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237章 下焊的气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接连掀开牌靴中的底牌,每一次结果都记在心里,我一直看到了往下三十手牌的结果。

    龙和虎的结果出现在我的心里,出现的频率也出现在心里,这个结果让我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了,有问题吗?”狐媚子好奇的看着我,同时哑巴也在盯着我,他的脸色很严肃。

    “扑克应该没问题,可能是他们的眼镜有问题,把这些牌送到检验处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赌场中有专门检验扑克的地方,不管是赌厅还是赌客都可以抽检扑克。那些人是博彩委员会的人,属于公平公正的第三方。

    我心里有一种非常明显的直觉,我能感觉到他们这些人的不对劲,他们每次换人都会调换牌路。而且每次第一把牌都会赢钱!

    上次他们赌钱的时候我也见过,现在赌场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哑巴和狐媚子,他们看不出来是因为他们被迷惑了!

    这伙人在输掉一些牌路的时候就会选择换人,除此之外他们基本都是按照一个牌路在下注,也就是一直玩傻瓜局。

    可是无论什么时候赌场里都不会出傻瓜局给人玩,我转头再次来到牌靴旁边,示意狐媚子把牌掀开。

    “发牌,按照正常的频率来发牌,我看看接下来的牌路。”

    “好的。”狐媚子立刻发牌,两张牌就能决定出一次胜负,我越看心里越激动!

    接下来的牌路是单挑双跳和连环乱牌,不管是龙还是虎。都没有出过一次三连的牌面……此刻我判定那些人一定能看到扑克牌路!

    那些人毫无征兆的离开一定是因为接下来的牌路很乱,没有连牌的出现他们就赢不到钱,就算五五开平手也会被抽水!

    “把这些扑克送到检验处,小心一点不要声张,叫上大兵一起过去,不要经过任何外人的手。”

    我压低声音说了句,这事关系重大,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更要知道是谁在背后坑我!

    “明白。”

    狐媚子招呼大兵离开赌厅,我不停回想刚才那几个人赌钱时候的样子,寻找所有可能的蛛丝马迹。

    俗话说内行看内行门清,我做过老千我知道其中的道道,我更知道他们当时的心态和想法!

    如果他们从牌靴中能判断出大体的牌路,那么他们看的一定不是一张牌的背面,他们很可能是看的一摞牌的侧面!

    其实想在一摞牌的侧面做标记非常简单,大牌在两侧中间部分点一个点,小牌在两侧上边点一个点,那么扑克摞起来就能看出一条隐约的线!

    这种下焊点可能不是明显的黑点,不然用肉眼一眼就能看穿,很可能是某种光学药水的标记焊点!

    说实话那伙人的玩法很迷惑人,可同样很有制约性!

    如果他们根据扑克背面花色来判断一把牌的输赢,那么他们把把赢钱立刻就会引起我们的怀疑,可他们偏偏是按照一个牌路没有变化。

    这才是最让能迷惑人的地方!没人会怀疑一直下注一门的赌客,这种傻瓜玩法完全就是在赌运气。可偏偏他们每次都能赌赢!

    他们心里清楚知道什么样的牌路赢多输少,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关注具体的输赢,只要打完一部分扑克就能显现出输赢!

    “你觉得有问题吗?”哑巴拿起一张扑克反复观看,其实肉眼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很可能是一种侧焊。以前我听别人说过这种下焊方式,但我从来都没用过。”

    一听这话哑巴微微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也知道这种侧焊,但对于老千来说基本没用。

    老千的玩法是不争千年只争朝夕,可侧焊正好相反,他们不争朝夕只争千年!

    一副牌中老千只在短时间内出千赢钱,赢到钱立刻就会撤退,但很多赌客都会长时间的玩牌,侧焊正是长时间玩牌才能体现出威力的下焊!

    我不知道是否是中了侧焊,现在扑克还没有检验回来,一切猜想都是没有根据的。

    “我去休息室,检验结果回来之前先挂停牌。”我转头走进休息室。心里的思路越来越清晰。

    如果这些扑克是被侧焊过的,那么是谁有可能把这些扑克送到赌厅里来?又是谁能把这些扑克送到赌桌上来?

    突然我想起以前二叔对我说过的一个故事,就是有人出千会提前半年时间,目标是整个地区的赌场和赌厅。

    他们会在扑克源头下手。很多赌场会直接找扑克厂家供应扑克,甚至还有人会自己生产扑克。

    如果这些扑克在制作源头上出了问题,那么这一地区所有的赌场都跑不了!哪怕是备用扑克充足,可早晚都有用完的那一天!

    赌场里消耗扑克的速度可谓是恐怖,如果在某一批扑克上做手脚,当这一批扑克出现在赌场中的时候就有人可以作弊出千!

    当这些扑克被消耗用完之后,不会被留下任何证据,甚至不会被人所发现!

    赌场坑赌客有千百种办法,同样赌客坑赌场也有千百种办法,老千只是一种,其他的不得而知!

    很快大兵一溜小跑的回来,我立刻起身迎接。心里的疑惑即将要解开!

    “怎么样了?”

    “检查结果没问题。”

    “是检查单张扑克还是一整副扑克。”我追问了一句,这一点很重要!

    “每一张扑克都被检验过,没有问题的。”

    “不对!大兵你回去再检验一次,把所有扑克放在一起检验,不要检验正面和背面,还要检验扑克的侧面!”

    我拿出扑克来比划了一下,大兵立刻转身离开,我心说怪不得那些人能在赌场里肆无忌惮,就连检验扑克都被他们骗了!

    一般检查扑克都是单张检查,会用各种各样的光线照射扑克,放大多少倍来寻找扑克上的挂花焊点,不管是盲文还是稀有的蝌蚪文。所有花色多余的地方都会被找出来!

    可偏偏他们那伙人并不是对扑克正反面挂花下焊,他们是在边缘做手脚,一般检查根本看不到……就算能看到一般人用肉眼也发现不了那一点点微弱的侧焊!

    我平静的抽着烟,静静的等待着结果,如果真的是扑克被人下了侧焊,那么问题就不会出在赌厅内部人身上……

    等等!也许有人和我碰到了一样的事情,一问便知!

    我拿出电话打给叶凌云,他在这里开赌厅的时间比较长,不知道他会不会也中招。

    “喂,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叶凌云的语气很轻松,可我现在心里一点也不轻松。

    “叶总,你那边最近有没有出现职业洗码的?他们洗掉手中的泥码就会离开,每次按照一门牌路下注,每次都能赢钱……”

    我按照对那些人的理解来描述,这种人非常具有识别性,因为他们的玩发太特别了!

    “哈哈。你也碰到了啊?那些人运气好的可以。”

    一听这话我心里更加肯定了判断,那些人十有**是老千,估计还是一个很庞大的老千集团!

    “咱们都是干这一行的,你认为他们真的是运气好吗?”我反问了一句,叶凌云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我找高手过来看过,他们的玩法没问题的,你发现了什么问题?”叶凌云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估计他也很疑惑。

    其实找高手来看过并不代表就没问题。很多时候问题并不是人看出来的,关键在于找到破局的方向!

    “我的问题和你一样,只是没人能在各个赌厅用同一种玩法都赢钱的!”

    我一字一句说的无比沉重,叶凌云也发觉了不对劲。他那么聪明一定知道这不可能!

    如果那些职业洗码人在一个赌厅里赢钱是运气,那么在多个赌厅里赢钱还能是运气吗?

    一般来说赌厅输了钱都会找人查一下,查不出问题自然不会声张,因为赌博原本就是有输有赢……那伙人钻了这个空子!

    我想那些人绝对不敢去杀猪佬的赌厅,因为他们几个赌厅都有消息串通,哪怕去的不是同一伙人可一定会引起怀疑!

    “对了叶总,去你那边专门玩洗码的几个人,长什么样子你有印象吗?”

    “看起来比较年轻。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吧,好像还是大学的研究生。”

    “原来如此,恐怕我们都中招了,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普通赌客。他们应该是一个庞大的老千团伙!”

    “真的假的?你有证据?”叶凌云惊讶的问了句,其实我有证据也不会告诉他,因为消息就是我的筹码!

    “叶总,我这个证据能值多少价钱?”

    “你想要多少钱?”

    “我想要的是钱吗?其他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

    “恐怕这个消息并不能换熊九东出来,你应该能理解。”

    “如果我能抓到这个庞大的老千团,让他们为陈龙象效力呢?他们能在你和我的赌厅里搞事,难道就不能在太子龙的场子里搞事吗?”

    此话一出叶凌云沉默了,我知道他没有权利拍板决定,但我需要的是他转告消息!

    “把这个交易告诉陈龙象,我等着和他做这比生意,如何?”

    我需要抓住机会和陈龙象做一笔交易,我尽可能给他所想要的,我要的只有我二叔!

    “可以!如果你真能能抓住的话……”

    “ok!我等你消息!”

    挂断电话的同时大兵跑回来,看他的表情我心里瞬间咯噔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