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474章 门生与门徒 (周末第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一场看似波澜不惊的棋局,佛老怪却用一个简单的办法来让我看清人生的定位,这也解开了我心中很多困惑的地方,

    曾经在赌局做事的时候,很多时候我都感觉力不从心,担心和顾虑的东西太多,实战的经验却又太少,

    我知道自己没有经历过一个赌徒应该走过的路,缺少从最底层的赌徒一步一步成为老千的路,这个缺少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很多次在赌局中的临场变化让我手忙脚乱,总是无法沉下心来专一做一件事,反倒每一次都是哑巴显得得心应手……

    俗话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可我觉得自己在旁边看棋的时候格外舒服,能清楚掌控棋局的走向,

    “千晓,你也不用太自责,因为每个人所擅长的并不同,”佛老怪安慰了一句,佛千晓低着头没说话,

    其实从刚才我就看出佛千晓的变化,此刻她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因为有些事情是先天就注定的,后期不管再怎么努力也要看天赋,

    以前二叔教我手法的时候说过,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可这一丝天赋却要比努力更加重要,因为这决定着日后企及的高度,

    “爷爷,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让我参与生意,还有……不过现在他一定可以,”

    佛千晓抬起头看着我,眼中精光四射却含着眼泪,这一幕当真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感觉她分明是话里有话,尤其是故意省略掉的那些话一定和我有关系,佛老怪点点头没有说什么,我想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千晓,你能明白就好,”佛老怪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这话我听不出什么意思但佛千晓一定可以,

    今天佛老怪用棋局告诉我将帅的区别,无异于告诉我做人定位上的区别,但现在我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说白了对我来说意义并不大,

    曾经二叔说过要让我做一只北方雄鹰,虽然没有佛老怪这么通透的办法可大体意思是一样的,与其说我受过颇多反倒不如说是佛千晓收获更多,

    因为刚才的棋局让她明白一个道理,无论她下棋多少年无论学过多少技巧,思路却总是被束缚在一个固定的圈子当中,始终都无法拥有大局观,

    俗话说一样的水米养育百样人,有些人天生就不同,这并不是男女的区别而是思路的区别,

    “熊三明,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呀,不过现在我是真的为你高兴,也为爷爷高兴,”

    佛千晓说完佛老怪脸色微微一变,虽然这老家伙没说什么但我感觉其中一定是有事,

    “千晓,你不怪爷爷就好,”佛老怪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佛千晓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这俩人就当着我的面打哑谜,虽然我听不懂其中意思但我能感觉出不对劲,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佛千晓做不到,佛老怪才四处寻找人来做,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佛老怪会指点我的原因,哪怕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哪怕只是一个外人,我做人还有自知之明,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一头,

    “熊三明是个帅才,看来我没有看错人,他真的和别人不一样的,”佛千晓破涕为笑,佛老怪点了点头没说话,

    此刻我突然明白二叔为什么让我选择时机离开,而且是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要离开,

    佛老怪有那么多的门生可却都凭空消失,其中还有二叔的朋友……我不相信那些人会凭空消失或者退出江湖,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往后退了两步摸出一支香烟点燃,深吸一口气感觉前所未有的沉重,因为我知道佛老怪的教导一定是有条件的,

    俗话说受人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传统观念中师徒关系不是父子却恩重如山,现在我也能算是佛老怪的半个门生……

    假如有一天佛老怪让我去帮他做事,我一拍屁股走人那得多么凉薄,换句话说人家会这么轻易让我拍屁股走人吗,

    可现在佛老怪只用两盘围棋就让我明白了两个重要的人生道理,权衡利弊之下我舍得离开这里吗,我能辜负二叔的期望吗,

    “从今天开始,让他一起陪着你来吧,你们可以互相学习,”佛老怪没头没尾的说了句,佛千晓点了点头,

    这番话听起来好像是让我加入佛千晓,可明眼人一看就是佛老怪有私心啊,

    简单来说佛老怪从小到大教育佛千晓,有些道理如果她能明白的话还至于让我横插一竿子吗,就像刚才的棋局,下了十年都没有什么进步,我能从她身上学习个屁啊,

    “年轻人,你愿不愿意做我的门徒,”佛老怪义正言辞的看着我,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我敏锐的发觉佛老怪话里的不对劲,

    看似门生和门徒都是差不多的一个意思,可门生代表的是学生但门徒代表的意思是徒弟,

    学生和徒弟在字面意义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在中国传统的称呼中学生和徒弟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老先生太抬举我了,能够做您的门生是我的福气,”我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在不声不响中把门徒换成了门生,

    我知道佛老怪对我一定是有私心和目的,可我不想浪费这样一次绝佳学习的机会,

    虽然我接触佛老怪时间不长,可有些东西注定是二叔无法教给我的,这也是二叔甘愿冒险让我跟着佛老怪学习的重要原因,

    “门生,我是要收你做门徒,以后为我家族做事,你愿不愿意,”佛老怪笑眯眯的看着我,话已经说的非常明白,

    我知道佛老怪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我打哈哈,更不会轻易就让我学了东西脚底抹油开溜,说不定还会改名成佛三明……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的原则中绝对不会为了利益而屈居人下,更不会为了以后的发展而丢了骨气……

    更何况我答应过二叔无论如何都不会忘了我姓熊,更不会忘了二叔对我的一片恩情,那是血溶于水的感情啊,

    “爷爷,就算你有爱才之心可是不能坏了规矩,他一定要通过考验,”佛千晓站起身说了一句,无形中替我化解了尴尬,

    佛老怪点点头没说什么,只是浑浊的眼球中多了一丝锐利,仿佛能洞穿我的内心,

    “熊三明你过来,给你三天时间用拳头打穿这块木板,只有打穿这块木板才能成为爷爷的门生,”佛千晓从墙角拿过来一块实木板,旁边已经有一个打穿的洞,

    这块木板看起来已经有些发霉,估计已经放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在旁边那个洞附近还有些血渍,我心说该不会是她打穿的吧,

    “咳咳,这个是什么意思,这个洞是你打穿的吗,”我小声问了一句,目光不由自主的去看佛老怪,

    “没错,是我打穿的,”佛千晓一脸得意的样子,一瞬间我忍不住一个激灵,

    用拳头打穿实木板,这是多么大的决心和毅力啊,可干嘛非得要和手过不去啊,做老千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手,我怎么可能去和一块木头较劲啊,

    “三天之内你能用拳头打穿这块木板,我就收你做关门弟子,”佛老怪一句话让佛千晓都懵了,

    “啊,”我当时楞了一下,佛老怪看起来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可我知道关门弟子这四个字的意思,

    先不说佛老怪以前有多少门生,单单关门弟子就代表我是最后一个,不用多想也知道其中的含义,

    “只能用拳头吗,”我小声问了一句,佛千晓点了点头,眼神中多了一丝期许,

    一时间我犹豫了,让我用拳头打穿木板完全不现实啊,

    “年轻人,木板应该怕人而不是人怕木板,给你三天时间,”说完佛老怪站起身离开,

    “好,我尽量试试,”说完我拿起桌上一杯水,直接把水倒在木板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