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84章 千术之斗 (第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整个赌局中很安静,头顶巨大的水晶灯能照亮整个赌场,依稀可以听到外边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夜幕降临赌场里开始聚拢人气,

    现在牌局上坐庄的是阿晓,他在我的上家,下边两家是两个老千,对面是拉布,我的上上家是哑巴,

    这样一场六个人的百家乐赌局,表面看似各自为战但实际上却是两伙人对赌,坐庄的一方必须想尽办法去赢,

    牌桌上的两个老千不温不火的玩着牌,筹码只在一两万之间,看起来很像是正常的赌客,此刻这种感觉很奇怪……

    如果放在平时我绝对不会参与这种赌局,因为明知道对面的人是老千团,明知道对付这样的对手会很棘手……如果运气不好甚至可能会被人抓千,

    可因为哑巴和阿晓深陷其中无法脱身,别无选择的时候只能选择迎战,不管他们是多么强悍的老千团,可我们这伙人也不是吃素的,

    更何况现在牌桌上还有一个水猪拉布,关键时候这家伙就是突破口,如果能先点杀拉布把他搞定,牌局自然可以提前结束,

    打定主意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手指轻轻的点击香烟传递消息,哑巴也点燃香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的手指也在不停的弹烟灰,

    在外人看来我们只不过是在抽烟,但实际上是在暗中交流,我告诉他对面两个人是老千,他告诉我如果配合如果点杀拉布……

    他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先点杀拉布才是破局最好的选择,可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我和他同时能想到先点杀拉布破局,那对面的两个老千会想不到吗,

    阿晓看起来并不会千术,可他坐在我和哑巴的中间,无形中会阻碍我们二鬼抬轿的做牌配合,反倒是两个老千坐在一起,时时刻刻都有机会互相做牌,

    这是位置上的劣势无法改变,反倒是?桃三老千站在两个老千的身后目光落在哑巴和阿晓中间,?桃四老千站在靠近拉布的位置,目光落在我和阿晓中间,这是没有死角的角度……

    更重要的是我刚刚加入牌局,按照规矩阿晓坐庄之后我要空一轮才能坐庄,也就是说阿晓下庄就会轮到两个老千坐庄,

    想要点杀拉布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坐庄,然后下大注赢他的钱……可想要点杀拉布之前就必须先经过两个老千坐庄,这个办法不行,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一样也不占,

    我脑子里在飞快的思考,看似点杀阿布是个很不错的办法,可想要经过两个老千无疑是难于登天,先不说他们可以轻松洗牌做牌而不留下破绽,最重要的是会被他们死死控制牌局,

    牌局根本不会轮到阿布就会结束,被两个老千掌控牌局后果可想而知……

    如果此刻坐庄的是我和哑巴都好,可偏偏是阿晓坐庄,接下来我并没有坐庄的机会,一旦庄家落到两个老千手里那我们必输无疑,

    我立刻给哑巴传递消息,告诉他根本等不到阿布坐庄,想点杀他的办法行不通,决胜的关键就在阿晓身上,

    哑巴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很好理解,只是现在必须要想办法破局,

    眼看着阿晓面前的筹码已经所剩无几,对面中东佬每次都下?色筹码,颇有誓不罢休的样子……

    时间紧迫我没有太多思考和犹豫的时间,当机立断示意哑巴给阿晓送筹码,中东佬下多少就送多少,确保阿晓不会因为没了筹码而被迫下庄,

    我拼命的思考该如何破这个局,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阿晓下庄,一旦输光下庄牌局就再也无力回天,可现在也无法让他做牌……

    “哇哈哈,真主保佑,”中东佬又赢了一把,两个?色筹码就是二十万,哑巴没有亮牌直接弃牌,输给了阿晓两个?色筹码,

    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让一个不会千术的人坐庄来面对强劲的对手,无异于是在给别人送筹码……更何况两个老千很快也会看出端倪,

    此刻留给我的时间真的不多,哑巴低头沉思并没有给我任何提示,我知道这一刻不单单是老千的千术比拼,更是头脑和胆略的较量,

    我给了哑巴一个提示手势,让他准备好做一次二鬼抬轿,中间隔着阿晓但就是给他做牌,我们的输赢都无所谓,只要确保阿晓拿到大牌就可以,

    这一次我立刻收到了哑巴的回应,深吸一口气我活动了一下手指,眼神扫过旁边的两个老千,看来他们还是在等待机会,

    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在等待坐庄的机会,与其现在冒险和阿晓对赌,等待坐庄机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现在还有拉布在不停的追筹码,时时刻刻都想把阿晓拉下庄……

    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但我必须要想办法扭转过来,不然今天的结果就是输,被水猪拱的这口气无论如何我都咽不下去,

    阿晓开始发牌,我拿到牌立刻看牌给哑巴提示手里的点数,哑巴拿到牌也给了我提示,简单迅速有效率,

    第二张牌的时候我又提示了点数,可哑巴提示完点数之后阿晓已经发完了牌,时间根本衔接不上,等所有人拿到牌之后再做牌肯定不是明智之举,

    如果阿晓的发牌速度再慢一点,如果我手里的两张牌和哑巴手里的一张牌能凑出点数那也可以,虽然机会很渺茫可我们手里的三张牌总要比阿晓的两张牌更加保险,

    我示意哑巴让阿晓的发牌速度再慢一些,看看能不能有机会给阿晓做牌,现在必须赌一次,阿晓坐庄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咳咳,”哑巴手指捂着嘴巴咳嗽了两声,一个很轻微的手势看不出是什么意思,但我希望阿晓能看懂,

    这把牌阿晓又输给中东佬两个筹码,哑巴面前的?色筹码已经不多,我手里也只有五个……这样下去根本坚持不了太久,

    阿晓再一次发牌的时候速度放慢了一些,六个人玩牌他需要站起身来发牌,我和哑巴迅速的通过电码交流点数,这一次点数交流没有任何问题,

    可还没有时间来调整如何换掉阿晓的牌,发牌再次结束,前后只差两秒钟,可这两秒钟却是瓶颈和极限,哑巴给我做出一个放弃的手势……

    不能放弃,我不甘心就这样输掉,两秒钟看似很短暂,可真正的瓶颈就在于我和哑巴如何凑出手里的两张牌,如何确保不会凑错牌面……

    无论如何思考都需要浪费时间,阿晓发牌的速度再慢也比我们思考要快,这就是配合上的瓶颈,

    “真主果然还是眷顾我的,哈哈,”拉布笑的很开心,他连赢了三把牌,每一次都是两个?色筹码,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真的快撑不住了,

    可撑不住的时候要再撑一下,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再坚持一下,二叔说过真正的坚持不是在比拼自己,而是在别人坚持不住的时候你还能挺住,胜负结果往往就在这一念之间,

    我再次给哑巴一个提示,彼此拿到点数之后四张牌凑出最大的点数,不用交流彼此换什么牌立刻就换掉阿晓的牌,应该能来得及,

    哑巴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手里的筹码,我并没有要动自己手里筹码的意思,如果就算做牌成功可手里没有了筹码,那也没办法吸引中东佬继续下?色筹码,

    “真主保佑这位朋友,你的运气不好就不要玩?筹码,要不然我早就可以清庄啦,”拉布颇为得意的看着哑巴,听起来是为他好可实际上就是想搞掉庄家,

    哑巴没有理会依旧按照拉布的两个?色筹码下注,就算拉布加筹码也没用,因为阿晓手里的钱根本不够赔……

    现在哑巴手里只剩下三个?色筹码,如果这一次不成功过那哑巴会被提前拖累出局,这场局就算彻底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