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544章 易学难精 (周末第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俗话说江湖险恶人心叵测,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你不懂不代表别人不懂,有些事情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你没有听过没有见过更不代表不存在,

    最重要的一点,你所不知道的手段和套路,别人不一定就不会对你用,

    做人不要总用自己的想法去套用别人的想法,更不要用自己的见识去套用这个世界,因为人总会陷入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怪圈当中,

    人有好奇心和求知欲并不是坏事,可好奇心也要分用在什么地方,如果用错了地方那真有可能会坠入泥潭当中,

    在面对好奇心的时候,家庭条件相对差一些的反而会有优势,因为不会让人过早进入那些娱乐场所,更不会让人过早接触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相反有钱的公子哥就要危险许多,有钱不是罪过,但金钱会放大人心里的好奇**,口袋里的钱也会变成心怀不轨之人的首选目标,

    每个人都会有不甘心,不要被人利用你的不甘心,保持冷静的头脑停下来想一想,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既然明知道是对的事情为何还要犹豫,明知道是错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坚持,一想立刻就能通透,

    不知为何这一刻我觉得二叔是爱我的,因为爱一个人首先就要教他如何保护自己,甚至提醒一个人遵守交通法规也是爱的体现……

    很快虎贲搬着一箱核桃露回来,一连喝了几瓶感觉头脑舒服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的缘故……

    “拿出一半的核桃露,咱们去看个病号,”

    我带着虎贲来到二叔的房间,不知道八面鬼怎么样了,如果这是一场局的话,那他一定是伪装的,

    同样现在所有人都需要补补脑子,在这场尔虞我诈的明争暗斗当中,玩阴谋陷阱时间长了会伤脑子的,

    “二叔,”进门我主动打了招呼,风哥和雨哥都在,只是所有人的脸色都很差,

    “你小子来干什么,”

    “我过来看看鬼叔,”我指了指虎贲手里的核桃露,这东西最好的作用就是补脑,

    “算你小子有这份心,东西方这里,你进去吧,”二叔示意把核桃露放下,他转手拿出一瓶开始喝……

    走进卧室八面鬼正靠在床头上吃东西,整个脸色已经完全变成了死灰色,神色要多么差就有多么差,

    “鬼叔,好点了吗,”我小声问了句,看他这个憔悴的样子,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你小子还知道来看我,我没事,只是今晚的赌局够呛了,”

    “鬼叔你就放心好好养着吧,接下来的赌局交给我们就行了,”我拍了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其实现在木已成舟无法改变,

    “不放心啊,你小子还是太嫩了,如果能多两年时间的话,我也能好好教教你,德州扑克易学难精啊,”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能够被列为世界范围锦标赛的德州扑克,其中考验的并不只是运气和牌面……更多的是胆量和头脑,

    “鬼叔先养好身体吧,想吃啥喝啥就说一声,别为难自己啊,”

    “咳咳,咳咳……小初帮我倒点水,”八面鬼用力的咳嗽,初哥点点头立刻转身去倒水,

    初哥前脚刚走八面鬼立刻挥手示意我凑过去,脸色无比焦急,我不明所以的凑到他的身边……

    “三明你好好听着我只能说一遍,河下连顺一分赢,连顺同花两分赢,对子底牌三分赢,河上底牌胜算加一成,起手葫芦九分险,起手对子八分险,德州扑克赌点不赌色,莫偷鸡,偷鸡……”

    “水来了,起来喝点,”初哥拿着一杯水走进卧室,八面鬼的眼神立刻转移到别处,

    “咳咳,谢谢,”八面鬼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看他的嘴唇乌青发白,感觉这并不像是装出来的样子,

    “鬼叔你吃药了吗,”

    “吃过了……”

    八面鬼刚才并没有说完要让我记住的东西,可现在看来他并没有继续说的意思,刚才那些话我都记在了心里,

    我刚起身八面鬼抓了一下我的衣角,我回过头他又松开了手,整个人虚弱的不成样子,这反而让我觉得有些诧异,

    如果这是一场局的话,那八面鬼为什么会这么虚弱,他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明亮,反倒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

    “鬼叔你好好养着吧,一切都交给我们,”

    “去吧,”

    我带着一肚子疑惑走出卧室,刚才八面鬼说的那些话好像都是技巧,难道他真不能参加赌局了,

    刚才那些技巧好像都是一个意思,那就是手里的底牌越好越危险,难道这是起把好牌输把好钱的道理,

    我知道赌点不赌色的意思是宁愿赌点数也不赌花色,看似概率越大实际上越危险,还有他说莫偷鸡,偷鸡是什么,诈唬的另一种说法,

    “三明,过来,”二叔在沙发上冲着我勾了勾手指,雨哥和风哥在旁边喝核桃露,转眼半箱核桃露被喝了个七七八八……

    “咋了二叔,”

    “这些核桃露是哪来的,”

    “买的啊,”

    “安全吗,”

    “应该安全吧,来之前我喝了几瓶没事,要是这东西有事那全都得完蛋啊,”

    “卧槽,来路不明的东西你就敢给我们喝,老子肚子疼啊,”二叔话锋一转脸上迅速变成痛苦的样子,我的心瞬间咯噔一下,

    “哎呦,我也肚子疼,”风哥也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模样,我惊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三明你到底拿来的什么,我怎么也觉得肚子疼呢,”雨哥慢悠悠的把手放在肚子上,这一瞬间我彻底傻了眼,

    突然二叔给了我一个手势,刚看清楚手势他就倒在沙发上咿咿呀呀的,初哥立刻从卧室里走出来,

    “怎么了,你们这是怎么了,”

    “三明这小王八羔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过期的核桃露,肚子疼啊,”

    二叔一脸痛苦的样子,但我知道他是装的,因为刚才他给我的手势是伪装,

    “这怎么办,”初哥不明所以的问了句,现在就我和他是没事人,虎贲在门口没进来,

    “咱们这里还有拉肚子的药吗,没有就出去药店买点吧,”

    “帮我带一份哈根达斯,”

    “我要一盒袜子,记得一定要爱色,”

    “好,那我去买,”初哥说完转头就走,他前脚刚走二叔就恢复了原样,风哥和雨哥也是一脸没事人的样子,

    “你们这是干啥,”

    “逗逗小初,这家伙最近脑子进水,让他去跑跑腿,”二叔若无其事的调侃一句,风哥和雨哥立刻贼兮兮的笑了,

    一看他们就是故意串通好的样子,我顿时直接无语了,现在我怎么越来越看不清楚形势了呢,

    要说这是一个有针对性的局,那肯定是怀疑初哥,如果并没有怀疑他,那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八面鬼刚才对你说什么了没有,”二叔若无其事的问了句,我立刻转头跑进卧室,

    “鬼叔,刚才你最后一句话说啥,”

    “莫偷鸡,偷鸡必被抓啊,”

    “不要诈牌对吗,”

    “不是不能诈牌,不要把决定权交到别人手里,能让牌的时候就让牌,记住少输就是多赢,”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些野路子应该是八面鬼总结出来的经验,只是不知道我能用上多少……

    “三明,没什么事你就回去休息吧,今晚准备赌局了,”

    “知道了,咱们一共还有多少筹码,”

    “别管多少筹码,今晚赌局要决一胜负,赌局只会有两种结果,要么我们把他们杀光,要么被他们杀光,”

    “明白,”

    回到房间的时候哑巴冲着我做出一个OK的手势,表示白星辰已经成功,

    “他在哪,”

    “我让他去单独开房间休息,这样方便一些,”哑巴给了一个手势,顿时我悬着的心重重放回了肚子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