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495章 魔千较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平静的看着房门打开,来的人却让我微微有些吃惊,因为是一头褐色头发的琼斯!

    “你怎么来了?”我平静的询问,心里微微有些吃惊,难道他有打开房门的钥匙?

    “嗨,扑克。”琼斯用蹩脚的中文说话,顺手指了指我面前的魔术扑克。

    “你想跟我玩玩?”我笑眯眯的看着他,心说该不会是迈克让他来试探我的吧?

    昨天琼斯用塔罗牌来套路我,让我用反套路给破了。估计来者不善呀!

    昨天局限于时间琼斯没有和我展开较量,今天就我们两个人,估计肯定要有一场魔千大战!

    琼斯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顿。我愣是一个字也没听懂,听起来好像并不是英文,有点像是西班牙语。

    “nonono,我听不懂,听不懂。”我把手放在耳朵上摆了摆手,示意我听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琼斯冲着我笑了笑,他顺手拿起了我面前的魔术牌。

    琼斯简单洗牌后示意我抽一张牌,我心说他该不会是要跟我玩套路吧?

    我随手抽了一张a牌出来,他并没有要看牌的意思。反而示意让我把牌放回牌堆。

    一瞬间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要跟我玩挑牌!

    琼斯开始稀里哗啦的洗牌,不出所料他从一堆扑克中找到了我刚才挑选的a牌。

    虽然我不太懂魔术,但是这种简单的街头魔术难不倒我,毕竟我是个老千!

    “我也行,来来把牌给我。”我把扑克牌要过来,洗牌后示意他也抽一张牌。

    琼斯抽出了一张牌,我已经看到了扑克背面的点数是黑桃k,因为我刚才记下了魔术扑克的背面。

    我也装模作样的洗牌,不过我只用一只手洗牌,我的左手就可以做三点莲花的洗牌。

    曾经我练习过单手洗牌,正好借此机会熟悉一下,找一下手感。

    琼斯看的一愣一愣的,估计他没有见过单手洗牌的玩法,我都不屑于展示双手洗牌的技术。

    双手洗牌的方法多了去了,全世界有无数种洗牌的方式,不过我有意一开始就震住他!

    很快我单手找到黑桃k,小手指一挑把牌挑出来。示意他可以看这张牌。

    其实这种手法非常简单,就算不用魔术扑克也可以做到,有很多种做牌的方式。最简单的一种普通人三十秒都可以学会。

    最简单的挑牌就是在拿到扑克的瞬间下焊做记号,然后通过摸牌来找到这张牌,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摸牌有难度。

    更简单的是找一副普通带有商标图案的牌,很多白酒盒子里都会赠送的扑克,上边印有商品图案或者文字,jqk中间的人物都被换成了商品图案。

    其实图案都是有正反的,把一副牌按照正面的方式排列,让人随便挑选一张出来。

    在把挑选出的这张牌放回去的时候是重点,要把挑出来的这张扑克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让商标倒立插进一副牌中。

    这个过程中可以聊点别的转移注意力,把牌倒着插进牌堆就算是成功了,往后的全都是故意营造神秘。

    还有扑克不能折叠洗牌。那样商标字体正反就乱了……在洗牌的时候也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让所有商标字体都朝着一个方向洗牌。

    这时候不管怎么洗牌抽牌或者切牌,只要打开扑克就能看到一张商标字体倒立的扑克,这张牌就是别人挑选出来的那张牌!

    在这个过程中哪怕蒙着眼睛,只要插牌回来的时候旋转倒立一下就能完成,戳破窗户之后就一切都非常简单!

    在没有商标字体的扑克中,下焊和魔术牌是最常用的手段,这就是街头挑牌魔术的原理。

    我单手重新把扑克洗了一下,然后摆出了一条龙出来。我断定他不会单手洗牌的技术。

    “good!”琼斯对着我挑起大拇指,我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如果他还有什么花样我都奉陪到底。

    琼斯双手开始洗牌,很快拿出了四张a,然后又是五张大同花顺,一副牌在他手中玩的非常利索。

    此刻我感觉琼斯的手法很炫酷,表演性更强一点,我想也许他也是个魔术师,不过今天他碰上了老千!

    等琼斯完成后我也开始双手洗牌。动作可能不如他的手法炫酷,但是挑选一些牌面出来都是最基础的手法。

    现在用的是一副魔术扑克,如果用普通扑克我也可以用假洗手法,但是换做琼斯可就不一定了!

    “showhand?”琼斯拿着扑克问了句,我知道他的意思是玩梭哈五张牌。

    “ok!”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我倒要看看他能耍什么花样。

    琼斯把扑克摊开后切断,然后迅速的发出五张牌。

    他发牌的动作很快,同时我看到了他有藏牌和换牌的动作,还有发两张的燕子手和假发牌的罗汉手。

    燕子手和罗汉手都是发牌中最基础的手法,不过他并不会发二张和发三张的手法,说白了就是不会派牌。

    琼斯发完牌后我看到他是黑桃大同花顺,这是梭哈五张牌中最大的牌面。相反我的是小一点的同花顺。

    我可以通过魔术扑克的背面判断点数花色,那么琼斯一样也可以,不过他这种手法是要被抓千的!

    白星辰说过除了卡雷拉之外没有人做牌手,那么琼斯一定不是坐牌手的,那他现在的技术一定不敢在赌桌上使用,这就是差距!

    琼斯掀开了面前的牌。脸上挂着洋洋得意的笑容,我做出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把所有扑克聚集起来。

    我用真假洗的方式找到少的那张牌点数。然后把牌在桌子上摊开。

    从a到2所有扑克排列整齐,唯独少了一张q,这是刚才琼斯藏起来的那张牌。

    我笑眯眯的指了指他的身上,然后做出一个剁手的动作,示意查牌后他会被剁手的!

    琼斯颇为惊讶的看着我,然后拿出了身上藏起来的那张q。

    我把扑克简单洗了洗。然后示意琼斯切牌。

    切牌后我在桌子上发出了四家同花顺牌,这个难度要比琼斯的手法难很多。

    四家牌发出来全部都是akqj10的同花顺,黑红花片一样不少。我手中的是黑桃花色。

    “good!good!”琼斯忍不住鼓掌,我笑眯眯的摸出一支香烟点燃。

    刚才发牌我用了燕子手、罗汉手、发两张、发三张、海底捞月和发底张。

    切牌之前我提前把一堆小牌放在上边,确保切牌不会切掉10以上的点数,从而做出这样一副牌面。

    四家大同花顺牌我是在一堆乱牌中用手法拼凑出来的,这可不是用手法提前洗牌排列好的,这就是差距!

    就算在牌桌上别人洗牌或者切牌后发牌,仍旧能发出自己想要的牌面技术,并不是一种单纯的手法,而是多种手法的融合。

    琼斯好像还不死心的样子,他继续洗牌,我静静的等着看他还有什么花样。

    很快琼斯发出了五张牌,只有一张牌是明牌,我不知道他这是要搞什么飞机。

    突然琼斯做了一个动作吸引我的目光,在我目光别吸引的同时感觉有东西从桌面上飞过来,低头一看明牌被打掉了!

    卧槽!这家伙竟然会飞牌?

    琼斯把扑克递过来示意我也来,可我不会啊!

    飞牌是一种观赏性多过技巧性的手法,在赌桌上哪个老千敢随便用飞牌?万一飞出岔子那立刻就得完蛋!

    等等!也许我可以用他练练手,试试龙头取宝手法!

    同样都是换掉底牌,我用一个更保险的办法,而且还是不会被他所发现的办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