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340章 细嗅蔷薇 (第四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在赌局中人多欺负人少的情况很常见,人多占据的概率优势自然不言而喻,很多人合伙收拾一个人的赌局俗称单杀局!

    面对这场即将开始的单杀局,我有信心能够战胜他们!

    更何况现在胖子狐媚子和哑巴都在这里,他们都是我最强有力的后盾,只不过对付这种赌局根本不需要他们帮忙!

    如果就连这么几个小杂鱼我都收拾不了,那我还混个屁的江湖?那我何谈去踏平沈阳的各大赌场?

    几个坐下的家伙一脸轻松,我知道他们从心眼里瞧不起我,他们觉得我一个毛头小子不会有多少能耐……可是以貌取人是大忌!

    我拿起扑克正准备洗牌,老白突然示意让人拿一副新扑克过来,看来这家伙还算有点脑子。

    我拿起桌子上的扑克转手丢进垃圾桶,在丢掉的时候手中暗暗藏了三张牌,转眼把牌弹进袖口隐藏。

    服务员拿过一副崭新的扑克,老白转手把扑克丢给他身边一个穿灰色衬衣的家伙手中。

    这家伙体型偏瘦手指很长,他熟练的拆开扑克开始洗牌,动作手法都很流畅,但也只是流畅而已。

    他洗牌的时候满脸都是不屑的表情,好像还没开始赌就已经稳操胜券的模样,通过洗牌我看不出任何假洗手法。

    此刻我已经断定这些家伙没多少脑子,刚开始老白要求换牌的时候我还觉得他有点门道,可是拿来的新扑克和刚才的扑克都是一模一样的花色!

    换了一副新牌可以防止上边被下焊做记号,可是同样也方便我藏牌换牌,这一局还没开始我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兄弟要不要切牌?”白总客气的问了句,脸上笑的越发奸诈!

    “不用,直接发牌吧!”

    我重新摸出一支香烟点燃,此刻哑巴已经站在了我对面的位置,我能清楚看到他的表情和手势。

    其实这场赌局并不需要这么认真,可是哑巴的认真也提醒了我,凡事都要小心谨慎,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发牌之后我拿起牌扫了一眼,不等他们几个有动作我立刻弃牌,甚至都没有轮到我就直接弃牌。

    赌局上没有了我之后他们也玩不下去,顶多就还有一个狐媚子,可她手里的钱基本都转移到了我的手中。

    看他们装模作样的上钱开牌,又是装模作样的比牌,我心里忍不住的冷笑。

    第二把牌和第三把牌我同样都是看一眼就丢,不管手里拿到什么牌都弃牌,因为我从不相信别人发给我的牌面,我也从来不依靠运气赌钱!

    “兄弟手里没点子啊?”白总若无其事的问了句,我直接懒得说话。

    他们想做局搞我那肯定会有动作,他们一定会互相配合甚至主动给我做牌,甚至会把把都给我很漂亮的牌面。

    我要是这么快就上了他们的套,那还有得玩吗?

    很快轮到我发牌,我胡乱洗了洗牌用了一个真假洗手法,然后直接把牌发出去,没有任何特意的做牌。

    期间我很注意他们的表情和反应,我也很注意他们的眼神和动作,从而来确定他们能否看穿我的假洗手法……

    不做点数的目的在于迷惑,就算有人看出假洗手法也无法确定,因为假洗和真洗同样都是洗牌,区别只在于是否把洗过一遍的牌原封不动的倒回来!

    对于玩牌熟练的人来说真假洗手法并不难,对于老千来说更是最入门的手法,一副扑克拿过来反复洗几次,其中的排列不会有任何变动!

    但假洗手法会有一个弊端,那就是真洗之后必须要反过来洗一次,洗牌的时候必定会洗两次或者是两次的倍数,四次六次八次都有可能,但唯独单数不可能!

    发牌之后我看了一眼点数直接弃牌,经过一圈牌的观察我心里基本也有数了。

    白总这个人不精通于玩牌,他看牌的时候动作很慢,目光全都汇聚在自己的牌面上,丝毫不管赌桌上的其他人。

    这是最外行的表现,懂得玩牌的人从来不会把目光移开赌桌,看牌的时候只会快速扫一眼,而且看牌的时候绝对不会露出牌头!

    反倒是他带来的几个家伙有点意思,最起码他们看牌的时候不会露出牌头,目光也始终都没有离开牌桌。

    刚才洗牌的时候我发现有人做牌,但并不是真假洗的手法,只有真洗没有假洗。

    高手洗牌的时候就是做牌的时机,左右手控制洗牌数量确定自己需要的点数排列成顺序,更高级的手法可以同时控制别人手里的牌面。

    一次洗牌不成可以洗牌两次,洗牌次数的多少可以确定水平的高低,那些拿过牌只洗一次的家伙,要么就是超级高手,要么就是不懂行的门外汉。

    牌局快速的进行,他们发牌之后都会停顿下来看着我,我看一眼底牌就弃牌,甚至都不给他们合伙做事的机会。

    “兄弟你这点子够背的啊?一把牌都不出?”白总忍不住问了句,我抽着烟没说话。

    不是我没有牌心里不爽,而是我懒得搭理他,等一会才是收拾他的时候!

    狐媚子基本跟着我的牌路走,我不上牌她也很少上牌,但偶尔会上两把意思意思,不至于那么明显。

    难道狐媚子洗牌的时候我轻轻弹了弹香烟,示意让她做牌,她立刻心领神会的笑了。

    我示意要七**之间的点数,因为我手里藏牌都是小点数,她反复洗牌几次才开始发牌。

    “没有点子就闷牌吧,看看能不能出一把好点数。”我没看牌直接上钱,这是我第一把上牌。

    “那我得陪着兄弟走两圈,最起码也是个意思!”白总也跟着闷牌,下边几个家伙已经来了精神。

    我看到他们又是交换眼色又是抓耳抹鼻子的样子就想笑,这种交流暗号的方法很常见,但是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我不知道是我在外边闯荡锻炼的好,还是现在老家这里的赌局都这么烂,感觉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几圈牌之后我弹了弹香烟示意狐媚子弃牌,这把牌我临时改变了主意,我要来个虚晃一枪!

    牌桌上的现金越来越多,我闷牌大约用了两万多,其他人都在跟牌没有一家弃牌,基本上钱也都是他们自己的。

    我拿起牌看了一眼,清一色的七**点数,这是狐媚子给我做的牌,也是我要求点数中最大的牌面。

    看完底牌我随手弃牌,这一下不只是对面几个家伙愣了,就连狐媚子也有些诧异。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你们继续啊!”我若无其事的说了句,他们做牌之后想拆牌就不那么容易了!

    我抽着烟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演戏,不管怎么样最后都要开牌,我倒要看看他们手里的点数怎么样!

    我弃牌之后白总跟着弃牌,其他人象征性的跟了两圈然后开牌,尽量表现出不是故意针对我的样子。

    当他们开牌之后狐媚子眼前一亮,我心说虚晃一枪果然没错,因为他们有人手里拿到了JQK的清一色拖拉机!

    他们开牌只是简单亮了一下就混入牌堆,其实刚才那把牌我完全可以换成豹子九,因为我手里还有两张九。

    不过因为花色有重叠,同样的牌面不能出现相同的花色,所以我临时改变了计划。

    现在我很清楚他们的想法,估计他们和我一样不会相信别人发的牌,所以他们会格外的警惕!

    在别人发牌的时候他们会尽可能的做牌,突破口就在他们自己发牌的时候,同样现在更加着急的人是他们!

    我一把牌不上他们就没办法赢钱,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把钱赢回去,这又是一个突破口!

    虽然我看不上他们的千术水平,但我绝对不会掉以轻心,搞清楚一切之后才是我动手的时候!

    我轻轻弹了弹烟灰给了哑巴一个摩尔斯无声电码,他看到后微微点了点头,真正的杀招就是接下来的这一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