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29章 孰能无情 (第六更,为钻石65000加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现在二叔老千团里的所有人都在,唯独?蛇不在这里,我想她应该是作为后备支援……

    虽然我现在很不想见到她,但如果今天晚上能碰到的话,我正好找她算算拖油瓶的账,

    自从拖油瓶不声不响的离开之后一点消息都没有,我也找不到她……可?蛇把她送到山东来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现在事实已经非常清楚,拖油瓶和大兵两个人的潜伏完全就是败笔,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拖油瓶是?蛇安排的,那么大兵就是二叔安排的,可现在这个处境我也没办法提及,也没办法说什么……毕竟以前我给二叔找过那么多次?烦,

    一群人坐在庄稼地旁边抽着烟,大半夜的空气很新鲜,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有人追到这里来,

    我看二叔一直都在抽着烟,他的脸色很不好,估计是在权衡今天晚上的利弊,同样也在权衡接下来的计划……

    其实如果换做是我的话,如果带着老千团进入了人家的圈套,那肯定是不好给其他人交代的,

    作为团队中的核心纽带已经控局,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考虑到充足的后果,哪怕是为了利益也要考虑所有人的安全,

    我想二叔带人出来做事也不容易,这么多人都要张嘴吃饭还要赚钱,无形中也会给他一些压力……

    不过好在今天晚上有惊无险,我出面救人也算是能挽回一点,毕竟我是他的亲侄子,这一点走到哪里都说得过去,

    以前我惹了事二叔给我擦屁股,现在二叔碰到?烦我帮忙救场,谁也说不出怎么样,

    时间缓缓流逝,我看二叔身上的香烟抽完了,我主动摸出香烟递过去一支,

    “二叔,你没伤到哪里吧,”我小声问了句,看他的脸色一直不太好,

    “我没事,今晚多亏你小子了,是我大意了,”二叔叹了口气,整个人变得无比落寞,

    其实我能理解二叔的苦衷,也能明白他带人做事要有利可图,毕竟这么多人跟着做事都要吃喝拉撒,

    “不怪你大意,是姓曾的太特么狡猾了,谁能想到他能搞出这种事情,太卑鄙了,”

    俗话说江湖事江湖了,一旦涉及到白道上的关系就是大忌,

    做江湖生意捞偏门的可以动用各种关系,动用关系挣钱谁也说不出个怎么样,因为那是凭本事赚钱,

    可要是通过各种关系来把人赶尽杀绝,这名声传出去一定会砸了招牌,但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姓曾的能不明白,

    “二叔,你说姓曾的既然敢这么干,是不是他已经有了计划,或者说他不怕坏了名声,”

    “这老不死的做事从来不按套路出牌,他也从来都不讲究名声……只是没想到他做的这么绝,他想把所有人都一锅端啊,”

    “的确,看今天晚上这个场面和架势,估计是动用了不少的关系,真正下了血本啊,”

    我颇为感慨的说了句,一想起当时包围五岳山庄的场面,我还是忍不住的头皮发?,

    二叔摆了摆手没再说话,但我能感觉到他心里的落寞,还有被人算计后的不甘心,

    可这一刻我心里想的和他不一样,我想的并不是利益和诡计,也不是接下来的计划,因为今晚的事情对我触动很大,

    俗话说邪不压正,不管什么时候心存正义的人都会充满底气,此时此刻我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看到警灯闪烁会心虚的时候,当被人追逐只能仓皇逃窜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已经陷入江湖世界的泥潭中……

    “可能这就是命吧,哎……”我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深吸一口香烟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不知不觉有些东西就变了,

    曾经我坚持让自己做个好人,坚持自己心里的原则和底线,可是现在这些原则和底线给我带来了什么,

    俗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任何事情说在别人身上的时候都无法感同身受,真正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知道其中滋味,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宁静的村庄再次传来狗叫声,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震,

    在漆?的凌晨可以看到车灯的光亮,但是看不到车子也不知道是谁来了……

    二叔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

    “走了,?蛇来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跟着站起来,我深吸一口香烟丢掉烟头站起来,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找?蛇算账,

    很快一辆白色本田商务车出现,透过降下的车窗可以看到?蛇那一头飘逸的长发,手臂上的纹身非常醒目……但她的出现和这个村庄格格不入,

    “三明,咱们走了,”雨哥招呼了一句,我转头招呼了辉子一句,心里的火气在慢慢的升腾,

    ?蛇已经看到了我,我也在死死的盯着她,此刻我丝毫不掩饰眼神中的敌意,

    ?蛇没说话只是朝着我翻了翻白眼,我恨不能现在就冲上去质问她,可是现在这个处境不能这么干,

    尤其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如果我翻脸二叔肯定不好下台……

    上了车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车里弥漫着一股花香洗发水的味道,可闻着闻着就觉得变了味,

    一看到?蛇我心里就忍不住的来气,眼前全是曾经一幕幕,还有拖油瓶那充满伤痕的胳膊,我心里格外的不是滋味,

    曾经?蛇对我怎么样无所谓,她排斥我也无所谓,因为以前的我没本事还总是给二叔惹?烦……可她针对我身边的朋友就不行,

    车子很快离开了村庄,在土路上可以看到远处公路上闪烁的警灯,估计五岳山庄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

    “你们身上有带什么东西的没,全都丢了吧,路上有路卡进行检查,”?蛇冷不丁说了句,然后车窗全都降了下来,

    二叔他们二话不说就开始从身上掏东西,我也没看清楚都丢出去了什么,但辉子丢出去了两把匕首,

    我摸出口袋里的水果刀丢出去,身上就剩下了一副扑克牌,这是我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着的扑克牌,

    很快车子开上了公路,在前边路口果然有路卡进行检查,虽然已经是凌晨但路上还是停了几辆车在等待检查,

    “把香烟都灭了,记住你们是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我就是负责接待你们的导游,”

    ?蛇一字一句的说着,我心说深更半夜的这个理由能说得过去吗,难道大半夜的去参观景点啊,

    很快轮到车子接受检查,?蛇主动递过去了一个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像是一个证件,

    “这是我的导游证,路上车子坏了回来的晚一些,”?蛇扭扭捏捏的说着,声音让人骨头都?了,我忍不住一阵恶寒,

    “嗯,打开车门例行检查,所有人下车,”

    “大家都下车吧,随身物品都不要带,请配合接受检查,”

    转眼一群人下了车站成一排,两个穿制服的上来象征性的搜了一下,然后上车上翻找了一会,

    没想到就连车子后备箱都被打开,检查的地方可算是仔细,一切没问题后被放行,

    我心说形式主义害死人,大半夜的还检查啥,又不知道目标人物长什么样子,就算站在面前谁脸上写着坏人两个字,

    通过检查后车子一路朝着市区开,我依靠在车后座迷糊,实在是太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在拍我,睁开眼睛一看是二叔,车上的其他人都下去了,

    “三明,一会你来我房间,我有话找你说,”

    “啥事啊,我还等着回去看大兵,他的情况很不好,”

    “那好吧,今晚多亏你了,”

    “没事,二叔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咱俩这个关系不用兜圈子,只要能办的我一定不遗余力,”

    我一番话说的很真诚,这也是我的真实想法,

    “我想让你和我联手,也许联手才能有一丝赢的可能……”

    “没问题,我早就在等二叔这句话了,”我心里忍不住一个激动,看来二叔终于认可我了,

    “行了,那你早点回去看看大兵,但你要记住一件事,”二叔话锋一转,脸色也变得无比严肃,

    “你说,我听着,”

    “旧事不要再提,不管什么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二叔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我知道他说的是?蛇,可这件事情我真的能过去吗,

    “能不能答应,”二叔不放心的问了句,我知道他很在意这件事,

    “放心吧二叔,我回去了,”

    说完我直接下了车,我没有明确的回答,因为我知道自己心里放不下这件事,

    如果拖油瓶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那下一个会不会是米苏,如果大兵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那下一个会不会是胖子,

    有些事情虽然我不说,但不代表我心里没有想法,

    对于和二叔联手这件事我不会犹豫,因为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也知道他是值得信任的人,

    可是有些原则和底线的事情不能违背,哪怕我现在不能找?蛇算账,可这笔账我在心里给她记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