不是选择的选择,他立刻接过手枪,

    “好,只要信得过我,那我就会尽力,”

    “好好休息,大兵我欠你一次,”我冲着他笑了笑,以后我会把所有欠下的都还回去,一次还不清就两次,两次还不清就三次,始终都要还给他,

    临走二叔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我笑了笑作为回应,这一刻我们叔侄俩心照不宣,

    转眼整个病房里空空荡荡,我让苏玉戎也去休息,我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受不了外边的鞭炮声,

    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像是预示着新年的开始,可所有人都没有新衣服,没有新年的第一声问候,有的只是无尽的怨言和仇恨,不得不报的仇恨,

    可苏玉戎没有离开,直接翻身上了旁边的床上,一言不发的样子让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我想起在地牢内他的劝阻,现在想想他是对的,我不应该那么冲动,可现在木已成舟说什么都晚了……

    “苏玉戎,谢谢你了……”

    “早点休息吧,养好精神,我就在这里哪都不去,”

    说完他背过身不再看我,我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靠时间来抚平,有些事情发生就注定不会消失,

    慢慢摸出一支香烟点燃,看着外边蒙蒙亮的天空,所有的思绪仿佛都平静下来,这一刻心里竟然是那么难受,

    深吸一口香烟,闭上眼睛听着不绝于耳的鞭炮声,所有新年的问候在此刻仿佛都变成了剔骨刀,一刀一刀刺着所有人的心……

    最后我看了一眼苏玉戎的背影,这个背影仿佛像是一把刀,一把兄弟情义的刀,

    我在心里长叹一口气,这把刀论锋利它天下第一,可论剔骨揉心,它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