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17章 内心的颤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刚才一刹那我以为是戴飞的人,因为眼神中的狠毒让我本能感觉到了危险!

    但眼前这个身穿病号服的小女孩最多十几岁,面容消瘦脸色煞白,但她丝毫不掩饰眼神中的恶毒!

    我揉了揉带着水渍的眼睛,刚才一瞬间我感觉到了致命的敌意,我以为自己没有看清楚,可没想到真的来源如这样一个年龄的小女孩!

    小女孩在中年妇人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进卫生间,中年妇人拿着脸盆去接热水,我好奇的打量眼前这个小女孩。』

    “你认识我吗?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好奇的问了句,感觉她的年龄不应该有这种眼神!

    小女孩保持沉默并不说话,但她狠毒的眼神一刻也没有消失过,她就直勾勾的看着我……一时间我感觉全身泛起了一股凉意!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要这样的看着我?你想杀了我对吗?”

    “因为你是个坏人!”

    小女孩的回答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恨意让我一头雾水,我真不记得以前见过她。

    “噢?我是个坏人?小妹妹你怎么看出我是个坏人的?坏人肯定不会在脸上写着呀!”

    我笑着调侃一句,我感觉她应该是认错人了,或者她是睡觉睡懵了!

    “因为你和那些欺负方妤阿姨的人一样!”

    “什么!”

    小女孩一句话让我瞬间懵了,没等我反应过来中年妇人已经端着脸盆走过来。

    我张了张嘴巴但没有说出什么,我不知道她为何这么痛恨我,更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欺负方妤的……

    小女孩临走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在她眼中我竟然看到了杀意!此时此刻我确定她是真的想杀了我!

    一股寒意传遍我的全身,我感觉头晕目眩脚下一软,我扶着洗手台的边缘大口喘息,头疼又来了……

    我赶紧摸出一直香烟点燃,一闭上眼睛眼前全是那个小女孩恶毒的眼神,究竟我做了什么能让她如此恨我?

    我靠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小女孩进入了不远处一个病房,我拼命抽着烟想来压制自己的头疼。

    以前每天起床我都会感觉头疼欲裂,但抽过提神烟之后就会好很多,可今天的脑袋格外的疼!

    我想我可能是用脑过度了,眩晕感可能是因为没有吃饭,我踉踉跄跄回到了病房。

    我叫醒大兵让他去买吃的,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呆,突然我想起了病房床头卡!

    我立刻起身抽出昨晚方妤写的那张床头卡,上边清楚记录了我的名字和病因,可看到病因的一瞬间我陷入了绝望!

    我以为方妤是和我开玩笑的,我以为她是故意整我的……可上边清清楚楚写了我的病因症状是脑瘤!

    检查报告上的疑似肿瘤让我瞬间陷入崩溃!不曾颤抖的手颤抖了……床头卡飘落在地上,我心里不停告诉自己这肯定是弄错了!肯定是弄错了啊!

    我拿起床头卡想要撕碎,可我犹豫了一下却没能撕下去……起身我立刻去找刚才那个小女孩!

    我想知道她为什么要用那么狠毒的眼神看着我,我想知道她想杀了我的原因,不然这会永远困扰着我!

    转眼我来到小女孩所在的病房,中年妇人正在给她喂饭,看到我的出现妇人很诧异。

    “你是?”

    “不好意思,我想来找你谈一下,可以吗?”我侧身示意门外走廊,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下站起身。

    小女孩的眼神无比锐利的看着我,这一刻我竟然有些不太敢看她……

    曾经我被无数人恶狠狠的盯着,曾经有多少人想要了我这条命我都没有怕过!可今天被这个小女孩盯着我竟然会害怕!

    站在病房走廊内我摸出香烟但想了想又放回去,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尽量用委婉一点的方式询问。

    “请问小女孩是什么病因?她的主治医生是方妤吗?”我想确定小女孩不是脑子或者眼睛出了问题,所以先从侧面打听一下。

    “哎,说起来还要多谢方妤医生,是她救了我女儿的命!”妇人一开口就激动起来,眼圈立刻就红了!

    “您先别激动,我能问一下是什么病吗?”

    “白血病,是方妤医生帮助了我们……不然我们根本就负担不起治疗费用。”

    此话一出我心里咯噔一下,瞬间感觉自己的内心世界要崩塌了!

    “请问治疗需要多少钱?是方妤帮你们负担的吗?”我颤抖的问了句,内心即将被滔天的负罪感所吞噬!

    “五十多万的治疗费,一直都是方妤医生帮我们垫付,在我们之前还有一个也是白血病,现在已经出院了!”

    “啊!”

    一瞬间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此刻我已经明白那个小女孩为什么会恶毒的看着我,我犯了一个先入为主的大错!

    “小伙子,小伙子你还有事吗?”

    “没,没事,祝早日康复。”

    说完我转头离开,我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做梦也想不到我对方妤做了那么过分的事!

    此刻我觉得自己一定是遭了报应!不然我怎么能做出这么混蛋的事?

    我一路来到医生办公室,但现在除了值班医生之外还没上班,踉踉跄跄我回到了病房。

    进入病房我看到了佛千晓,可我现在整个大脑内一片空白!

    “三明,看我给你买的什么,快点吃东西吧!”

    “好。”

    我哆哆嗦嗦的坐下,低头大口吃东西,不知为何我嘴巴里感觉不到一点味道,心里前所未有的难受!

    “三明你怎么了?是不是好吃的哭了?这可是我专门去给你买的呢!”

    “好吃!”我一边吃一边掉眼泪,心里所有的坚强都在这一刻崩溃。

    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二叔,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方妤……

    我从来都没有如此卖力的吃过饭,此刻我只想把肚子填饱,所有的一切我都不敢去面对,可我现在还能怎么办?

    “你到底怎么了?哭哭啼啼的样子真逊啊!不要让别人看到了,不然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佛千晓伸手帮我擦眼泪,我身体僵硬了一下却没有拒绝,我想我已经没有资本再去拒绝温柔的手……

    躺在病床上怔怔的看着手表上的时间,一分一秒就这么流逝,佛千晓说什么我也没有听进去,现在我只想等方妤出现!

    当手表时间指向八点钟,我立刻翻身下床直奔医生办公室,心里的迫切没人能懂,那份焦急和复杂也没人能体会!

    方妤一脸冷漠的看着我,一时间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刘,一会把九号床的病号转到脑科病房。”方妤对着旁边小医生平静的说了句,我知道方妤说的九号床就是我!

    “方妤姐,我能和你谈谈吗?关于我的病情。”

    “可以。”

    “能不能单独谈谈?”我已经感觉到身后追进来的佛千晓,方妤看了她一眼之后点了点头。

    “千晓你先出去一下,我要给他诊断。”

    “好的!一切都拜托方妤姐了!记得帮我治好他的花心呀!”佛千晓调侃一句转头离开,可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我赶紧过去关上办公室的门,顺手把门反锁,此刻我真的已经快要崩溃了!

    “方妤姐对不起,昨晚是我误会你了……”

    “说你自己的事情!”方妤直接打断我的话,这一刻我感觉有些无地自容。

    “我想知道我脑子里的东西是什么,我还有多长时间……”说出这番话的瞬间我无比辛酸,我从没有感觉到如此难受的感觉!

    “肿瘤,必须要做手术切除,现在看来应该是良性的,但还需要进一步确诊!”

    “如果切掉我会有什么影响吗?是要打开脑袋吗?”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看肿瘤的位置切除掉可能会影响某一个方面,可能是视力和语言也可能是听力或者行为能力,具体不好说……毕竟人的大脑很复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