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59章 五岳山庄 (周末第一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已经决意要为大兵复仇,也要为了给我自己一个交代,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要除掉叶凌云,

    “三明,就算你有把握能够赢了叶凌云,但海王今晚请来的人绝非一般啊,”

    二叔话锋一转,我心里不免有了好奇,对手越强叶凌云不就死的越惨吗,

    “是谁,我是否认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听说过,是太子帮黑佛那些人,”

    “黑佛,没听过……”我直截了当的给出回答,因为我的目标只有叶凌云,

    同样黑佛这些人越强对我越有利,因为今晚叶凌云将会腹背受敌,

    “对了,大兵怎么样了,”二叔冷不丁问了句,我的心瞬间沉到了深渊谷底,

    “还好,死不了,”

    “死不了是什么意思,”二叔颇为诧异的问了句,其实我不说但并不代表我不介意,

    “先不说这个了,今晚赌局的地点在哪,”我很直接的表明自己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因为我忘不了那痛苦的一幕幕,

    “市郊,五岳山庄,”

    “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带人直奔目标地点,不管今晚的赌局设在哪里,我想这个选择是两边人都能同意的地方,

    “什么情况,你二叔那边今晚也出面吗,”胖子小声问了句,我点了点头,

    “那就好办多了,毕竟一叶老千团的实力摆在那里,叶凌云这家伙不好对付啊,”

    胖子意味深长的说了句,顺手摸出一支香烟递过来,我转手把香烟给了哑巴,

    “不管好不好对付,咱们都要对付,因为大兵是咱们的人,换做其他人也一样,”

    我无比坚定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这也是为了给胖子和哑巴一个交代,这一次并不是全为了我自己,

    车里的气氛沉默下来,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佛千晓打来的,她这个时候打电话做什么,

    “喂,什么事,”

    “你在哪呢,我到山东了,”

    “噢,到了,”一听这话我忍不住笑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分明是嗅到了利益的味道啊,

    “对啊,本小姐给你带来了不少帮手,怎么样对你够意思吧,”

    “嗯,够意思,真是够意思,”我笑眯眯的说了句,心里非常明白佛千晓这时候出现是什么用意,

    既然佛千晓都来了,那佛老怪还会远吗,

    看来佛老怪终究还是准备猛龙过江,只是不知道他为的是利益还是复仇,但我知道现在这趟浑水必定更加浑浊,

    “我们去哪找你,需要乌鸦帮忙尽管开口,本小姐一向都是很大方的,”

    “好,那你们先找个地方休息,等我电话吧,”我的计划中并不需要他们帮忙,因为佛老怪早早就在我的猎杀名单中,

    “喂喂,我们已经休息够了,听说今天晚上叶凌云有一场赌局,一起过去看看吧,”

    一听这话我心里瞬间明白,佛千晓并不是突然出现在山东,还不知道她带人来了多长时间……

    也许她了解这里的一切,也许她清楚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永远都不知道人心的变化有多快,

    “你们要去自己去吧,我不知道什么赌局,”我直截了当的拒绝,其实既然她已经知道今晚的赌局,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

    “你为什么不去啊,是不是有什么计划啊……”

    “没有为什么,挂了,”说完我直接挂断电话,顺手把手机关机,

    我不想和佛千晓继续纠缠,今天晚上不管来多少人,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的目标只有叶凌云,

    同样佛老怪的那笔账我还给他记着,如果不是叶凌云临时改变计划需要利用我们,那狐媚子现在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同样佛老怪那么聪明的人,他一定知道我会嫉恨狐媚子的事情,现在大家虽然还没撕破脸,但彼此心里都很清楚,

    我已经习惯江湖世界中的冷酷与无情,我也习惯利益至上的游戏规则,说白了所有人都是为了利益,

    在今天晚上,也许我是唯一不为利益而来的人……

    八点半车子来到市郊的五岳山庄,这个地方并不像秀云山庄那样的偏僻,几乎就在千佛山的脚下,

    从山庄里可以清楚看到市区的灯火辉煌,山庄四周的马路四通八达,再看霓虹灯下的广告牌,这里应该真的只是一个山庄,

    我想就算有赌场也一定不是上规模的赌场,也许这里只是一个临时赌局的地点,

    五岳山庄停车场内密密??停满了车子,门口挂着车位已满的牌子,看来今晚已经提前有不少人过来了,

    在停车场周围全都是人,忽明忽暗的烟头连成了一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

    我想今晚这场赌局应该不只是利益那么简单,很可能还会有黑吃黑的火并……但不管最后谁输谁赢,总归是要看实力的,

    “三明,今晚是个大场面啊,总觉得不太像是赌局啊,”胖子小声嘀咕了一句,这话也提醒了我,

    “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你看这场面像不像一场杀人局,”我指了指停车场周围的人,还有数量超乎寻常的保安,

    “像,”胖子没有多想立刻给出了回答,我转头看了一眼哑巴,他也跟着点了点头,

    “辉哥先别停车,咱们转一圈看看,”

    “好,”

    辉子开着车在五岳山庄内转了一圈,我示意让他开车出去再转一圈,可是越看我越觉得不对劲,

    山庄外的马路上停满了车子,几乎每辆车里都有人,但是看起来又不像是混社会的那种人……

    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直觉告诉我今晚可能要出事,这已经不单单是一场赌局那么简单,

    “快九点了,咱们进去吗,”

    “咱们先走,我觉得这事有些不太对劲,”我的直觉感觉不太好,说不出来但能感觉得到,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直觉从来都没有骗过我,

    车子在马路旁边停下,我拿出电话开机打给二叔,有些事情必须要提前问明白,

    “喂,咋了,”

    “二叔,曾五爷死了吗,今晚的赌局是叶凌云一手主导的吗,”

    “死没死我不知道,但今天晚上是叶凌云和海王的约赌局……咋了啊,”

    “我觉得今天晚上有些不对劲啊,我已经来到五岳山庄,这里周围全都是人,”

    “有人正常,今天晚上是个大场面……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二叔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可我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

    “不是啊,我是觉得今天晚上可能是个陷阱,会不会是曾五爷一手设下的陷阱,”

    我想曾五爷毕竟是江湖五阎王之一,也是被人称作五阎王的存在,这种老江湖怎么可能死的如此窝囊,

    “这怎么可能,那老家伙半截身子都算埋进黄土里,叶凌云联合其他人自立门户,那老家伙已经没机会了,”

    “这么说曾五爷有可能没死了,虽然海王是代表曾五爷一方面为了利益,但他就等于代表的是曾五爷啊,”

    “这个我知道,不过曾五爷所有势力都被瓦解的干干净净,要么跟了叶凌云要么跟了海王,光杆司令一个了,”

    二叔仍旧不以为然的样子,估计他比我更清楚现在的局面,但往往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二叔,既然今晚海王请了很厉害的人过来,那咱们先坐山观虎斗如何,”

    “你懂啥啊,这时候才是分利益的时候,别人上赶着都赶不上呢,”

    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二叔这种老江湖都放松了警惕,那么今晚的赌局就更可能有猫腻,

    如果真到了瓜分利益的时候,所有人都急于想分一杯羹的话,那么就真有可能被利益蒙蔽了双眼,

    如果这原本就是一场局,一场很隐蔽的杀人局,那么今天晚上肯定会有危险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