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19章 人心叵测 (第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虽然他们没有说话但看我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敬畏,他们可能觉得这三百万来的容易,可对我来说没有白花的钱,

    “这只是区区三百万而已,这次做事我打算开一千万的价钱,所以别怕我没钱,”

    我慢悠悠的说了句,此刻钱都花了必须要装大爷,如果不给他们三个下个钩子,说不定他们拿了钱就跑了,

    “请问这位兄弟怎么称呼,”火力上前客气的问了一句,态度和神情都发生了变化,

    “大家都叫我明先生,”

    “明先生,你这一千万都给我们留着,这笔买卖我们兄弟三个接了,”马青天客气的说了一句,紧绷的脸色也变得缓和很多,

    “好,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我也没想到这比生意如此轻易就能谈成,可见金钱利益的诱惑有多么巨大,同样我手中又多了两枚棋子,

    “明先生好好休息,我们先回去准备一下,”

    “好,麻烦马哥和火力哥了,”

    马青天和火力转头离开,但是白星辰却没有离开,看他贼眉鼠眼的样子应该是还有事情,

    此时此刻我对他们十三太保也充满好奇,我想应该都是一群社会捞偏门的家伙,不知道能不能全部拉拢过来为我所用……

    “白星辰,你们十三太保其他人在哪,都是做哪一行的,”我若无其事的问了句,心里不停的盘算着,

    “熊老三,你问这么清楚干啥,难道你想加入我们啊,”

    “我要是加入你们十三太保,那我不就成了十四太保,多余啊,”我打趣了一句,我知道江湖上八门和下八门是混不到一起的,

    “人手早就不齐了,你想加入就交钱,马马虎虎收你个几十万就好了,”白星辰一脸奸诈的笑着,手指飞快的搓动在一起,

    “沃日,你特么能不能别张口闭嘴就是钱啊,”我直接就抓狂了,这家伙三句话离不开一个钱字,

    “不谈钱谈什么,难道谈感情啊,你看我这模样谁会和我谈感情啊,”

    一听这话我瞬间无语,不过他说的倒是在情在理,就他这个猥琐丑陋的模样,一般人看着就烦谁会和他谈感情,

    此刻我隐约有些明白,白星辰这种性格很可能和他的长相有关,二十多岁长成这个样子还真够倒霉的……

    “咳咳,我想和你单独谈一笔生意,如果你能帮我那一切都好说,”我话锋一转开始进入主题,针对叶凌云的赌局他是最重要的关键,

    “只要有钱就行,至于做什么我不太在意,”

    “帮我完成一场赌局,我需要你把一张牌放进对手的口袋中,能不能做到,”

    我一字一句说的无比清晰,因为这是赌局的关键所在,也是我战胜叶凌云的一个重要手段,

    “你就直接说多少钱吧,只要钱到位放十张牌也没问题,”他这番话说的无比霸气,但我知道他有这个实力,

    “事成之后赌局上所有的筹码和现金都归你,最少三百万起步,如何,”

    “局气,敞亮,做老千的果然财大气粗,这和我们二哥一点都不像,啧啧,怎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你二哥,十三太保中的老二,他也是个老千,”我好奇的问了句,对于十三太保有老千我并不奇怪,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个高手……

    “没错,不过他扣扣索索的一点都不敞亮,完全没有你熊老三的一丁点豪气,”

    “等等打住,你能不能别叫我熊老三,怎么听着就这么别扭呢,”

    “不叫你熊老三叫什么,熊大还是熊二,你本名不就叫熊老三吗,”

    “沃日,你能别把话题往动画片上扯不,我叫熊三明不叫熊老三,”我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此时此刻我已经快要疯了,

    “我觉得熊老三就挺好的,倒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干啥啊,被人打成这样都没死,简直就是个奇迹啊,”

    “只要我的双手还在就没问题,”说完我顺手从口袋里摸出扑克,虽然扑克泡过水,但所有打过蜡的扑克牌都光洁如新,

    我简单洗了洗牌,真假洗交叉手洗牌之后随手摊开,一条龙展现在他的面前,

    “怎么样,你现在觉得我有问题吗,”

    “洗牌挺厉害的,就你这样还赢不了叶凌云,”

    “我一个人赢不了不代表所有人赢不了,做人做事都是要靠这里的……”说着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立刻笑了,

    “你的神经果然不太好,靠脑子还被人打成了猪头啊,”

    “尼玛……”我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我心里这个气啊,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我从来都没碰到过这么不要脸的家伙,也没碰到过这么喜欢揭人老底的家伙,

    就在这时拖油瓶回到房间,手中还拿着一包药品,白星辰耸了耸肩转头离开,

    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心里的波澜还没有完全消退,不知道碰上白星辰这伙人到底是福是祸……但我坚信是福不是祸,

    拖油瓶帮我倒了一杯水,我吞下一把止疼药后起身下床,感觉全身都疼的要命,不过现在我心里无比坚定,

    所有的仇怨我都在心里记着,今天晚上我就要去把这笔账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时间一晃而过,简单吃了点东西我静静的等着?夜降临,等着所有的人手到齐,

    从这一刻开始我并不是孤单一人,我要拉开架势和叶凌云全面开战,我要让他知道我熊三明不是好惹的,

    突然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一看是二叔打来的,可他怎么知道拖油瓶的电话号码,

    “喂,二叔,”我平静的接起电话,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三明啊,最近你搞什么呢,怎么一直都联系不上你,”

    “我没事挺好的,”

    “你召集人手来山东干什么,你想和叶凌云他们正面硬碰硬,你疯了啊,”

    “有什么不可以吗,他一个鼻子两个眼,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怪物,更何况以前我赢过他一次,”

    “你这是瞎胡闹啊,前几天地下钱庄赌场的事情是不是你搞的,”

    “是,”

    “卧槽,你直接把赌场给毁了啊,要是直接毁了我还用你啊,你知道要损失多少钱吗,”

    “我原本就没打算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所以就毁了,”

    “我擦,”电话那头的二叔直接就抓狂了,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这些东西他想据为己有……我知道这就是我和二叔之间的区别,

    如果不是他想据为己有的话,那么这些赌场也开不了这么多年……只是有些东西注定不是属于自己的,强求不来的,

    “你别瞎胡闹了,毁了赌场对你没有一丁点好处,没有任何意义,”

    “不,毁了赌场对我很有意义,”

    “傻叉子你怎么钻了牛角尖啊,信不信老子踢你屁股,”二叔的声音变得暴躁起来,

    “我没钻牛角尖,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

    “你是要把我气死啊,”

    “二叔,夏琳被?蛇送到叶凌云的身边,这事你是知道的对吗,”

    此话一出电话那头沉?了,其实此刻我已经全都明白,要不然他的电话也打不到拖油瓶这里,

    有些事情我不说但不代表我不在意,有些事情一旦触及到了底线就让人无法容忍,

    “这事我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应该不晚吧,”

    “没事就挂了吧,”说完我直接挂断了电话,事实如此说再多都无法改变,

    我转手打电话给哑巴,我之前没有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咳咳,我是三明,”电话接通后我清了清嗓子表明身份,电话那头传来敲打摩尔斯电码的声音,

    我没想到这一段摩尔斯电码格外的长,急促的敲打让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当解读出电码全部意思的时候我大吃一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