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千生涯》 正文 第38章 水云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荷官拿着扑克一脸犹豫不决的样子,中年平头提出了质疑,紧张的气氛在这一刻弥漫,就连泰国佬那些人也停下了脚步!

    气氛变得无比紧张,我眯着眼睛摸出一支香烟点燃,深吸一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眼角余光一直都在盯着荷官!

    此刻我已经把藏牌准备好,只要荷官提出质疑那我立刻用水云袖弃牌!

    现在扑克在荷官的手中,我没法把藏牌弃掉。只能丢弃到琼斯的身上!

    “你愣着干什么?有问题吗?”中年平头再次追问,荷官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开始稀里哗啦的洗牌。

    紧张的气氛在一瞬间缓解下来。只是一个小小的瞬间却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我的心刚才几乎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没问题你装什么深沉啊!草!”中年平头骂了一句,荷官脸色平静好像是听不懂。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牌局开始到现在荷官也没拿到一个筹码的打赏,我赢了立刻就给三个筹码……

    牌局最后的输赢和荷官没多大关系,但是能不能拿到打赏就和他有关系,而且还是切身利益的关系!

    “膨大咿,你连荷官都敢骂?难道你就不怕他给你发烂牌啊?”我立刻调侃转移话题,旁边的几个泰国佬并没有凑过来。

    这一刻我着实松了口气。可我不会表现出来,更不会被任何人看到我的心虚!

    “滚你大爷的,小王八羔子别跟我说话!”中年平头骂了一句,他对我的敌意越来越明显。

    “你能听懂王八说话?原来是王八界的膨大咿啊,竟然坐在这里隐藏的这么深……失敬失敬!”

    我笑眯眯的继续调侃讽刺,与此同时荷官反复的在洗牌,他应该很清楚知道扑克中少了两张牌!

    通过洗牌来清点扑克数量是一项基本功,如果一个荷官连手中有多少张牌都搞不清楚,那还当个屁的荷官?

    不过这小子很聪明没有选择戳穿,我想他绝对是看在筹码的面子上,毕竟这个世界谁的面子也不如钱的面子大!

    “你们四个人玩,要不要减少一些底注?”迈克过来问了句,与此同时他在牌桌最边缘的位置坐下。

    “不用,这样挺好的!”

    “对,挺好的!”

    我和中年平头同时表态,现在这场局恨不能提高到二十万底注,底注越多才越有意思!

    毕竟今天是一场复仇局,我势必要把昨天的那笔账讨回来。要不然怎么骗过迈克这个老狐狸呢?

    “鹰眼,我没了。”琼斯示意空空如也的筹码,他是一把牌也没赢啊!

    “不着急。先给你一些用着。”我拿出五十万筹码给他,现在还不能让他离开赌桌……

    因为琼斯是我的一张替死牌,留着他关键时刻还有用处!

    混迹江湖就是要心狠手辣,任何时候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我和琼斯本来就不熟……

    荷官洗牌后开始发牌,现在牌桌上只剩下四个人,现场火药味越来越浓!

    “膨大咿中的王者,要不要来梭哈一把?”我笑呵呵的挑衅,中年平头就是这场牌局中的突破口!

    “小王八蛋。你特么别高兴的太早!等会老子一定弄死你!”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夹着香烟开始看底牌,只要荷官不多事就出不了问题!

    “琼斯。附近海里有人养乌龟吗?还是养了老王八?刚才你听到声音了吗?”

    “啊?”琼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他听不懂可是有人能听懂,中年平头打嘴炮的功夫还嫩着呢!

    迈克无奈的笑了笑,他的眼神在制止我继续挑衅,我也愿意给他一个面子。

    拿到底牌我清楚摸到扑克背面的下焊痕迹,只不过这个痕迹并不是我的……我在下焊对方也在下焊!

    我直接在扑克痕迹上做记号,用来打乱原有的记号,与此同时记下这张牌的花色点数。

    通过两次对比我发现方块七的下焊花色没有任何的联系,完全是一套单独的记录方法……他和我想象中一样强!

    曾经在长乐门的时候。高额暗花吸引了江湖上很多老千高手前去,能够被抓的也都是最顶尖的老千……

    今天在赌桌上碰面,那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虽然他的年龄比我有优势,可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这把牌你梭哈不?”中年平头一脸挑衅的看着我,他主动挑衅那我肯定不会上当。

    “不玩。”我直接丢掉了手中的底牌,刚赢了两百多万筹码需要稳定一些,暗中的千术较量已经在扑克牌上展开!

    “这把牌你玩不玩?”

    “不玩!”

    “没胆子上牌啊?那就乖乖下盲注吧!”

    “不玩!”

    “反正老子能赢钱,拖也拖死你!”

    “还是不玩!”

    四个人的德州扑克速度很快,下盲注的间隔也缩短。互相诈牌的几率会提高。

    如果对方弃牌那么就可以扫底,一把牌十五万底注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一连四把牌我都没有下注,一圈一个人一次大盲一次小盲,加起来正好十五万。

    对于这些底注我还是能承受得起,但是对面就不一定了!我刚赢了一把大的洗白黑猴子,现在必须要稳中求胜!

    时间缓缓流逝,牌桌表面上波澜不惊互有输赢,暗地里挂花下焊的交锋已经白热化!

    我拿到的扑克上有越来越多的痕迹,我破坏方块七的下焊痕迹,同样他也在破坏我的下焊……

    在这场下焊对局当中我悄悄留了个心眼,我记住了他一部分下焊的方式,完全没有规律的下焊。

    为了防止被他揣摩到我的下焊。我并没有用单独下焊的方式,只是稍微打乱了一下排列顺序,因为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亮出杀手锏!

    我在等待中年平头拿到好牌,可中年平头一直都不上牌,我手中的两张藏牌根本派不上用场,继续留着这两张牌已经没有意义。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钟。按照他们吃下午茶的习惯,赌局应该马上就要挂停牌……我身上的两张藏牌搞不好就会成为定时炸弹!

    现在我想弃牌也没有机会,方块七一直都在盯着赌桌。牌堆在荷官手中一直都没有放下过……

    “不玩了,查牌!”我主动要求荷官查牌,与此同时我手中准备好了弃牌。

    “查牌?”中年平头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这个瞬间立刻被我抓到,难道他藏牌了?

    “别动!查牌!”我猛然起身一只手摁在牌堆上,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轻轻移动牌堆到旁边位置。尽可能的让牌堆远离中年平头。

    在一个确保他无法弃牌的位置停下,我左手按着扑克身体微微转动,用身体来阻挡我的右手……

    一瞬间底牌被我用水云袖弃牌。扑克贴着袖口直接倒出去,整个过程都被我的手掌阻挡。

    这个过程非常的迅速,手掌压低几乎要贴在牌桌上,从上往下的目光或者监控都看不到,只有从下往上才能看得到!

    如果有人趴在赌桌上目光平视,那么他可以看到两张藏牌从袖口滑落到牌堆正上方!

    “他动牌!”中年平头立刻站起来,他的表情非常激动,但无法掩饰他神色中的一丝慌乱!

    “查牌!我要求查牌!我怀疑你有藏牌!”我直接倒打一耙,来个恶人先告状!

    在我丢掉身上藏牌的时候,说不定能歪打正着抓到他们的藏牌,一旦抓到立刻就要干死他们!

    我慢慢坐回到椅子上,挥手示意荷官去旁边检查扑克,要是扑克少了立刻进行搜身!

章节目录