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556章 欺骗的艺术 (第四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面对25Q的底牌,两张黑桃一张梅花,我手里的一红一黑估计凑不上同花,这牌最大可能就是出炸弹或者葫芦……

    可同样公牌中的对子我能用被人也能用,不得不考虑他们手里的底牌,可我并不擅长猜测这个……我擅长的是下钩子,

    如果我现在没牌加注就等于是偷鸡,如果我让牌发出第四张牌就表明手中底牌不大,表面意思是这么理解,可必须要制造假象,

    在牌局上制造假象一定要连贯,因为后边还有两张牌,那我就假想此刻手中拿到的底牌是QQ,

    如果我拿到QQ底牌的话我会怕他们不下筹码跑空到转牌圈,有了好牌想要多赢一点才是上策,但我不会表现的太心急,

    “让牌,”思索再三我选择让牌,目光故意去看他们的表情和眼神,侧面伪装我并不在意第四张公牌的样子,

    虽然我很在意第四张公牌的点数,可牌面早晚都会看到,伪装就一定要滴水不露,观察他们的表情说不定可以抓到一丝端倪,

    第四张公牌A出现阴阳脸只是扫了一眼,他继续在和我对视,彼此互相观察对方的眼神和表情,我突然觉得此刻我需要一副墨镜,

    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很多时候眼神会出卖一个人的内心情绪,不过我却很擅长伪装自己,更擅长用极限思维来推理破局,

    “让牌,”阴阳脸喊了一句,老万也选择让牌,不管牌大牌小都可以让牌,因为筹码是持平的,

    现在公牌是25QA,从牌面来看能出A2345的顺子,前提手中要有34这两张牌,

    可我这一轮却不能让牌,我要让牌那岂不是少赢很多筹码,如果我手里有一对Q或者34,必须要加注一下来试探对方,

    加注的多少很关键,不能把对手太快吓跑,也要把牌面不好的对子或者三条拖入最后的河牌圈,

    我在心里不停重复自己拿到了对子Q,我要心理催眠自己,想要骗过别人之前就必定要先骗过自己,

    “加注,五万,”我丢出了五万的筹码,这个筹码是我权衡之后最合适的筹码,不至于把人吓跑也能试探对方手中的牌面,

    “跟注,”阴阳脸毫不犹豫的选择跟注,看来他对牌很有信心,

    老万转手选择了弃牌,牌局再次剩下我们两个,不得不说还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荷官发出第五张公牌Q,现在所有公牌25QAQ依次排开,我忍不住笑了一下,但在瞬间就憋了回去,

    我告诉自己手中有一对Q是三条,可没想到最后又来了一张Q,这副牌中最大的炸弹Q出现,炸弹也叫四条或者金刚,

    我拿到了这把牌中最大的一副牌,丝毫不担心会输掉,反而这时候更要做的是刺激阴阳脸来加注,

    阴阳脸选择让牌,他一直都在观察我的表情,同样我也在伪装自己拿到了一对Q,三条变金刚心情自然会很好,

    “是不是刚才输的害怕了,每次都让牌是准备梭哈我吗,想一把成为暴发户吗,”

    我笑眯眯的用话引诱他,其实我的底牌是2K,我并没有直接上筹码诈牌的意思,因为八面鬼说偷鸡必被抓,

    如果我的成牌是炸弹Q,那么毫无疑问是最大的牌面,同样此刻我最希望的是阴阳脸手中有好牌,最好是A2345的顺子或者葫芦牌,

    只要他手里有一个对子,不管是25A中的任何一对,他都能凑出葫芦牌,

    我非常希望他手中有葫芦牌,那么他必定不会轻易的弃牌,所以还是要从小筹码开始加注,一点一点来,

    “加注,五万,”我丢出了五万筹码,现在轮到阴阳脸做选择,只要他跟注就能开牌,

    “十万,”阴阳脸加注翻倍,选择权又落在了我的手里,我极力忍着想要窃喜的冲动,

    “你别偷鸡诈牌啊我跟你讲,偷鸡肯定要被抓的,偷情就不一定了哈,”

    我笑哈哈的讽刺一句,阴阳脸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我笑眯眯的拿出二十万筹码放在赌桌上,

    “一点筹码不成敬意,算是我给嫂子的见面礼吧,嘿嘿,”

    我极尽讽刺的加注让阴阳脸瞪圆了眼睛,他的手已经去清点筹码,我极力装作镇定的按捺激动的情绪,

    我心里不停的重复加注啊,梭哈啊,来啊,我死死盯着他的筹码,如果不出意外这些筹码即将都会变成为的,

    我甚至已经想到这些筹码该怎么使用,想到赢牌之后的嘚瑟,更想到自己的无限嚣张,

    阴阳脸稀里哗啦清点了半天的筹码,可愣是一个筹码都没有丢出来,我望眼欲穿眼珠子都快掉了,

    “国宝哥你怎么了,是准备一把梭哈了我吗,是要ALLIN了吗,关键时刻你要重振雄风了吗,不举是病得治啊……”

    我用言语刺激他加注,他已经拿起了筹码做出放下的动作,我心说成了,

    突然阴阳脸改变了主意,筹码一个也没有放在赌桌上……他转手把底牌丢给了荷官,

    “弃牌,”

    “沃日,”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一对Q的底牌竟然没有赢到……

    荷官把筹码推到了我的面前,看着这些筹码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刚才阴阳脸选择ALLIN该有多好,哪怕跟注二十万也好啊,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底牌是2K,然后我就这么赢了,赢了……

    “最后关头弃牌真是挺可惜的,其实可以拼一下的,”叶凌云拿着阴阳脸的弃牌说了句,他看到了底牌是什么,

    阴阳脸跟注到最后河牌圈还在加注,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底牌,难道他连二十万筹码都不敢跟,

    在我前后讽刺他嘲笑他,在他对我心怀愤怒的时候,最后关头他竟然选择了弃牌,这是为什么,想不通啊,

    “国宝哥,最后关头你真不举啊,怎么就弃牌当了怂货呢,”我冷冷的讽刺一句,顺手弃牌,

    “我要是有一张Q立刻就弄死你,”阴阳脸恶狠狠的骂了句,我顿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你怎么知道我的底牌有Q,”我故作惊讶的问了句,现在底牌2K还在我手里,这家伙装比过头了啊,

    “拿到对Q算你走运,可下次你就不会有这么好运了,”

    “怂货,老子才没有对Q,你傻了吧你,”我故意把底牌快速的朝着阴阳脸挥舞一下,一瞬间他绝对看不到上边的牌面是什么,

    同样我把K放在下边,他可以看到一抹颜色,这个伪装我必须要演到底,

    “胆小怕事的怂货,切,”我对着阴阳脸比了比中指,现在我赢了说什么就是什么,转手弃牌,

    突然叶凌云出手按住了我的底牌,然后用询问的眼神看了我一下,

    “想学习一下我的底牌,”

    “当然,给不给这个机会,”

    “当然给机会,十万,”我冲着叶凌云搓搓手指做出一个数钱的动作,他想看底牌就要付出一些代价,

    “好,十万看你一把底牌,值得,”叶凌云丢过来一个黑色筹码,十万就这么轻松的到手,我立刻亲了一下这枚筹码,

    叶凌云看了一眼底牌后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任何端倪,可我却很好奇他为什么会这么平静,

    与此同时阴阳脸也在看着叶凌云,他只靠猜测并没有看到我的底牌,他并不清楚我的底牌究竟是什么,

    “没错,弃牌是正确的选择,”叶凌云冲着阴阳脸挑起大拇指,顿时阴阳脸立刻一脸早知如此的表情,

    我心说他这个比装的可有些大了,至于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一样吗,如果要给他看看底牌是2K,他不得当场气的吐血,

    “国宝哥的底牌是什么,能不能……”

    “当然,十万,”叶凌云笑眯眯的看着我,他又把这话原封不动的还给我,但我却不上套,

    “还是你自己留在肚子里吧,他什么牌关我屁事,”我亲了一下手里的黑色筹码,这把牌进账五十多万,

    此刻我面前的筹码已经堆积如山,同样更让我兴奋的是叶凌云刚才的态度,他帮我圆了一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