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152章 红尘的眼泪 (第一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夜深人静我一个人站在酒店窗口发呆,眼前不停闪过回到沈阳所看到的一切,有些人和事情都已经变了,

    最让我触动的是十八姐,在我记忆中她是一个有性格却不做作的女生,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却不想她会和陈磊那种人渣混在一起,

    上一次回沈阳我差点就栽在陈磊手里,如果不是随机应变临时改变计划,恐怕现在结果怎样很难说……

    曾经AOB四天王中除了石头是十六身边的人之外,就剩下陈磊没有遭到报复,可同样我知道现在一个人去报复不现实,

    摸出一支香烟点燃,静静的看着沈阳的夜晚,我知道自己离开这里将会面对什么,我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

    那些老谋深算的老江湖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更能明白一个道理,现实社会没有那么多的奇葩,别人的强大都是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

    不知为何在这个夜晚中我感觉不到一丝困顿,心烦意乱的让我有些抓狂,眼前总是浮现出陈磊那张狰狞的脸,

    我知道这张脸曾经带给我很大的阴影,如果不能打破心里的梦魇那么将会一直伴随着我,

    思索再三之下我决定离开酒店,我在心里给自己找借口是为了打破心里的梦魇,不然我这么做太不值得……

    离开酒店之前我在消防通道悄悄摸出一把消防斧,找了个黑色塑料袋包裹起来带在身上,此刻所有的心烦意乱竟然都消失了,

    我知道我跨不过心里的那道坎,有些时候人做事要对得起原则和良心,更多时候不管对错只能遵从自己的内心,

    我开车回到汉城娱乐场附近,虽然我身上有一把陶瓷枪但不到关键时候我不会拿出来,因为有些事情一旦涉及到枪性质就变了,

    很快我在停车场内发现了陈磊他们的黑色雅阁车,从时间来看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快离开,也许今晚他们不会离开了……

    汉城娱乐场里边有客房和餐厅,如果现在陈磊不在赌场那一定就在客房打炮……一想起来我心里就格外不是个滋味,

    有时候社会总是这么无奈而又现实,好白菜都让猪拱了是很多人的无奈,我在心里不停告诉自己今晚只是为了曾经的仇怨,

    我把消防斧揣进衣服里,借着夜色快步走进娱乐场,

    来到二楼赌场大厅,我在门口附近扫了一眼,赌场内并没有陈磊身后那伙小混混,但是我想找到他们并不难,

    确定赌场没人之后我转身上楼去客房,估计陈磊开房打炮肯定不会带着所有小混混一起,要么就在门口守着,要么就在某个地方等着,

    上到三楼看了一眼走廊里无比安静,转头我继续上四楼……汉城娱乐场一共就六层,一层一层找早晚都能找到,

    在第五层楼我看到了那些小混混,他们正聚集在一起抽烟,我没有停留立刻往六楼上走,顺便瞟了一眼旁边两个房间的门牌号,

    我从六楼坐电梯到一楼,心里盘算刚才记下的两个门牌号,按照推断大致估摸陈磊所在位置的房间号,

    在吧台我开了一间房,拿着房卡坐电梯回到五楼,然后朝着那群小混混走过去,

    我的出现立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拿着房卡一边走一边四处看,装模作样像是在找房间一样,其实我已经确定自己的房间在他们后边,

    我距离小混混越来越近,他们一个个都在盯着我,眼神中带着一股挑衅和戏虐,其中还有刚才跟我后边出去的几个混子,

    他们看到我之后眼神中充满诧异,紧接着几个小混混蹲在走廊通道上阻挡去路,一个个漫不经心抽着烟分明是故意的,

    突然我听到房间里隐约传来哭喊声,听声音好像是十八姐的,隐隐约约听不太清楚,我心说这是自作自受啊,

    陈磊是个什么人,那绝对是无恶不作的那种流氓头子,可听到哭喊声我心里的火气还是不打一处来,

    “这几位兄弟,?烦你们让一让,”我客气的说了句,顺手晃了晃手里的房卡,

    俗话说好狗不挡路,我知道他们是存心找事,不过今天晚上我特么也是来找事的,

    “去你?痹的,这里是你家开的啊,你跟谁说话呢,”一个脑满肠肥满脸邪气的混子骂了句,肉呼呼的脑袋滚圆滚圆的,

    “我跟你说话,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烦借个道,”我平静的说了句,我知道一旦语气软了他们更会蹬鼻子上脸,

    “喂喂,你特么跟谁俩呢,老子认识你是个谁啊,是个几把啊,”

    胖脑袋的混子骂了一句,瞬间周围几个混子赌笑了,一个个眼神中都充满了调侃和戏虐,

    我知道他们都是故意拿我取乐,估计陈磊在里边开房他们蹲门口听动静的滋味不怎么好受,不过也从侧面证明陈磊的小心谨慎,

    上次我回沈阳把一盆小龙虾扣在红星脑袋上,还出手捅了阿乐,陈磊不怕死那是假的,

    只要陈磊怕死那他就一定不敢轻易生事,他手下这些小混混也不敢太招摇,因为只要人怕死就一定会心虚,

    “我这里还有几百,算是请兄弟们喝个酒吧,”说完我从身上摸出几百块钱丢过去,从始至终我的表情都很平静,

    一瞬间地上蹲着的几个混子全都站起来了,一个个怒目圆睁的看着我,表情要多么凶恶就有多么凶恶,

    “咋的,你个几把看不起人咋地,弄几百打发要饭的啊,”胖脑袋的混子带着人把我围住,一个个手骨捏的啪啪响,

    看他们一个个面露狰狞身上还带着纹身,我心里基本有数了,这种纸老虎要是表面吓唬不住别人,那立刻就得怂,

    “在我眼里你们还不如要饭的,知不知道我是干啥的,再装比我立刻抓你们,”

    我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无比强硬,一瞬间他们都愣了一下,可愣是没有一个人敢直接动手,

    “你们几个不是见过我吗,应该知道我是干啥的吧,”我故意朝着刚才跟着我的几个混子说话,眼神要多么鄙视就有多么鄙视,

    一时间他们几个也愣了,没等反应我直接朝前走,找到房间直接刷卡进门,从始至终我心里一点紧张也没有,

    其实我了解他们的性格和弱点,我知道他们害怕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有不怕死的家伙,但绝对不是跟在陈磊屁股后边作威作福的小混混,

    进入房间我洗了洗手,拿出身上的消防斧头撤掉塑料袋,我估计今天晚上陈磊一定会离开,

    如果他不准备离开那他不会让人在门口守着,估计要么是去赌博要么就是去花天酒地……

    如果今天晚上陈磊不离开还让人在门口守一整晚,那他就是彻底被吓破了胆子,那还出来混个屁啊,

    以我对陈磊曾经的判断来看,他并不是个有多少脑子的家伙,充其量就是个敢打敢杀的混混头子,

    上次如果不是那个姓杜的透露消息,那他绝不可能在酒吧设下圈套等我,如果不是我机智恐怕上一次就要着了道了,

    收拾完一切我搬了把凳子在门口坐着,酒店木门隔音效果真的很差,就连门外混子说话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楚,

    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仔细一听他们好像正在说我,一口一个?痹几把啥的满嘴社会味,殊不知这样只是素质低下和没教养的体现,

    以前二叔常说,越没有什么的人就越会想突显什么,社会人往往用粗粗和鄙陋来彰显自己的社会味,殊不知完全是傻比的表现,

    在我闯荡江湖这些时间内见到的人和事,我不记得哪个真正的大佬是满嘴粗俗鄙陋的混子,

    如果我的对手们都是满嘴粗俗的家伙,那我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担心,因为对付没脑子的人可以有千百种方法,

    听着耳边不停回档的哭喊声,我想可能这就是红尘的眼泪,不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她是否会后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