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63章 情义的力量 (大年初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关机音乐在寂静的夜晚如此清晰,一瞬间我在心里问候了几百次这个破手机,巷子口一瞬间也安静了,

    我心里期盼他们没有听到这个声音,好在这个该死的声音很短暂,如果再长两秒钟估计我会一头撞死在这里,大兵这个破手机早就该砸了,

    不管说什么我出去之后也要把这个手机砸了,就算这破手机是大兵家祖传的,我也得给他砸个粉碎,

    巷子口的人停顿了几秒钟,紧接着立刻传来脚步声,这一次脚步声格外的清晰带着一股仓促,我心说完了,

    我肚子上有伤,阿晓被人打的半死不活,现在我和阿晓两个人根本跑不了……

    “听到没有,刚才好像是有声音,”

    “听到了,”

    低沉沙哑的对话声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我听出是风哥的声音,基本上**不离十了,

    突然垃圾堆里有吱吱的声音,紧接着有东西从垃圾堆里跑出去,立刻有光线照亮,我看不到但能感觉是老鼠,

    “原来是只老鼠,你说这小子跑哪去了呢,”一个陌生男人的说话声音,我仔细在脑海里思索却不记得这个人的声音,

    “不知道,先回去再说,”

    这句话我听出是风哥的声音,我想应该是二叔让他来接我的……可现在我却不敢冒险,因为人心隔肚皮我不得不防,

    转眼他们离开了巷子,紧接着听到远处有车子发动的声音,我和阿晓对了个眼色长长松了口气,

    他的淡定超出我的想象,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根本不用我担心他会发出声音,甚至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存在,

    我俩人相视一笑,但这次没敢说话也没敢抽烟,静静的等着时间流逝……

    说什么没有两个小时我也不会离开这里,哪怕天塌了我也绝对不出去,更别说这垃圾堆里会有什么老鼠……

    以前我很害怕老鼠和蛇这些东西,对于一切毛茸茸的东西和青蛙蟾蜍之类的都害怕,但现在任何东西我都不害怕,

    相比活命来说,一切恐惧都算不上恐惧,真正能令人恐惧的只有看不透的人心,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蹲在地上两条腿都?了,安静的夜晚除了老鼠之外就没有别的声音,

    我拉着阿晓一瘸一拐的走出巷子,大过年的路边都是喜庆的对联和红灯笼,可这一刻我的确够狼狈的,

    我拿出手机开机,然后立刻打给苏玉戎,除了过命的兄弟之外现在我不相信任何人,

    “喂大兵,事情怎么样了,”苏玉戎一开口我就听出他的声音,焦急中带着急切,我知道他是在担心我的安危,

    “我是熊三明,不要声张你找个没人的地方说话,”我说的很平静,电话那头立刻沉默了,

    十几秒后电话那头传来干咳声,苏玉戎压低声音说:“现在就我一个人,你怎么样了,现在在哪里,”

    “我很好,现在你在哪里,我二叔在做什么,大兵回去了吗,”我说出心里一连串的疑问,这一刻我还在担心初哥和大兵的处境,

    “我在一个小宾馆,你二叔带人出去还没回来,大兵不是去救你了吗,”

    “现在你先找机会一个人离开,我们在青年路找个地方汇合……千万别让任何人发现你,”

    “知道了,一会我到了给你电话,”

    挂断电话我心里松了口气,我最喜欢苏玉戎的一个优点,就是不论什么时候先做事再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他并没有改变,

    现在除了二叔之外,能让我信得过的人只有苏玉戎,真正在危险的时候,一起经历过为难的感情才显得弥足珍贵,

    半个小时后路上有车灯,电话也在这一刻响了,看到是苏玉戎打来的我放心不少,

    “我已经看到你的车子,一直往前走我在路边等你,”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可同样也有一份警惕,

    挂断电话我让阿晓站在路边等着,先看清楚车里的人是谁之后我再出现,这个时候不得不防,

    我转身进入黑暗的巷子中,远远看到阿晓一个人站在路边,车灯照亮他的样子,我能看到他在瑟瑟发抖,

    也许不管换做是谁,碰到危险都会有本能的反应,虽然这一次遇到危险的可能是微乎其微,我也希望这一次是我多心了,

    车子缓缓在巷子口停下,我一眼看到车后座只有一个人,下车之后看清楚是苏玉戎,我立刻走出巷子,

    “苏玉戎,这边这边,”我冲着他招呼着,他立刻抛过来扶我,脸色无比复杂,

    “啥也不说了,咱们先找个酒店住下,记住路上千万别开口,”我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其实在长乐门的地盘一切事情都可能发生,

    我还记得在山东坐出租车,我和二叔很快就被人给盯上,问题就是出在出租车身上,说不定这里的出租公司就有长乐门的股份,

    “知道了,”

    上车一路离开,车内弥漫着一股垃圾味道,出租司机很明显有些不太高兴,大过年的让谁拉两个臭气冲天的乘客都会不高兴……

    找了个小宾馆下车,下车的时候我让苏玉戎多给他两百车费,算是大过年的给清理费……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大过年的小宾馆生意很冷清,我特意嘱咐苏玉戎去开带电脑的房间,故意伪装成要上网的样子,

    过程出奇的顺利,开房间也没要身份证,估计大过年都放假也没人会在乎这个,

    单独给阿晓开了一个房间,现在我需要一个人休息,躺在小宾馆的床上我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摸出一支香烟点燃,这是一种久违的安全感,所有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放松,所有的惊魂都在这一刻划上句号,

    看着苏玉戎忙活着烧热水,心里有股暖洋洋的感觉,我知道自己亏欠他很多,也知道亏欠他过一个年……

    因为有苏玉戎在我就能感觉到安心,我理解这份情谊的力量,只有过命兄弟才会有这份情义,

    “喝点热水,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你都经历了什么,”他给我端来一杯热水,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能喝,

    “从我那天被抓走开始,都发生了些什么,”我抽了口烟小声问道,现在我并不想提起在长乐门中发生的一切,反而更想知道外边的世界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我心里的那份猜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二叔一定会有危险,可我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好乱说,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无从开口……

    二叔身边的人都是老千团的人,风哥、雨哥、初哥、黑蛇和八面鬼,所有人都和二叔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对我来说也都不错,

    单凭一个猜测我无法开口,更无法左右二叔去怀疑猜测身边的人,我心里清楚这种事情一旦掌握不好分寸,立刻就会伤了人心,

    “那天你被抓走我立刻通知你二叔,还没等去救你就碰上?烦,你二叔中了老虎城的圈套,不少人都受了伤……”

    “什么,谁受了伤,怎么回事,”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凭借二叔的头脑和城府,怎么可能轻易就中了埋伏,

    “具体经过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雨哥和八面鬼受了伤,我也没有再见过他们,”

    “那炸药包的事情你知道吗,”

    “这个不太清楚,但最后是初哥悄悄拿走了炸药,最后才知道他是去长乐门救你,”

    一听这话我心里立刻开始怀疑,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我提醒过二叔有内鬼,他那么小心谨慎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人悄悄拿走炸药包,

    要知道炸药包绑在身上可以去长乐门救我,同样也可以把所有人炸成粉末,凭借我的了解二叔绝不可能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模糊中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局,一个迷雾重重的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