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64章 是非之地 (大年初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难道是二叔有意试探初哥的,或者是二叔有意让他拿走炸药包,还是二叔早就猜到初哥会孤身一人去长乐门救我,

    按照我对二叔的理解,他很有可能会做局,可现实来看初哥去长乐门救我却是偶然,他是怀着必死的决心去救我的,因为他那份血性是不容置疑的,

    现在的一切越来越让我看不清楚,凭借我自己的猜测没办法获得证实,我也不愿意相信今晚是二叔做的局……

    俗话说人间自有真情在,换做是我和苏玉戎这种关系和感情,我也不会做局设计他的……不管为了什么样的目的都不会,可如果是为了二叔的话……

    情感的纠葛和现实的冲突让我脑子里很乱,我极力把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赶出脑海,摸出一支香烟猛吸两口,

    “其他人怎么样了,你知道今晚二叔让谁来接我的吗,”我平静的问了句,借此来转移话题,

    “不是大兵吗,他带着蛇姐和风哥去长乐门,我刚才走的时候还没回来,”

    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既然二叔带着?蛇和风哥去长乐门,那我在巷子里碰到的人是谁,难不成是我见了鬼,

    我清楚记得是风哥的声音,就算有出入也在情理之中,可那么安静的环境中神经高度紧绷,会有听错的可能吗,

    如果二叔没有让风哥去接我,那他为什么会出现,以前二叔说过意外之外的人往往才是最要命的人,

    雨哥和八面鬼受伤,这本就不符合逻辑,雨哥身手好受伤情有可原,但八面鬼绝对不是抛头露面出来做事的人,他就是隐藏在?暗中的千手,绝对不会以身犯险的,

    凭借我对八面鬼这个人的了解,他很看不上打打杀杀的这种事……而且他从广州带过来不少朋友,怎么可能还会自己受了伤,难道他们的枪都是烧火棍吗,

    一切都充满了谜团,一切都让我看不透,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到底哪些事是意外哪些是局,

    “对了苏玉戎,前天下午六点左右你在哪里,二叔当时在做什么,他有没有什么反常,”

    “前天下午六点……”苏玉戎陷入了沉思,我的心开始紧张起来,因为那是我偷偷用手机提醒有内鬼的时候,

    虽然我也不愿意去想二叔身边出了内鬼,可我的直觉从来都不会骗我,一定是有人走露了消息,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值得让人警惕,

    ,“前天下午你二叔被老虎城的人埋伏,六点钟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一听这话我心里瞬间升起怒火,我很想质问他二叔遇到?烦的时候他在哪里,可我知道自己做不到,

    他能从沈阳跑到这里来,本身我就欠了他一个情分,现在我有什么脸面质问他呢,

    低头猛抽香烟,感觉河南是个是非之地,不但让所有人都没能过个好年,反而还让关系出现危机……

    我在脑海里反复思考究竟是谁,可却一点也没有头绪,因为我不是二叔,更不了解老千团中的每一个人,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直到现在二叔也没有给我来电话,我知道他一定还没有解决完?烦,如果他解决完?烦立刻就会想起我来,

    躺在床上静静的抽着烟,放空自己任凭?夜流逝,不管怎么说能从长乐门逃出来就算万幸,只是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初哥……

    将近十二点钟电话响了,一看到电话果然是二叔打来的,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可也有说不出的复杂,

    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二叔,更不在知道该如何提醒他,有些事情我根本不好开口,因为我要说的事情太敏感……因为有些情义甚至超出了叔侄的情义,

    “喂二叔,事情顺利吗,初哥救出来了吗,”一接电话我立刻开口,心也悬到了半空中,

    “你在哪,”二叔的语气带着一股冰冷,我能听出他的心情不太好,

    “我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苏玉戎在这里陪着我,我暂时没事了……初哥怎么样了,”我小心翼翼打了个马虎眼,

    “你和我也要藏着掖着,傻叉子你翅膀硬了啊,”二叔立刻听出话里的不对劲,声音也越发的暴躁,

    “不是,其实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在哪里,等天亮我就过去找你……初哥怎么样了,”

    我小心翼翼的转移话题,尽量找了一个比较好接受的理由,其实我并不担心二叔只是担心他身边的人,

    “原来是这样……小初没事了,他是条汉子,今晚你欠他一条命,”二叔的语气缓和了不少,我悬着的心也放回肚子里,

    “初哥是个爷们,只是二叔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既然明知道不该说就别说,老子心里都有数,明天早晨等你一起吃早餐,记得准时过来,”

    二叔话锋一转,我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咽回去,听起来他已经有了准备和察觉,

    毕竟他是我二叔,我能察觉出来的事情他没道理察觉不出,也许正如他所说,他心里都有数……

    “放心吧二叔,只是我肚子上的伤口还没好,恐怕不能陪你一起吃早餐了……”我颇为无奈的说着,现在我也只能靠营养袋,估计只能去医院里吃早餐,

    “卧槽,我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你小子没事吧,”

    “没事死不了的,恐怕需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二叔有个事我要提醒你,长乐门中的幕后做局高手,是一个年轻姑娘名叫雪小姐,身上用一种很奇特的香料,”

    “雪小姐,没听说过啊……”二叔意味深长的吧嗒着嘴,我就知道他肯定不知道,估计隐藏这么深的人,一般人都不会想到,

    “二叔,朱如意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见过他吗,”我话锋一转,因为我想知道古老头和朱如意是不是同一个人,

    “见过,五十多岁白白胖胖,眼角眉下有一个三角形的伤疤……咋了,”

    一听这话我心里确定古老头不是朱如意,估计真正的大佬都不会轻易去赌场,更不会轻易的抛头露面,

    “我在长乐门见到一个叫古爷的人,二叔你认识他吗,”

    “认识,就算烧成灰我都认识,他是朱如意手下打理长乐门的人,就是他开的暗花来骗老子,”

    二叔咬牙切齿的声音让我听到直冒凉气,我心里更加确定这次真正做局的人是雪小姐,可以想见她和朱如意的关系不一般,

    “原来如此……其实古老头就是个空架子,幕后的人是雪小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白净漂亮,身上的香料好像是红鬼香,”

    “这么狠,藏的这么深,不过现在还不是报复长乐门的时候,所有人已经打成一团,都特么疯了,”二叔骂了一句,我立刻听出了不对劲,

    “怎么回事啊,谁和谁打成一团了,”

    “来报复长乐门的各方人马,以前多多少少都有些恩怨……就像咱们和老虎城那群王八蛋,前几天刚干了一架,”

    一听这话我感觉不对劲,所有人分明都是来找长乐门报仇的,怎么会提前打成一团呢,

    “二叔,这事不对劲啊,很可能是长乐门在幕后捣鬼啊,”我心说要是长乐门暗中透露给其他人消息,那肯定新仇旧恨一起算,

    “这次长乐门野心不小,先是开出暗花来搞所有老千,暗地里派人去各个场子里做事,真有要吞下所有人生意的架势……所以咱们不蹚这个浑水,”

    二叔颇为感慨的一番话,我从中听出了潜在的意思,长乐门要吞其他人的赌场生意他们自然会打的不可开交,抽身离开坐山观虎斗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知道二叔刚才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他担心我被人抓肯定不甘心,可我也知道什么是顾全大局,

    “我没问题的,一切都听二叔的,只是接下来咱们去哪,回老家吗,”

    可接下来二叔一句话让我彻底傻了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